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29/2019              

任达鲁:告香港同胞书

作者: 任达鲁

 
为了避免《中英联合声明》等国际条约,变成像《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一样的废纸,你们进行了可歌可泣,悲壮地抗争:元朗白衣人的暴行、机场的毒打、地铁内的毒瓦斯、“中大”遭受数千发枪弹和催泪弹的攻击、“理大”遭受装甲车的攻击和二千警察的围困......。你们付出了数千人被打伤打残、五千八百多人被抓捕、二千多人“被自杀”......等惨痛代价。
 
你们用自己的生命喊出了:香港不是中国!香港人不愿意做中国的国家奴隶!
 
“五大诉求”的背后是香港民族独立,建立新的国家,全体香港人自己的国家。只有这样才能避免中国対自由生活的侵犯,守住原有的生活方式,避免自由的香港人变成中国人的国家奴隶!
 
我是来自中国地区 “汉地十八省”的原住民。
 
虽然我有中国政府颁发的《护照》,但是我不是中国人。翻开中国人自己编写的 “政治教科书”,黑字白纸地写着:国家是阶级统治的工具。在理论上“中国是八千万共产党人的国家,是共产党人实行阶级统治的工具”。中国这个国家的建立和成在的目的,是为了“维护中国人政治特权和经济特权”,在中国这个国家享有政治特权和经济特权的人是中国人。
 
我无权参与制定中国的法律,也不权担任中国政府的政务官; 所以中国,这个国家在国际上的一切行为,包括在香港、台湾、西藏、新疆、内蒙古......的所作所为,与我无关,我不承担任何责任,包含道义上的责任。
 
我不是中国人,我是华人,是生活在中国地区 “汉地十八省”的华人,我和你们同种同源,有共同的祖先和悲惨的民族历史。
 
 
翻开中国人编写的 “中国历史”黑字白纸地记载着: 中国历史上的元朝人和清朝人进入 “中原地区”大肆屠杀当地原住民----华人,把我们的祖先变成他们的奴隶。我们的先辈们,为了避免成为元朝人和清朝人的国家奴隶,被迫逃离了自己的故土。他们 “走西口” 、“闯关东”、 “下南洋”......,飘零到了世界各地。
 
我们和生活在中国地区的香港人、西藏人、新疆人、蒙古人一样,没有自己的国家,没有人来保护自己,避免成为某些人的国家奴隶!我们只能抗争,自己保护自己,因为我们不希望我们的子女仍然是奴隶!
国家的合法性是原住民的认同!
 
当中国政府喊出:  “ 《中英联合声明》已经是历史性文件,不具有现实作用,中央政府要全面管制香港”; 而你们喊出了: “我们不是中国人,香港不是中国!”的时候,中国对香港的统治就已经不在具有合法性了。
 
数年前,我们要求中国政府批准联合国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中国中央政府回复: “我们不能亡党亡国”。从那时起,中国对“汉地十八省”的统治就已经不在具有合法性了。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未期,中国中央政府撕毁《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时,中国对西藏的统治就已经不在具有合法性了。
 
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的几个民族,为了保护自己的生命,财产和自由,他们可以联合起来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国家; 同理: 一个民族为了生存,被迫飘泊、移民,他们也可以建立若干不同的国家。
 
在中国地区 “汉地十八省”建立的新国家不是中国历史的延续,她是一个 “被异族征服而亡国的民族,重新获得民族独立建起来的新国家”,她的国土是 “汉地十八省”,不包括台湾、香港、西藏、新疆、内蒙古和东北地区。
 
今天我又一次来到香港,因为我不愿意躲在中国地区汉地十八省的某个角落,默默地、提心吊胆地为你们祷告:GOD BLESS ALL HONGKONG PEOPLES!
 
我不是英雄,但是我也不甘心做弱夫!我要对得起自已的子孙后代。
 
我带来的钱很少,因为我不是富豪,这些钱是我为别人提供法律服务,客户给我的劳动报酬,每一分钱都是于净的。
 
你们是我的同胞,我们是同种同源的华人!我们有共同的祖先、文化和历史。
 
从前你们帮助了我们很多: 从香港建港之日起,香港就是生活在中国华夏地区华人的避难所; 新中国建立之时,中国人以“镇压反革命”、“土改”名义大肆屠杀华人时,香港人你们接纳了这些大屠杀的幸存者; “三年大饥饿”,香港人你们又接纳了这些无法在中国生活的经济难民;  “汶川地震”、“玉树地震”,香港人你们又慷慨、无私地为地震灾区捐款.......。所以今天我一定要来还情。
 
 
关键字: 任达鲁 告香港同胞书
文章点击数: 1317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