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16/2019              

闵良臣:中国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作者: 闵良臣

 
 
 
“我首先是一个人,其次才是印度人”

——印度民族的圣雄甘地
 
这题目好大呀!确实大。
科技、文化、理论、制度、资源、环境、人口、教育、素质、智商。
完了吗,没有。“最大的问题”留到最后说。
先粗粗罗列这十个,没细想,完全顺口,因此不分先后轻重。
这十个里面,最没意义也最不值得讨论的,是智商,因此应把智商去掉。
中国人的愚蠢或愚昧,不是因为智商,是别的原因。
这一点,西方人客观得多,夸张点说,比喜欢说谎的中国人要客观一百倍。
他们已经训练出来,训练到条件反射地不敢说谎。
据说在有些国家,说谎往往比一般犯罪的性质还严重。
因此,他们所讲的往往比我们一些人信誓旦旦的还要可信。
你没听说美国的纽约时报或华盛顿邮报像人民日报那样刊登几千字述评,标题就是:
《老百姓不相信政府专家及媒体  成“老不信”》(2011年9月8日《人民日报》)
为什么不信?因为不可信。你几十年一直说谎,人家还怎么信。你人民日报,你新华社,以及无数地方媒体,几十年来说了多少假话,空话,而且从来不做检讨,不道歉。谁还信。还有政府,也一样,几十年说的假话、空话可以车载斗量,你还指望觉醒的老百姓怎么信?
 
回过头说,美国人的研究成果,就是中国人比西方白种人的智商还要略高那么一点点。
所以,我们可以理直气壮地说:中国人,不笨。
这样,上面所说的十个问题就只剩下九个。这已经不少了。
中国以九为大,喜欢说“九五之尊”。
 
有人可能不承认中国的科技是问题,如果你遇到这种人,不要与他争辩。
如果仅就眼前而言,又以我们这个民族特性来说,中国最愁的就是科技,是高科技,而绝不是什么“指导”的理论、主义,那都是忽悠人的,讲这些东西的人自己都不相信。
当真有了科技,中国有些人就有可能想如何称霸世界。一些中国人骂美国是“世界警察”,可如果中国有美国那么强大,我不知道中国会做世界的什么“察”。“世界警察”无非是维持正常的世界秩序,没有什么不好。全世界担心的是如果美国之外的什么国家真的替代了美国,怕就不是“世界警察”,而是要等而下之了。
你想啊,以我们有些人德性,如有几百个自然科学的诺贝尔奖获得者生活在中国,哇噻,那还了得,我们是想当然“老子天下第一”:想欺负谁就欺负谁,想打谁就打谁,根本不需要理由。央视国际频道有个主持人鲁健,在节目中就公开说:“美国要打谁还需要理由吗?”当他说这句话时,想一下,他鲁健是多么希望“我的祖国”有一天也能像美国那样强大哦,到时候“想打谁”也不需要理由。
姑且不讲鲁健是否在胡说八道,只说美国为什么那么牛,就因为人家高科技世界第一。
 
有些东西当然不能假设。如果可以的话,假设中国现在像美国一样强大会怎样呢,每个中国人心里都有答案——不必在那儿装,装也不像。
谁也不敢说假设现在的中国像现在的美国那样强大,而现在的美国就是现在的中国,一些中国人会不会叫嚣着“把美国灭了”。我看难说。且不说好像中国人有这种基因,只说中国有些人根本就没文明起来,始终是“丛林法则”,是“弱肉强食”思维。这很不好,这让世界尤其是让那些已实现高度文明的国家很害怕,担心中国强大起来,会给人类带来灾难。
自己曾看过有几个美国8到10岁的男孩女孩在那讨论问题。你猜他们讨论什么,他们讨论同性恋。听听他们讨论,自己惭愧地要死。美国孩子那种善良和天使般的人性,让我觉得整个中国在他们面前,也不敢说有这几个孩子文明。
 
为什么又说中国的科技是大问题呢。这是肯定的,也就是说这是事实。我们当然也有科技,但我们那是低科技,了不起有一部分中科技,我们一直没有高科技。
 
温家宝做总理之前的记不得了,只记得,温家宝做总理时,一次又一次希望美国以及西方也包括日本那些发达国家,能卖给我们一些高科技。特别是美国,贸易逆差不是现在才出现争端,早就有了(据说1985年就有了6亿美元的逆差),只是没有现在这么你死我活。后来逆差越来越厉害,一年几千亿,中国就强调,如果美国能卖一些高科技给我们,贸易逆差肯定能大幅减少。可是人家不干。人家当然不干。人家害怕你有了高科技……
 
前不久在微信上看到一个完全可信的帖子,专家在那儿讲,说中国现在就是“三无”:无设备。无材料。无图纸。这当然都是就“高精尖”而言。中国的低科技还是有的,中科技,也应该有一点。但对高科技,我们真的是只能“望洋兴叹”——它已经不只是一个成语了。
 
那么中国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呢?有人可能说是制度。制度当然是问题,是大问题。我估计连“他们”自己也承认。只是他们承认的,与我们说的不大一致,或者很不一致。
 
我们说制度是问题,是从根本上说的。他们说的不是。他们也承认制度或叫体制需要改革,但永远都是有限度的,是他们觉得对巩固现有的统治有利的那种改革,是要在什么人什么组织领导下的改革。而这里的“有利”,事实上与人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你说宇宙间有这种道理吗?你说人类史有这个定义或叫先例吗?好像没有。
 
人类史到现在哪怕只有五千年,从来没有听说有什么绝对不能改的。几年前,本人曾做过一篇文章,“论题”就是:没有什么不能改的。而鲁迅在《从“别字”说开去》这篇文章中也是强调:“从古讫今,什么都在改变”。
 
否则就不好解释什么叫实事求是,什么叫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
 
北大钱理群教授告诉我们,像北大清华,现在培养的都是精致主义者。
 
精致主义者最坏的一点,就是什么家国情怀,都“去他娘的”。精致主义者,只想把自己的生活过得如何精致,根本不去关心社会的发展,时代的进步。
 
满清王朝垮台有一百多年了,可以说,今天这个国家培养的高材生连封建时代的官吏都不如。你读一读郑板桥“衙斋卧听潇潇竹,疑是民间疾苦声”,难道就没一点触动吗?
 
中国最大的问题当然还是人。人的最大问题是思想。那么影响思想的是什么呢?当然有制度。可我总觉得影响制度的应该是文化,是中国文化害了中国人。你可能要笑:中国文化难道不是中国人创造的吗?肯定是。
既然肯定是,难道还有自己创造害自己的东西吗?我觉得从道理上讲,不应该有。可它就偏偏有了。怎么办?除了说是上帝的意思,我觉得很难解。
 
制度在文化中生长,这是肯定的,不是多么深奥的问题。很多文化都能生长出专制独裁,这也不错,但当你有所了解后,你会发现,专制独裁与专制独裁的邪恶程度,也还是有所不同。到现在我都没有听说过,除了中国满清王朝,还有哪个民族肯掏钱买被凌迟者的肉吃。
 
想一想,那该是怎样的惨不忍睹。鲁迅借“狂人”之口,说他翻开中国历史,从字缝里看到满本都写着两个字:吃人。因此鲁迅认定:中国人都是吃人的后代。要让我说,比鲁迅更恶毒:单是吃人吗,应该说“喜欢吃人”——愿意掏钱买人的肉,还能说不是喜欢吗?
 
要知道,不管怎么说,都没有哪位科学家论证说人肉是一种“美味”,这说明,人肉不是“美味”,就算你有钱,也不应该跑到那惨不忍睹的刑场上等着买人肉!
 
稍一深思,就让人感到很恐怖,甚至浑身战栗。中国人,他不是要买“美味”,也不单是要吃人肉,就是想看那种刺激,想看那种令正常民族要感到毛骨悚然的刺激。就是袁崇焕之后又过去200多年,“戊戌六君子”被砍头时的情形比袁崇焕受刑时也好不到哪里去。
 
设想一下,袁崇焕被绑在那儿——如果不是牢牢地被绑着,出于一个大活人的身体本能,也一定会挣扎的,记得十多年前听大陆清史专家阎崇年讲清朝十二史讲到“这一段”时,他都有点讲不下去,说实在是惨不忍睹——刽子手一刀一刀地割着袁崇焕的肉,现场肯定是鲜血淋漓,然而竟然有大批百姓去咒他骂他还不算,还要生食他的肉。大概由于争着表示自己如何痛恨“内奸”、如何热爱“大明国”,因此要生食袁崇焕肉的人太多,于是最后只好谁掏钱谁才能买到袁崇焕的肉吃。按说,就算听信了那个狗皇帝崇祯的诬陷,恨袁崇焕这个“内奸”,可到了要掏钱买人肉的地步,你还不罢休——你说这种“两脚动物”还能叫人吗?
 
然而近四百年过去,你以为中国人的人性进步了吗?错。你在微信上看看视频,毛骨悚然的一起接一起,活烤小牛以及活烤小狗,让本人都不敢看,不断地诅咒:这种人应该下地狱!还有去年即2018年,一个年轻人犯了罪,杀死九个中学生。这在我们这种国度,判他死刑,没有几个人会替其说情。可消息后面竟然有不少人如此跟帖,竟然要求“刮”了案犯,或“凌迟处死”,或“五马分尸”,相对“较文明”一点的,说的也是应该“枪毙九回”。
如果中国人的人性不能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而改善,不论是什么思想什么制度,就像鲁迅和柏杨说的,一到中国,都会被同化,被汉民族所同化,那么,中华民族的希望又在哪里?
 
尽管有台湾、香港、澳门等同胞的榜样在,可总觉得内地中国人仿佛跟人类不是一个“物种”,虽然也是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可长的却是一颗与人类普遍不同的“中国心”——前几天还有人质问我,说他长的是中国心,而你长的是什么心?我非常鄙夷地告诉他:我长的是人心——我不懂什么叫“中国心”。理由很简单,因为我首先是一个人;不可能说我首先是一个中国人,然后才是人。
 
2019.10.14草成,11.9修订 
 
关键字: 闵良臣 中国 最大的问题 是什么
文章点击数: 777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