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14/2018              

陈永苗:民国带路党是民主的灯塔

作者: 陈永苗

(“《零八宪章》十周年:知行合一”征文)
 

带路(网络图片)

 



辛亥革命时期,袁世凯奉命攻打武昌,袁世凯停停打打,打打停停。有幕僚问说为啥。袁世凯说,清王朝如同百年老树,不可能一下子拔根而起,要左摇摇,右摇摇,松动了,最后才能拔起。川普的不靠谱招数,也是类似,他自己在自传中说,要往往复复前后矛盾,让敌人看不清意图。八九为啥注定失败,原因众说纷纭,我认为时间持续太短,震荡摇晃时间过短,没有把各大有生力量震荡摇晃出来。寄希望于川普身上是时而哭时而笑的事,我认为美台关系升温,美国以台湾为航空母舰的步步紧逼步步惊心,才是值得信赖的,也是稳定的。川普的带路党没法当,前后矛盾反差的频率震动太大。而美国共和党的带路党可以当。

因为在一个历史大棋局里面,台海关系升温民国当归与贸易战是一体两面。单纯贸易战避开意识形态输出帝国主义扩张,苏共没法做到,一旦停止意识形态的坚挺和输出,则内部瓦解,需要攘外以安内,不再国外撒钱看看,联合国席位立即不保,不保则合法性危机大爆发。而且遏制意识形态冲突,则必然要找到替代出口,那就是统一台湾。统一台湾的意识形态扩张和中美意识形态冲突都不可避免。与苏美冷战比较,还多了一个台湾问题,暂时看起来贸易战中共当局还可勉强回避意识形态,那是有台湾问题可以腾挪。但是很容易会到二者重叠共振的时候,因为台湾是美国民国共同体的航空母舰和诺亚方舟,是自由世界在中国的化身。意识形态冲突不管是在大陆爆发,还是在台湾爆发,都会重叠共振。


民国元首蔡英文近日接受法新社采访,说道中共政权对世界民主形成威胁,而且说道在她的底线以上,可以和中共领导人见面。该说法类似于美国对待北朝鲜,北朝鲜对世界各国尤其东亚的安全构成威胁,但美国川普成功地见面,开启南北韩民主统一模式,北朝鲜民主化转型指日可待。台湾和大陆之间,蔡英文采取南北韩民主统一的模式,有点露头。而在马英九当政时期,马英九推崇东西德民主统一模式。


中华民国前元首李登辉最近在琉球台侨晚宴上發表约10分钟日语演说,他向中共政权喊话表示:台湾不会是你的敌人,现在不是,以后也不是。而你最大的敌人,则是真民主真自由。而台湾正是这个真民主,真自由的代名词而已。李登辉还说,有一天台湾将以自己的名字,以中华民国的名义,走进国际社会,这个趋势势不可挡。


李登辉对中共党内民主派喊话,不站在民国一边的,可能就不是真民主,真自由。李登辉的讲话,明显的是进攻性的。


在这里台海两岸是民主自由阵营和专制独裁阵营。而在大陆,只要不站在民国立场或者台湾立场,在专制独裁阵营内打着民主自由旗帜的,就变为暧昧的,到底是那一边的说不清楚。不好说就是李登辉说的真自由,真民主。因为台海内战的内战性,迫使重新划分敌我,分化阵营。


蒋介石光复大陆的计划,有可能以另外一种方式激活,因为美国2019国防授权法,参加汉光军演。按照美国的政治传统,中华民国问题是美国的内政,因为美国政治传统中有着基督教看护兄弟的伦理责任,有着美国民国共同体的政治神学。


就像一个青春期叛逆的儿子,长大有力量之后会继承其父亲的理想,台湾主体性力量之于中华民国,之于蒋介石的光复大陆梦想,在反对和叛逆中会暗中接受,并且以另外的方式,荣光和伟大是一个叛逆儿没法拒绝的,当有能力承担时,反而最卖力。很多人反驳我的民国当归,说民进党只会搞台独,不支持民国,我就会反驳以叛逆儿与父亲的关系,叛逆越深继承性越大。中华民国已经和台湾主体性力量融合,当获得美国民国共同体的支撑时。蒋介石的汉光计划,三民主义统一大陆,会由台湾主体性力量来担负,并不是由国民党来承担,这二者相当于日本侵华战争时期的蒋介石抗战派与汪精卫投降派,不过看起来更多的是政治战,而不是军事战。


马英九说,台湾民主于大陆是一座灯塔。我认为,在大陆的民国带路党和民国派,于民国和美国来说,是一座座移动的灯塔,为远洋归来的民国航空母舰指明归程。城内的带路党和游击队员的存在,对于城外围堵围困的大规模正规军来说,是极大的激励,似乎纯粹从外面攻破,需要千军万马,再加上有带路党和游击队给出的缝隙,就一冲而过,一冲而破。这样十月围城的时日里,每一次民国带路党的政治表达,每一次民国派立场的政治宣誓,就相当于给城外的正规军放烽火狼烟,烽火狼烟抵万金。美国和民国之正规军在围城时,遭遇这样一个问题:这城里的百姓,是站在专制一边,还是站在我们一边。这种困惑在古代攻城战中意味着屠城的必要性。


圣经旧约中,妓女喇合的故事就可以说明。在城外,以色列军队代表正义之正规军。伽南地耶利哥城代表着独裁专制的国家,喇合一家代表被独裁专制绑架的国民。喇合一家无力抗拒耶利哥城专制的绑架,但其带路党行动给正规军带来很大作用,圣经中写得浓墨重彩。


我觉得49后台海两岸能量守恒,此消彼长,彼消此长。中共与美国建交之前,其合法性不被承认,联合国席位和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在台湾,此时民国政府占优。建交后,民国政府逐渐颓势。八九之后反转昙花一现,旋继续颓势,邦交国日减。如今美台关系升温,颓势渐止,而中共陷入朝鲜问题和贸易冲突,奔溃之局开始。就像天平的两头,一沉一浮,总量恒定,在一个中国(民国)的天平秤之上。还有一对是天平秤的两头,那就是中共的合法性与民间主体性。民间主体性的增长,就意味着合法性危机的爆发,二者是不能兼容的,是非此即彼的,你死我活的,你黑我白的。民间主体性,就意味着对方的枯萎,民间主体性日益上升了,对方就日益枯竭了。瓦文萨的战友米奇尼克说,建设你自己,敌人自己就日渐式微,建设你自己就好。民间主体性渐长,它的敌人渐衰微,成反比。


改革时代的民间与官方的富强共同共损,说明没有民间主体性。批判体制包括反对是没法有主体性的,因为是作为寄宿体寄生于宿体之上,就像啄木鸟于病木,到底是为了拯救还是摧毁病木,不得而知。主体性建构取决于自我批判,取决于自觉意识,也就是身体在场的当下性拓展延伸,以及在此基础上的关系重建。这种关系重建被罗马帝国侮辱和压迫的人,自己组成基督教会。自觉意识就像保安的发问一样,你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民间主体性,就意味着拒绝把政治行动交给党妈,而民间仅仅是提出意见。例如大病免费的呼吁,最后还是只能呼吁党妈来完成,例如呼吁政改转型,最后只能交给党妈来完成。自己来完成政治行动,例如2012年李智英和我支持黑龙江土地独立运动,这才是民间主体性。哈维尔和米奇尼克所代表的1968后布拉格之春改革已死之后的东欧转型经验,提出面向民众的言说,面向社会的言说。也就不要沦陷在与党妈的关系里,不要沦陷在体制的位置里,摆正摆脱与他们的关系,把自己当做未来的大人物,在社会中进行言说,面向社会进行言说。当下虽然没法组织化成为政治博弈的一方,但代表着将来的政治主体进行发言。批判和反对当然也有着面向公众面向社会言说的层次,体现为导师化扮演知识分子或者公知,然而并不是成为现在或者将来的政治主体,成为政治博弈下棋的一方,而是仅仅把自己个体与庞大的体制隔离出来,对立出来,把自己当做真理,当做少数人精英,把对立面当做非真理,当做大多数愚民。没法组织化也是这种个体主义自我神话巫术的原因之一。导师化就相当于明明需要成为泡妞下手的粗鲁汉子,就偏偏成了该妞的情感导师或者男闺蜜。行动当然与主体性一起到来。


彼得德鲁克说,战略不是研究我们未来要做什么,而是研究我们做什么才有未来。
最近五年来,把民生内政与外交撒钱对立的批判话语很强大。这已经接近合法性危机爆发的前沿,但还是没有民间主体性。因为没有把外交撒钱与合法性危机联系起来,不是让合法性危机爆发,而是沦陷在49年秩序的猪圈之内,以政治道德伦理进行批判。为啥要频频外交撒钱,因为国际法上没有合法性,名不正言不顺,怕别国提出。


台独的加速,是因为美国的不作为。美国作为了,台独就不台独了。当年蒋介石毛糙地退出联合国,造成台独大兴。国际舞台一大,台独就被稀释了。


原来有个与王炳章同囚活动,我说王炳章是个民国派,带个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去吧,但是就仅仅变为人权事件。中国民运,也是民国国体危机的一个部分,因为其前提就是认贼作父的。先预设中共取代民国,民国已亡,再反对中共。所以是先认贼作父,是被强奸出来的奸生子对其父亲的反对。站在民国派的角度来看,父子是一窝的。


国体问题上划分敌我,划分敌我是最强度上的分裂与联合。国共内战转变过来的台海内战,是最严重的民国国体问题,之前因为中共允诺改革而处于准和平状态,然而吊诡的是,中共给出的准和平,是侵蚀污染侵占台湾的暗度陈仓,两岸经贸往来的和平,给中华民国带来窒息而死的危险,表面看起来是和平停战,实际是暗地里的毁灭或武统的社会经济条件预备。此时此刻,站在激化台海内战性一边,增加敌对性一边,就是站在民主统一一边,站在台湾统一大陆一边,站在美国民国共同体一边,拿着青天白日满地红统一全国;此时想在准和平状态下继续模糊矛盾,和稀泥,以为自己以和平统一全国,谁就是汪精卫。


中华民国国体以一种修复力,对共产体制及其修正主义变形的破坏力进行遏制和修复,它体现了政治救赎。而过去大陆民运给出的更多的是破坏力,于修复力构建不多,于修复山河的自觉意识不多,有可能带来进一步的国破山河危亡。2003年维权的提出,是在民运的基础上,初步提出修复力,维权有着重建公民社会,重建山河的意向。


中共体制现在正天人五衰。美国把中美国切割出去,不然溃烂烂到美国。李嘉诚为啥不退往美国,而是退往英国,是因为美国与中国经济过于紧密,溃烂了。美国因为中美国溃烂了,中国死,美国也要大病一场。而欧盟英国与中共经贸往来较小。美国已经有了麦卡锡式频频反击,从内部杀毒。台湾民国也一样。 
关键字: 陈永苗 民国 带路党
文章点击数: 639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