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25/2019              

余东海:噩梦醒来是黎明

作者: 余东海

 
 
或许很多人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正置身于一个巨大的历史拐点上。但我相信,很多人将有机会看到马帮被大幅度拐弯的历史彻底抛弃的伟大场面。
 
某帮坏事做得太多,诈力依赖异常严重,本就难以改良。即使真想改良,只怕也没机会了。一而再再而三地失信于天下,国际社会的信任已经耗尽,渐成过街老鼠。改革四十年,极权主义本质依然,甚至有返左尊毛倾向,国内各界的耐心即将耗尽,道路以目,不能言、不敢言而敢怒!
 
坏事做多了,即使想做好事,世人也会打个问号或者干脆不信。坏事做多了,即使不是它做的坏事,世人也会怀疑是它干的。正如子贡所说:“纣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恶居下流,天下之恶皆归焉。”天下之恶归往,维持将难乎其难。极权主义的稳定是监狱乃至地狱式的稳定,是高压之下反人性、反人权、反人道的稳定,脆而不坚,说崩溃就会崩溃。
 
有公众号文章题曰:《北京城没有毁于战争,没有毁于革命,而是毁于建设》云。北京古城的浩劫,足以证明东海对马帮“建设不行、破坏很行”的论断。它的战争和所谓的革命固然是破坏,它的建设同样是毁害。这股史无前例邪恶势力,什么好事都做不好,什么人间恶迹都可以创造出来。
 
马帮立国以来,毁害的岂止是一个北京城,毁害了势力范围内的一切,毁害了整个中国。中国被害成了毫无国格的马邦,无数中国人或被害死,或被害成了毫无人格、畜生不如的马邦人。
 
到处歪风邪气乌烟瘴气,上下互相仇视,民众相互投毒。道德环境、社会环境、自然生态环境空前恶劣。乱伦现象层出不穷,五伦全都乱到极点。官不官民不民,父不父子不子,夫不夫妇不妇,兄不兄弟不弟,师不师生不生,男不男女不女。万方有罪,罪在马帮。这一切无非拜马帮所赐。
 
无论贫富贵贱,无不活得憋气。能逃离的纷纷移民,贫贱不能移的,也越来越难以忍受。而今饮鸩止渴、剜肉补疮式的经济发展显然已经到头。不卜可知,灰犀牛会越来越多,黑天鹅将防不胜防,历史的急遽拐弯将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历史在急遽拐弯的时候,被抛弃的除了恶贯满盈的马帮,还有那些依附于马帮的东西,小到怙恶不悛的三帮分子,大到附骨之疽金氏蛮朝……
 
不少人担心,没有马帮,中国会陷入混乱。这个担心可以理解,但没有必要。第一、马帮治下就是据乱世,乱象空前,烂成一团,最坏也坏不过现在。丛林最坏,好于监狱和地狱。第二、没有马帮,即使丛林化,也是暂时的。甚至暂时的丛林化也有望避免。
 
没有马帮,意味着没有了极权主义和特权阶级,没有了成群结队的贪官恶吏老虎豺狼,没有了空前沉重的政治压迫、经济剥削,没有了防火墙、言论罪、文字狱和红色恐怖,没有了对人权人命的草菅和对人心民意的践踏。那时,绝大多数中国人获得新生,充满希望,民德民智可以迅速提升,国家重新充满生机,政治秩序不难迅速重建,社会秩序不难迅速恢复正常。新中华将得到世界各正常国家的友好支持。
 
没有马帮,无论是三民派、自由派哪一股势力上台,都会远远好于马帮。即使是马帮残余势力上台,也只能在儒家文化和自由主义之间选择,绝不可能走回头路。
 
本文预测准不准?测不准原理会不会发生作用?我非常希望它发生作用,让我这个预测不准。所谓测不准原理,即不确定性原理,原是量子力学的一个定律,意谓不可能以实验的方法同时准确地测定微观粒子的位置和动量。因为在测量时,测量装置就会改变粒子的运动状态。
 
这个原理运用到社会学中,可以表述如下:预测会引起预测对象状态的改变,导致预测对象命运的改变。例如,某君大半辈子暴饮暴食,从不听人劝。有大医王据此预测,某君会在三五年内血崩而亡。预测公布后,某君居然有所警惕,节制饮食,改变恶习,加强锻炼。三五年后依然不崩。人们遂讥笑大医王所测不准也。
 
同样道理,马帮若能努力改马归儒,我的预测就会不准,求之不得也。我在本月初曾指出《救命三招》:
 
“马帮垂危残喘,生机已绝。若欲自救,唯有三法:尊儒,友美,改制。尊儒是真正尊崇儒家文化,以之取代原意识形态,全面推行儒家教育,逐步建设王道政治和礼乐制度;友美是与美国重新建立友好合作关系,包括尊友其价值观,取其民主制度和人道文明之精华;改制指结构性改革。包括意识形态、政治制度、经济制度在内的深层结构改革。三法相辅相成,三管齐下,缺一不可。这是东海送给马帮的三副救命大药,必须同时服用;或者说三个救命妙招,必须同时使出。若不能俯首恭从,那将自速其亡,神仙圣贤皆莫救。”
 
马帮若能真正去马归儒,彻底自绝社会主义邪路而归于仁本主义大道,彻底抛弃党主制和公有制,实行政治新礼制、经济民有制和教育新科举制,一切问题迎刃而解,友美亦顺理成章。马帮变成儒党而新生,中国人民噩梦醒来,马帮自己也是噩梦醒来,也就意味着马路的终结。退一步讲,只要能弃马,即使不归儒也行,归于自由主义也不错,也不能说东海预测不准。
 
但我不相信马帮还有摆脱诈力依赖、邪径依赖而自救的能力魄力,还有自弃马学的真诚和认祖归宗和福缘。体制内纵有个别正人健康人,奈何势单力薄,独木难支大厦之将倾,独臂难挽恶性既得利益集团之下流。在我看来,它只能在极权主义邪路上一条道走到黑!我相信《中国未来预测和儒家的政治态度》中所论无误:
 
“据我综合国内国际形势观察,马帮永远退出历史舞台的时间,快则二三年、七八年,慢则二三十年。后者是最悲观的估计。要再继续二三十年,异常困难,前提是马帮能够友美尊儒:与美西搞好政治经济关系,与儒家搞好文化关系。即使那样,马帮也不可能维持太久,不太可能超过二三十年。”
 
马帮的存在,是中国人民的灾难,也是绝大多数马帮帮众的噩梦,无数帮众为之丧心病狂、家破人亡和断子绝孙。它还是全人类的深切悲哀和巨大后患,其势力和影响延伸到哪里,哪里的道德和文明程度就会下降。希望体制内外、国内外有志之士共同奋斗,希望全世界正常国家和正义势力共同努力,让马帮尽快退出历史舞台,让中国尽快恢复正常!
 
2019-8-12余东海
 
关键字: 余东海 文化决定论
文章点击数: 1975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