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23/2019              

曾伯炎: 忽然想到:ABC

—— 借鲁迅之题,说掏心之话

作者: 曾伯炎

 
 
A,屈原与焦大,投江与跳海
 
端午节,想起鲁迅说的:“焦大就是贾府的屈原”,他那穿透历史的眼光,虽离世80多年,今天,在透明的互联网时代了,仍这么振聋发聩、启愚入智,警醒着后世哩。
 
当年的右派,也是焦大角色,堪比焦大爱贾府那种忠厚,还不骂粗口,不过说点:先生,你鞋上灰尘该擦了。就不只塞一嘴马糞,贾植芳悼胡风曾说:塞马糞的贾府,多少还有点人道主义。右派多知识份子,属士吧?也持士可杀,不可辱的人格坚持,可对右派,偏是辱,斗而辱之、役而辱之、饥而辱之,辱到笔者这右派,死里逃生,从数千小凉山上白骨堆里,逃回人间。贾府的人道没了,只剩红朝霸道了。
 
家臣式屈原那忠君与失宠,便失魂落魄投江,搭不上爱囯,倒确有许多海外留学爱国者归来,如傅作义之八弟傅作恭水利博士,囚戈壁劳教,饿死夹边沟。音乐家马思聪也是爱国归来,斗得他不做屈原,去跳深圳海从香港逃美国了。
 
那凶暴加飢饿的共朝前30年那国,你无法爱,而是难活,只好跳海去求生了。从1957、1962、1972与1979年,大陆四次的逃港潮,奔自由达百多万人,今年6月9日香港百万人游行,绝对有当年跳海逃港者及其后代,香港的自由,他们是用命換来,将香港人可随意如铜锣湾书商那么抓大陆合法化方便化,他们怎不反抗呢?
 
屈原,他在历史上,是诗人,给插爱国标签,是近些年的亊。笔者上小学在抗日时期,那时的爱国偶像,是岳飞、班超,史可法、陆秀夫等。只在1940年代,一批文人将端午节附作诗人节,屈原的《离骚》经闻一多这诗人讲上大学讲堂,才名世,学者文人讲到爱国情怀,仍以陈子昂爬幽州台痛哭流涕那“念天地之悠悠”为偶像,用顾炎武那“以天下为已任”的天下意识为标杆,并不推举屈原。前些年,他故里秭归重修其祠庙,也因三峡移民拆迁,保存旅游资源而己。
 
中共的祖师列宁那反对爱国主义的话,值得红后代作为祖训吧?他说:“每当一个国家的政治、经济出现重大危机的时候,爱国主义的破旗便发出臭味了。”他骂爱国主义为臭而破的旗,也算中共党的原教旨,今日讲初心吗?却背叛列宁教旨,岂不很蹊跷与荒谬吗?
 
爱国,不过是一种感情,扩大为主义,只纳粹的国家社会主义宣扬过。叫德囯人爱德国,却爱了大独裁纳粹头子希特勒,最近,纪念围攻希魔那诺曼底登陆75周年盛典,还在声讨納粹的国家社会主义,德囯总理默克尔也参予庆祝,不是说明她代表德国人不背希魔这历史包袱,与纳粹划清界线吗?
 
爱因斯坦说的名言:“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他的祖国”。这话,不仅被中国今天流亡欧美的自由民主主义者信仰,也由今日香港百万人上街保卫自由体现,由此说明:扼杀自由的专制中共囯,怎么能叫人爱,不叫人怨与恨呢?
 
如再去翻一翻马克思《共产党宣言》其中,解释他那主义,也有“自由人联合体”这辞语,并不那么忌讳与仇视自由。当今,不仅“自由”从《新华字典》删除,连“公民”一辞,也犯忌,只要臣民与奴隶,如此国家大讲什么世界命运共同体,在世界WTO巿场联合体里,也不守信用,且老犯规,不令人怀疑狼子野心吗?
 
B,文盲与文凭,拍马与做官
 
记得幼年过春节,玩一种陞官图游戏,转小木转儿,转出德、才、功、庒的字,来升降。仍重德才,自从毛时代讲身份政治,文盲陈永贵吴桂贤可做副总理,邓时代讲能抓老鼠就是好猫的功利政治,当下,再讲紧跟权力,会拍马,才能做官,再加钞票买官,全乱了程与序,规与矩,中国的官场,既像斗兽场、屠宰场,还商场化为黑巿与投机场,要再造一张共朝陛官游戏图,也难了。
 
这几十年,讲治国,不是讲吏治治官,过去用官搞运动治民,现在是以维稳压民,政乱国乱,70年未治,当改革用文凭去治老毛的文盲做官,却治出假文凭做官,毛时代,领导班子讲出身,否定文化,今天,要讲文化,都是博士了。不是假的,也多水货,而且,以这共朝比过去皇朝,只要延续专制,必延续拍马,你有文凭,不会拍马,也要淘汰。但官们的低文化里马屁精,弄阿谀奉承的水平,也很低级与粗俗,不是被权力责为“低级红,高级黑”吗?不妨拿清代翰林院的大学士纪晓岚拍马屁贺乾隆皇帝50寿诞这寿联,对比今日那些马屁文字:
 
四万里皇图, 伊古以来, 从无一朝一统四万里
五十年圣寿, 自前兹往, 尚有九千九百五十年
 
上联写实,说的真话,下联的夸饰,拿“万岁”做加减法,也未离谱。比起今日硬说梁家河那穷山沟出大学问,或说:忠誠要绝对,无绝对就不忠诚这种屁话,过去,皇帝驾下的文化马屁,也比今日红朝屎臭马屁,更脱俗出雅吧?
 
而拍马也被专制的官媒党媒垄断,规定它是党的喉舌,也就党的发声器官,却是洗脑的工具。前年,又强调:“媒体姓党,听党指挥”现在,党已姓习,《人民日报》头版11条新闻,全成了习的起居注,闹到假话,屁话垄断媒体,有如当年袁克定的《顺天时报》模样,全是吹捧给他老子袁世凱看的,去迷惑老子,更愚弄民众,天下尽是拥护老子袁世凱登基,可是云南反了蔡锷,陕西反了于右任,河南反了张钫,天下军队一片造反,岂非拍马造出的盛世变乱世么?
 
 1956年,开全国青年文学大会,团中央书记胡耀邦上台讲话:掌声雷动,他止住掌声说:“别拍了,有的伟人已拍垮台了!“即说的斯大林拍垮台。过去苏联媒体形容拥护斯大林的语言是:“经久不息的掌声”“暴风雨般的掌声”等,因为谁敢不用掌声表示拥护,其实,只表现的恐惧,如今日北韩,谁敢先停下鼓掌,谁先倒霉受惩。苏共17大后,凡不受斯大林信任与喜欢的中央委员,70%是被枪毙了的。苏共20大,赫鲁晓夫作反个人崇拜报告,正是胡耀邦知道克里姆宁宮这大新闻,对热烈鼓掌者,提出警告,当时拍掌的人们还不知,今天,可能中国重兴个人崇拜,人们不仅不知斯大林拍垮台,也不知毛泽东的个人崇拜,把抬他轿子的四个轿夫称四人帮全下獄,后来,厌恶个人崇拜的胡耀邦虽被宫廷政变下台,而8964天安门百万人拥护他到不顾洒热血遭镇圧,80后、90后也不知了。立此存照吧?
 
现在网络信息时代了,权力用暴力封闭人的视听,不让知道的,都会知道:何止斯大林垮台,列宁是领德皇威亷皇帝金马克德奸身份,与害梅毒而死,都知道了,杨开慧日记出墙,骂毛泽东是政治流氓加生活流氓,也天下尽知了。专制恐怖下的鼓掌与拍马吹捧,还能挽救垮台的命运吗?当前,半路杀出个洋程咬金叫特朗普,何止乱了中南海方寸,不是拍马拍垮台的征兆,已在显现吗?
 
C,自信岂自吹,自强非自欺
 
这世界,用官媒党媒垄断全国舆论自吹自擂,又装扮成民声到全世界去弄大外宣者,唯中共也。
 
他还吹自已很多自信,从理论、制度、道路到文化各方面都自信,常念错别字称文化自信很可笑,化妆成民企华为的危机,中共三大佬出场挽救。暴露的,是自信还是危机呢!
 
民众只用一付对联就戳穿自信了,那“滿朝文武藏绿卡,半壁江山养红颜”的綠卡,不是准备逃亡的通行证吗?由他们国安内叛逃那郭文贵给中共特权阶层定为盗国贼,这成份,划得还很准确,国库变他党库,国家养的军队,变成党军,共和国变为红色帝国,做贼心虚,岂非吹自信装蒜,来壮胆吗?
 
尤其17年前,苏东波解体,就更心虚了。红色权力集团用民企华为做招牌,外盗海外科技,再以窜海外海航集团,内盗叫沉船计划。国内掏空了,再以一带一路掏世界资源弄外盜。这世界,何时出现过如此吞啮世界的怪兽,他反普世价值,还无耻说要打造啥世界命运共同体哩!比纳粹与日帝的野心大多了。被这次贸易战,才打出一点原形,使美国民主党给中共喂了不少料的左派,也在后悔了。
 
最近,被非政客出身的特朗普总统一套组合拳,岂不被打得北京的王歧山称救火队长也出来救火,习近平到江西稀土企业,去看吹的稀士是打贸易战的一张王牌吗?所谓掌握世界90%稀土,又自吹是扼住现代科技的瓶颈,人大人文教授瞎吹的,哪有学科学旅居德国的王维洛博士知底细,他说:中国自然资源掠夺性开采,包括稀土资源,是典型的吃祖宗饭,造子孙孽,修复生态破坏,需巨额资金,到80年代,稀土儲量即降至占世界80%,以后,一路下滑,跌到45%、30%,到2009年只占世界的23%。二十一世纪初儲量达5280万吨,到2009年,仅存1859,1万吨。这种掠性开采,资源利用率仅10%,90%被浪费或废弃。GDP数字增长了,财富进了权力垄断者腰包了,造的子孙孽,抛给后代去负担了。他们拿资源充自信,像过去小学教科书吹中国地大物博,早被糟蹋得地瘠物贫的破产了。
 
检验中南海王公们的真自信与假自信,很简单,笔者认为:只要他们敢满足民众以下几条,如:
 
1.你们权力者们,敢公开你们的财产吗,敢说明财产的来源吗?
2.你们敢拆去网上长城,开放网禁,从网上推倒柏林墙,不再给精神予牢笼吗?
3.你们红墙内那些王公贵族,敢像奥巴玛招待俄国总理那么吃路边大排档吗?
4.你们敢把选票发给民众,开放党禁言禁,让各民主党派由二奶党、流亡党变独立党,参加竞选吗?
 
仅做到以上几条,民众才相信你们有真自信,否则,全是忽忧与扯蛋!
作者:曾伯炎
 
关键字: 曾伯炎 屈原与焦大 文盲与文凭 自强非自欺
文章点击数: 1858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