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29/2019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元朗、中环周六周日继续爆发大游行,警方催泪弹镇压

作者: 施 英

约有30万示威者无视警方禁止游行的命令,如期27日下午在上周日白衣黑帮行凶的元朗举行光复大游行,他们一度包围当地警察局两个多小时,警局被迫匆忙拉下闸门谢绝报案,警察似乎不甘受辱,根据美国CNN有线电视现场记者Anna Coren报道,防暴警察趁示威者晚上撤退并开始搭乘地铁离开时,冲入车站见人就打,有多人被警棍打伤,满地血迹,与上周日白衣黑帮冲入同一车站见人就打情况如同一辙。香港不但被CNN形容为“警察国家”,而且是黑白不分。
 
周六下午,元朗的大街上变成了一片雨伞海洋。在2014年的香港占中活动中,雨伞就是运动的象征。那次运动极大地震撼了香港。当时,抗议群众就是用雨伞遮住面孔,不被警察的摄像机拍到。另外,示威群众也用雨伞来遮挡警方的催泪瓦斯和胡椒喷雾。当然,也有一些示威者用面具挡住其面孔。
 
数以万计的港人不理会警方近期借口公共安全对游行集会的限制和反对,周日下午再挤爆港岛中环至铜锣湾和西环的主要干道,举行大规模示威游行,抗议警方在7.21上环清场中使用过分武力驱散示威者。大批人从警方只批准集会的中环遮打花园附近自发游行到铜锣湾崇光百货附近,设置路障,占领干道。同时,一些人也曾短暂地在湾仔警察总部前抗议。另有大批示威者前往这次抗议的主战场西环的北京驻香港的机构“中联办”。
 
不过,警方从上午开始便在中联办外严密设防,下午时分便有许多防暴、军装和便衣警察,以及多辆警车部署在周边。
 
从晚7点开始,大批防暴警察从中联办西边街以东的德辅道西和干诺道西开始将已经聚集并设置路障的数以千计的示威者,向上环方向驱散,过程中多次发射催泪弹。由于此地段道路不宽,且多高层住宅楼,催泪烟不易散去,现场许多防护设备简易的媒体记者被殃及。另据报道,许多居民在屋内都闻到催泪烟的味道。示威者则投掷包括砖块等杂物还击,并在几处焚烧杂物。
 
 
▲美国之音(VOA)7月27日报道:警方发射催泪弹、橡皮子弹驱散元朗示威民众
 
香港市民7月27日继续在新界元朗举行示威游行。 路透社
 
华盛顿 —成千上万香港市民不顾警方反对,周六(7月27日)继续在新界元朗举行示威游行,期间警方与示威民众之间爆发严重冲突。警方清场时发射催泪弹、橡皮子弹驱散示威者,而示威者向警方丢掷砖头等杂物反抗。
 
香港的民间人权阵线在脸书上转发的一则消息说,防暴警察在入夜开始扫射橡胶子弹,数名记者受伤。
 
 
 
香港警方7月27日向抗议者释放催泪弹。路透社
 
上周日,“反送中”的香港市民在元朗遭到黑社会有组织的袭击,导致数十人受伤。在周六的游行中,示威者仍然穿着黑衣,而警方事先没有批准这次游行。美联社报道说,周六元朗大游行,有可能进一步分化香港,导致反送中市民和元朗当地村民矛盾扩大。
 
对于反送中的游行群众来说,他们不顾上周日白衣人的袭击,继续上街游行,显示了一种力量。上周日,遭到歹徒袭击的,不仅仅是游行者还包括在港岛参加了大规模集会后回家的民众。警方说,在地铁站袭击市民的有黑社会成员,也有一些是元朗地区的村民。
 
周六下午,元朗的大街上变成了一片雨伞海洋。在2014年的香港占中活动中,雨伞就是运动的象征。那次运动极大地震撼了香港。当时,抗议群众就是用雨伞遮住面孔,不被警察的摄像机拍到。另外,示威群众也用雨伞来遮挡警方的催泪瓦斯和胡椒喷雾。当然,也有一些示威者用面具挡住其面孔。
 
香港一位年轻的网媒记者在紧随上楼梯的防暴警察时,被上一层的警察回身喷射胡椒喷剂到面部。十多分钟后仍痛苦不堪。记者远处看到,赶到他身旁时已有其他记者为他撒水洗眼。但过后仍十分痛苦。记者随地拾起半瓶水继续为他洗眼。后又用他手中的水给他冲洗
 
在元朗周六游行中,群众高呼口号:警方知法犯法。香港城铁当局宣布,周六地铁元朗站不停。在元朗,一些商店周六关门不营业。另外,公交车周六也停止运行。运动场所也不开了。香港政府在游行开始后发出公告说,警方担心元朗局势恶化。公告说,警方呼吁市民保持冷静,尽快离开那里,避免卷入也许很快就会发生的冲突。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7月27日报道:香港元朗大规模示威爆警民冲突 警方发催泪弹
 
香港大批示威者7月27日不顾警方禁止,聚集在元朗大街,抗议7.21白衣黑帮在元朗车站殴打游行返家的乘客,质疑警方应对缓慢与黑社会勾结。下午示威者与警方发生冲突,向警方投掷杂物,警方向人群释放催泪弹。
 
据法新社发自香港的报道,警方今天下午在元朗向违反禁令参加游行的人群发射催泪弹。也有示威者与警方发生冲突,向警方投掷杂物。
 
元朗大街上有决定不理警方禁令的示威者,也有很多警察,许多商店都关门停业。法新社注意到,与之前几次游行不同,很少有人打出标语口号招牌。
 
原因可能是,人们为了不违背警方的反对游行通知书,不想被指控违法,因此只是前来元朗走路,不打标语横幅之类。在现场,一名25岁的医疗系统工作人员向法新社记者表示说,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自己决定来的,我仅仅一个人身份表达自己的想法,所以我不认为这算是非法集会。另一名示威者告诉法新社,他到这里来,就是要显示“我们不害怕。”
 
上个周日一帮手持棍棒的白衣男在元朗地铁站殴打参加反政府游行回家的人,据香港医院当局宣布,有45人受伤。随后很多声音批评警方对这起殴打事件反应缓慢。警方后来宣布12名与这起行凶有关联的人被拘押,其中9人与黑帮有关。法新社说,元朗是香港一个新建城市,那里亲北京的黑帮和农村委员会势力很大。
 
作为国际金融重镇的香港,7个星期以来,连续发生大规模反政府游行示威,其中夹杂着激进反对派与警察的冲突。
 
而这场运动的导火索是向中国大陆引渡逃犯的法案,该法案后来被冻结。但运动扩大为要求进行更广泛民主改革。
 
▲德国之声(DW)7月27日报道:元朗7.27游行 警方催泪弹开道
 
尽管警方没有批准集会,但是大量香港民众周六下午依然在元朗聚集。与一周前相比,警方在元朗地区明显加强了部署。
 
(德国之声中文网) 本周六下午,元朗警署出动了约百名防暴警察,进入元朗大马路。而在元朗其他地区,警方也向聚集的民众发出警告,要求后者尽快离开“未经批准的集会”。
 
现场的民众许多都佩戴头盔等护具,并且大声质疑为什么上周日白衣暴徒袭击时没有增派如此多的警力。街道两侧也张贴有不少“警黑勾结”等指责香港警方的标语。
 
参与示威的钱女士对德国之声表示,离元朗西铁站只有5分钟车程的元朗警察局,7月21日晚间用了40分钟才派警力抵达现场。她担心,警黑默契会让香港社会更加不安全。另一名市民黄先生则说,尽管警方不批准集会,但是他还是要坚持以个人名义出来游行。他要表达对上周末元朗白衣人追打民众的愤怒以及对警黑合作的疑虑。黄先生强调,尽管警方不批准,他还是要捍卫并行使言论自由。
 
元朗当地的多条道路已经被阻断,轻轨列车也暂时停止了运营。警方在多处举“黄旗”警告民众停止冲击。
 
在大棠路轻轨站附近,德国之声前方记者还一度看到了“黑旗”催泪弹警告,警方随后在元朗大马路 上释放了几枚催泪弹。在泰翔街,对峙的示威民众还向警方投掷物品。
 
据《香港电台》消息,立法会泛民派议员尹兆坚在元朗现场与警方指挥官谈话,要求警方不要再投放催泪弹,给予时间让示威者离场。警方则强调,如果示威者不再投掷杂物,就不会再发射催泪弹,只会推进防线。尹兆坚随后呼吁示威者离开。
 
截至当地时间下午17:30左右,警方已经推进了数百米,而示威者则逐渐后退到元朗西铁站一带。
 
此前,不少示威民众表示,打算以“集体购物”、“品尝美食”甚至“悼念中国前总理李鹏”之名义前往元朗聚集。也有一些人担心,部分对上周末警方表现强烈不满的示威者会与警方发生冲突,怒火也有可能朝向元朗当地民众——不少示威者认为,当地民众长期与“三合会”黑帮组织有勾结。
 
7月21日晚间,香港市中心的示威活动结束后不久,约百名白衣男子持木棍等器械在元朗西铁站袭击大量身着黑衣的民众。由于示威民众大多着黑衣,因此他们被认为是示威游行后回家的市民。一些在车站的记者、立法会泛民派议员也遭到了袭击。
 
21日的元朗袭击,以及示威者前往中联办,也意味着由“逃犯条例”修订引发的香港大规模抗议行动进一步升级。目前,示威者的诉求已经扩展到了要求调查警方过度使用武力、是否勾结黑帮、林郑月娥下台、北京中央政府允许香港举行真正的特首及立法会普选等内容。
 
文山/王凡/(路透社、香港电台等)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7月27日报道:元朗警黑勾结事件连律政司旗下20律师也联署“痛心疾首”
 
 
元朗袭击事件抗议活动期间,在派出所外示威的民众 2019年7月27日路透社
 
警方涉嫌包庇黑社会在元朗发动恐袭,疑似报复反送中示威者以发泄心头之恨一事,已激发公务员罕有联署表态。多个公务员职系相继发声,继政府行政主任(EO)、政务主任(AO)等约40多个政府部门不具名联署后,约20名律政司政府律师27日在讨论区上载证件照,并发表声明,指修例引发的风波已对社会造成伤害,感到痛心疾首,而元朗恐袭一役,更令人质疑香港居民是否仍享有人权保障。有律师在便利贴上写道,“社会公义,靠真香港人”。
 
香港的律政司,等同其他地方的总检察长,对包括近8个星期以来在反政府示威中以及在元朗黑帮打人事件中被捕者起诉与否或起诉何等罪名,有最后的决定权。
 
政府强推送中条例、警方滥用武力驱散示威者、7.21警察包庇元朗恐袭,连串事件在过去8个星期已经引起社会震动,被指是香港迄今最严重的政治危机,不但社会各界及退休政府高官联署要求林郑月娥政府从善如流,甚至连多个公务员组织亦罕见发声支持示威者。
 
律政司旗下约20名律师在网上发表声明指,作为律政司政府律师职系人员,一直遵从法律专业操守及公务员守则,不论个人政治立场,恪守奉行法治、行事客观、不偏不倚及政治中立的原则履行职务,将来定将如是。但在公务员身份以外,作为香港居民及法律界一员,要坚决捍卫《基本法》赋予香港居民的一切人权保障,享有言论、新闻、集会、游行及示威等自由,市民人身自由不受侵犯。
 
但近日连串事件,特别是警方于2019年6月12日、7月1日和7月21日大规模集会或游行示威中,所使用的武力及作出的拘捕行动,以及上周日于元朗发生的大规模袭击,欠缺警务人员维护法纪的情况,都令香港居民的人权是否仍受保障成疑。
 
声明强调,政治任命官员的政治立场,绝不代表公务员的政治立场。因应众多公务员已促请特区政府全面检讨相关事件,并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政府律师作为香港居民,对事件造成伤害亦感痛心疾首,作为法律界一员,矢志在执行职务中,秉持专业精神行事,不忘《基本法》的人权保障,共同维护香港社会源远流长、珍若拱璧的法治。
 
声明于最后特意注明,律政司政府律师职系人员数目众多,声明只代表部份同意授权同事。
 
联署的政府律师以纸张遮盖职员证,并写上“监控警权,捍衞法治”、“独立调查,香港加油”和“请放下恐惧,从良知出发”、“keep calm hongkongers, we are one”等字句。
律政司长郑若骅,连同特首林郑月娥、政务司张建宗以及保安局长李家超,被指是所谓的送中案“四人帮”,而由于郑若骅无论在推动逃犯条例修订案或甚至在修订案“寿终正寝”之后,基本上都甚少露面,彷似事不关己,因此成为各界要求下台问责的目标,甚至连建制派也表示如果郑愿意负责下台平息事件也未尝不可。
 
▲美国之音(VOA)7月28日报道:香港市民不顾警方反对继续在中环发起大游行
 
华盛顿 —在经历星期六7.27元郎激烈抗争后,数以万计的港人周日下午再在香港的闹市区举行大规模示威游行。警方在西环北京驻香港的机构“中联办”附近清场过程中再次发射催泪弹,驱散抗议者。
 
游行原预计从中环遮打花园出发,途经香港中联办,终点为中山纪念公园。香港警方再次发出反对通知书,反对游行及中山纪念公园集会,但批准在遮打花园集会。
 
 
香港市民不顾警方反对继续在中环发起大游行。2019年7月28日。美联社
 
示威者一度挤爆集会的遮打花园。由于人流众多,大批人只得挤上花园周围的街道。不到4点,花园另一边的主要干道金钟道已被大批示威者占领,交通中断。大批人向金钟行进,一路高呼“香港警察,知法犯法”、“黑警无耻”等口号。
 
示威人士大多戴上口罩、打开雨伞,还有人戴上头盔。
 
美国之音记者在现场看到,晚上7时左右警方开始清场。
 
 
 香港抗议者星期天(7月28日)在中环分发雨伞。美联社
 
周六(27日),尽管警方发出反对通知书,仍有大批香港市民参加“光复元朗”游行,随后与警察爆发冲突,至少24人受伤,两人情况严重。
 
 
港人在元朗自发游行包围元朗警署 (美国之音海彦拍摄)
 
香港政府的“香港电台”网站星期天报道说,前一天元朗游行的申请人钟健平下午在出席完该电台节目政论节目《城市论坛》后被警方带走。他被控涉嫌煽惑他人参与非法集结。
 
香港警察公共关系科的一名高级警官对香港电台表示,星期六元朗大游行后已经有13人被拘捕,被指控的罪名包括涉嫌组织未经批准集结、非法集结、藏有攻击性武器及袭击等。
 
在另一方面,中国国务院港澳办周日下午公布,将于周一(29日)召开记者会,介绍对香港当前局势的立场和看法。这是香港《逃犯条例》修订以来,港澳办首次有发言人出席记者会回应香港事务。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7月28日报道:警察元朗地铁站喷椒雾挥棍围捕示威者满地是血连CNN“从未见过”
 
约有30万示威者无视警方禁止游行的命令,如期27日下午在上周日白衣黑帮行凶的元朗举行光复大游行,他们一度包围当地警察局两个多小时,警局被迫匆忙拉下闸门谢绝报案,警察似乎不甘受辱,根据美国CNN有线电视现场记者Anna Coren报道,防暴警察趁示威者晚上撤退并开始搭乘地铁离开时,冲入车站见人就打,有多人被警棍打伤,满地血迹,与上周日白衣黑帮冲入同一车站见人就打情况如同一辙。香港不但被CNN形容为“警察国家”,而且是黑白不分。
 
光复元朗的群众在警权不受约束的情况下,至少有24人送院,13人要留医,其中2人情况严重。警方在凌晨3时发布新闻稿,声称在元朗一共逮捕了11名男性,年龄从18岁到68岁,分别被控非法集会、袭警以及伤人罪。警方说,事件中也有4个警员受伤。
 
新闻频道遍布全球的CNN报道指,示威者试图和平地离开之际,防暴警察突然冲向示威者。警方所谓的防爆速龙小队冲入地铁站几近失控乱打人,又发射胡椒喷末,车站月台硝烟四起,有人被警棍重击受伤,有回家村民因被警察围住而受惊大哭。CNN形容当时“情况如地狱般混乱…..从未见过如此情景”。记者说。示威者只是站着,但配备警棍和胡椒喷雾的防暴警察却一直冲向他们。
上周日完全失踪的警察,27日却早就全副武装“迎接”反送中示威者的光复元朗大游行。警察手持盾牌带上防毒面具,在黑帮分子上周日集结的南边围村村外布防,似是全面保卫南边围村。
大批示威者3点多开始包围元朗警署,指骂警署内警员,部分人拍打警署闸门,有人用话筒叫嚣、撒溪钱、把枯枝泥土抛入警署内,有示威者把装有黑色液体的“廉正公署”纸杯放在警署外,扬言“请阿sir饮咖啡(廉政公署调查对象多被邀请饮咖啡)”,有警员拍摄示威者。警方下午约5时20分表示因警署被包围,报案室服务暂停,至晚上7时才重开。
 
大致上和平的示威到了晚上部分群众已经散去,留下的示威者开始与警方发生肢体冲突和口角,警方多次开枪发射催泪弹、橡胶子弹以及海绵弹,有人中枪倒地流血,但警方仍不停推进。警方在元朗南边围附近发放催泪弹,迫使大批身穿黑衣的市民进入元朗西铁站离开,但至晚上10时左右,大批防暴警察突然冲入西铁站内追打市民,向闸内人士挥动警棍,并喷射胡椒喷雾,市民争相走避,令西铁站爆发混乱,亦有市民被警员按倒在地上被警方带走,站内地上遗有多滩血迹。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7月28日要闻解说:前线召集人甄燊港:香港决心将抗争运动坚持到底
 
6月9日开始的香港大规模的反送中抗争活动仍在继续。这场人数众多、不断升级的抗议活动令香港陷入了1997年回归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尽管周六的抗争运动遭遇了警察的橡皮子弹和催泪瓦斯,一场新的示威周日继续上演。示威民众表现出了极大的勇气。香港泛民派政党-前线召集人甄燊港先生在今天游行活动前夕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甄燊港先生首先向我们解析了香港民众本次极大不满的原因,他表示:
 
我想源头应该追溯到香港1997年回归之后。我们看到香港的法制、人权在下降。开始大家并不清楚。到了现在,大家非常清楚。今年三月,特区政府推出“逃犯条例修订案”,我们知道,这样香港以后可能置于大陆法律管辖之下。这是绝对不能答应的。我们这次(动员)起来是有一个过程的。首先一个出发点,是6月9号。有超过一百万人出来,可是当天晚上,特首不但不向市民解释、或者收回修订案,反而用威胁的口气说,修订案肯定要通过,而且要快。要求在6月12号通过。所以在6月12号,我们的年轻人和学生就包围立法官、跟他们斗。当天,我们有70多个人受伤。他们(警方)发了150个催泪弹、30多发橡胶子弹、还有布袋弹。所以当天是一个很大的事件。因为这在香港历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
 
到了6月16号,就有两百多万的市民站了出来,表示:我们不赞成、我们觉得香港已经完全变质了。从那个时候开始,世界的舆论及各方面都站在我们这一方,只有政府。到7月21号,是另外一个转折。我们的市民在元朗的地铁站被一色的黑社会无差别地殴打、追杀,这是完全、完全不能接受的。直到昨天晚上,昨天(7月27日)我们本来是13点开始搞游行。昨天前一个小时,我在现场。(警方)马上就发催泪弹,还发橡胶子弹、布袋弹、还有胡椒弹。胡椒弹很厉害,我们都有头盔。胡椒弹可以打穿头盔,可以伤到人。因此我们也有很多人受了伤。这是我们绝对不能接受的。
 
现在不单是我们,连政府里面的高级公务员、中层公务员和底层的公务员都联署,出来说:我们不能接受这种情况。政府应该正面回应我们五大诉求。再有,我们香港的第二把手、政务司司长也表示:为了21号那天警方不作为,令无辜市民受伤,感到伤心、也表示道歉。昨天警察3万多人的警队发表声明说,政务司司长无权代表他们道歉;而且他们也没有什么可以道歉的。好像整个社会都脱节了。连政府里面都脱节了。到今天早上,政府政务司的公务员都发表声明,说:警队罔顾香港规则。政务司司长是香港的公务员之首,是指挥警队的,政务司司长为什么无权代表警队?所以香港的情况很诡异。目前的现象有点像六四、89年时候的情况。大家都在问:究竟哪一个是中国政府?所以针对香港目前的诡异现象,有人就表示:可不可以见好就收?我们觉得不是这样。现在是最后决断的阶段。我们一定要坚持到底。我们当然不愿意(看到)解放军出来镇压我们。我们没有人想牺牲。可是如果他们要出来,我们也没有办法。
 
法广:请谈谈,您认为香港的局势有没有可能失控?香港民众的不满情绪如何才能得到平息?
 
甄燊港:老实讲,两个星期以前,北京有人给我打电话说,有什么办法让(香港)的局势降温?因为中美还在进行贸易谈判。可是过去两个星期,我看到特区政府好像不想降温,反而越来越过分,动用黑社会来殴打我们。今天到处(所有)的地铁站、公共汽车站,都有很多警察,看到有人穿黑衣,都要登记身份证,都要检查。这成了什么社会呢!所以我想,现在香港的形势不可逆转。
 
我再向大家披露一点:7月21号晚上,本来(地铁)站,这些(游行的)人晚上从中区示威回家,到元朗站,(地铁)车应该开门,让他们出来,可是外面站了很多黑社会,都(穿)白衣服,敲打车门,而且外面还有一些人被打,令人害怕。可是车长说:现在这辆车已经停止服务,现在开车门请大家尽快离开车厢。这是在逼大家去献死。后来大家纷纷责怪这个车长。过了两天,这个车长受不了了,他就告诉大家,是上边、指挥中心要求他这样做。这证明这个车长也是被迫的。后来,两天前,香港几乎所有的车长、包括地铁、铁路的(车长)都联署,要求高层给出解释,为什么逼迫他们这样做。前天,香港的航空界也进入示威,也表示不能允许香港这样。
 
所以(目前)香港各行各业、包括政府内部44个部门的员工和官员都联署,说特区政府现在失控了,这是不行的。我们觉得人们的诉求是正义的。因此请政府正面回应,不能再回避、也不能动用警方来镇压人民。所以香港现在的局势是有点诡异。究竟是不是中央政府要求他们这样做?谁也说不清。
 
▲英国广播公司(BBC)7月28日报道:香港元朗示威:抗议者与警方冲突再起,游行申请人被拘,24伤
 
尽管警方反对,周六(7月27日)下午仍有大批香港市民来到北边元朗地区,参加“光复元朗”游行活动。之后示威者和警察再次爆发冲突。据香港医管局统计,截至周日(28日)上午8时共有24人受伤,其中2人情况严重,16名伤者已出院。
 
申请人钟健平早前发起此游行活动,但警方周四以“公共安全”为由,发出反对通知书,意味警方可以直接拘捕游行人士,并以非法集会的罪名控告。但周六下午,仍有大批市民在元朗主要街道游行。钟健平称,他计算得出有28.8万人参与示威。
 
据香港媒体报道,钟健平在周日下午被警方拘捕,涉嫌煽惑非法集结。元朗游行第二申请人巫堃泰指,钟健平下午1时许短讯通知他被警方带走,但未说明是否和游行活动有关。
 
香港警方周日凌晨三时许表示,驱散行动中部分人士向警察投掷砖头、疑装有腐蚀性液体的玻璃樽及烟雾饼,并用激光射向警员。警方称,使用“适当武力”——包括催泪烟、海绵弹及橡胶子弹等制止相关暴力行为。香港警方称,其在元朗冲突中拘捕11名男子,年龄在18岁至68岁之间,涉嫌非法集结、藏有攻击性武器、袭警及袭击等。行动中有至少4名警员受伤。
 
香港政府周日凌晨12时许发布声明,强烈谴责示威者蓄意破坏社会安宁,挑战法律,并对警方那个发出反对通知后市民仍在元朗游行表示遗憾。
 
声明还称,警方会严肃跟进参与暴力行动的示威者。
 
周六下午五点左右,警方举起黑旗,警告市民离开。十几分钟后,警方在元朗大马路警署、南边围村和西边围村等地释放多枚催泪弹,同时将防线由西向东一路推进。现场仍有大批市民聚集。有示威者拿木板当盾牌,向警察投掷瓶子、雨伞等物品。五点半左右,现场发现有示威者受伤。
 
下午六点左右,在元朗大马路,有穿黑衫、戴头盔的示威者用垃圾桶、路牌、巴士站牌筑起防线,警方在几十米外手持盾牌。西边围附近,警方出示橙旗和黑旗警告,释放催泪弹。六点五十左右,警方退入村内,举橙旗警告示威者,随时可能开枪。
 
多架消防车和救护车陆续进入元朗地区戒备。警方此前呼吁市民向元朗西铁站离开。
 
晚上七点左右,示威者在元朗西铁站附近发现一辆Toyota私家车。示威者在打烂车玻璃,刮花车头盖之后进入车内,发现后座放有至少六枝藤条。
 
上周日,一批手持棍棒、身着白衣的人进入元朗西铁站,袭击市民和游行回来的示威者,造成数十人受伤。但警方未能派遣足够警力到场维持秩序。部分暴力袭击者被认为有黑社会背景。事件遭致公众质疑香港警方无能力保护市民。
 
跳过 Facebook 帖子 2 用户名 BBC 中文網(繁體)结尾 Facebook 帖子 2 用户名 BBC 中文網(繁體)
 
周六下午,游行队伍中的元朗居民梁先生对BBC中文表示,上周袭击发生前,从来没想到自己的家园这么不安全,警察任由白衣人打市民。他认为警方已失去信任,就算禁止游行,大批市民依然会上街。
 
“这么多人上街,警察抓不了所有人。”梁先生说。
 
周六下午二时开始,元朗一带已有数以千计穿着黑衣的示威者。据BBC中文记者现场观察,带口罩的人比之前游行更多。队伍中也有少数老人和小孩。
 
下午三点前,在元朗西铁站内,有大批穿黑衫、戴口罩的市民聚集。有市民在站内墙上粘贴纸片,写上诉求,制成临时“连侬墙”。有人在站内高喊口号“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站内拥挤,行走速度缓慢。
 
西铁站附近的大部分商铺已经关门,有业主在店铺门口用胶水加固路面砖头。下午继续营业的商店业主王女士对BBC中文说,下午四时会关门,加入人群。
 
“元朗打人导致我们无生意做,问题在于警察和白衣人合作,令这座城市不安全。我之前因开店没有机会到其他地方游行,今次我要上街,要求政府正视问题。”
 
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周五在出席香港本地电台时表示,新界西元朗医院已经增加医护人员和床位,以应对可能出现的伤员。
 
下午三点,人群开始向元朗大马路的方向行进,沿途高喊“香港人加油”、“警察知法犯法”等口号。有人举起印有“免于恐惧”、“元朗自强”、“爱护城乡”等字句的牌子。队伍中也有人携带竹棍和长伞。
 
游行队伍中的陈先生对BBC中文表示,过往多次游行都一家大小出席,但知道元朗随时可能再有冲突,今次不敢带同家人来,但他坚持就算警方不批准也要上街。他说,“警方禁止市民上街是不合理,始终有数以万计的人是和平游行,连这样都不准只会令更多人觉得要违法升级。”
 
下午三点半左右,岭南大学校长郑国汉到达朗屏站。他称自己并非参与游行活动,而是以观察员的身份到来。他对记者表示,支持学生和平表达意见,但反对任何暴力。
 
兼任岭南大学校董的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因被质疑与暴力打人的白衣人有关,而被大学学生及校友要求辞职。郑国汉表示,校董会没有权利撤销政府指定的官员,但已将学生、校友、以及学校职员的意见传达给教育局。
 
▲德国之声(DW)7月28日报道:香港周日再爆冲突 警方逮捕49人
 
尽管警方发出禁令,香港还是迎来了一个不平静周日。示威者无视禁令,再度发起了游行活动。香港警民关系因为“反送中”运动愈来愈紧张。网上大量流传疑似为警方对普通市民大声咆哮的影片,还有警员手持“警棍镶环”的图片。
 
(德国之声中文网)根据《香港01》,香港警方指,事件至今共49人因涉“未经批准的集结”及“藏有攻击性武器”等被捕,并予以最严厉谴责,“批评他们行为愈演愈烈”。
 
香港警察公共关系科高级警司余铠均称,“示威者大规模破坏政府公物,四处纵火,并使用多种‘致命武器’袭击警察,暴力程度令人发指”。
 
德国之声记者在现场报导时发现,示威民众与警方始终保持距离,然而警方仍然几次在民众没有冲击警方防线的情况下,举黑旗向民众发射催泪弹。现场记者表示,由于附近都是民居,道路也不宽广,催泪弹在施放后难以消散,导致就算距离前线几十公尺,眼睛和口鼻仍然会有刺激感。
 
晚上7点到8点之间,警察一度让速龙小队突然往前冲,一次逮捕多名示威者。在德国之声记者的现场画面当中,警察将示威者压制在地之后,便用束带绑住将他们的双手绑在身后。警察也要求示威者拿下头盔、口罩和眼罩等。
 
警民对峙持续
 
香港连续第二天发生警民冲突。尽管警方此前发布禁令,但仍有上万民众在香港中心举行了和平游行。当地时间傍晚,警方在中联办附近发射了催泪弹。
 
大约两百名示威者在前往中联办途中,被特警拦截。警方通过高音喇叭呼吁示威者立即结束“非法集会”,随后警方向示威者发射了催泪瓦斯和橡皮子弹。部分示威者则向警方投掷石块。
 
法新社记者看到多名示威者遭到逮捕。两名记者受伤。至少有一名示威者头部受伤。
 
大部分示威者集中在市中心铜锣湾一带。一些活动人士建立了路障,并占据了一条交通要道。此前,警方仅批准示威者在一个公园里举行集会,驳回了游行申请。
 
过去七周以来,香港几乎每个周末都会爆发大规模游行示威,参加人数从几十万到上百万不等。引发争议的《逃犯条例》草案引发了香港的抗议浪潮。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尽管宣布《逃犯条例》“寿终正寝”,但她拒绝正式撤回这一法律草案。今天的游行退伍穿过香港中心地带时,游行者不断高呼“收回恶法”和“香港加油”等口号。1997年主权回归中国后,香港一直依照“一国两制”原则享有一定程度的自治权力。
 
示威者还抗议警方今夏以来多次过度使用暴力。本次抗议浪潮何时能够平息,目前无人能够定论。示威者宣布,今后几周内还会继续发起抗议游行。
 
本周六,示威者和警方在元朗发生冲突。数万示威者不顾禁令,在元朗发起了和平游行。游行活动最初得以和平进行,但傍晚警方试图强力驱赶元朗车站的示威者时,双方发生了暴力冲突。警方动用了催泪瓦斯、橡皮子弹和警棍。
 
示威者选择在元朗举行游行集会的原因是,上周末示威者在此间遭到白衣人士的暴力袭击。香港著名民运积极分子黄之峰发推称,警方和亲北京帮派区别何在?警方和帮派都袭击了无辜的示威者。
 
夏立民/罗法/达扬 / 文木 (德新社等)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7月28日报道:香港警方周日在中联办附近向示威者发射催泪弹
 
香港民主派抗议亲北京港府的活动进入第八个星期。今天周日,大批示威者不理警方只许在遮打花园集会的通知,离开遮打花园走上街头游行示威。据法新社报道,防暴警察今天在中联办附近向示威者发射催泪弹。一周前中联办曾遭示威者投掷鸡蛋和油漆涂抹。
 
示威者今天周日在中联办附近游行示威,是抗议北京对香港这块自治领土和国际金融中心施加越来越大的影响力。从电视画面可见,防爆警察向那些在中联办附近设置路障的示威者发射一波波的催泪弹。中联办一周前曾遭示威者投掷鸡蛋和漆污国徽。
 
之前,香港官媒电台网报道,有大批集会人士从遮打花园各个出口离开,手持标语,沿途高呼“黑警可恥”、“香港警察,知法犯法”等口号,向湾仔方向步行前進,占据了軒尼詩道的行車线 。
 
昨天周六大批示威者不顾警方禁令,坚持在香港新界的元朗举行“光复元朗”大游行,抗议7.21元朗车站白衣黑帮持械殴打返家示威者,指控警黑勾结。光复元朗游行最终爆警民暴力冲突。有人向警察投掷砖头和杂物。警方发射催泪弹。香港医管局表示,截至凌晨1时,有23人受伤,2人情况严重。光复元朗游行的发起人曾为元被警方带走。据香港苹果日报说,警方逮捕他的理由是涉“扇惑非法集结”。
 
针对警方今天周日只准反送中人士在遮打花园集会,不批准他们上街游行,香港泛民派政党前线的召集人甄燊港向法广表示,(游行)是我们的基本权利,不会答应警方的无理要求。
 
▲美国之音(VOA)7月29日报道:香港再爆流血冲突 蔡英文盼“今日台湾成明日香港”
 
华盛顿 —香港周末再爆流血冲突,警方在中联办附近出动催泪瓦斯清场,台湾总统蔡英文表达强烈忧心,期盼 “今日台湾、明日香港”。《海峡论谈》请前中共海军司令部中校参谋姚诚与台湾中华战略学会研究员李华球深入分析,并有美国之音驻香港记者海彦来自现场的最新报导。
 
“保卫台湾、重夺香港”北京惧“四独”连动?
 
针对港人在台湾报纸刊登大幅广告,警告 “不要相信中国”,誓言“保卫台湾、重夺香港。”对此,李华球表示:过去我曾提出香港四化的现象,去英国化,半国际化,近中国化,想民主化。这十几年过去了,从2014年的“占中运动”一直到现在,特别是6月6号到7月28号一个多月时段来看,香港有两个现象,一,民主化越来越深化。第二,因为过去这一个多月运动的不断升华,所以变得更加运动升华化。香港这个问题不是想民主化的问题了,就可能是从社会运动酝酿成政治运动,变成军事的可能性是高的。所以这个广告所隐含的台港之间的问题,对中国北京来讲,是台港连动的问题,这种连动价定存在或者继续升华的话,问题就大了。这就变成四独连动,港独,台独,藏独,疆独。北京在最近国务院的讲话必然是相当的强烈,甚至有人下来都说不定。
 
高调提《驻军法》 解放军会否出手?
 
至于中国国防部发言人吴谦在记者会上回应记者提问驻港解放军会否介入香港事务时要大家去看驻军法第3章第14条,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也预计周一召开记者会,是否会有强硬宣示,解放军是否有可能出手? 对此,姚诚表示,香港的问题,从2014年的“占中运动”到现在是逐步的升级,是香港和大陆无法融为一体的问题,香港享受过真正的自由民主和法治,当然无法接受中共的独裁统治,从“反送中”到现在的真普选,甚至要求独立,200万人上街游行,香港人追求自由民主的决心是坚定的,与中央政府的矛盾不可调和,至于如何发展下去,是不是会有军队来镇压,我认为中共现在不可能派军队过来,他们现在不需要派军队,他们有武警,可以派大批的警察来镇压香港,当然中央不会让香港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具体怎么办现在的未知因素很多,这种情况还会继续下去。
 
香港情势进入危险期 恐影响台湾大选?
 
台湾总统蔡英文在香港升高之际再度接受外媒专访发表谈话,对此李华球表示:台湾的选举,特别是过去的太阳花学运,以至于在那一年国民党大败。从这个角度观察,台湾选举的激化,香港百姓对民主的向往对台湾民众都有刺激性的作用。目前香港的情势来看,香港警力只有四万多人,近期最严重的一次对立有两百万人上街头,假设这两百万人产生重大暴动,这四万多警力是维持不了的。香港人现在在想的问题就是一个民主,特别是对双普选的问题。这个问题对中国大陆来说,会担心如果有一天香港走向民主,会引起骨牌效应,其他的省份也要求。以香港整体的形式,香港人对民主自由人权的追求,香港媒体的透明化,远远比大陆其他省份来的更公开更透明,从这个角度来看,到目前为止香港的发展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阶段,如果要来解决的话不外乎软硬两手,软的话,借这个势告诉香港人,香港的民主有没有可能,硬的话就采取强硬的激化的警力军力的介入,在这种软硬两手的态势当中,未来香港的形势不乐观。
 
▲美国之音(VOA)7月29日报道:数万人自发抗议 港岛再爆警民激烈冲突
 
 
港警在港岛西环上环地区强力清场施放催泪弹拘捕示威者 美国之音海彦拍摄
 
香港 —继星期六7.27元郎激烈抗争警方武力清场后,警方7月28日在港岛再次使用超常警力强力清场,许多示威者被拘捕,一些人受伤。这是6.12港岛金钟警民大规模冲突后,港人近期反送中抗争发生的最剧烈的警民冲突。
 
数以万计的港人不理会警方近期借口公共安全对游行集会的限制和反对,周日下午再挤爆港岛中环至铜锣湾和西环的主要干道,举行大规模示威游行,抗议警方在7.21上环清场中使用过分武力驱散示威者。大批人从警方只批准集会的中环遮打花园附近自发游行到铜锣湾崇光百货附近,设置路障,占领干道。同时,一些人也曾短暂地在湾仔警察总部前抗议。另有大批示威者前往这次抗议的主战场西环的北京驻香港的机构“中联办”。
 
不过,警方从上午开始便在中联办外严密设防,下午时分便有许多防暴、军装和便衣警察,以及多辆警车部署在周边。
 
从晚7点开始,大批防暴警察从中联办西边街以东的德辅道西和干诺道西开始将已经聚集并设置路障的数以千计的示威者,向上环方向驱散,过程中多次发射催泪弹。由于此地段道路不宽,且多高层住宅楼,催泪烟不易散去,现场许多防护设备简易的媒体记者被殃及。另据报道,许多居民在屋内都闻到催泪烟的味道。示威者则投掷包括砖块等杂物还击,并在几处焚烧杂物。
 
约8点前,大批香港警察中最精锐和凶悍的“速龙小队”成员加入清场。随后,他们在西环高升街和皇后街之间突然快速出击,冲入来不及后撤的示威者人群,将许多示威者扑倒在地进行拘捕,一些防暴警察的动作粗野,现场一片混乱,遗留下不少鞋只等杂物。
 
香港立法会来自中西区的民主党议员许智峯当晚一直在清场过程中呼吁示威者离开并要求警方不要使用过分武力。期间,他受到警察的多次鼓噪和干涉。
 
许志峯在西环拘捕现场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他认为警方当晚的清场行为完全不能接受。
 
记者:“你现场观察到什么?”
 
许志峯:“他们警察的暴力是十分的过分。刚才这个场面是没有需要立即进行清场的。他们见谁都打,见谁都拘捕,这个是绝不合理。在上环这个民居、居民的地区,他们用催泪气体,是罔顾了楼上市民的做事。我在这里强烈地谴责。”
 
记者:“刚才警察突然一下向前冲,抓捕了这么多来不及后撤的示威者……。”
 
许志峯:“我完全看不到这个需要,警察突然冲出去打人,并且拘捕。这完全是没有理据的。示威者不断地后退,他们就不断地推进。这个是没有意义的,这是滥用暴力。”
 
记者:“到目前为止今天晚上的警察清场你怎么看?”
 
许志峯:“非常的暴力,非常的暴力,非常没这个需要。必要、没需要,完全是把我们市民的安危都罔顾。”
 
记者在现场目击至少有20多人被抓,其中一些人受伤,被先后赶来的多辆救护车送医,但伤势情况不明。
 
随后,大批示威者后撤至中上环一带不愿结束抗议活动。警方则在10点前在上环再次进行突击拘捕行动。约11点,大批防暴警察从三个方向围堵和驱散示威者,再次发射催泪弹,将多数示威者逼进上环地铁站,完成清场行动。
 
警方表示,共拘捕49人,涉嫌参与非经批准的集结,以及藏有攻击性武器。清场中有16人受伤,其中12人情况稳定,4人出院。
 
香港人权监察总干事罗沃启当晚在冲突现场观察。他认为,警方施放催泪弹次数较密,并批评警方从高处向下开枪发射催泪弹的做法危险,有如狙击手的暗杀手法,有违国际常规。
 
警方则批评激进示威者的暴力行为愈演愈烈,危及公共秩序及安全,严重偏离和平表达诉求的原则,警方予以最严厉谴责。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7月29日报道:子弹对弹弓港警武力镇压示威者中联办一带似战场49人被捕
 
7月29日星期日香港再次上演大卫挑战巨人的示威抗争,警方承认使用武力下,倾尽使用精良的武器来驱散试图接近北京驻港最高机关中联办大楼的示威者,迄今至少拘捕了49人以及16人受伤送院,被捕者包括伤者在内。
 
警方这次明显较之前采用更“明快”的部署,从傍晚6时天还没黑就开始在中联办附近西环驱散示威者,在总共两次为时达到4个小时的清场行动中,中联办一带仿如战场,空气充满硝酸味道,马路有焚烧的杂物,还有占了鲜血的纸巾和布屑。示威者在晚上11时之后开始陆续散去。
 
警察公共关系科高级警司余铠均清场之后表示,警方“需使用武力尽快停止暴力事件”,因为她形容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越演越烈,由以往的掷砖块及铁枝,到现时纵火及大肆破坏政府公物,令社会看到已偏离和平表达诉求原则,警方需使用武力尽快停止暴力事件。她说,警方使用武力时是被动的,“在什么地方发射催泪烟,我们要视乎当时示威者使用什么武力,去袭击警员或伤害其他市民,所以什么地方使用什么武力,不是我们的选择”。她说,示威者在港岛西环使用致命武器袭击警员,情况令人发指,予以最严厉谴责。
 
警方事后向记者们陈列示威者所使用的“武器”,包括自制弹弓、工地一般使用的十几支铁支、木棍和几瓶警方称是载有酸性液体的玻璃瓶。
 
警方一早就拒绝向星期日的集会游行发出所谓的“不反对通知书”,只批准集会在中环遮打花园举行,但一如周六的“光复元朗”游行,群众视警方批准与否的一张通知书如无物,集会在傍晚举行半小时不到群众就开始走上马路,分东西两路进发,一路向西是中联办,向东则往铜锣湾方向。
 
余说,在铜锣湾的人士破坏公物及设置路障阻塞交通,而在西区集结的激进示威者,于昨晚7时半,向警员投掷砖头及杂物,警方使用武力制止这种危险行为,希望令情况不再恶化,即时进行驱散行动,施放催泪烟,并与示威者保持距离,其间有示威者在两处地方纵火,包括在德辅道中与摩利臣街交界,有人燃烧手推车上杂物,并将着火手推车推向警员;另外亦有人在皇后大道中与摩利臣街交界,燃烧垃圾筒,示威者向警员投掷玻璃、油漆弹,泼怀疑腐蚀性液体,用弹珠向警员射钢珠,并有人在上环林士街附近,有人在高处将大型路牌及重型杂物,掷向街上警员,批评行为明显具针对性及不顾后果。
 
这次警方镇压示威者所使用的武器,大致上与之前差不多,包括橡胶子弹和催泪弹。根据香港01报道,警方由于滥用催泪弹,误中民居,有居于西营盘德辅道西银行大厦低层的陈小姐表示,傍晚6点多警方多次施放催泪弹,令现场烟雾弥漫,指自己吸入催泪弹的气体,与同住的母亲因受到化学物质刺激,一直流眼泪,喉咙亦感到疼痛,以水冲洗喉咙后才舒缓不适,她指当时不只自己一户受影响,其他邻居的单位亦受催泪弹影响。居住在同一区的高先生说,他亲眼看到有老人家因吸进瓦斯而感到不适,并声称已经向警民关系联络组去信投诉。
 
▲英国广播公司(BBC)7月29日报道:香港示威:抗议者不顾警方反对将集会变游行抗议,遭遇多轮催泪弹
 
上周香港警方和示威者曾在上环发生激烈冲突,本周日(7月28日)示威者在港岛发起游行,谴责警方暴力。尽管遭到警方反对,但示威者仍然坚持游行,并在西环和上环一带与警方发生冲突。
 
香港警方称,周日拘捕了49人,涉嫌参与未经批准的集结以及藏有攻击性武器等。香港医管局称,有16人受伤,其中12人情况稳定,4人出院。
 
游行原定下午3时从中环遮打花园游行至西环中山纪念公园,并在公园举行集会至晚上11时。香港警方再次发出反对通知书,反对游行及中山纪念公园集会,但批准在遮打花园集会。游行发起人刘颖匡指暂时没有组织游行的计划,但如果市民自发游行他会支持。
 
警察公共关系科高级警司余铠均集会前见传媒时表示,如果市民仍坚持参加警方反对的游行以及在中山纪念公园的集会,都是违法行为。警方还宣称,示威者使用的暴力“正在升级”。
 
下午3时40分许,大批抗议者由中环德辅道中往金钟方向行走,一路喊着“香港警察,知法犯法”、“黑警无耻”等口号。
 
下午5时许,示威者主要集中在西环中联办门前和铜锣湾崇光百货附近。中联办前已经摆放巨型水马,中联办外的干诺道西路段出现大批防暴警察,设置两条防线,一条位于德辅道西与西边街交界的西区警署门口,另一条在干诺道西,近中联办。
 
下午6时许,靠近中联办的示威者用一排铁栏和撑开的雨伞筑成防线与警方对峙。示威者数次高呼“光复香港!时代革命!”
 
晚上7时许,警方举出红旗,要求示威者停止冲击,否则使用武力。几分钟后,警方举起黑旗。没多久,警方发射多轮催泪弹,现场一片烟雾。
 
香港警方晚上7时在脸书上称,一批示威者集结在西环西区警署附近马路,向警察防线投掷砖头,“情况正在急剧恶化,警方现正由西向东进行驱散行动,并施放催泪烟”。
 
警方呼吁在场人士尽快离开,切勿冲击警方防线。
 
晚上8时到10时,警方不断向东推进,与示威者在西环及上环发生激烈冲突,警方多次举出黑旗和橙旗警告,要求示威者离开否则施放催泪瓦斯或开枪,并在信德中心、西港城外施放多枚催泪弹。有示威者在冲突中头破血流,还有示威者点燃手推车上的纸皮。
 
香港警方则谴责示威者在多处纵火,并称示威者使用的暴力“正在升级”。
 
香港政府新闻处晚10时对BBC中文表示,暂时未接到医管局报告的伤亡数字。
 
周六(27日),尽管警方发出反对通知书,仍有大批香港市民参加“光复元朗”游行,随后与警察爆发冲突,造成有24人受伤,游行申请人钟健平周日下午被警方拘捕。
 
国务院港澳办周日下午宣布将于周一(29日)下午三时在北京召开记者会。港澳办新闻发言人杨光、徐露颖将出席记者会,介绍对香港当前局势的看法。
 
▲美国之音(VOA)7月29日报道:香港公务员发起集会表达市民诉求
 
 
香港市民2019年7月28日在北京驻香港中联办附近举行示威设立路障反对警察暴力。
 
香港一些公务员计划本星期五举行集会,要求政府倾听市民声音,并成立独立调查委会员调查警方是否滥权。
 
这将是香港“反送中”运动爆发以来首次有公务员发起集会。
 
在香港政府劳工处任职的公务员、集会发起人之一颜武周对香港政府主办的“香港电台”说,在政府处理反逃犯条例修订、以及警方处理元朗袭击事件上有很多声音,而不少公务员近日亦发起联署,因此想把这些声音化作行动,向市民传达公务员团队聆听到他们的声音,愿意告知政府,从而修补政府与市民之间的关系。
 
香港公务员传统上多保持中立,很少表态立场。
 
大约300名公务员上星期四也曾发表公开信,促请港府正面回应民间五大诉求,包括正式撤回修例及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公开信表示,他们到目前为止都采取了中立的立场,但是现在决定打破沉默,因为他们认为应该对公众的要求做出适当回应。
 
集会发起人之一颜武周强调,将在中环遮打花园举行的名为“公僕仝人,与民同行”的集会将是和平理性的。 他说他已收到约300至400名公务员的回应,表示愿意出席集会。
 
▲德国之声(DW)7月29日报道:反修例危机危机:香港公务员开始发声
 
刚刚过去的周末,香港警方虽然发出游行禁令,但元朗和香港市中心仍有大批民众游行示威。至此,“送中条例”引发的大规模抗议浪潮已经持续近两个月,而港府内部也渐渐有不同声音传出。
 
(德国之声中文网)7月28日,网络出现一份署名“爱护香港的政府新闻处新闻主任”的公开信,批评港府施政不力、警察过度执法。这封公开信“促请当权者展示应有的承担及诚意,化解目前社会冲突,确实执行问责制,要求需要为事件负责的官员下台,并立即回应市民五大诉求。”公开信写道:“我们是政府新闻处的新闻主任。我们明白社会期望新闻处能够保持政治中立,然而当前香港局势已没有选择中立的余地,保持中立和沉默等同支持施压者,向恶势力低头。”公开信强调,公务员的服务对象是民众,而不是一小撮政府高层。“在目前政治危机下,盲目支持政府施政、维护特首面子,不但完全无助解决问题,更加是妄顾广大市民福祉,违背公仆宗旨。”公开信最后写道:“我们都是身处高墙的鸡蛋,在鸡蛋和高墙之间,我们除了永远站在鸡蛋那边,更加希望可以成为保护鸡蛋的高墙。我们相信,只有暴政,没有暴徒。愿事件可以尽快平息,社会回复平静,香港人享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周一,中国官媒《中国日报》发表的一篇评论显示北京当局对香港局势越来越感到不安。这篇社评称:“香港发生的一切早已不再是现实或想象中不满的折射。它同发生在中东和北非的颜色革命已经具有同样的色彩,即当地反政府分子勾结外部势力,利用现代通讯技术,散播谣言、不信任和恐惧。”
 
事实上,一周前的元朗事件发生后,对政府危机处理提出公开批评的公务员已经越来越多。截至上周四,有来自44个政府部门的284名公务员联署一封公开信,声称作为公务员,他们有责任“向政府反映民众的不满和诉求。”公开信敦促政府尽快回应民众诉求,否则不排除罢工的可能性。此前,由一批行政主任联署的公开信,也得到大约500名行政主任的响应。《明报》称,联署人数已相当于政府行政主任总数的10%.上周五,香港政务司司长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就“7.21元朗事件”中,警方处理手法“与市民期望有落差”表示道歉,并将打人者形容为“暴徒”。媒体注意到,这位港府高官的表态同政府一贯立场有明显差异,而在特区政府官员序列中,张建宗是排序仅次于林郑月娥的第二高官。
 
香港中文大学政治学者蔡子强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公务员放弃政治中立,公开批评政府,是林郑月娥政府面临的又一项挑战。他说:“面对当前危机,政府已经束手无策。示威者同警方的对抗也会愈演愈烈。此外,历来在政治上保持中立的香港公务员也开始公开表达对政府的不满。有鉴于此,林郑月娥及其政府班子面临着极大的挑战。我不认为,短期内,政府能够找到解决危机的有效方法。”另据香港媒体报道,部分公务员计划在本周五举行集会,并已于今天向有关当局提交了申请。劳工处顾姓员工对《明报》表示, 他是以个人身分、而非代表部门或其职级发言,表示不少公务员均在网上表达对反修例的声音,“公务员除了是公务员,另一身分亦是香港人,脱下证件、制服,与一般市民并无分别,都是关心香港社会、对局势感到焦虑”。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7月29日报道:香港公务员将首次举行集会抗议政府无视元朗黑帮暴行
 
根据网媒香港01报道,有公务员计划在8月2日发行集会,抗议政府对元朗黑帮公然逞凶一事处理不当。这将是首次有公务员就近月来的政治风波,公开表达与政府迥异的立场。
 
反对修订逃犯条例风波并未因特首林郑月娥声称修例已“寿终正寝”而平息,反而因警察跋扈暴力执法以及纵容黑社会分子在元朗逞凶而更趋恶化,近日多名公务员于互联网贴上遮蔽名字的职员证表态,要求政府就风波设独立调查委员会,并批评政府在上周日7.21元朗袭击事件处理不当。
 
报道引述集会发起之一的公务员颜武周表示,公务员恪守政治中立,但脱下制服后都是香港人,不代表不能够就政治议题发声。他强调,集会只代表个人身份,不代表所属部门;而且集会于休班时间举行,不影响工作,相信不会被秋后算帐。
 
传媒收到的通知书指,公务员一直以服务市民为本,以维护“香港核心价值、以港人福祉为核心使命”,而逃犯条例修订风波困扰公务员队伍,为了反映公务员意见,决定本周五以“公仆仝人,与民同行”为题举办集会,向市民表达公务员愿意“继续紧守岗位,秉持专业精神及操守服务市民,并愿意把市民的声音传达至政府的管治团队”,呼吁各公务员及市民一起参与集会。
 
近期的示威游行,都强调“无大台(没有单一领头人或组织)”,采访通知亦强调,集会属民间自发行动,遵守“无大台”原则,并不代表任何组织、部门的立场,所有出席者“均是自发参与,仅代表个人立场”。另外,数名公务员将于30日到中区警署,申请集会的不反对通知书。
 
是次集会的联络人之一颜武周,为劳工处职员。他告诉香港01,虽然公务员履行职责时,需要恪守政治中立原则,但脱下职员证及制服后,都是普通港人,不代表不能够就政治议题发声。他续称,近日不少公务员都在网上就修例风波发表意见,希望借是次集会,将讯息化作行动,把公务员的忧虑及担忧,传至特首及管治团队。
 
▲英国广播公司(BBC)7月29日报道:中国港澳办首次就香港抗议开记者会,灭火还是定心丸?
 
中国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发言人7月29日(周一)表示,北京政府坚决支持林郑月娥及香港特区政府,坚决支持香港警方。
 
这是中国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首次就香港连日示威局势举行记者会,宣布港澳办当前立场与看法,回答记者提问。
 
港澳办发言人杨光称,一个多月来香港的“游行示威和暴力冲击活动”对香港的法治、社会秩序、经济民生和国际形象造成“严重影响”。
 
他就香港局势发表三点意见。他表示,希望香港社会各界人士旗帜鲜明地反对和抵制暴力,希望香港社会各界人士坚决守护法治,希望香港社会尽快走出政治纷争,集中精力发展经济、改善民生。
 
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告诉BBC中文,无论是支持林郑还是香港警方,北京政府所做的都是“最基本的事情”,而这也反映出这次记者会释放的最大讯息,便是北京在处理香港问题上“尚未制定出新的政策方针”。
 
“现在各种迹象都显示香港问题会摆到一个较高层次,在中央政府作讨论,比方说会上北戴河的议程,在此之前我相信(北京)不会轻率调整政策方针,”蔡子强说。
 
香港教育大学讲师黎明认为,港澳办这次采取的是“它(港澳办)认为香港社会相对来说可以接受的口吻”,比如突出强调经济发展、民生问题,加之表达中央政府对香港保守势力的坚决支持,“就好像给他们一颗定心丸,”她说。
 
支持林郑,支持警察
 
林郑22日表示,将依法追究21日攻击中联办大楼的部分示威者的责任,绝不容忍触碰“一国两制”底线。
 
发布会上杨光称,北京政府“坚决支持林郑月娥行政长官带领特区政府依法施政,坚决支持香港警方严正执法,坚决支持香港特区政府有关部门和司法机构依法惩治暴力犯罪分子,坚决支持爱国爱港人士捍卫香港法治的行动。”
 
“我们特别理解和体谅香港警队及其家人所承受的巨大压力,借此机会,谨向一直坚守岗位、恪尽职守、无惧无畏、忍辱负重的优秀香港警察,致以我们崇高的敬意,”杨光说。
 
自6月初以来,香港因为修订《逃犯条例》已连续八周发生大规模游行示威活动。期间警察与示威者之间冲突不断升级,最近连续两周周末有示威者前往中联办附近与警方对峙,警方执法操作问题持续面临公众拷问。
 
杨光还称,一些外国人士认为,“暴力违法犯罪应当给予一些同情,给予一些理解,甚至要给予一些包容,但是面对警方恪尽职守、维护社会治安、维护香港法治的行为,他们倒觉得应当给予批评、指责甚至问责。这种逻辑是比较荒谬的,也是很滑稽的。”
 
“西方国家的一些政客频频在这一段时间里说三道四,品头论足,甚至给一些人撑腰打气,他们的用心说穿了无非是想把香港搞乱,把香港变成中国的一个麻烦,进而牵制或者遏制中国的发展。这个图谋是无法得逞的,”他说。
 
香港理工大学助理教授钟剑华认为,港澳办明确支持警方会给警方起到打气作用,但担心这样会更加激怒示威者。
 
“纯粹表现‘撑警方’的话,对于警方的助力不会很大——当然对于提升士气会有少许作用,”他说。“但对于疏解现在的警民矛盾不但没有帮助,甚至可能有负面效果。”
 
他还认为,港澳办支持“爱国爱港人士捍卫香港法治”的表态恐会进一步激化香港保守建制派势力与示威者之间的矛盾。“会否有效果让香港建制派人士更大胆的去动员他们的支持者出来,跟示威人士直接对抗呢?我相信要真是这样做,只会让特区政府更加难处理,”他说。
记者会进行过程中有记者追问发言人对“警察无差别打人”进行回应,国务院新闻办主持人告诫记者,请勿不遵守发布会秩序,没有对问题进行回应。
回避解放军介入问题
 
记者会上杨光称,一些“激进示威者”蓄意制造暴力事件,严重触碰“一国两制”的原则底线,对此“绝对不能容忍”。他还表示,北京政府将继续坚持“一国两制”方针,这是保证香港长期稳定繁荣的最佳制度安排。
 
他还呼吁,特区政府与全社会应该想方设法推动经济发展、民生改善,特别是帮助年轻人解决在住房和学业、就业、创业等方面遇到的实际困难,纾解年轻人的“怨气”。
连日来的示威给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前景带来不确定性。香港美国商会29日发表报告称,国际企业对香港政治社会局势的短期展望并不乐观,呼吁香港政府立即采取可行措施,解决引发示威的根本原因,重建香港作为亚洲金融中心的信心。
 
港澳办官员在记者会上回避了有关解放军介入香港形势的问题。有记者提问,解放军会在何时介入,港澳办如何看待会随之带来的国际影响。杨光简单回答称,相关问题在香港基本法中有明确规定。
 
蔡子强认为,从回避驻军等问题的态度来看,港澳办此次没有采取强硬立场,所以你在今天的记者会中能看见,“保留了许多的政策弹性”。
 
《基本法》规定,解放军驻港部队不干预香港地方事务,必要时特区政府可向中央政府请求驻军协助维持社会治安和救助灾害,另在中国进入战争状态或香港发生特区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害国家统一或安全的动乱而决定香港进入紧急状态时,中央政府可下令在香港实施全国性法律。
 
黎明认为,北京政府不宜现在做动用解放军的决定。“首先他要继续对外强调一国两制港人治港,如果北京出声下令管制,就不利这个形象。二来,目前现在开打贸易战,国际又这样关注香港,中国在国际的形象和利益都受到冲击,中央不会希望在这个敏感时期给全世界看到它出动解放军治港,”她说。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7月29日要闻解说:香港:公民社会抗争能走多远?
 
“游击战”“催泪瓦斯战场”等词被用来形容香港上周末局势凸显局面的严重和复杂性。种种迹象都显示,面对港府不退让或无作为,香港六月初以来爆发抗议浪潮正趋向双方的暴力化。在抗议者决心更坚定手法更激进,警察回应手段愈发激烈的局势下,香港社会何去何从令人担心,公民社会的抗争能走多远成为观察的焦点。
 
首先回顾一下周日(7月28号)的抗议活动,游行目的是追究警方滥权集会,是为了抗议香港警方21日使用催泪瓦斯、橡胶子弹和其他武力驱离抗议群众。但申请被拒。随着时间的推进,静坐集会演变为大规模游行,部分抗议者进而试图包围中央政府在香港的权利象征,中联办。
 
大批在铜锣湾静坐的示威者移至上环地区与警方对峙,港岛中环至西环地区交通停摆,市区犹如大型游击战场。 示威群众兵分两路,试图让让警方疲于奔命,屡次利用巷道与警方上演游击对峙战,藉以分化防暴警察力量;警方 清场行动于晚间7时从被港人谴责为操纵港府的中联办展开,或许是此次游行集会属“非法”,加上29日港澳办将首次针对香港当前局势举行记者会,港警不同于往日的节制,行动一开始即朝示威人群发射催泪弹,出手似乎毫不手软。一时间形成“催泪瓦斯战场”的局面。周日的也没认为是“反送中”运动爆发迄今为止暴力最严重的一天。
 
但有报道指出,警民攻防似有“无言默契”,至昨晚11时起,示威者陆续撤离抗议现场。看着示威者开始离去,防暴警察清场攻势也趋于和缓,甚至还有员警直接脱掉防护装备、躺坐在马路上休息;而在地铁站内,除有市民留下的港币供示威者购买车票,更有人留下干淨衣服让示威者更换。
 
据香港警方介绍,在驱散激进示威者的行动中,警方暂时拘捕至少49人,涉嫌干犯未经批准的集结、藏有攻击性武器等罪行。香港泛民派议员毛孟静警告,香港已陷和平游行暴力收场的恶性循环。
 
针对周日的行动,特区政府发言人表示,“激进示威者目无法纪,以暴力破坏社会安宁,我们予以强烈谴责,会继续全力支持警队严正执法,遏止所有暴力行为,尽快恢复社会秩序。”
 
中国港澳办发言人杨光今天说,香港近期抗争已“严重触碰一国两制底线,绝对不能容忍”,将坚决支持特首施政、坚定支持警方严正执法及惩治犯罪份子。
 
目前的局势是,一边是态度强硬的官方,动辄采取恫吓和威胁,甚至上周释放出不排除向香港派驻军队的选项的来对付香港这个不听话的“孩子”,另一边是力争捍卫香港自由,要求港府回应“五大诉求”,催泪瓦斯和橡皮子弹似乎都不能吓退誓言要维护香港自由的市民。
 
北京强调,中央政府将继续坚定不移贯彻一国两制方针,坚持一国两制方针不会变、不动摇,确保一国两制实践不走样、不变形。但目前香港遭遇的重大政治危机,再度重创港府执政威信与“一国两制。”
 
同一个“一国两制”,北京强调更多的显然是“一国”,港人显然更期待真正的“两制”。,元朗暴力事件后,香港警民对立升高,示威者近期喊出“光复香港,时代革命”口号,政治诉求和意味越来越浓。香港年轻人喊出的最多诉求都是要“自由”。
 
针对香港的局势,台湾中央社周一刊文引述华盛顿智库威尔逊中心(Woodrow Wilson Center)中东和北非事务专家,学者奥塔威(Marina Ottaway)在独立新闻媒体《中东之眼》(Middle East Eye)发表“从香港到埃及:公民社会的终极力量”评论文章说,公民社会软弱无力,无法对抗组织严密的政权,这是阿拉伯世界近几年的写照。 但公民社会难以发挥影响力的情况不只是阿拉伯世界的现象,从1989年北京天安门广场争民主的示威遭中国政府暴力镇压,到持续中的香港反送中示威集会,公民社会一直遭到掌控权力的政权压迫,到现在仍然如此。公民社会在短期之内压过有军方当靠山的政府,可能性微乎其微,不过如果从长期的观点来看,情况就不是这样。 他认为, 运用暴力方式可以迅速结束抗争,犹如中国政府1989年在天安门广场上所做的事一样,因为公民社会毕竟敌不过坦克。但奥塔威认为,政府的权力终究有其极限,不管杀害多少人、解散多少团体,公民社会永远都会存在,这是公民社会的力量之所在,也是政府确实会对它戒慎恐惧的原因。
 
目前,种种迹象显示,香港反送中运动八月份还将持续, 7月28日的游行与大规模连串冲突凸显,港警对聚众集会游行发出“不反对”或“反对”通知书的法律程序已形同虚设。
 
现在的问题是,遍地开花的抗议浪潮在何种程度上继续走向极端?中央政府是否会动用“基本法”中有关派驻军队的方式镇压的条例解决?港府下一步将采取何种对策,是否能化解危机?
 
关键字: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 香港元朗 大游行
文章点击数: 1876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