【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4/14/2018              

牟传珩:中南海如何面对“真理标准讨论”40周年

作者: 牟传珩

 (“《零八宪章》十周年:知行合一”征文)
 

2018413真理标准.jpg (386×301)

真理标准大讨论(网络图片)

 


 

今年是文革后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40周年。而胡耀邦则是中共改革开放以来,党内推行“真理标准问题讨论”,思想解放、政治宽容的开明派代表人物。

 

胡耀邦曾经说,我们有些很受尊敬的领导人常常吃饱了饭没事干,对一些非马克思主义的东西大惊小怪,难道中国真的形成舆论一律才叫社会主义?我看不见得。胡还批评那种要求世界上最丰富的东西——精神只能有一种存在形式的审查制度。胡耀邦在思想界、理论界鼓励反思、批判,在文艺界宽容讽刺文学、伤痕文学、揭露文学,不抓辫子、不戴帽子、不打棍子,为知识分子消除顾虑,解放思想,创造了宽松、宽厚、宽容的政治环境。

 

反观近些年来,官方一面鼓动全社会歌功颂德的正能量,制造奉迎拍马的社会舆论,让花千芳、周小平等网络吹鼓手,接受皇恩浩荡钦点,同时大批培养专业五毛,并带动出各种自干五(自带干粮的五毛)队伍,一起参与制造思想文化的奴性生态,个人崇拜登峰造极;另一方面中南海将党内外一切异见诉之谓砸锅党,砸人饭碗,甚至投入大牢。这是公然背叛胡耀邦政治遗产的思想专制。如今中南海强调全党不搞开明绅士那一套,特别是出台新版《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被称为史上“最严党纪”,规定妄议中央大政方针,破坏党的集中统一的,可按情节轻重不同予以处罚;党员领导干部违反有关规定组织、参加自发成立的老乡会、校友会、战友会等,情节严重的,给予警告、严重警告或者撤销党内职务处分。此两条最严“帮规”,引发舆论恶评如潮,“解放思想”被戴上了"统一思想"的枷锁。
   
1978
511日,《光明日报》发表特约评论员文章《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文章指出:检验真理的标准只能是社会实践,任何理论都要不断接受实践的检验。其主旨从是根本理论上对"两个凡是"的否定。该文的原始作者是身为南京大学哲学系副主任的胡福明。当时,中共主流媒体"两报一刊"正提出"两个凡是"的谬论。胡福明决定向"两个凡是"开火,开始撰写"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内容的文章。这篇文章当时正巧迎合了中共高层的权力斗争,几经上下多人修改,特别是胡耀邦的鼎力推动才得以面世。之后,中国开始了大量平反被毛泽东定为铁案的冤假错案,由此也召唤了一场人民民主思想解放运动。特别是民主墙上百家争鸣,民间刊物百花齐放。 由此可见,思想解放的精髓是""而不是"" ""就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而绝不能定于一统。强求统一,就是对思想解放实质的阉割与背叛。

 

 记得,中山大学政务学院院长任剑涛教授曾在接受记者冯小静专访谈到解放思想时强调:"不能以某种政治理念、政治前提禁止讨论。这样才能使改革开放在思想上处于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状态,从而对改革的思想探求提供充分的政治空间。"他还指出:不能将思想解放的活跃状态解读成思想解放的混乱状态。思想解放,肯定有个主流,需要有关方面自觉地站在国家核心价值的角度进行筹划。但也有非主流的意见,应当容许它长期存在,并能一定程度的发展。
       
众所周知,当时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之后,思想解放很快便被已取得了党魁地位的邓小平套上了"四项基本原则"的笼头。从40年前的“两个凡是”,到40年来的一直坚持的"四项基本原则",再到今天的强求统一,“不得妄议”。面对如此政治生态,中共党内一份问卷调查证明,有54%的人认为目前在党内生活中讲真话、讲心里话“比较难”,有21.8%的人认为“很难”,两项相加,超过四分之三的调查对象认为目前在党内难讲真话。
   
 
判断一个政党是否民主,是否有生机,是否有希望,就是要看它的代表是否可以公开发表自己的反对意见。在民主国家,一个执政党的决策,要首先体现党内民主,这是底线。例如,新西兰工党在党的政策出台前,先在党内进行广泛、激烈的辩论,然后以意见书的形式提交给党的政策会议。法国社会党2002年参加总统和立法选举受挫后,在党内组织了约5000场各种形式的座谈会、辩论会,动员各级领导和基层广大党员深入反思,发表不同意见,以图表达、代表和协调立场,才能最终达成党内共识。西方党团内部多有辩论制度、表决制度,对不同意见成员的保护制度等等。无论成员间观点如何矛盾冲突,辩论如何激烈,但都按规则行事。

 

 一个有希望的政党,党内政治生态一定是开放与宽容的。2004年,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尚提出,要“营造党内不同意见平等讨论的环境,鼓励和保护党员讲真话、讲心里话。”而如今出台“最严党纪”,剑指“妄议中央”,强制统一思想,实乃是出尔反尔。如此 不得“妄议中央”这种提法,实质是中国皇权时代不得“妄议朝廷”的再现,是极其荒唐的逆时代潮流的倒退,从根本上封杀了党内的思想交锋与政策辩论,以及自我批判与反思的可能性。由此可见, 在当今社会“真理标准讨论”,已经被不得“妄议中央”一剑封喉。而一个没有异议、不会自我批判与自我反思的政党,就是一个毫无希望的政党。

 

当年,胡耀邦说:“提出真理标准的目的就是提供一个破除新旧个人迷信,粉碎新旧精神枷锁的理论武器。”且看今年中共修宪废除任期制后,导致社会到处歌功颂德,个人迷信盛兴,媒体舆论“道路以目”,民间社会只能“翻白眼”的政治生态下,中南海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40周年纪念。

 

关键字: 牟传珩 中共 真理标准
文章点击数: 974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