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9/8/2019              

曾伯炎:又提“学雷锋”引出的反思

作者: 曾伯炎

 
 
孔子云:温故而知新。若历史错误不准说,弄成一本糊涂帐,能知新吗?惊闻又叫学雷锋了,雷锋,这本旧帐,也应弄清楚翻一翻吧?
 
旧雷锋已难胡弄新青年
 
老毛用运动治国,尽是整人运动,最后,把他老婆江青与毛远新都整进监獄,才收场哩。
 
邓小平改革治国,又兴整钱运动,权贵都整成亿万富翁,黑钱洗白藏匿海外,仍未收手。
 
几十年整下来,人心,整坏了,世风,整烂了,在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中,与人为善,变成与人为敌,人性劣化,世风恶化。老帝国变出新专制,比老专制更一穷二白,穷得饿殍遍野。最艰难的8年抗日,也未见餓死人,毛统治27年,和平年月,竟饿死4千万〈1959一1962〉,毛死了,关起门来整人,改打开国门,变“整”为“捞”,钻进世界巿场去捞,嗨!穷鬼竟捞成富豪,甚至伙同华尔街大亨共捞,捞出的怪物,经济博士程晓农称为:共产党资本主义,历史中没见过吧?
 
当年老毛整人,他说叫斗争哲学,现在捞利,又兴巿侩哲学?两种哲学混合起来,官场痞子加巿场流氓双重老奸巨狡,不仅捞得非官场出身的特朗普警觉,就是一贯与中共友好的学术界如费正清系人士与沈大伟教授们,也发现对中共本质的误读与误判。由古今谋略文化充中国特色的对手,怎不与法治加契约文明的现代体制冲实?今天,解开中共“一带一路”与“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些包皮,发现包藏的野心,远超二战的德日纳粹主义,能不惊心动魄吗。
 
弄件外衣作包装,老毛弄件马克思外衣,包装他做秦始皇。打造一件与人为善的雷锋外衣,包装他们共产党员,同时,还打造了焦裕祿这张皮,包装其官僚。而这一切包装花样,都产生于共产党执政,经过斗人、杀人,再饿人、死人等之后,遮掩其丑恶形象的一张张画皮而已。
 
而雷锋的助人济人亊迹,被附会于源自毛思想,雷锋,又成斗人杀人毛思想画皮。可是,当毛再登权力高峰时的文革,雷锋无用失踪,老毛打造仿他无法无天的红卫兵出场,达到他目的后,红卫兵又如敝屣,弃之于他广阔天地去上山下乡,林彪讽刺为变相劳改哩。
 
今天,慨恬其历史:中共弄假民主,夺到权,但假民主弄到香港,便遇阻。他玩假巿场,捞到钱。尤其钻进WTO世界巿场去捞,把克宁顿、奥巴玛这些美国总统也未捞醒。可是,最熟悉巿场的特朗普,发现公平贸易遭毁,知识产权被盗,从这些问题又将他捞醒。中共假民主推到香港,遭青年反抗,假市场玩到世界,又遭特朗普围攻。看来,还真是内外交困,叫没有辙了,又推出雷锋来,更显出其物质界之外精神界,也没招矣!
 
推出旧雷锋来叫人们学,我耳里听到的反感话是:
 
他们军队与官场用卖官鬻爵暴发的,买个校级军衔,就得几百万,将级军衔,要上千万。最有条件学雷锋的,是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等贪官。他们一出手,可挽救多少甘肃杨改英那种穷得自杀全家的贫民。另一种不满者质问:你们红色权贵尽学的和珅,且捞得中国如沉船,随时准备弃船而逃了,却叫逃不了的平民学雷锋,还有人响应,他们还有点人性吗。
 
奇怪,不学雷锋的社会常遇雷锋
 
改革开放初,国门开放,所见所闻一串令人新奇的故事,在正常社会,很平常,畸型专制社会,却很稀奇,那里常邂逅的人和亊,尽是助人为乐的善意,毫无雷锋式的表现与表演,好人好事,在正常社会,乃是常态,到处都可邂逅。
 
1987年,重庆齐家贞去澳洲,一边打工一边学习,首次归来,她在飯桌上说:那里的云,一丝一丝掛天上,很洁白,那里的人,也纯洁。她说她打两份工,才够学费与生活费。劳累得睡眠不足。这天,去上班略早,她急忙坐路边树下打一个盹。正入梦境,忽听路上一个急刹车的躁音惊醒她,跳下一位路人上前徇问:阿姨,你病了吗?让我用车送你上医院吧?听了这温馨关怀的话,她感动得几乎掉泪。这种善意人情,中国要3,15这天,讲学雷锋,才见年青人上街去集体表演。
 
也是1980年代,从《成都晚报》读到一则新闻,是中国放干部出囯观光开眼界的故事:那是成都市一位小科长,手提着一个大玻璃瓶做的茶瓶,行走在人行道上。突然一老太太停车,上前来说:先生,你打着吊针,还行走在路上,太揪心了,让我用车送你上医院吧。这又是一个好心的洋雷锋呢。
 
茅以轼先生写他出国在纽约的一件亊,我多年难忘。他到求学故地,想访故人,不知上哪路公共汽车。见一位倒垃圾的老人,他正走上前去询问,可那老人转身返了家。他去拍门,向老人问路,老人详细地给他说了,然后问他是开车去吗?一听说是坐公交车,老人说,路线复杂,你等着,我上车库去开车送你,不然,你一定迷路。萍水相逢,毫不相识,如此仁义,令茅老感动后,记录在他散文里,几十年了,我读后未忘。
 
让我再从媒体上摘录一段新闻,更开人眼界与襟怀:
 
《中國兒童福利政策報告》说,我國每年約有10萬名兒童被遺棄。從1999年到2017年,共有80162個中國孤兒被美國家庭收養,一大部分比例是殘疾兒童。
 
“ 請將你的嬰兒放進這裡,不要把她們扔進池塘里。 ”
 
這不是某個福利機構的宣傳語,也不是某家兒童醫院打出的口號,這是一百多年前,整日整夜,守在籃子旁拯救遺棄嬰兒的,傳教士協會主席貝爾夫人說的話。
 
一百多年前的廣東潮州,素來有著“ 中國棄嬰島 ”之稱。
 
百年前,这贝尔夫人,比百年后的雷锋,更仁爱,如人们崇拜的玛祖与观音,那样仁慈善良,哪是那些搞宣传的人士,根据需要,编造的伪善偶像雷锋,来蒙骗人呢?
 
雷锋日记里说他一切行为来自于学毛泽东思想,毛思想慨恬即:枪杆子出政权,迷信暴力,人性已异化,人在毛眼里,是工具、是炮灰、是奴役对像,打造雷锋良形,粉饰毛的恶性而已。老夫历经毛统治27年,只见他撕裂人性、撕裂社会,传统的温良恭俭让,也要被他披一层革命外衣的打砸抢抄杀取代,毛思想只造乡下的痞子运动,翻版进城,此运动即红卫兵运动。毛一生,小小一个雷锋偶像,怎掩盖得了他打造的百万千万凶神恶煞的红卫兵形像,和伪善的伪君子普遍形象。
 
而贝尔夫人的良知良能良性,出自基督圣经。出自基督文明,读者去读一读基督文明铸造的特蕾莎圣女的故事,她获得诺贝尔奖那些崇高人性,绝对像中国人理想的观音那菩萨心肠。
雷锋这种虚构的好人,既难掩盖毛思想打造的恶人,也难粉饰专制坏制度盛产的坏人与强人。
 
学雷锋这把戏老毛玩得很早
 
拒绝法治,坚持人治,但这伙人,由利益勾结,非理想结盟,在整人与整钱中,放纵了人的恶性,老毛用斗人作主弦律,斗烂了人与人的关系,斗坏了家庭与社会伦理秩序,他统治27年,掀起55次运动。制造出无数整人打手、凶手与黑手,他的党徒变得面目可憎,心胸险恶,打造出雷锋偶像,有如膏药,可敷住社会斗烂的伤痕,还可做脂粉,压住坏心眼散出的恶臭。但丑与臭掩不住,今天,他们.好像在国内封住压住了,不仍在满世界泄露吗?
 
笔者发现:老毛那些整人斗人运动,经无情打击、残酷斗争,回到野蛮的丛林撕斗与相食后,总会推出一些好人好事来,抹去或淡化那些人性的异化,弄出些学习榜样。
 
如延安抓特务的抢救运动,和整风整异已者运动,岂止破坏同志关糸成敌我关系,李锐与范元甄的夫妻关系,也被抢救组长邓力群破坏了。于是,老毛推出一个洋偶像叫白求恩,土偶像叫张思德,添油加醋把他们树为无私大公的楷模,转移人们的视线,以崇高理想去疗治斗争的伤口。1963年学雷锋,便是1940年代学白求恩、张思德的翻版。却暗藏玄机,被老毛偷换慨念。所谓雷锋精神,是刻苦学毛思想铸造,于是,学雷锋一说穿,即是学毛思想。而此前的毛思想正在中国受到过7000人大会的清算问责。刘少奇说,饿死几千万人不是天灾是人祸,毛的大跃进与人民公社失败的惨状,还被赫鲁晓夫笑为:社员尽喝大锅清水汤,两个人穿一条衭子。每年每人发布票1,8尺,能做衭子吗?
 
这便是毛泽东思想破产,老毛瞎指挥弄出滔天罪恶,需要雷锋形象来掩饰老毛思想的恶劣与荒诞。
 
雷锋失效,已变义和团保皇登场世界
 
现在,马列旗,他们打不走了,爱国主义旗,仍可用权与钱吆喝一夥脑残来表演保皇偻猡,招摇世界,守护皇灵,这便是由中共导演的现代版义和团拳民运动。老拳民是产自山东武师,新拳民则由中共使馆对留学生的利诱。低级的,是组织他们出靣,以爱国为借口,拥中共专制皇权去反拥护人权与民权者,高级的义和团拳民,乃诡秘的千人计划,高科技盗窃计划中科技人士,为中共窃取先进知识产权为业,如斯坦福大学张首晟教授,服了他们爱国实是保皇的麻醉药,做了义和团保皇灭洋脚色,不光采勾当一爆光,畏法律制裁,没脸作人,只好跳楼了。很可能他还误会自已在效雷锋哩!
 
雷锋,也如蔽屣抛弃,那么,老的义和团,慈禧太后听山西廵抚说的民气可用,今天,变为王军师说:民族主义的爱国主义可利用。而老毛用的民气,乃红卫兵暴戾之气,他用后,不仍如慈禧消灭拳和团一样,消解红卫兵于变相劳改的上山下乡。今天,红色皇朝再闹的世界拳民运动,不过是末代专制王朝,确实没招了的表现罢了。
 
关键字: 曾伯炎 又提 学雷锋
文章点击数: 2026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