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11/2018              

杨光:习近平在中美贸易战中的误判与失策

作者: 杨光

(“《零八宪章》十周年:知行合一”征文)
 

误判中美贸易战(网络图片)


 

在中美贸易战的问题上,中共政府和它的最高领袖习近平先生,是完完全全、彻头彻尾地误判了,失策了,碰壁了。

 

先说说误判。特朗普总统刚上台的时候,中国这边曾经有过一阵子紧张和迷茫,因为特朗普是美国有史以来在竞选期间提到“中国”次数最多、对中国的国际形象批评得最猛烈、对美中关系的现状评价最为负面的总统候选人,也是中美建交以来第一个与台湾领导人通电话的候任总统。他让习近平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很快,在习、特成功互访之后,尤其是在两位领导人就朝核危机展开了一波“合作”与博弈之后,习近平认为他已经摸清了特朗普的路数,找到了特朗普的软肋,他已经掐准了中美关系的脉搏,足以对未来的“新型大国关系”驾轻就熟。习近平对与特朗普的私人关系,对两国关系的新发展,都感到相当满意。特朗普给了习近平很大的面子,他毫不吝惜对习近平的赞赏之词,他说他“尊重习近平主席”,“喜欢习近平主席”,两人之间“产生了化学反应”,他甚至对习近平修改宪法取消任期制感到羡慕;特朗普曾经明确表示,在习近平帮助他解决朝鲜问题之际,他愿意把经贸问题暂且缓一缓,把“货币操纵国”的帽子先搁在一边。这让习近平产生了幻觉,产生了误解。

 

因此,习近平原本以为,中美贸易战打不起来;即使真的打起来了,也是小打小闹,雷声大雨点小,因为他有的是办法让特朗普筹谋已久的贸易战变成两个全球最大经济体之间最新一轮的口水战、心理战、神经战,甚或变成特朗普“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只需经过一番例行公事式的相互指责、讨价还价之后,中美经济关系仍将惯性地回到过去的轨道。

 

没办法,“新时代”的习近平就是这么“伟大”,就是这么“自信”——这是习先生最喜欢的字眼——甚至已经“自信”到了凡是马屁都当成真话、凡是建议都当成“妄议”、凡是批评都当成别有用心的地步。习近平先生认为,由于他本人高瞻远瞩,洞察一切,国内外局势尽在掌控之中,只要他本人亲自掌舵,只要他的部下们坚守“四个意识”“五个自信”,中美贸易争端就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终究是一场虚惊,接下来中美握手言欢,重归于好,不在话下。就这样,一场从特朗普竞选时就开始酝酿,本来有充足的协商谈判时间,有足够的妥协让步空间,完全可以避免、也应该全力避免的中美贸易战,在两国吵吵嚷嚷一年多之后,终于还是“仓促”爆发了。

 

再说说失策。前不久,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透露,刘鹤的谈判团队本来有机会、也有意愿与美国达成避免贸易战的双边协议,但是,“习近平把它(贸易谈判)叫停了”。习近平为什么这么做,莫非他期盼一场贸易战,或者他并不重视中美关系?当然都不是。自邓小平时代以来,中共每一位最高领导人都会从他们的前任、前前任那里得到以下的告诫:要稳住中共的政权,对内,就要有一个比较高的经济增长率,对外,就要有一个比较好的中美关系。这可以说是邓小平的遗训,是四十年改革开放成功的秘密,也是后毛时代中共一切内外政策的精髓。习近平曾经对特朗普说:“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说明他很清楚中美关系对中共政权、对他本人的权力地位至关重要。事实也是这样,如果他搞不好中日关系,或者搞坏了两岸关系,大概没有人对他说三道四,但是,如果他搞不好中美关系,他的政敌或许就会找他的茬子,他的同僚难免就会看他的笑话。因此,习近平尚不至于狂妄到对中美贸易战的风险等闲视之,更不应该对中美关系的恶化等闲视之。

 

那他为什么敢于放任中美贸易战的发生和发展呢?这是因为,习近平自以为有锦囊妙计在手,他的既定策略有三:一是“战争边缘”政策(此处“战争”指贸易战),二是“关键第三者”策略,三是“攻其所必救”策略。

 

其一,习近平先是认定美国不会轻易开启贸易战,因此他也不急于主动交好美国以消除“战争威胁”。他以为,与其在特朗普的威胁之下妥协、让步,在国际国内给人留下软弱可欺的印象,不如让特朗普营造出来的这种临战状态无限持续下去,这对他在国内夸耀其“驾驭复杂国际局势的能力”,在国际上提升其大国领袖的形象都有好处,此即其“战争边缘”政策。习近平没想到的是,贸易战竟然说来就来了,“战争边缘”政策也就破产了。

 

其二,习近平认为,特朗普在国际事务中的麻烦比他要多得多,除了美中贸易问题,还有美欧、美日、美加、美墨之间的贸易问题,还有比贸易问题更加棘手的美朝核危机、更加难缠的美俄战略冲突等等问题,而在所有其他的问题中,尤其是在美朝核危机、美俄战略冲突和美欧贸易纠纷之中,中国都有机会、也有能力成为“关键第三者”。这个“关键第三者”在必要的时候有可能会帮到美国,但即使帮不到或者不肯帮到美国,也必然会让美国知道份量,感到忌惮。习近平以为,他两月三晤金正恩,就足以让特朗普明白他这个“关键第三者”才是掌控朝核危机方向和步调的最重要角色。他还以为,虽然中国不可能与欧盟在国际贸易上,与俄国在国际战略上真心诚意地共同抗衡美国,但他仍然可以在俄美间拉偏架,在欧美间打楔子,从而纵横捭阖,在国际事务中大展拳脚,给重新陷入孤立主义的特朗普政府造成一种孤家寡人的感觉,而这就够了:当特朗普明白中国“关键第三者”角色的重要性,再让刘鹤不失时机地把那份早就准备好了的七百亿美元大订单奉送过去,美国政府面子、里子都有了,此外便无需再做其他的让步了。不幸的是,随着美朝、美俄峰会召开,美欧贸易和解达成,真正成为孤家寡人的人,倒是习近平自己,他只好拿着原本留给美国的七百亿美元跑到中东和非洲去“大撒币”了。“关键第三者”策略也就泡汤了。

 

其三,中共的官方理论一直认为,美国式民主之劣于中国式专制的最突出特点,就是美国的政党总是互相争斗,不像中国共产党可以“领导一切”,美国的政治家总是受制于选民的意愿和利益,束手束脚,进退两难,而中共的领袖则可以一声令下,便叫“人民群众”“万众一心,众志成城”。有鉴于此,当特朗普总统打响了中美贸易战的第一枪,习近平便自作聪明地打起了特朗普票仓的主意:对美国产大豆、玉米加征报复性关税,就是通过刺激共和党选民的方式,达到“攻其所必救”的效果。但是,习近平这一招又失算了。特朗普的选民并没有迁怒于他们的总统,特朗普的支持率在长期低迷之后反而提高了;民主党也没有在美中贸易战问题上向总统发难,两党的立场反而有所接近了。更加糟糕的是,在一党专制的中国,知识分子、中产阶层、普通民众以及习近平的党内同僚对习近平的“以牙还牙”策略完全没有表现出“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的姿态,相反,“妄议”的、批评的越来越多,泼墨女孩也横空出世了。美国人民没有因为贸易战对消费者、对农业州所造成的损失而大面积内讧,中国人民却因为习近平在贸易战中的碰壁或牢骚满腹,或幸灾乐祸,看起来,中国式专制相对于美国式民主的政治优越性似乎也接近于完全失灵了。

 

几个月前,习近平先生刚刚去除了宪法上的任期限制,顺便摘取了党的核心、人民领袖、军队统帅、新时代的舵手和领路人五顶桂冠,一时风头无两。可是,搞经济他没本事,搞意识形态他缺文化缺学识,习先生想必是打算在中美关系上捞它一把的,否则,乏善可陈的执政成绩单的确难以烘托他如日中天的权力地位,难以实现其超越江胡的历史定位。想当年,毛泽东用“联美抗苏”的地缘机会主义开创了中美关系,邓小平用“韬光养晦”的国际实用主义升级了中美关系,习近平大概以为自己比毛邓聪明,可以四两拨千斤,但他真的是过于高估了自己。

 

中国政府说的对,“贸易战没有赢家”。毕竟,亚当·斯密和大卫·李嘉图早已向我们证明:关税不是好东西,自由贸易才是好东西。中美贸易战的结果,比的不是谁输谁赢,而是谁输得更少一些,或者,谁更输得起一些。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我敢说,在中美贸易战中输得更多、更惨的,必定是中国,比特朗普更输不起的人,必定是习近平。特朗普输了,大不了不再连任总统,但原本意气风发打算永远连任下去的习近平主席,又将如何收场呢?

 

2018/8/7

 

关键字: 贸易战 中共 美国 杨光
文章点击数: 462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