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9/1/2019              

王书瑶:清华不如野鸡大学

作者: 王书瑶

 
 
北大劳教极右派   王书瑶
 
一、关于习近平是冒牌博士。
 
我说习近平是冒牌博士的理由有以下三个:
1、《清华大学授予博士学位实施办法》规定:“申请博士学位的人员,必须已获得硕士学位,并在获得硕士学位后工作五年以上。“可是,我们查遍网络,却没有找到习近平获得硕士学位的记录。
就是说,习近平先生没有获得过硕士学位,没有获得过硕士学位,何来五年以上的工作经历?
这是我认为他的博士是冒牌的第一个理由。
2 、他写的博士论文标题是“中国农村市场化研究“,这是一个典型的经济学的论文,经济学和法学分别为两大不同学科,没有交叉与共享,因而,一篇学术论文,没有可能,既属于经济学又属于法学,因而,“中国农村市场化研究,”完全属于经济学范畴,把写了“中国农村市场化研究”的人,评定为法学博士是完全无理的。
这是我认为习近平是冒牌博士的第二个理由。
3 、他写的论文质量评论颇多,本人没有看过他的论文,无从置喙,但是可以引用一些网上的评论。
a,他的论文始终没有上过中国博士必须过的一个关口:就是中国“博士论文检索系统”,但是。他的“金句”却连篇累牍,每天必见报章杂志,对他的博士论文我们为什么却不见卢山真面目?我们知道还有习博士的学习文集和学习班,以及他指导我们要读的书目,都在不遗余力宣传习近平先生的思想。
b,由于他的位置,他的言行会影响全体中国人和整个中国的道德走向和传承,我们不能不对他的著作多加关注。
c,据介绍说,他的论文引用了26本英文书籍,我很怀疑,他有没有直接阅读英文的能力,学习英文,可同阅读中文大不相同,没有相当的功力,是没有能力直接阅读外文的。
 
二、关于清华大学不如野鸡大学。
 
何谓野鸡大学?野鸡就是打游击的妓女,她们多半在城市郊区、也就是野外找“顾客”,没有固定的场所,所以叫“野鸡”。野鸡大学就是专靠出卖假学历文凭的所谓大学,赚钱谋生,也没有固定的校址,所以就叫野鸡大学。最初我是在钱钟书先生的大作《围城》中见到这个名词的,方鸿渐就买了个假文凭。
野鸡大学怕在世界各地都有,他们这也是一种“生意“,专一出售假文凭谋利,你出钱,我给你假文凭,进行学历欺骗。
像清华大学这样的大学就不同了,他不需要“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用学位换钱当然也是目的之一,更重要的是以学位换取各种资源。依附权贵,阿谀奉承,卑躬屈膝,极尽丑态。究竟怎样与权贵以学位换,资源,换了多少资源,除了极少数特别荣誉的之外,不公布。
以经济学论文获得法学博士,属于指鹿为马,是弄虚作假。对于这种弄虚作假的学位授予行为,清华大学的学位委员会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凭什么一篇经济学论文可以获得法学博士学位?
这不是疏忽,也不是认识问题,这是典型的拍马屁,我不知道这同清华大学的校训“地势坤,厚德载物“,“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有什么相干?
清华大学的最高学位委员会都不能遵从校训,普通教师和学生又当如何?校训摆在那里只是为了好看的吗?
清华大学的时任校长陈希与习近平交称莫逆,清华给了习近平好处,2014年3月习近平出任国家主席,4月份陈希就被提升为中国官场最有权力的机构之一—— “中共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
台湾的一个什么部长,发现他在20年前的论文有抄袭之处,上马六天就辞职了。
羞耻呀。
人家二十年前的造假行为被揭露出来,就马上辞职,而我们的伟大领袖,当场造假,居然还堂而皇之地被中国共产党选为总书记,可耻不可耻?
现在中国最著名的学府就是“清北”,所谓“清北“就是清华北大之谓也,北大尚在清华之后。现在北大最响亮的新闻是”北大学子弑母“案,声名狼藉,倒是清华依旧高高在上,值得我们学习。
 
三、罪(?)言。(闲言)
 
1、我在北大读到物理三年级的时候,北大发生了引起全国大字报运动的“五一九运动”。我也写了一篇叫“高度集权是危险”的大字报,结果就被划成了极右派,并且被开除学籍,送劳动教养。四年后,又成了“就业人员”,整个社会最下等的三类人员,——劳改人员、劳教人员、就业人员,——之一。一共22年的体力劳动。
1979年改正,只拿22岁大学毕业生的工资,娶妻生女,生活拮据,欠下不尽的人情债难以偿还。
邓小平先生1980年在他的大作“国家与党的体制改革“一文,中,曾经大力批判高度集权现象,是对我的”高度是危险的“强烈的回声。本人很以为荣。
但是,我还是穷困潦倒。
我们只好拼命,——所有的右派都一样。
还要有所创造。
我先是建立了“无形价值论”。
价值都是抽象的,所以都是无形的,我所说有形与无形,是指体现这些价值的产品是有形和无形的,钢铁和小麦是有形的,它们体现的价值就是有形价值;牛顿三大定律和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所体现的价值就是无形的。还有,观念技术所体现的价值也是无形的。
 
现在,世界经济中,无形价值的份额,已经超过了有形价值。我们需要很重视无形价值的创造和研究。
《无形价值论》一书,由出版界元老戴文保推荐(推荐人很重要,共产党对党外人士的创造是很排斥的),由该社经济室总编韩忠本先生主编,于1993年由东方(即人民)出版社出版,虽然只印了2700本,却在网上引起了相当的反响,可以搜索到。
后来我又把物理数学应用于赋税理论的研究,得出了“财政运用最大与国民产出最大不相容原理“和”我国最优宏观税率期间的数理估计“两个很有现实意义的结论,这是我首次把数学物理方法应用于赋税理论研究,结果是重要的。
不过,学文的不懂数学,学理的不大关心赋税,所以知音几稀矣。不过还是获得好评,甚至得奖。
 
因为我从来不巴结主管副局长,所以他把政府特殊津贴就给了他的一个亲信,也可能是亲戚,我在第二年才得到,只一次性拿了5000元了事,可是那个人现在却每月都能拿到600元。
拍马屁和不拍马屁就是不一样。
我还组织了全所十几个人,写了《赋税导论》一书,60余万字。后来又在美国出版了《1957年之北大风雨》一书,约20余万字。
 
四、
 
退休之后,百无聊赖,就开始写网文,到现在大约写了6、70万字。最后三篇给我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第一篇是“清华大学你们的学位还有含金量吗?”西城区公安分局一个警察和辖区派出所的一个警察到我家里来,警告我不要再写习近平了,否则会有麻烦。我答应了。
但是后来我一想,不写习近平还可以写清华大学,于是我就写了“清华大学已经堕落成“野鸡大学”了吗?——再质疑清华大学学位的含金量“和“致清华大学几位书记与校长的公开信”,这下子麻烦更大了。
警察们没有再来找我,而是找了我所在的单位,他们问:
“这个人(指王书瑶)你们管不管?”
单位领导问“管怎样?不管怎样?”
警察说“你们不管我们管!”
单位领导问“你们怎么管?”
回答说“我们有我们的管法,你们不要问。”
那位领导说“我们能管,能管好。”
于是警察就没有把我带到管理犯人集中的地方,也就是监狱,多亏了领导的关照。    
习某人很重视宪法,在2018年就修改了宪法,他的国家主席可以连任了。
王某不才,也很重视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不过,这一条多半靠不大住,因为在1957年就有人说了:“右派份子不但有言,而且有行“。什么是右派份子的“行”呢?写大字报,在讨论会上发言,贴大字报就是右派的“行”。这样就完了,在人类社会还有不是“行”的“言”吗?
所以我说,这一条言论自由的规定,靠不大住。
  我恐惧和心中憋了一口气,到了2018年8月4日,我就得了急性脑梗死住院,还好只是头疼、头晕以及右半边眼睛偏盲,但是,却也足够我不能正常思考和阅读了,成了一个废人了。
  一年了,没有改进,离死不远了。
 
五、生死辨。
 
1、
 
生也何所喜,
死也何所惧
求仁已得人,
又何必在意。
 
前两句1958劳动教养时,收容在半步桥监狱,望于铁窗外徘徊的月亮时所得,后两句为2017年所得。
1958年,对人生的思考刚刚在开始。
 
2、
 
既知死去万事空,
何必计较名与功,
生平不做暗昧事,  
迈向黄泉亦从容。
胸无大志,但求无过耳。
 
2017年8月。
 
    全文于2019年8月完。
关键字: 王书瑶 野鸡大学 清华大学 习近平 假博士
文章点击数: 734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