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12/2019              

罗祖田:香港事态终是因果报应

作者: 罗祖田

 
 
 
几年前,红朝有位将军运用阶级分析法,很明白的指出了香港民众中哪些人“坏”,哪些人不买“伟光正”的账,哪些人勉强认可现实。就事论事,他说的真还不离谱。不过,他的分析毫无新意,反倒暴露了他的浅薄和对受压迫者的敌视。其实不是太久,台湾就曾有过一篇文章,通过对香港人口构成,从侧面揭示了香港人的悲情由来。我记得那篇文章是这样分析的(大意)。
 
这个前广东省宝安县的小渔村,迄至日军侵占,人口不过四十万,社会生活各个方面,尚不能相比拟当时的广州。49年,大陆乾坤易手,大批前朝难民蜂拥而至。此后,50年代初因政治原因,也就是不堪屠杀和压迫,60年代初因饥饿的死亡威胁,文革期间又因政治原因与饥寒原因相交织,改革前仍因生活赤贫,一波又一波逃港潮致使人口剧增……
 
那篇文章因要说明的问题不同于拙文,有一点未谈及,便是50年代后香港出生的新人,他们固然未曾亲身体验大陆地狱般生活的滋味儿,但父辈们当年的苦难生涯,他们不会不知情,也就不会无动于衷。这样的情愫一般而言是足以影响几代人。当然,现实生活若芝麻开花节节高,红朝又能以国家名义向当年的受苦难者诚恳谢罪,不再作孽,历史仇怨的淡化,淡忘亦正常。这方面的突出例子是非洲黑奴在美国。偏偏香港60年代后的繁荣来自于港人的勤劳拼搏,来自于英国管治当局和另一个世界的自由,人权,法治,公平的大环境,与“母国”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97后,北京固然招安了香港不少的精英,但何时向中下层港人作过忏悔?多数港人仍念记大陆亲友,尽能力支援家乡建设和捐灾。不止如此,说好的“一国两制”言犹在耳,便严重变味。大陆的权贵们还把香港当做圈钱洗钱的天堂,使得中下层的生活前景日趋暗淡。正是这些旧恨新怨,激发了此次港人不熄的怒火,一两百万人上街,近乎倾城出动。这样的怒火,岂是所谓的几个暴徒和外部阴谋煽动得起来的。
 
真正的问题是掌控国家机器的红朝权贵的态度。
 
从常理上讲,红朝权贵该用点时间想想事态怎么弄成了这样?因政治原因逃港的人就不说了,只说那大量的为了吃上一口饭的小百姓的铤而走险,特别很多逃港未成而死于非命者,难道红朝不该对他们的悲惨命运负责任?红朝权贵动不动搬出国家神祗,却不说七十年来这个党国“父亲”先遗弃后强奸香港百姓这个“女儿”,今天仍不允许这个“女儿”表示微言。难道历史真相不是这样的吗?都什么年头了,还用什么暴徒,港独,国际反华势力,党卫军是定海神针等等字眼儿诈唬世人。那都是早就过时的语言,很无聊。红朝的内外宣如此锺情那号语言,那么与其痛骂港人数典忘祖和美国佬,不如去联合国讲坛上代表世界声讨美国不合法。因为正是华盛顿,杰佛逊还有潘恩等叛国贼,为清平世界带了个大大的坏头。事实上,美国两百多年前正是由一批美独分子鼓掏出来的。可是没有这个由美独分子鼓捣出来的美国,这个乱糟糟的世界没准仍是纳粹的新秩序,没准中国融入了大东亚共荣圈,没准苏联红旗插遍了世界。再说了,讨伐始作俑者美独,今天的唐宁街会领情吗?二十多年前签署的国际文件,你说过时了就过时了,就一句轻飘飘的话,你叫英国的绅士怎么想?如果此时跑出来几个日本政要,有样学样,说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更加过时了,红朝权贵该怎么作答?
 
太远的事就不说了,为什么红朝权贵就不能稍敛一点权力的傲慢?本来港人很明事理,当年的受苦受难者完全可以向北京索赔。他们没有这样做,只求中南海饶了这座城市,不去搅乱香港的安宁。他们顶多就是要求真普选,合情合理啊。再说了,大陆自有四大自信,无异四道铜墙铁壁,除了心虚害怕什么呢?
 
红朝权贵又恶又蠢都到家了,史上少见这号末世王朝。为什么要改革?难道不是因为作孽太多连自己都过意不去了。经济出来了绩效,当然与它对民众的松绑相关,但实在不值得红朝炫耀。没有外面世界的新知识,新技术和资金,没有几亿劳动者的血与汗,经济能出绩效吗?这里面,香港贡献很大。有几点很显然:一,依得红朝权贵的能力,如果香港49年就回归,它打造得出一个东方明珠吗?它顶多打造得出一个大寨式的渔港。二,没有香港,从何而来深圳速度和珠三角的世界工厂?改革后,沿海经济特区多矣,为什么出不了第二个第三个深圳?而紧邻朝鲜,俄国,蒙古的东三省,不论红朝如何振兴它,就是振兴不起来,红朝敢探究个中深刻原因吗?三,红朝没有能力打造一个东方明珠也就罢了,它究竟有什么理由,有什么资格蔑视香港民众?即便站在党国角度,它也应该善待香港。然而,它偏偏要反着来。尤有甚者,权贵们不但推出一个阿二做总总管,而且高调拥戴那些乱七八糟的核心和一尊,实在叫自己对自己都不负责任。阿二不晓事且心比天高,只好拼命抓权,再倚仗一个赵高式的国师造声势,这位国师实乃现代巫师尽演历史穿越剧,等于九千万党员每天的首要工作就是回收垃圾,从垃圾里淘宝,真是苦了累了这个党。近来有个说法,说国师误导了君上。我看不是这样,他们无非一拍即合,狼狈为奸。君上要“初心”为自个权力正名,国师当然得用“重走长征路,再向党宣誓”来配合。诚然,乱源非始于今日。那位邓大人当年就不该急着让香港回归,他赢了面子,红朝却输了里子。因为只一个要让几百万弃儿归心,就须先问问自己做不做得到改弦易辙,再问问红二代、红三代的多数人是什么料子,是否比八旗子弟强一点?中国两千多年前就有一个公羊三世说,当红朝步入无解的末世,当然就是庙破鬼出来。
 
这样的情况下还要武统台湾,属于脑子进了水。另者,七月里湖南,江西洪水滔滔,多么需要政府大力救援,那些个“人民公仆”在干什么呢?猪瘟让全国沦陷,直接伤及家家户户饭菜,是如何造成的,该不该问责?三峡大坝的问题往最轻的说,也应立即组织人员检查论证,定期公告天下,真有风险,早做应对,不存危险,早让国人放心。这些个天大的民生事儿,该不叫煽颠吧,中南海硬是玩鸵鸟政策,却对港人的合理诉求耿耿于怀,还剑拨弩张。这只能是应了那句西谚:上帝叫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红朝既疯狂,香港愈被激怒,都没有退路了。很显然,大陆并非真个静悄悄,加上川普歹毒,反华势力多多,看来只能先由因果报应来发言。它源于债量越小越好的谈,累累血债怎么谈?
 
事态既无解,红朝权贵不想恼羞成怒都难。而今,六·四未必再演,军管概率很大。我个人以为,依得目前的内外局势,红朝今年内不一定出兵香港,因为它的统治还只感觉到了全身肉痛,未到骨头痛不可耐的一步。到了那一步,休说对待几百万港人了,它对人类也敢反。关于今天阿二时不时露出点“和平”面目,是切不可轻信的。他上台就宣称要听得进尖锐意见,但很快又弄出个不得“妄议”。此事不光是打了他的脸,也打了不知多少人的脸。七年来,他说的漂亮话抵得过他做的恶事吗?我个人坚信,这个阿二不会有好结局,不定还会连累妻女,在于他丢不了小人的伎俩。若果如此,香港会迎来一段黑暗日子,不过这段黑暗日子也将是更多国人不再抱幻想的日子。不能不说,香港急需大陆呼应,但让多数国人告别麻木,沉沦,耽于幻想,还少不得头上再淋一桶冷水。那就是年年负债过日子,加上月月物价只涨不跌。想必那些爱党爱国者,极端自私者,胆小如鼠者,以及不论什么脑残,还是要养家糊口为大吧。因此,我度几年内红朝或许还撑得住,但也是它最后一口气了。源于成本太大,战线太长,防不胜防。它只要掏钱不出或狂印钞票也不管用了,维稳的军心就会马上全面地动摇。不给钱或钱如纸,五毛和警察都会反水。接下来,就一定是谁也挡不住呈遍地开花状的因果报应来说话。
 
 
 
香港人,就冲两个月来的勇敢表现,就足以载入史册。
 
 
 
 
关键字: 罗祖田 香港事态
文章点击数: 2048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