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6/2019              

闵良臣:骂国民党也不行(短章三则)

作者: 闵良臣

写在前面:先前都说做人难,现在是大学里教书难,作者写文章难:怎么说都不行。前不久发表了几个月前做的一则短文《“写什么都是讽刺当下”》,说的是管虎的《八佰》影片撤档。编剧说,开始如实写国民党,表现真实的历史,其实也就是实事求是说几句国民党,不行,审查说那是美化国民党。后来改了,改说国民党的不好,包括贪污腐败玩女人,也不行。说这是在影射现实。得,最终只有撤档,不上映拉倒。审查老爷,是不讲实事求是的,他们早就把自己卖给政治了,除了性交时可能会忘掉,一天二十四小时只讲政治。
 
本人短文《我们不一样》,是去年五月做的,正文就七百字符,名副其实的短文。做它时,离《八百》撤档还没影子。此短文两次上微信公众号,都不通过。后来以为是因为短文中漫画插图犯忌,好,将漫画插图删掉。谁知还是不行。这我就搞不懂了。讽刺国民党也不行,那就连国民党也不讽刺。为什么还不行呢?最后似乎明白了:首先,有讽刺国民党的漫画当然不行。那两幅漫画都是“解放战争”期间发表的,是中共说国民党蒋介石最独裁专制的时候。最独裁专制的时候还允许发表这种讽刺漫画,说明什么,说明后来在专制独裁方面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那么讽刺漫画删了为啥还不让发呢,那是因为你文中不该宣扬思想“可以不一样”。他们要的就是四个字:统一思想。
 
你说这不是痴人说梦吗!且不说还14亿人的大国,就算是父子兄弟夫妻,他们的思想也不可能一样啊。除非发疯,没有正常人会以为可以统一思想。
2019年11月4日上午记
 
 
我们不一样
 
 
估计很多人都知道,特别是喜欢歌者,知道这题目乃一流行歌名。
为什么会“不一样”呢?因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境遇”,这也是歌里唱的。
可歌词可以这么作,歌手也可这么唱,如果在文章里这么写,就有点犯忌。
当然你会说这忌也犯得太莫名其妙了吧。是的。他说你犯忌你就犯忌。
既然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境遇,每个人自然也就不一样。
每个人既然不一样,每个人的所思所想也就不一样。
为什么要敲成“所思所想”呢?为什么不直接说成“思想”呢?就因为有人自欺欺人,你说所思所想,他就会认为你说的不是思想。
所思所想不一样,就是思想不一样。
每个人的思想不一样,不是想不想的问题,是因每个人的境遇不一样而不可能一样。
这是多么明白多么浅显的道理哦,难道还需要解释吗。
思想不可能一样,那怎么统一思想?
先说1946年,也就是大半个世纪前,丁聪画了一讽刺漫画《良民塑像》,画面上一个人的嘴上了锁,头颅的脑干上有“检查讫”三个字。一看就知道作者想说什么,讽刺性极强。
还是那个时代,李叔同,也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弘一法师,他有个得意学生,名叫丰子恺,也有幅漫画,画的就是讽刺当年有人要“统一思想”:漫画中有把大剪刀,要把每个人剪成一般高。
 
你说有这可能吗?除非是疯子,没人会这么认为。因为毫无可能性。
把高个子的头甚或连脖子一块儿剪掉,装思想的东西都没了,谈何思想统一?
当年这些漫画都是允许发表的,也确实发表了。
为什么呢,就因为那还是民国时代,讽刺的是民国,是国民政府。
看来,虽也专制的国民政府,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开明的,至少允许你讽刺它。
可这两幅显然是讽刺前朝的漫画,在今天还能发表吗,我不知道。
好像也忌讳,或者说也不能发表。这又说明什么呢?
就说到这儿,不说了。
2018.5.20午饭后匆匆
 
 
霸气VS“傲慢”
 
 
先解题:霸气,是有中国网民对自己国家官员的“由衷称赞”,故不打引号;而“傲慢”只是我们的发言人对美国副总统的批驳,因此算不算“傲慢”,只能存疑,故打引号。
自己读书少,几千或几百年前,自然是个不知道。只知道,自打改革开放到现在也有四十余年了吧,不论“我们”有些人多么有钱,说话似乎也还是不那么有底气,于是连做梦都在想着如何“长中国人志气”,灭西方尤其是灭美国威风,这一点,常常可以从我们在“大国交往”中,中方官员讲了一句什么话后得到充分体现。
前几天,确切地说,也就是“当地时间24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华盛顿智库威尔逊中心发表涉华演讲,抨击中国经贸、香港、台湾、宗教等政策,许多话基本重复了彭斯去年的涉华讲话,给中国扣上了向美国企业和影视产业施压,破坏美国的言论自由等帽子。但同时,彭斯又明确否认特朗普政府寻求与中国脱钩”。怎么能那样讲呢。实在可恶。太不像话。
不过,不用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对于彭斯的演讲,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5日曾予以严厉批驳,并呼吁在中美关系处于关键时刻之际,美方停止损害两国关系和互信合作的做法。”那么,代表整个中国人民发言的人是如何“严厉批驳”的呢?
她是这么说的:“彭斯的言论与其去年10月的演讲如出一辙,流露出十足傲慢和虚伪,充满了政治偏见和谎言,中方表示强烈愤慨和坚决反对。”
本人最欣赏的就是她说美国佬的“傲慢”(至于是否“虚伪”或到底有多虚伪,我不怎么关心,因为像美国副总统,一言一行,全世界都在关注,虚不虚伪,自有公论)。我们都知道,一个人也好,一个国家也罢,如果不是装成老虎,不是装疯卖傻,那么,要在别人面前讲话时表现出“傲慢”,是要有点资格的,没有资格,想“傲慢”也傲慢不起来。
说你不信,自己常常就想,如果美国那位完全可以称作美女(的确比我们发言人的气质要好看得多)的新闻发言人什么时候在“发言”时,指出中国什么官员“傲慢”,我会手舞足蹈,因为那正说明中国是真正进步、真正强大了;还有,就是中国终于可以与美国比肩甚至真的超过他们了;而超过他们,就意味着中国像他们一样文明,甚至比他们更文明。
有人可能不懂,文明在不文明面前,确实是可以“傲慢”的;而不文明对于文明,却似乎只有指责或“严厉批驳”不该“傲慢”。
这还不算,另据中国主流网站转载,全日本新闻网(ANN)报道,王毅当日在北京出席第15届“北京-东京论坛”,当被人问及“怎么看待美国副总统彭斯的涉华演讲”时,王毅回头回应说,“一派胡言”。于是新闻后面跟了一条“网友热议”:“言简意赅,王部长霸气!”
啧啧啧啧!中国发言人“严厉批驳”美国副总统不该“傲慢”,而中国外长兼国务委员又认为美国副总统讲的是“一派胡言”,如此这般,中国网民赞美“王部长霸气!”也就顺理成章。这真乃大长中国人志气,大灭美帝威风;长此以往,说不定那“志气”真能长出来。
我不知道,美国政府新闻发言人针对中国同行对他们副总统的“严厉批驳”以及王外长所说的“一派胡言”,该用怎样的词汇。我始终听到的都只是中国这边的声音,即美国副总统的“傲慢”和网友称赞王外长的“霸气”。
这大概就是文明与不文明或不够文明的区别吧。
2019.10.28晨
 
 
名人达流怎么就可以浏览“恶俗”网站
 
新京报有关河北一15岁孩子看外网被当地公安做为“案件”处理的报道出来两天了,我等能说什么?我等敢说什么?现在跨省抓人,对有些地方权力者而言,就像玩儿似的。
也不知河北承德公安是否想过:代表国家权力的执法机关,一言一行对生活在这个国家的人有多大影响。此外,河北承德公安是否考虑过自己的行为是否符合“依法治国”?15岁的孩子仅仅“利用互联网”浏览外网,怎么就违法了?
凡事在一个“理”字。那么多注册twitter(推特)而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什么人非但什么事也没有,且当美国这家网站宣布要注销那些人在twitter上的账号时,这个国家的执法者非但没有去追究他们的责任,代表国家的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却一反常态,在记者会上替那些天天看“仇华”“反华”的“恶俗”网站者们辩护。我不知受到外交部新闻发言人辩护的那些twitter账号的持有者都是些什么人,国家又为什么要为这些人辩护,且只为这些人辩护,而其他人只要注册twitter就是罪过?特别是当看到一个15岁的孩子不过是“利用互联网多次浏览观看”外网,竟然也能成为“案件”,且劳当地公安“破获”。实乃天下奇闻!
还是让我们来看看这个国家的“名士”对这件事是怎么说的吧。
 
 
10月29日晚间十时许,名士,同时也是“爱国者”的司马南发了则微博,图文并茂,文字版大致是这样的:
 
“基层警局慑于政策水平,一时出了昏招儿尚属可以理解,《吉林日报》作为省委机关报,你们的总编辑及其编委会,也支持这种做法么?‘多次浏览反华仇华信息’犯了什么罪?绳之以法并网上游街于法有据否?你们准备抓多少人?并准备以同样的方法教育多少人?通报多少人?……实不相瞒,本人‘经常浏览反华仇华信息’,开展网络意识形态斗争,知己知彼是必须的。我的朋友胡某进‘浏览海外反华仇华信息’比我还要经常,他经常深更半夜独自浏览,字里行间往往能看出一些门道,即刻生成妙笔文章。按照你们的标准,市局应该今天晚上行动,一举‘破获’两起大案?……”
抛开司马南这人别的方面不说,只看他这段话,讲得很清楚:如果说那个15岁孩子浏览外网就要算一个“案件”,就要动用公安执法,那么,就应该把胡锡进、司马南先抓起来,否则,说不通。而现在不抓天天都在看“仇华、反华”网站的胡锡进、司马南,却把一个仅仅浏览这类网站的一个15岁的孩子抓起来进行批评教育,说破天也站不住脚。
  此外,我等注意到河北公安把外国正常企业网站平台说成是“恶俗”网站。按照河北公安这种肆意诬蔑的行事作风,那家所谓的“恶俗”网站应该怎么称呼中国的所谓主流网站?还有,对河北公安这种滥用执法权的行为应该称作什么!
生物学博士方舟子对这件事是这么说的:
 
 
“15岁未成年人上网浏览观看‘反华’‘仇华’信息被抓。不仅不能写,看也不行,古今中外也无此暴政。”
  短文开头说了,对这种事,我等能说什么,又敢说什么;我等只有什么也不说。
  只是忽然想到,美国才接连消灭两个超级恐怖分子:一个是巴格达迪,一个是接他班的东西。不管有多少中国人认为美国佬“有多坏”,也不管有多少中国人仇美反美,但人家消灭恐怖分子总是好事。美国就是希望这个世界能安宁和谐,用特朗普在消灭巴格达迪后发言中的话说就是:“世界现在更安全了。”大家还记得那位罗斯福总统吧,他在二战期间就提出人民享有“四大自由”,而这四大自由之一就是人民“应享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一个社会、一个国家,如果不能免于恐惧,国民非但谈不上幸福感,且一定很痛苦。
  2019.10.30晚间
 
 
 
关键字: 闵良臣 骂国民党 也不行
文章点击数: 783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