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25/2019              

王维洛:藏木水电站运行5年未达到发电目标,加查大坝即将发电,大古大坝加紧施工

—— 雅鲁藏布江水电基地是中国计划内、但没有对外公布的第十四个水电基地

作者: 王维洛

 
 
 
一、雅鲁藏布江是中国第十四个水电基地
 
中国政府公布过一个十三大水电基地的计划,它们分别是:
 
——金沙江水电基地;
——雅砻江水电基地;
——大渡河水电基地;
——乌江水电基地;
——长江上游水电基地;
——南盘江、红河水电基地;
——澜沧江干流水电基地;
——黄河上游水电基地;
——黄河中游水电基地;
——湘西水电基地;
——闽浙赣水电基地;
——东北水电基地;
——怒江水电基地。
雅鲁藏布江水电基地则是在计划内、但没有对外公布的第十四个水电基地,也是发电装机容量最大、发电量最大的水电基地。
 
二、36. 5公里距离内建造五座百米高坝,建坝密度之高为世界罕见
 
雅鲁藏布江是布拉马普特拉河在西藏境内河段的名称,是西藏的第一大河,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大河。有如长江、黄河对汉族人一样,雅鲁藏布江被藏人视为母亲河,雅鲁藏布江流域被视为藏族文明的摇篮。由于1962年中印边界战之后,中国失去了对藏南地区的实际控制,雅鲁藏布江的长度、流量与流域面积就有了不确切的数字。按照中国官方发表的数据,雅鲁藏布江干流长2070公里,流域面积24.1万平方公里,多年平均径流量1654亿立方米。实际上,中国在雅鲁藏布江干流上设置的最下游处的水文站是奴下水文站,位于尼洋河入雅鲁藏布江处,实测得到的多年平均径流量仅为598亿立方米。
 
在地理上,雅鲁藏布江分为上游、中游与下游。雅鲁藏布江水电基地由雅鲁藏布江干流与雅鲁藏布江支流水电开发两大部分组成。雅鲁藏布江干流水电基地又分为两大部分,一部分集中在雅鲁藏布江中游,包括加查峡谷的五个水电站与加查下游三个水电站共计八个水电站;另一部分则是集中在大拐弯至中印边界,主要涉及世界上最大的水电站墨脱水电站。
 
已经建成、正在建设的是雅鲁藏布江中游加查峡谷的五个水电站与加查下游三个水电站,从上至下它们分别是:
 
——巴玉水电站;
——大古水电站;
——街需水电站;
——藏木水电站;
——加查水电站;
——冷达水电站;
——仲达水电站;
——郎镇水电站。
 
按照跑马圈水的规矩,巴玉、大古、街需、藏木与加查水电站由华能集团建设,冷达、仲达与郎镇水电站由国电集团建设。
 
雅鲁藏布江中游加查峡谷全长37公里,从最上游的巴玉大坝到最下游的加查大坝之间的距离仅36.5公里。在这短短36.5公里的距离内要建造5座大坝,大坝的高度分别是:巴玉大坝,壅水高95米,坝高数据未公布,应该超过120米;大古大坝坝高124米;街需大坝坝高117米;藏木大坝坝高116米,加查大坝坝高84.5米。请读者想象一下,从你家开车出发走36.5公里,可以看到5座大坝,四座超过100米,一座接近100米,你会有什么感觉?是恐怖还是惊喜?在36.5公里距离内,建造5座百米大坝,建坝密度,是世界大河流干流上建坝密度最高的。如此高密度的大坝建设对生态环境的破坏是巨大的。有人撰文说,西南地区水电大开发,平均一百公里就有一座大坝。而加查峡谷是不到八公里就有一座百米大坝。人类对自然界的干涉到了如此疯狂的程度。习近平教导大家要不忘初心,那么习近平的初心是什么?就是马克思主义。恩格斯说:“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人类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对我们进行报复。”马克思说 :“不以伟大的自然规律为依据的人类计划,只会带来灾难。”如今生态环境灾难已经降临在西藏高原上,只是一些忘了初心的人不敢承认而已。
 
关于大拐弯至中印边界的水电站建设,有两种不同方案,一是墨脱单级开发方案,另一个是多级开发方案。
 
单级开发方案,初步设想是在大渡卡建坝,在大河湾处裁弯取直,开挖直径超过10米压力隧洞,引水至墨脱县下游,获得水头2400多米,在中印实际控制线以北不远处建厂,安装N台单机容量超过150万千瓦的冲击式水轮发电机组,装机容量约为4500万千瓦或更大,装机容量为三峡工程的2.5至3倍,或者更大。
 
多级开发方案,初步规划沿大河湾建设梯级水电站9座:大渡卡坝式,发电装机127万千瓦;日陇引水式352万千瓦;岗郎引水式2020万千瓦;支流帕隆藏布江入口处索玉引水式1400万千瓦;八玉引水式259万千瓦;卡布坝式130万千瓦;解放桥坝式250万千瓦;希让坝式145万千瓦;日果引水式350万千瓦。共计利用水头2730米,装机容量5030万千瓦。另一多级开发方案规划与上面略有差别,只是一些大坝具体位置与规模有所不同:阿尼桥2000万千瓦、大渡卡1700万千瓦、背崩1100万千瓦、汗密1050万千瓦、希让330万千瓦、索玉280万、八玉260万千瓦。
 
就像三峡大坝工程一样,对于大拐弯至中印边界的水电站建设,共产党总是念念不忘的,更高、更大、更快是他们一直所追求的,因此未来实施的很可能是单级开发方案。多年之前,三峡集团、华能集团等国有电企都已经在西藏墨脱建立办事处,为开发雅鲁藏布江下游做物质和公关准备。唯一让这个规划略有推迟的是近几年来在大拐弯处发生的几次大型岩崩与滑坡,事前都无预警,规模之大令人胆寒。
 
雅鲁藏布江支流上的水电站的规划与建设很早就悄悄地展开了,但多不为国际媒体所注意,如在尼洋河、拉萨河、年楚河、帕隆藏布、易贡藏布的水电梯级开发。雅鲁藏布江支流上的水电梯级开发的累积影响,绝对不能忽视。
 
 
 
三、藏木水电站未能达到发电目标
 
藏木水电站是雅鲁藏布江干流上建造的第一座水库大坝,于2014年11月23日投产发电,2015年10月13日水电站开始全面运行。藏木水电站装机容量51万千瓦,总投资96亿元人民币。根据《百度百科》藏木水电站计划多年平均年发电量25亿千瓦时,根据《北极星电力网》藏木水电站计划多年平均年发电量25.76亿千瓦时。《西藏网》于2019年8月22日发表了刘莉的《大名鼎鼎的西藏藏木水电站现在怎么样》文章,文章中提及了藏木水电站的发电量,截至2018年8月底,已累计发电62.5亿千瓦时。如果从2014年11月23日开始计算,截至2018年8月底藏木水电站发电量应该是94亿千瓦时(按多年平均年发电量25亿千瓦时计算);如果从2015年10月13日开始计算,应该是72亿千瓦时。实践证明藏木水电站只完成发电目标的66%或者87%。
 
藏木水电站未能达到发电目标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上游来水量的不足,而藏木大坝的建设本身就导致上游来水量的不足。三峡工程与丹江口工程建设的实践都证明,水库大坝的建设将使库区的降雨量减少。藏木大坝高116米,阻挡了暖湿气流沿加查峡谷向上游运动,当暖湿气流遇到百米大坝阻挡,气流被迫抬升,降雨将在坝前形成。当雅鲁藏布江中游八座大坝都完成后,雅鲁藏布江上游的来水量将进一步减少。
 
按照藏木水电站多年平均年发电量25亿千瓦时与总投资96亿元人民币计算,每年每千瓦时的单位投资额已经高达3.84元,是中国国内造价最高的水电站,也远远高于中国在一带一路工程中帮助外国建设的水电站。比如中国帮助厄瓜多尔建设的辛克雷水电站,发电装机容量150万千瓦,年发电量88亿千瓦时,投资23亿美元。按2009年1美元相当于6.83元人民币计算,折合人民币157.09亿元,每年每千瓦时的单位投资额为1.79元,还不到藏木水电站的一半。
 
现在藏木水电站的年发电量连25亿千瓦时的目标也不能达到,那么藏木水电站的单位投资额就高得出奇了。按完成发电目标的66%计算,每年每千瓦时的单位投资额为5.78元;按完成发电目标的87%计算,单位投资额为4.42元。藏木水电站的单位投资额高,受益的是华能集团和参与建设的葛洲坝集团与原武警水电纵队(现在安能建设集团),受害的是西藏的消费者,他们必须承担高额的电价。有人说,藏木水电站的投资来自中央财政,那么受害的是中国纳税人。
 
华能集团号称“建设一座电站、发展一方经济、保护一方环境、造福一方百姓、和谐一方社会”,就是不说它是最大受益者。中国民间有“金桥银路钻石坝”的说法,描述建设水库大坝对于建设单位来说是最赚钱的,比修路架桥还要赚钱。
 
四、加查大坝即将发电
 
加查大坝位于藏木大坝下游,是雅鲁藏布江中游第五级水电站。加查水电站总装机容量36万千瓦,多年平均发电量16亿千瓦时。工程总投资 64亿元人民币。加查大坝于2013年开工,按照最初的计划,加查大坝应该在2018年竣工,但是至今尚未竣工。2019年11月15日,加查大坝才完成三期截流。加查大坝的施工落后于计划一年半到二年之间,很可能在2019年某个时间才能开始发电。
 
华能集团没有公布加查大坝施工落后于计划的原因。笔者推测,加查大坝工期滞后的原因是遇到了泥石流等地质问题。加查峡谷大地构造背景复杂,河流两岸冲沟发育,容易发生泥石流、滑坡等灾害。
 
藏木水电站的经济效益不好,加查水电站的经济效益还不如藏木水电站。加查水电站预算的工程总投资64亿元人民币,多年平均发电量16亿千瓦时,每年每千瓦时的单位投资额已经高达4.00元,高于藏木水电站预算的3.84元。
 
五、大古水电站
 
在中国媒体中,大古水电站现在多称DG水电站,十分洋气。大古水电站是雅鲁藏布江中游八级开发中的第二级,也是发电装机容量最大的,比藏木水电站还要大,66万千瓦。多年平均发电量30.48亿千瓦时,工程总投资122.19亿元。
 
大古水电站项目的立项比较晚,但是目前正在全力推进,主要原因是地方政府的催促。藏木水电站与加查水电站都在加查县境内,而大古水电站则在桑日县境内。通过水电站的建设,可以快速提升地方政府的GDP,加大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彰显地方政府领导的功绩,所以地方政府领导的积极性很高。大古水电站是先斩后奏,工程于2014年3月开工建设,直到2015年12月才经过国家发改委的核准。2016年12月大古水电站实现大江截流,预计2021年第一台发电机投产,2022年全部机组将投产。
 
预算的大古水电站每年每千瓦时的单位投资额为4.01元,与加查水电站相差无几,比藏木水电站还要高一些。
 
与藏木和加查大坝工程一样,大古大坝所在区域的地质条件十分复杂,区域内断裂构造较发育,岩层破碎,地形陡峭,河床下切,坡体稳定性较差。大坝工程区内存在八条沟谷,都有可能发生大型泥石流灾害的可能,而且在历史上这个地区也曾暴发过较大规模的冰融型泥石流。最为危险的是大古大坝所在区域存在着大量冰川堆积体,受西藏高原气候变暖的影响,也受大古大坝后的水库形成、局地气候变暖的影响,冰川堆积体会融化进而失稳,其灾难性后果难以估计。但是这些地质风险是无法阻挡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建造水库大坝的步伐。
 
六、雅鲁藏布江水电开发对下游国家的影响
 
2014年11月23日藏木水电站投产发电。第二天11月24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例行记者会,就中国在雅鲁藏布江建设水电站答记者问。华春莹表示,中方对跨境河流开发利用一贯持负责任态度,实行开发与保护并举的政策,会充分考虑对下游地区的影响。规划中的有关电站不会影响下游地区的防洪及生态。
 
当时建成的只有藏木大坝,对下游国家的供水、防洪及生态都会有影响,但是还达不到中国一些网民希望的卡住印度脖子的效果,因为藏木大坝工程的规模尚达不到这个能力。但是中国在雅鲁藏布江干流上实施的是梯级开发,仅雅鲁藏布江中游就规划了八级大坝。到2020年加查大坝投产,到2021年大古大坝投产。三座大坝通过联合调度,控制水流的能力将大大增强,对下游国家的影响也将扩大。
 
当雅鲁藏布江中游的八级大坝都竣工后,即使中国不希望卡住印度的脖子,实际上也会卡印度的脖子。当雅鲁藏布江下游的水电开发计划实施后,雅鲁藏布江断流将是经常发生的事情。在中国有多少国内河流因为梯级开发而断流!就拿流经北京的永定河来说,永定河的自然流量为平均每年20亿立方米,是北京的母亲河,有诗曰:“永定河,出西山,碧水环绕北京湾”。由于永定河的梯级开发,如官厅水库、册田水库、友谊水库等几百座水库,永定河干涸了。只要平均每一座水库增加0.5%的蒸发,永定河的干涸就是不可避免的,虽然并没有一个人曾经有意想要卡北京的脖子。但是河流开发过度的结果就是如此。如今永定河靠从黄河调水才能生存,北京要靠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每年调水10亿立方米才能生存。如果雅鲁藏布江的水电开发势头继续保持下去,雅鲁藏布江势必出现间断性断流,中印两国为水而战将是不可避免的。
 
 
关键字: 王维洛 雅鲁藏布江水电基地 没有对外公布 第十四个水电基地
文章点击数: 957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