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21/2019              

闵良臣:暴君的奴才有什么“人格”

作者: 闵良臣

 
文章还没做,先莫名其妙起来:自己怎么会想到这样一个题目?待大脑回过神,原来还是因前不久在微信上看到一篇文章,而且最先还是从微信朋友转载的人民网截图看到的。当时只看题目就“怦然心动”:《废立之际谁是忠臣》。
 
谁都能“闻”到,这八个汉字组合,一股浓烈的封建气息。自然,原文章作者写的是古代,是“三国杂谈”,无可非议。可人民网要转载,就不知什么意思了。再联想到几年前有高官大员要“以‘成仁之心’示忠”,且“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恍惚我等不是生活在二十一世纪,不是生活在智能时代,而是与一两千年前没多大区别!
 
说你可能不信,本人曾多次冒出一奇怪想法:古时候,有的皇帝(秦赢政“始皇帝”之前叫王或公)很坏,甚至无恶不作,那些大臣把他给杀了或叫弄死不就得了——不就一个王或一个公嘛,为什么没人干呢?为什么?这不是“替天行道”吗?
 
后来终于想明白了:就算碰到一个皇帝蠢得像猪坏得像人渣,甚至是个昏君暴君,谁都知道他不好,甚至谁都恨他,但又谁都明白,且不说自己杀得了杀不了,就算杀得了,大家也不肯去杀皇帝。谁杀了皇帝,谁就是皇宫所有人的敌人,大家都会说:看!是他把皇帝给杀了!这个民族有很多劣根性,典型之一就是好事往身上揽,坏事推给别人,只肯坐享其成。
 
况且被杀的皇帝再蠢再坏再昏再暴,也是皇帝。杀皇帝的人只要没跑掉,100%死罪。也就是说,皇宫内或只要是“朝廷命官”杀皇帝,一般来说,自己必死,且会死得很惨,比如遭“凌迟”或“磔刑”。如此这般,若非侠义之士,不是荆轲那种人,想想,不划算。所以,只要不是自己想当皇帝,而又有一定实力,皇宫中没有人想杀皇帝。因为即使杀了皇帝,也不可能自己做皇帝,大臣们一定会让皇帝的儿子或皇帝的兄弟继位。当然最要命的还是前面说的:就算成功杀了皇帝,自己的命也得赔上,而且死得很痛苦。那些享受你杀了皇帝的人,且不说不念你一句好,甚至如鲁迅所言:“现在的中华民国虽由革命造成,但许多中华民国国民,都仍以那时的革命者为乱党,是明明白白的”。他们不说你“为民除害”,为国除贼,反而说你不是好东西——这个民族就这德性。
 
那么另一个问题是,既然皇帝不好,不能正常废掉,为什么不“齐心协力”搞掉呢?其实这也正是昏君暴君再无道仍能坐在那个位置上的缘故。大家虽不喜欢皇帝,却知道这皇帝一定要有人来做。像美国这种民主国家,连政府都可以“停摆”,可中华民族自古说的却是“国不可一日无君”。这个民族真像是天生就喜欢有人奴役。
 
再说,杀了一个皇帝,很快就会上来另一个皇帝,而谁都不敢保证后面的皇帝一定比前面这个好。所以说,只要自己不可能做皇帝,谁做皇帝都行。你听说过有满朝文武要齐心协力杀皇帝的吗?所以历史上有那么多烂人,却也能把皇位一直坐到死。像朱元璋,像朱棣——与其说他们是皇帝,不如说是中华民族两个杀人恶魔抑或叫暴君。
 
不仅如此,皇宫里一些长着两只脚的人形动物,其德性在哈巴狗之下。哈巴狗惹急了还会对主人发脾气,叫唤两声,但奴才不会,绝对不会。在奴才大脑里,凡皇帝,皆天子。既然是天子,凡俗之辈只有顶礼膜拜,甚至认为皇帝就该那么摆架子,就该那么凶、那么恶。因此,不管皇帝怎么说,也无论他如何发脾气,都理所当然。就算为了皇帝要搭上性命,甚至皇帝哪天不高兴了要自己去死,奴才也会“坦然面对”。中国历史上有些功劳卓著的大臣就是被皇帝“赐死”的。这很滑稽,却是真实历史。
所以说,中华民族的历史很虚伪。叫人去死,应该是天下第一大恶,居然用个“赐”字。在我等凡夫俗子看来,赐,只适用于恩典、赏赐,可这个民族硬是让这个汉字沾满血腥,甚至有时听到这个字,就等于现代说的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估计中国历史上很多官员当听到“赐”字时,就已绝望了。
 
中国皇帝之死,大多数都不是因作恶多端被人杀死,或像英国、法国那样被民众绞死,而是天意,否则你对中国历史上那些荒淫无道、杀人狂似的皇帝为什么还能坐下去,就想不通。这里还接着上面说的奴才给大家举一个例子,即可看出中国的奴才对皇帝“愚忠”到何等地步——即使知道自己为了那个昏君暴君会死得很惨,也仍心甘情愿,真真是早在约两千七百年前就切切实实地实践着“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从这一层来看,很多中国人没有是非观,而一个没有是非观的民族,何来文明道德?何来人格?
 
话说有一阵子,央视“百家讲坛”火得不得了,自己当然也看。后来不那么火了,偶尔也还是看一期。有次很巧,有教授在上面讲中国古代史,不经意间,等于告诉人们,早在春秋五霸时代,单从齐襄公之死时发生的一个细节就能证明中国人奴性已浸入骨髓。掰着指头算一算,那可是在两千七百年前啊。
 
被后世史学家认为性格“无常”(既昏且暴)的齐襄公,外出狩猎时因受到惊吓(依现代人观点,估计是齐襄公发生幻觉)脚受了伤。回到宫中,躺在床上,不仅因为脚受了伤,疼得很,还发现自己的鞋子也不见了,于是气不打一处来,非要身边的人去把他的鞋给找回来不可。被派的这个寺人(相当于后来的太监),名字叫费。这个费在宫中的院子里没找着齐襄王的鞋,被齐襄王用鞭子抽打得遍体鳞伤,并命其继续去找。
 
既然宫中找不到,费也就只好准备出宫去找,哪怕到齐襄王狩猎的场地也要把鞋给找回来。可哪知道,费一出宫门,就撞上已经包围了宫廷的叛臣。叛臣将其捆了起来。
 
一见这阵势,这个太监全明白了。照说,齐襄公那般无道,你还给他做奴才干什么。然而这个太监因对主子“绝对忠诚”也就没有了是非观,于是暗中拿定主意,先是让叛臣解开他的衣服,又对叛臣说,你看王给我打成这样,我还会抵抗你们还会不帮你们吗?紧接着这个奴才又编个谎,让叛臣先放了他,说让他进去直接把齐襄公给结果了不就得了。
 
叛臣一听,觉得合情合理,就信了他,于是就让费返回宫里去了。
 
谁知,这个费进宫后,赶紧将齐襄公从床上扶起来,并将其藏好后,又安排另外一个人假装齐襄公躺到床上,迷惑叛臣。然后,自己站在宫门口与叛臣殊死搏斗。费自然不是叛臣对手,很快被杀死;而齐襄公不用说,也很快被搜出,自然难逃一死。
 
事情至此,原本没什么可说的。让人殊堪玩味的是,北师大教授李山,在百家讲坛讲到此处时忍不住大发感叹:“看历史看到这个地方,也让人感慨:多忠义的奴才,打成那样,还那么忠心耿耿。所以这就是人格。人格不分地位高低。高地位的人不一定高。齐襄公地位高,一点人格也没有。”
 
啧啧,两千七百年前的一个太监,一个奴才,竟还能受到已是信息时代的一个高级知识分子的如此赞美。难怪约两千六百多年后,中国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右派分子”、作家刘绍棠先生,在恢复了正常人身份后抛出了“娘打儿子论”,认为自己被错划为“右派”,不过是自己这个“儿子”被“娘”误打了。在这一点上,中华民族的民族性,两千六七百年过去竟没有一点改善,没有一点进步——在本人看来,若要感叹,这才真是值得感叹的。
 
可让人搞不懂的是,一个“人格”如此之“高”的奴才,为何却要去保护一个“一点人格也没有”的东西呢?难道就因为他是王是自己的主子吗?如果回答是肯定的,这与只知道效忠主子的一条狗又有何区别!再说,一个人,一做到奴才的份上,再不要侈谈他的什么人格。奴才何来人格?用鲁迅的话说,这种人早已万劫不复了。
 
举了例子,也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真要说,我就想说朝代也一样。有的朝代,像明、清,没有让国家有一点进步,居然各自也还是维持了二百六七十年,想想,都要打寒噤。在这种朝代生活的人,特别是那些清醒者,该何等痛苦哦。
 
2019.11.11,后修订
 
 
 
关键字: 闵良臣 暴君的奴才 有什么人格
文章点击数: 1511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