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20/2019              

曾伯炎:为网上醒脑金句点赞

作者: 曾伯炎

读网上卓识金句,拍案叫绝,忍不住借花献福,来点赞与传播,很有醒愚启智作用。那些被单一信息灌输,受单一观念封闭,弄成儍B,或害斯德摩尔综合症者。何妨读一读有如郑板桥说的:“隔靴搔痒赞何益,入木三分骂亦精”这么痛快的金句,绝对大扫眼障,驱走心魔。
 
几十年来,专制用暴力加欺骗愚民,当今,愚民却正转变为网民,再向智民与公民过渡的时代,无论如何讲毛时代革命,邓时代改革,又讲新时代叫治理,都是在加固其愚民工程,以固其江山而已。不堪其虐与暴者,如北韩奴民逃奴役脱北,本邦更添逃亡各类精英与各类资本矣?
 
并且,在柏林墙倒塌30年今天,吾国还逃另一网上柏林墙的精神封闭。网络时代了,专制还用封网愚民,,竞力时代已变竞智时代,妄图用暴力封网制造精神愚蠢,他造愚民怎么与文明营造的智民较量,只要看一看今天人手一个手机的网民,不是已取代了当年文革人手一本毛的小红书吗?这便说明:用毛的红小书洗脑,已被现代网络开放获智力的醒脑网民取代,所谓大国之治, 14亿人,头脑还可每日围着领袖旨意转悠,受维稳警察管制,重复帝王之制,制出愚民与臣民,来对抗现代的智民与公民吗?即便将专制与垄断这些腐恶,演变成 “中国特色”的彩釉,可它一剝落,便现出皇权、纳粹与土豪本性,和阿Q、痞子、流氓的胎记。而贸易战一打,盗窃知识产权一揭,岂不再现赤色恐怖的劣性与坏种。
 
凭老夫做12年网民获醒脑经验,不惜充当这些金句二传手,来传播真话真象,以启智醒愚,思想在解放中,达到人的躯体与灵魂双重解放!
 
红拂说天下的恶是两种
 
他说SISI头子巴格达迪那种恶,是蠢恶,较易对付,还有另一种奸恶,十分顽固与奸狡。
 
我理解这种奸恶,即善于变,如孙悟空72变的变化多端,他们坚持专制,却伪装民主,装扮自已是啥“新民主”“集中指导下的民主”与“协商民主”等等,却是穿民主衣衫的专制,效其党魁穿马克思外衣做秦始皇。他们那一党独裁,可进入神的寺庙,和百姓生儿育女的子宮。老夫年轻,还见专制到田里秧苖要密植到几寸,民众每顿只能吃粮几两。他这计划经济垮了,钻入市场经济发了,把抢变为赚,再变为窃,一个千人计划,你任何新发明高科技,都窃入他囊中,怎么不高速度超英赶美呢?
 
就比巴格达廸杀人劫财与杀尽异教徒可到天国娶76个老婆的蠢恶,更邪更凶更奸恶了。市场规则的公平交易与竞争,他破坏。他很反人权,却要钻人权理事会去主宰。他反普世价值,却搞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从前输出暴力,现改为输出腐败,腐败手段繁荣出蓝、金、黄、綠多种。如此奸恶,只要去翻一下历史,看看上当受骗美国人与总统,认识他这种奸恶,会更深透:
 
当年美国驻延安工作组的谢伟思等,左派学者费正清等,尤其是美国总统杜鲁门等,若不弃民国助共党,大陆不被中共强夺,哪有韩战美军伤亡36547人和越战死伤58202人,以及中国为其红色王朝死上百万生命。若后来克宁顿总统,不给奸恶最恵国与纳入世贸,喂奸恶以GDP,喂出今天膨胀的奸雄,哪有他今天要推翻现代文明秩序,主宰世界,乃至要支配美囯总统连任与选举,这些,比本拉登与巴格达迪之蠢恶,更可怕吧?
 
而且洗脑洗出的脑残,红拂说:“宁愿不长草也要收回一个dao的货色,你以为他们是单纯的恶吗?不是,在他们心里存在一个天国,一个狂热的信仰。……所以,我们活着,要守住脑子,灌输仇恨的信仰或信念,真可信吗?他信的那个神,为了毁灭生命而创造生命,教人去仇恨与杀生是真神不是魔吗?”红拂还引罗素的名言:“世界的问题在于聪明人总是充满疑虑,而儍子却坚信不疑。”
 
笔者认为:单凭那不准质疑,就暴露奸恶也具蠢恶蠢性,如人不准疑问,今天还在茹毛钦血迷信天圆地方,匍匐在神权君权的蹂躏糟贱下,哪有民权、人权使民屹立与解放,解放出今天这智能时代。奸恶坚持对人的专制与压廹,比巴格达迪那类蠢惡,更是人类的天敌了。
 
笔者认为对他们这种奸恶解读与认识得最透彻的:有一个中国人与一个美国人,即原党魁毛泽东第二任妻子杨开慧日记上写他丈夫:既是政治流氓还是生活流氓。这美国人是班农,他总结这奸恶的党为:“制度型的黑手党体制”还不奸恶得令人惊心吗?可他们无产暴发为有产土豪后,仍要消灭资本主义哩。要叫全世界与他共命哩!
 
但笔者相信:网民取代愚民,臣民转为公民的潮流,是顽固的专制不可阻止的。
 
王朔说的舌头与脑袋
 
王朔很爱做安徒生童话里那说破皇帝新衣的孩子,我脑里便存儲了一串他精采的名言,他说:上层,有最完美的舌头,下层,有最糊涂的脑袋。还说:上层,有贪婪的欲望, 下层,有最愚蠢的奉献。
 
他这两段上下层的描述,精采得如他小说的生动与形象。
 
他们的一切媒体,不是都称党的喉舌么?被这种喉舌垄断了话语权,就奴隶也说主子一样的话,再无自已的语言与人格个性了。曾记否,天下颂毛、拜毛时,8亿人只用毛思想装配自已思想,经济崩溃,文化成废墟,良民变奴隶与人渣。便是那完美舌头宣传的恶果。
 
这种用舌头愚蠢与糊涂了脑袋,还形成今日人们说的:屁股决定脑袋,即权位主宰人们脑袋!
 
试问:人类是由善于思想才找到自已进步的道路,如此靠屁股指挥脑袋的颠倒,岂不使人类必然倒退,一个国家或民族,屁股重于思想,就凭那屁股,还吹能引导人们上天堂不是入地獄,岂不哄鬼吗?
 
王朔讽刺维稳说的金句也很简明生动,他说:骑在人家脖子上,还拉屎拉尿,怎么能稳,你下来,不就稳了吗?
 
这话真言简意赅。可用这话去看不稳的西藏、新疆,也可看用超军费维稳费仍不稳的大陆,和眼前的香港,这话,不也如高明处方,很适用治当今吾邦的痼疾吗?
 
胡平说数人头胜过砍人头
 
 
 
这是胡平多年前的名篇名言,把专制与民主区别得形象生动,真是治脑残的良药,值得反复宣扬。
 
他说民主制就凭数选票数出的拥护自已为多数才执政,对比专制制,是凭杀反对者人头才掌权,前者文明,后者野蛮,人类当然要选择用选票数人头,反对用大刀砍人头。
 
他把两种制度的优劣一利弊,仅用砍人头与数人头就对比鲜明,一目了然。
 
中共一贯不施仁政,靠杀人立威,甚至拥护他的,也遭杀,包括杀他们自已人如刘少奇、林彪等。89,64在天安门请愿的学生,谁不是像公车上书的举子,如谭嗣同、刘光第等“我以我血荐轩辕”的忠诚推动维新式改革者,却遭血洗,被杀19000多人。他们扬言杀20万稳定20年,留下这血债,算一算他们杀人头与害人命的总数已超越8000多万,仍难使权力具合法性和民众拥护,这些年他拿GDP增长来搪塞,眼前被贸易战打来外企外资疯逃,GDP负增长了,仍在谎言欺骗,以什么“稳中有进”混话蒙混,可骗民众永久不觉醒吗?为何香港觉醒者不仅是大陆前逃港民众,还是广大很嫩的小青年哩!
 
靠杀人头的巴格达迪称霸中东遭覆灭了,仍靠杀人头的政党、军队与政权合成的红色暴力,在其红色阵营已崩溃多年后,吹嘘他一只独秀,不已一只正在独衰了吗?把政权建立在杀人的暴力基础上的恶政,从古到今,谁非尚书说的:“时日曷丧?余及汝偕亡”民若与之偕亡了,还不崩溃吗?
 
砍人头是野蛮,数人头是文明,文明战胜野蛮,这是人类历史证明的铁律,谁还能颠倒吗?
 
作者:曾伯炎 
 
关键字: 曾伯炎 点赞 网络 醒脑金句
文章点击数: 751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