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8/2020              

梁之:一个族群的悲哀

作者: 梁之

 
 
 
 
下面两则短文都是前些日做的。每想起中国大陆画家、作家陈丹青说的“才吃两天饱饭,竟然怀念给他吃树皮的人,这是个弱智的民族,注定会灾难不断”,就有一种深深的悲哀。陈丹青说的这种中国人不仅多多,而且遍地皆是,真真可以代表这个族群。
 
现在因武汉执政官员制度性隐瞒撒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在全国多地爆发,不仅武汉全城封城,而且全国多个城市都封城了。造成现在这种局面当然与国家制度有关,甚至根源就在社会制度,但我们不能不承认与这个弱智的族群也有很大关系,因此前几天本人在朋友圈发了下面这样几句话:
 
“这个族群灾难不断,在一定程度上,与这个族群有胡锡进、金灿荣、金一南、徐焰、孔庆东、胡鞍钢、周小平、花千芳(长期胡说八道)以及许许多多隐瞒真相的官员有关。换而言之,只要不敢面对真相,只要不敢实事求是,只要把批评政府、说真话的人说成是‘恨国党’,这个族群也同样会灾难不断。”
 
中国大陆“有今天”,先是制度愚民;又由于长期愚民,最终“统一思想”,达到“官民一心”,其实也就是官民都是一个德行。既如此,即使上帝,也救不了这种族群!本人甚至认为,如果说从现在起,这个星球上还有族群会灭绝的话,那么最先灭绝的一定是中华民族!不管你对这个族群有多深的感情,都要明白,这个族群造孽实在太多,天地万物都不会原谅。
 
2020.1.26
 
赵忠祥的“幸福感”
 
 
赵忠祥活着时,常常在有资格去他府上的人面前炫耀自己有多少文物宝贝,可惜“带”不走。“临行”前不知是否想到了,是否很留恋,很伤心。在本人看来,他到死都没活明白。
 
老赵多年前还出版过一本随笔集子:《岁月随想》,其中叙述了他的一种“幸福感”,这其实也是他一直没有活明白的一个佐证。   
 
赵的播音专业是顶尖的,谁也不敢否认,可他某种“幸福感”的意识极为浓厚。   
 
赵在书中说道:“尽管我并不是毛主席身边的工作人员,但却总像一直在他身边工作。十多年来,在屏幕前我离得他那样近,看着他黑发转苍,红光消失,逐渐衰老。在他晚年接见外宾的那段日子,我更觉得是日夜陪伴,朝夕为他服务。毛主席晚年接见外宾,并没有既定的日程。有人说是根据他不规则的作息时间与他的高兴,无论白天、黑夜,想什么时候接见,就见上一面。于是,当年只要电台一宣布某位外国领导人到达北京的消息,我们的前期记者与后期录制人员就照例会三天三夜守候在台里值班。现在我有点明白了,那其实是由于健康原因,只有等毛主席神完气足时,才有可能接见外宾。”   
 
从这段话中可以看出,赵除了绝对忠于毛忠于自己所说的“职守”,作为一个人最应该具有的独立意识完全丧失了。即使几十年后,在回忆这段“光荣岁月”时,赵忠祥仍没有丝毫觉悟,仍沉浸在“享受”之中,带着一种甜蜜的回忆:   
 
“我已记不清值过多少次这样的班了。但每一次值班,我又都很兴奋,感到很神秘,也很神圣。大家期待着‘出发啦’这一声信息。”而这一切,又都缘于伟大领袖晚年接见外宾,不仅没有既定的日程,还要根据他不规则的作息时间与看他是否高兴,甚至不论白天、黑夜,主要是看他有没有兴致,“想什么时候接见,就见上一面”。不想见,也就拉倒。   
 
中国三百年前大概是这样,五百一千年前也是这样,两千三千年前很可能更是这样。关键是已经号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伟大领袖,怎么还能是这样。这不就是皇帝或农民起义军首领的作派吗?   
 
现在想来,赵忠祥以及他的那些同事不说,真是可怜了当年那些来中国要等待“伟大领袖”或叫“国王”接见的外国领导人以及“友人”!难道你们就是要来看一眼这个国王或叫皇帝吗!难道你们就是来捡这个仍然是古老大国的笑话吗?
 
2020.1.16
 
 “骨子里的文化”
 
 
在微信朋友圈见一帖,无标题,无作者署名。帖子中说的虽然只是中国大陆某个军事网站上的一些胡编乱造,但在本人看来,完全可代表本民族方方面面、上上下下。若本民族不是这般模样,绝不可能凭空出现这样一批胡编乱造、自欺欺人之徒。
 
这些东西完全堪称本民族“代表”。大家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若不能正视,只会继续坏下去,坏得更狠,于本民族的将来毫无意义。
 
帖子说,一些偏颇的言论在中国大陆军事网页尤其触目。国外有媒体认为:这种编造假军事新闻,杜撰假军事文章,是中国人心理畸形和扭曲的表现。美国人认为中国已经成为伪造假军事新闻的头号大国。英国简氏防务周刊认为中国很少公布国产武器的性能和具体参数,指标等等,对武器的缺陷,故障更少提及。俄罗斯专家说中国的军工和科研人员把实验室条件下的参数指标等等当成自然条件下的指标参数,欺骗上级。日本专家分析,中国人伪造假军事新闻,纯粹就是为了意淫。台湾军事评论员和印度报纸称:由于西方对中国的军事禁运导致中国武器发展水平的落后,中国一些网民假冒国外报刊伪造假军事新闻自欺欺人。
 
德国精神病理专家分析:沉醉于伪造假军事新闻,与一部分中国人逃避现实、脱离社会实际有关,实际上属于“臆病”。加拿大杂志认为,中国的舆论导向助长中国人杜撰假军事文章,是长期以来官方愚民政策的后果。街头军事杂志内容充斥着中国军力强大、武器先进、军队历史光荣等等,完全符合当朝主旋律。越南人民军报甚至认为,骗人是中国的民族文化传统,他们编写的历史纯属糊弄年轻人的宣传。韩国《朝鲜日报》称,在中国网络和媒体上刊登美国、法国、英国炒作中国武器先进等等全是中国人编造出来的。香港媒体认为:中国人看了网络上所谓外国声称,外国媒体报导等等,要检查是否有英文原文,如果没有,就一定是编造和杜撰。法国媒体称;假军事新闻已经成为中国人生活的麻醉剂和致幻剂。
 
读了上面这样一个帖子,真是悲从中来。自己并非“民族主义”者。因为我知道,凡大力宣传倡导民族主义的都是独裁分子,而信仰民族主义的都是独裁者的帮凶,这在人类史上有充分证明。当年墨索里尼就非常喜欢民族主义者,甚至要帮民族主义的作家出版自传。可以说,除了骗子,所有独裁者都是从民族主义者“进化”而成。
 
知名文化学者王东岳先生认为,凡是要为工农者,都喜欢集权,反对民主,比如中国大陆“乌有之乡”那些人,他们说要为底层民众说话,可他们希望回到毛泽东时代。而凡是要为无产者打天下谋幸福而后来获得政权者,都走向了自己的反面,实行的都是独裁专制,反过来压迫底层民众,没有例外。岳先生认为这是一个很奇怪的问题,从古到今没有谁能解决。
 
本人甚至不认为这个民族有多优秀,否则,不会在整个“伟大的毛泽东时代”即四十年前还是“第三世界”——即便又过了四十年,也仍然不过是一个“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当真“优秀”,怎么会如此不堪?又如何需要像上面帖子中所说的那样胡编乱造自欺欺人?
 
这个民族的素质,即这个国家叫喊(他们叫“提倡”,其实提倡者自己的精神都腐朽不堪)了几十年的“精神文明”,更是低到“下三烂”地步。就算从历史上看,这个民族也不能算突出。特别是与古希腊相比,一点也不优秀。古希腊文化艺术的光辉灿烂,即使在今天来看,依然耀眼夺目。
 
到了今日,连“精神文明”也不提了,究其故,大概缘于统治者发现,今天在人类流行的现代精神文明全是西方“那一套”,本民族文化传统中根本没有。特别是用现代文明一检验这个民族的文化传统,非但腐朽,且“毒性”相当大。敢说,如果不是这样一种文化传统,今天的中国人绝不是这样。即便如此,我们电视上仍在那儿自信着,自豪着,那意思,就是要崇拜这种“骨子里的文化”。现在是“骨子里的文化”代替了过去提倡的“精神文明”,更不提吸收西方现代文明。
 
可在本人看来,这个民族如果不能扔掉这种“骨子里”的东西,绝不会被人类进步文明所接受。今天的中国难以融入人类现代文明,正是这种“骨子里的文化”所导致。
 
尽管如此,本人也还是希望能救救这个民族。想要救它,并不因自己是这民族一分子,属于这个族群;也更没幻想轻易能救得了此族群,因为在本人看来,正如已经去世三年的周有光先生所言,此民族非脱胎换骨不能救。然而,你去问80%的中国人,要他们“脱胎换骨”,他们肯吗?这才是今天中国统治者最高兴的事,他们认为这正是他们能继续执政的“基础”。
 
可不管怎么着,也还是应该让这个族群在人类多延续些时日,即使从让人类更加了解和认识这个族群出发,然后汲取教训,以免重蹈此族群覆辙,也是值得的。
 
本人最担心有人说我这人太仁慈——比如,像我一位朋友,就有可能反对。因为在他看来,这个族群80%的人在人类多延续一天,只会多祸害人类一天,影响人类的进步。
 
每想到此,后脊背都会发凉。
 
2020.1.9
 
 
关键字: 梁之 中华民族 悲哀
文章点击数: 1774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