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9/2020              

陈永苗:民国宪法对大陆有效

作者: 陈永苗

 
大陆宪法的国体危机
 
中华民国在台湾的存在,会使大陆49后很多看起来很多建立在中共合法性上的坚固的信条,成为空中楼阁或者谎言。
 
1949年共党宣布废除国民党伪法统,并没有明白宣布废除民国法统。可是1947年的民国宪法是共党参与起草签字的,可见1947年宪法并没有被中共统治废除。1956年以及其后的共党宪法都没有明白宣誓这点。可见即使根据中共法政的制宪权,民国宪法在大陆并没有废除,而是被搁置起来。1956年之后的宪法,可以说是戒严例外时期的宪法性文件,冠以宪法的名字。其宪法性堪忧。
 
1949年共党是考虑民国国体问题的。元旦的国民政府和平公告要求共党保持民国国体,共党仅仅回应于以废除国民党伪法统。1949年10月一日毛泽东仅仅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成立了。1976年中共加入联合国之后,毛泽东说,阿尔巴尼亚代表说得对,我们仅仅是驱除蒋介石非法集团的代表,而非中华民国。一个中国,两个国号,还是在一个民族国家的框架内的,人民主权的国体未曾废除更改,47宪法的地位在大陆也未曾废除。
 
中华民国宪法是有宪法效力于大陆地区,搞得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无效了吧。一个中国,大陆地区没有吃掉台湾之前,大陆地区宪法都是地区宪法。宪法历史上有地区宪法这玩意吗?正统地位或者国家地位被提前预支了。
 
国际法问题
 
川普当政,就意味着中共改革开放时期合法性之两个来源皆断,一个是经济发展之绩效合法性,川普的贸易战和制裁措施,将使依靠美国国际商业殖民体系的中共市场化经济发展脆断,经济发展绩效合法性成为上吊窒息自己的绳子。其二融入世界文明的对中华民国之垄断代表权合法性,也就是美国对中共政权的默认和联合国2758号决议维持的合法性局面,也会遭受翻转而破碎。
 
放在国际法的视野当中,中共还在对民国的交战团体到完全合法的政府之间永久性过渡,由于拒不承认民国法权和不肯普选,中共合法性妾身不明,模糊状态,只有事实上的统治和默认,依靠强权的统治和默认,处于随时不稳定和可能被翻转的危险状态,这也是中共政权对威胁极力铁血镇压的原因。经济发展绩效合法性和美国默认利用,和联合国之接纳,遮盖了原来合法性之缺失危机。可是如今到了这两层遮盖物都被揭掉的时候了。
 
毛泽东在新华社题词:把地球管起啦。我觉得共党如果合法占有民国之后,会越出国界,一定会挑战全球秩序。就像苏联的不断扩张一样。
 
中共执意把自己陷在内战和准内战状态,让自己的交战团体性非常明显,那么除非成功消灭中华民国取而代之,中华民国彻底消亡,否则只有保留内战特征和交战团体性,这个越发使其合法性妾身不明,其民族主义宣传使其中国化,夺取使用中国这一文化政治概念,都是为了遮盖。民国在,它就是永久性的交战团体,没渡过台湾海峡,这是天注定的宿命。民国再次复兴起来,它只有要么崩溃,要么投降, 要么负榆抵抗,三者选一。
 
国体问题升起
 
民国或者民国国体残留于大陆的,已经沉淀在水底,对于我来说,赞成和反对都是搅棒起来,让它升到水面,把大陆改革转型之自信打碎压下去。赞成与反对站在民国基础上,随便爱恨情仇,只要不要围绕中南海就好。在围绕民国的话题上,我认为在大陆反对民国比赞同民国的作用更大,因为舆论就要这样的搅拌。至于行动,它受必然性的支配,认识与行动分裂,美国给出什么国际大气候,反对和赞成民国的只能跟着行动。民国宪政就像历史三峡工程的发电机,无政府主义洪流是用来利用的,我们不是要喝那种泥沙俱下的黄水,而是要用电。反对就反对吧,反正你冲过发电机组,我就有了电。
 
经过98年开始的左右之争,其结果是反身性批判,在左右之上超越左右。在德国历史上超越左右有法西斯,有了法西斯之后就没法不超越左右,退回到左右之争。经过几十年的改革开放,左翼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被内置于改革开放,围绕改革开放,以改革开放为基础批判改革开放,已经和过去的专政左派区别甚大,顶多叫威权左派,与德国法西斯有类似的勾连。总之是在超越政体之上的国体上提出解决方案,而左派要求的是政体左化,右派要求的是政体右化,其低度都不足于与国体时代匹配。要么德国法西斯,要么民国当归。
 
 
大陆人站在民国立场对怪胎牌改革事物的批判,不仅仅是跳出之后的反身性批判,而且因为民国国体还真实地留在大陆,是一种自上而下的批判。
 
微博上一些反美的知识分子观察起来挺有意思的,他们反美意味着他们已经放弃或者根本不期待政体自由化(美国化),虽然针对挺美派的政体自由化(美国化)的期待,但已经不在这个层面上,而是关切民生,不自觉地关切国体问题。
 
我当年的“改革已死”基础上,分出几条线:一条,文革当立;一条,革命当立;一条,宪政当立;一条,民国当归。将来更加清晰的时候,就可以说了,改革已死的提出,决定了后来整个中国的走向。
 
香港来看,是一块内战之地,立在哪一边都是内战的一份子。中国大陆也是一样。所以我们是不是思考,我们不要作为参与或者被人攻击被人压迫被人镇压而被迫参与内战的一方,而是作为跳出内战格局的整体利益担纲和表达的代表出现,也就是说不仅仅体现为反对派的一小撮人的利益,而是代表整个国家的利益。这就需要从大陆跳离出去,以中华民国的复国为使命。王炳章在2003年写了一篇《重建中华民国》,根据世界各国的转型,无一例外地回归第一共和。八九其实是整个民族的意志除了少数人之外。代表了当时的整体利益。
 
 
关键字: 陈永苗 民国宪法 对大陆有效
文章点击数: 1176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