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11/2019              

刘同苏:“仍然自由自我,永远高唱我歌”

—— [光辉岁月]的[海阔天空]

作者: 刘同苏

 
 
我是一个一向不喜欢香港的中国人。出于人本身的罪性,过去对这个弹丸大的殖民地一直不感兴趣。对于粤语,除了贬义地嘲笑一两个词,竟然无意模仿一个整句,原因也简单,那些“改革”初期涌入的港商,早已用拖音港腔里面的铜臭,在大陆人的脑际,把正经的广东话先行污染了;在那时的北京,称广东话为“鸟语”,并不完全都是歧视的意味。在北美的校园里,当香港学生自称“不是中国人,是香港人”时,对此类以为自抬身份的假洋鬼子,我也不免极度蔑视。89年香港人民对大陆“民运”的支援与救援,使我第一次对香港产生了好感,但是,这种好感在日后的一些经历里面很快消散了。几次去香港讲道,讲学,开会,在香港的自由与繁荣里面总闻到一种哈着腰的味道。有两次参加教会在香港举办的大会(与会者各有六千余人和二千余人),因为与大陆的家庭教会相关,香港本地基督徒来参加者竟只能以十计算,据说原因是上面传令各教会不得参加(似乎教会的膝盖角度已经发生了变化)。与一些香港或香港裔(也包括台湾)的著名或不著名牧师一同共事,常听到他们吹嘘上通了大陆的某个基层官府或者对副处长以上高干讲过话,真不知以何言对应如此的奴颜;若是我没有信主,在国内蔽着祖荫做了一个真正的高干,你们是不是要比对我这个主内弟兄亲上百倍呢?不过,这几个月来,香港人民的举措“刮”了我的眼睛。自去年十月以来,关于中国官方对家庭教会的种种违宪之激烈冲击,整个海外基督教主流媒体全体失声,唯有香港教会的[时代论坛]一直予以报道。更不用提近来香港人民的自由表达,应否让一贯鄙夷港民奴气的我们汗颜呢?若我们的骨头比被我们骂为“奴才”的人还软,我们算是什么东西呢?第一次去网上寻找香港的歌曲(因为依稀记得某个歌曲里面的字句),第一次醉了旋律里面的粤语味道,无论使用什么语言,自由自有震颤灵魂的穿透力量。
 
“钟声响起归家的讯号
在他生命里彷佛带点唏嘘
黑色肌肤给他的意义
是一生奉献肤色斗争中
年月把拥有变做失去
疲倦的双眼带着期望
今天只有残留的躯壳
迎接光辉岁月
风雨中抱紧自由
一生经过彷徨的挣扎
自信可改变未来
问谁又能做到
可否不分肤色的界限
愿这土地里不分你我高低
缤纷色彩闪出的美丽
是因它没有分开每种色彩
年月把拥有变做失去
疲倦的双眼带着期望
今天只有残留的躯壳
迎接光辉岁月
风雨中抱紧自由
一生经过彷徨的挣扎
自信可改变未来”
 
 
 
这是已故香港歌手黄家驹,为曼德拉谱写的歌曲。据说,当曼德拉成为总统之后,中国的一位经贸官员曾将该曲的录音赠予他;曼德拉闻曲而泪下。上帝赋予曼德拉黑色的皮肤,不就是“一生奉献肤色斗争中”吗?上帝为什么允许香港以弹丸之躯立于“危墙”之下?难道没有赋予那里的人们以远超过香港自身的意义?自由是在风雨中才会抱紧的;期望必须在疲倦的眼睛里面才有渴慕的强度;改变未来的自信一定要经过一生彷徨的挣扎;没有穿过从拥有到失去的岁月,怎么会听到回家的钟声?具有牺牲叹息的生命,才可能迎接光辉岁月;在为自由而残破的身躯里面,人的灵魂才放射出最耀眼的光彩。香港的意义也许就是以自由的示范而唤醒强权之下苟且着的人民。为了自由之故,被标签为“经济动物”的香港人连经济利益都“抛”了,还有什么能逾越得了自由的价值呢?
 
“今天我寒夜里看雪飘过
怀着冷却了的心窝飘远方
风雨里追赶
雾里分不清影踪
天空海阔你与我
可会变(谁没在变)
多少次迎著冷眼与嘲笑
从没有放弃过心中的理想
一刹那恍惚
若有所失的感觉
不知不觉已变淡
心里爱(谁明白我)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
背弃了理想谁人都可以
那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今天我寒夜里看雪飘过
怀著冷却了的心窝飘远方
风雨里追赶
雾里分不清影踪
天空海阔你与我
可会变(谁没在变)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
背弃了理想谁人都可以
那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仍然自由自我
永远高唱我歌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
背弃了理想谁人都可以
那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背弃了理想谁人都可以
那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
背弃了理想谁人都可以
那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光辉岁月]毕竟是献给已经出狱而荣耀加身的曼德拉,[海阔天空]却是黄家驹带着不明前路但毅然投身的理想主义而唱出的;有些绝望里面的迷茫和孤单中的凄楚,却有不顾一切的决然。在有形物质的力量对比上,此次香港的前路是悲观的。但是,唯有这种毫无功利希望的愤然表达里面,真正体现了自由的绝对价值。管他多少亿人对几百万人了,在自由里面,一个人的世界也是海阔天空。无论有多少亿元对多少亿元的功利计算,自由恰在自我牺牲里面显示出自身的超越,抱紧自由的风雨已经是光辉岁月。世界在变,谁没在变呢?这里不是说的“五十年不变”的变,而是三十年前那风起云涌的激情已经消散了,消散在钱币的叮咚里面,消散在眼前那一份狗食之中。三十年前,也是二百万香港人民走上街头,支援的是谁啊?如今二百万香港人民又上街表达自我的意志,可是,这一天来“共我”的“你”在哪里呢?习惯于怡然饮着早茶之安逸的香港人都知道要为自由付出点什么,得到多低才量得出我们的实惠与犬儒呢?“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惊破了你庸碌的小资清梦,刺激了圈养笼居惯了的麻痹;只是“背弃了理想,谁人都可以“,那怕有一天谁会共我?
 
 
 
“仍然自由自我,永远高唱我歌”。我不知道黄家驹若仍在世上,还会不会在香港高唱这两首自由之歌,但是,那歌中的自由灵魂仍然在唱着自由自我的我歌。不是有那么多香港,台湾,海外,特别是中国大陆的歌手,歌迷,热爱和歌唱过这两首歌,或者以这两首歌赚取过金钱或名声,今天能不能也在私下或者勇敢地在网络或微信上仍然高唱此歌。没有“仍然自由自我”,何谈“永远高唱我歌”呢?
 
 
 
 
关键字: 刘同苏 香港 自由 高歌 黄家驹
文章点击数: 815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