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4/2020              

曾伯炎:新病毒随贸易战再逼向中南海

作者: 曾伯炎

 
 
迅猛异常的二次瘟疫性病毒爆发流行,跟踵美国贸易战引发的经济瘟疫,再起病毒性瘟疫,二疫齐逼中南海,真有祸不单行之感,引老夫也调寄沁园春,打油填词一阕,倾泄心中之愤,体恤民生之艰也,其词曰:
赵国风光,千里瘟疫,万里恐慌。望国门内外,唯瘟漫漫。豪言壮语,顿失喧嚣,官场失序,权威变色,只剩封城这绝招,智囊幕僚,不抒文采,众多上将,难逞风骚,两个百年,小小病毒也笑嘲,困围矣,数风流物品仍是口罩!
 
当年老毛那沁园春首次被吴祖光:抄来发表在重庆《新民报》时,引读者惊讶:共匪,怎么也会诗,而在此10多年前,毛诗被冯雪峰带上海给鲁迅看时,鲁迅评毛诗有山大王气,而此山大王借抗日由一两万人扩充到百万,已在做红色帝王梦了。他哪知道,自已那狂热地头脑发昏,大世界,他吟诗为“小小寰球,几个苍蝇抽泣”而今真,乃更小的小小病毒,也成了他赵国继位者的大患与大敌,比特朗普的贸易战更弄得手忙脚乱、朿手无策了。
 
去年,在十九大报告里,幕僚给主子写了一个现代政治术语叫“现代化治理”他们认为治理,就是治民。用现代化手段强化专制,使民众更服从于权力,便是现代科技服务专制的效力了,偏偏跳出又一种非典病毒表现出决不服从你专制的管治与治理,因为:
 
因为,专制只注意防民压民,疏于防疫防病,,你们拥有现代化技术硬件,缺乏现代化软件,因为现代化产生于民主制,与落后的专制矛盾对立,而专制那软件,还是秦朝商韩之术打造,能与现代科技文明啣接吗?而专詶的反人权与友人性,注定是走向没落与灭亡。
 
把治理社会的古老软件诳说是现代化,被实践一检验,便暴露出的危机,你正愁着美帝亡我之心不死,却祸起于肉眼不见的小小病毒,它也是乱你国攘你灾的大敌呢!
 
在互联网的信息时代,首先在网上建堵塞信息的长城,学秦始皇筑长城,还不是反现代化吗?几十年前昂纳克在柏林筑长城式的隔离墙已垮,北京要隔离与篩选信息,再行“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驭民术,制造新的信息不对称,此传承老的愚民术,决非现代化治理,而是佯称现代化,实是陈腐的专制治理。开始流行此病毒时,只要少数官知,不让广大民晓,使疫情扩大到难以掩盖了,难道此非专制的软件惹大瘟疫的悄悄恶化吗?
 
专制的粉饰太平与只准报喜不允报忧的舆论操控,注定是窝藏与繁殖灾难祸乱的大温床,当此瘟疫流行时,怕人心被扰乱,他们总是压民又防民乱,防到民了,不防病毒,在信息不公开45天后,成千上万的染病毒者,恰在这45天无知中扩大病源到全国以致美日泰等国,经出口转国内,引世界惊愕后,才无可奈何地公开真象,中国民众与官吏皆活在假信息的盲从中,真象只属最高权力者们独享,独裁制使信息由独裁者少数独享,毕竟这国家非专制者所有,让广大民众如此盲从盲信盲动的运作,能叫现代化治理呢,还是专制落后的治理呢?被幕僚弄些时髦名词欺骗愚弄了君主,却不能愚弄民众,愚弄了民众,却不能愚弄天下,这次病毒在国内捂住了,却在美、日、泰等国暴露,信息时代再说明:这是专制瞒和骗破产的时代。
 
美国总统特朗普打贸易战,要求中共国进行结构牲变革,即搞真的产权真的市场与讲信用的契约,实是倒逼中共国的体制改革,北京仍花招与阴谋用尽去扺制与拖延,那么,这病毒性瘟疫再来倒逼,并从专制机构内部来揭示体制的危机,上帝已在预告:你们认为美帝逼不出你改革,那么这病毒性瘟疫不也在重复警告:不改革是死路一条!而这句话,也是邓小平1992年南行讲话的关键辞哩!
 
当前这瘟疫的暴炸性扩散,对“定于一尊”也是否定,时代已进入难再尊于一君,难再贱民,他们的一切医疗服务于权乌君,疏于服务于民,瘟疫必泛滥于民,不是对尊君贱民的报应吗?如果有点孟子讲的民贵君轻意识,如此民灾民难,也难泛滥如此之众与之烈吧?
 
当前,这有灭族灭种及灭国之灾的危险,还在用举国之力应对,能否扼制到更小损害,尚未可知。但暴露出制度性的病症,若不从制度的病症医治下手,很难说第三次瘟疫不再出现。
 
作者:曾伯炎
 
关键字: 曾伯炎 新病毒 贸易战 再逼中南海
文章点击数: 1693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