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2/1/2020              

一真溅雪 :“洗脑灌输”是一柄双刃剑

作者: 一真溅雪

 
 
以前我一直认为容易被中共当局洗脑的人,大多为一些缺乏社会生活经验的年轻人,或是一些没有文化或文化知识不多的人群。前者易被洗脑是因为他们在中共的统治之下生活得还不夠久,对于中共当局过去在中国大陆所犯下的种种骇人听闻的罪行知之甚少,甚至全然不知,再加上没有亲身经历过,因而也就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那种切肤之痛的感觉,这些人被中共当局洗脑也就在情理之中了;至干后者,那是因为文化水平低,往往使他们缺少判断是非对错的客观标准,这些人被洗脑也是不足为奇的事。
 
可是近来发生的一件事几乎颠覆了我以上的观念,早两个多月前,有一次我们高中同学聚会,考虑到老同学们大多已年近八十,甚至八十有余,有些同学因健康原因行动已有所不便,今后要聚会一次也不容易,于是便有同学提议由当年的老班长出面当群主,建立一个高中同班同学的微信群,这样既可解老同学之间互相牽挂之苦,通过微信聊天还可缓解大家退休后的寂寞。
 
然而两个多月来,我从这个群里老同学们的言论和他们转发的文章和视频中,发现这是一群被中共当局彻底洗脑至今仍未觉醒的毛左份子和自备钱粮的五毛党。他们的言行和转发的文章、视频中除了充满对中共当局和当今中国大陆社会的歌功颂德之外,甚至还充满对毛时代的怀念。几乎没有一个同学表现出对中共当局和当今的中国大陆社会有较为清醒的认识。这既令我震惊,又令我失望。
 
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我们班上的同学在1949年刚“解放”时年纪小的也有八九岁,年纪大的有十一二岁,对民国时代应有初步印象。到1955年我们进高中时,我们所考上的这所中学是全省数一数二的著名中学,能考进这所中学高中部的,都是来自省会和全省各县初中毕业的优秀学生,这表明我们这个班的学生应该都具备足够的逻辑思维能力。高中毕业后我们这个班的同学95%以上都考入了不同的高等院校,毕业之后大都成了专家、教授、高工之类的人才,这表明他们并不缺乏知识,理应不缺乏做人必备的常识。这些人“解放”后又亲眼目睹或是亲身经历了“解放”后多达五十余次的各种政治运动,以及这些政治运动对大陆民众所造成的罄竹难书的深重灾难(他们的亲友深受其害的也不乏其人),他们对这些理应有比一般人更为深刻的了解和认识。
 
然而就是这样一群我认为理应最先觉悟,理应对中共当局和中国大陆社会有清醒认识的这样一群人,居然竟几乎无一例外地成了一群毛左份子和自备钱粮的五毛党。
 
当我静下心来思考产生这一现象的原因时,我下得不惊叹中共当局“洗脑灌输”的巨大威力,和以培养极权统治者的“驯服工具”为目的的教育模式影响之深远。中共当局用来对民众进行“洗脑灌输”的工具:政治学习、听报告、广播、电视、报章杂志、电影、戏剧、文艺作品……等等,成了他们唯一的资讯来源,中共当局所灌输的共产极权教条成了他们判断是非对错的唯一价值标准。由于中共当局的封锁他们不知道事情的真像;他们也不知道除他们所接受的共产极权教条之外,还有其他的价值标准,所以他们没有比较、没有选择,他们成为毛左份子和自备钱粮的五毛党,也就是必然的事。
 
除了中共当局的“洗脑灌输”之外,自“解放”以来中共当局所推行的那种承袭于前苏联的、以培养极权统治者的“驯服工具”为目的的教育模式,也是促使我的高中同学们成为毛左份子和自备钱粮的五毛党的罪魁禍首。
 
在民国时代,我国的大学都是效法英美那种以培养有独立思想、有社会责任感、有批判精神和创造性的人为目的的综合大学模式,这种教育模式在民国时代,为我国在各个学科造就了一大批令至今大陆的知识份子都无法超越的大师级的专家、学者。这种成功的教育模式“解放”后理应加以发扬光大。然而中共当局夺取中国大陆政权之后,却反其道而行之,于1952年强行在全国推广前苏联那种以培养极权统治者的“驯服工具”为目的的教育模式。为此,中共当局在这年秋季将各综合大学拆散,重新组合成一个一个的专门学院诸如:医学院、农学院、师范学院、机械学院、土建学院、冶金学院、地质学院、石油学院、矿冶学院、航空学院、钢铁学院、财贸学院、外语学院、铁道学院、煤炭学院……等等,这些专门学院里面又分各种不同的专业,每个专业只教授给学生与本专业有关的、范围十分狭窄的专业知识。人文学科的课程,除了通过政治课和政治学习进行“洗脑灌输”之外,其他完全没有。这样的高等院校培养出来的中共当局的“驯服工具”,除了可以从事他所学的范围十分狭窄的专业工作之外,脑子里充满的就是在大学期间被灌输的共产集权教条和被中共当局扭曲了的历史和现实,以及与普世价值观格格不入的价值标准。
 
我的高中同学们就是这种教育体制培养出来的这样一批党的“驯服工具”,由于他们本身的智力素质较高,所以他们在他们所学专业方面尽管都有一些成就,但他们不过都是中共当局在这个专业方面的一个得心应手的工具而已,他们除了具备他们所从事的某项专业工作的狭窄的专业知识之外,基本上不具备;或是很少具备作为一个有独立思想、有独立人格的人所必须具备的常识。一群这样的人,他们不成为毛左份子和自备钱粮的五毛党,你还能指望他们成为什么?
 
当然我的高中同学们之所以大都成了毛左份子和自备钱粮的五毛党,除了深受中共当局的“洗脑灌输”和以培养党的“驯服工具”为目的的教育体制的毒害之外,也还有他们自身的原因,他们往往出于利益和利害方面的考虑,“自觉”地害怕接触与他们固有的“正统”观念不相符合的资讯以及人和事。因为他们大多已成为生活优渥的专家、教授,他们害怕失去在这个社会他们来之不易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地位,他们连“翻墙”接受更多资讯来源,和与异议人士接触的勇气都没有。
 
我曾试图开导一位我认为最有可能被我开导的高中同学谭XX, 此人聪明过人,读书成绩优异,能说会道,初中就担任包括高中在内的学校学生会主席、刚进高中不久便已入党。大学毕业时,仅因发现与原相恋女友性情不合,提出与她分手,被这位女友到学校举报他见异思迁,小资产阶级思想严重。他竟因此在毕业分配时被学校“发配”到当时人迹罕至的青海格尔木去修筑铁路,直至“改革开放”后,才找关系费尽周折调回他的母校工作,后来成为桥樑隧道方面的著名专家、教授。
 
就是这样一个自身素质极高、完全有能力从亲身的经历中看清中共当局的丑恶本质的人,有一次,我对他说:我们年纪都大了,我们总不能就这么糊里糊涂地过一辈子吧!到死也不知道我们所经历的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我借一本书给你看一看,也许对你有所帮助。于是我把一本《千秋功罪毛泽东》(上册)借给他看,并对他说:这是国防大学教授辛子陵大校,利用他的特殊身份,查阅了大量保密档案资料,并走访了许多当事人之后,写出的一本书,其观点不一定全对,但他引用的史料却是真实可靠的。
 
一个月后他把这本书还给我时,我问他:这本书怎么样?他说:中央内部的斗爭真的有这么激烈、这么复杂吗?真令人难以置信。易XX,我们老百姓只管保养好自己的身体,过好自的生活就行了,其他的事管它那么多干什么?我问他:这本书还有下册你看不看?他连忙说:不必啦!看了上册就行了。我看到他连看完这本书的勇气都没有,实在令我大失所望。失望之余,这使我认识到:要使一个深受中共当局“洗脑灌输”和以培养党的“驯服工具”为目的的教育模式毒害的人觉醒,光靠外来的啓迪、开导是不夠的,还必须有受毒害者自身有探求真像和追求真理的欲望和勇气才行。
 
对中国大陆民众的“洗脑灌输”,对于巩固中共当局的共产极权统治虽然威力巨大,但当中共当局把“洗脑灌输”这个本来用来愚弄民众的把戏玩过了头之后,中共当局和它的最高领导人自己也会被他们用来对民众进行“洗腦灌输”的虚假言行和资讯所“洗脑”。其后果就是不仅给中共当局自己造成了巨大损害,更是给大陆的中国民众造成了至今仍未穷尽的深重灾难。
 
从“解放”后直至“文化大革命”,中共当局原本是用来对大陆民众进行“洗脑灌输”的对毛的大肆吹捧和神化,毛被他的手下和宣传部门说成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英明伟大领袖;毛不仅是中国人民的大救星;而且也是全世界人民的大救星。久而久之毛自己也被自己的手下和宣传部门所“洗脑”,一向精明老道的毛,到后来居然自己也认为自己无比英明伟大,天已降大任于他,他要率领大陆民众去拯救全世界三分之二的生活于水深火热之中的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使他萌生了要充当世界共产革命的伟大领袖的“豪情壮志”,为此被“洗脑”到自己也认为自己无比英明伟大,自己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事无不成;自己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毛,居然相信自己可以率领中国大陆民众在几年之内在经济上、军事上全面超越前苏联和美英等老牌帝国主义。从而为自己充当世界共产革命的伟大领袖、战胜能资本主义、在全世界实现共产革命的梦想打下坚实的物质基础。于是毛于1958年和他战战友们制定了野心勃勃的超英赶美的宏伟计划。
 
要充当全世界人民的大救星、要充当世界共产革命的伟大领袖的狂妄野心,以及被他的战友们和宣传机构对他的洗脑(对毛的不着边际的疯狂吹捧和歌颂)己使毛头脑发热处于颠狂状态,已自认为自己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毛在1958年和他的战友们,为实现他们的宏伟目标在全国的各条战线全面发起了一场愚不可及的、、疯狂的“大跃进运动”,最终导致国民经济陷入全面崩溃的深渊,导致中国大陆民众处于极度贫困、物资极度匮乏并饿死四五千万人的深重灾难之中。
 
正当“大跃进”的彻底失败使毛的威望陷入低谷之后,出于维护共产极权体制的需要,中共当局需要重新把毛捧上神坛,以供大陆民众顶礼膜拜。
 
于是自1964年以后,以林彪为首的毛的战友们,出于对大陆民众洗脑的需要,又开始了对毛的大肆吹捧,这一轮对毛的吹捧比“大跃进”期间及以前更加疯狂极端,毛再一次被捧上了英明伟大、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神坛,这一套虽然使中国大陆民众大都被中共当局成功洗脑,再次把毛当成他们的“大救星”。但令毛的战友们和中共当局始料不及的是,毛自己也再一次被他的战友们和中共当局的宣传机器所洗脑。这使得毛再一次陷入自己英明伟大举世无双和自己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自我陶醉之中。
 
满脑子封建帝王思想的毛,此时居然萌生出要利用自己无比的崇高威望、举世无匹的冷酷无情、阴险毒辣和玩弄权术的高超手腕将自己“打下的江山”,由“党天下”转变成毛家的“家天下”[註:1]的野心。毛为此而发动了长达十年的“文化大革命运动”,这场运动给中国大陆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道德……等所有方面都造战了巨大的损害和对大陆民众带来了史无前例的深重灾难。国民经济再一次陷入停顿、倒退和全面崩溃;使整个社会陷入极度的混乱和社会道德的全面溃烂。运动期间有两千万人遭到各种形式的迫害、批斗,受牵连影响的人多达一亿;因批斗、迫害、关押、屠杀和武斗致死、致残致伤的人难以数计;中国传统文化的糟粕被发扬到极致,而其精华则被摧毀殆尽;历史遗跡和文物典籍惨遭不可逆转的破坏;社会道德论丧、社会风气江河日下。最终,直到毛死去,他都未能实现其将“党天下”转变成“家天下”的黄粱美梦。
 
“洗脑灌输“这柄双刃剑对中共当局及其最高领导人的伤害和误导,到如今又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前几年以习XX为首的中共当局本来用来对中国大陆民众进行“洗脑灌输”的一些专家、教授的“宏论”称:中国大陆的经济和整体实力已经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中国的军事实力已与美国旗鼓相当,在某些方面甚至已超越美国,例如国产歼20的许多性能已超越美国的F22、中国大陆的东风某型号导弹可以轻易击沉美国的核动力航母……;在以习为首的中共一党制领导下的具有中国(大陆)特色的新时期社会主义发展模式将成为今后人类社会发展的典范;习XX及其思想的英明伟大、习读书无数、知识渊博……。在众多毛左份子、五毛党和乌有之乡的乡民们被中共御用的专家、学者们所宣扬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洗脑”的同时,习XX自己和他的手下们,也被这些乌七八蹧的“宏论”所洗脑。以致知识贫乏、头脑简单好大喜功的习XX也滋生出要取美国而代之,充当世界领袖引领世界政治经济发展的新航向,和要主导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痴心枉想。于是才有了在抗日战爭胜利七十周年纪念大会、杭州二十国集团大会、建国七十周年纪念大会……等重大国内国际大会上,习模仿汉唐盛世万国来朝的场景,站在会场中心依次接受各国领导人排队前来“覲见”的电视画面;于是才有了耗资巨大收效甚微的一带一路的“宏伟”计划;于是才有了试图在2025年在高科技方面全面超越以美国为首的东西方发达国家的“中国制造2025”发展计划;于是才有了不计成本的“大外宣”计划;于是才有了不顾国内仍有数千万人尚未脫贫的现实,却打腫臉充胖子到国外去“大撒币”的愚不可及的“面子外交”;于是才有了被吹捧到堪与“毛泽东思想”比肩的“习XX思想”和荒诞的所谓“粱家河大学问”;于是才有了与美国展开一场贸易战的底气和贸易战初期的“以牙还牙”、“奉陪到底”的豪言壮语。然而习和中共最高领导层自己被自己的御用学者、专家们洗脑之后,使自己处于失去理智的颠狂状态之下的胡作非为,再一次使中国大陆的政治、经济和社会陷入进退维谷的困难境地;使中国大陆民众再一次深受其害。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尽管中共及其最高领导人一再被自己对民众的“洗脑灌输”所自伤,对中共自己和中国大陆民众都造成了一系列不可挽回的重大伤害。然而时至今日,中共及其最高领导人并未从中吸取教训,反而继续不断加强对中国大陆民众的“洗脑灌输”,实际上也就是不断加强了对他们自己的“洗脑灌输”。
 
看看持续了半年多的香港民众的“反送中”运动,即使参加“反送中”运动游行示威的、坚持“和理非”方式的香港民众在6月18日已达到约二百万人之多时,中共当局及其洗脑工具仍对中国大陆民众宣称:这是由国外反华势力挑动一小撮港独份子和暴徒发起的一场暴乱,在香港是不得人心的,广大香港民众是支持中央政府和以林郑月娥为首的香港特区政府采取武力措施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的,这使习XX和中共最高领导层误认为只要把被国际反华势力唆使的少数骨于份子当作“暴徒”抓起来,香港的“反送中”运动就会平息下来,结果中共当局怂恿港警抓捕了五六千香港示威民众之后,香港人的游行示威活动不仅没有平息下来,反而一直持续至今。
 
在去年11月下旬的香港区议会选举中,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居然也相信了这些用来对大陆民众进行“洗脑”的谎言,而误认为拥护中共的建制派会在香港区议会选举中稳操胜卷,才决定让香港区议会选举如期举行,结果是香港民主派以388席对拥护中共的建制派59席的绝对优势大获全胜,这一结果表明反对修改“逃犯条例”和坚持“五项诉求”的香港选民超过了香港选民总人数的百分之八十五。这一结果也大出被自己的洗脑机构所洗脑的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的意料。
 
这本应引起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对以欺骗误导民众为主的“洗脑灌输”政策的反思,然而就像狗改不了吃屎一样,用欺骗和谎言来误导民众以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是共产极权政权与生俱来的不可克服的本性。尽管香港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然而当这次武汉冠状病毒肺炎来临时,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又再次重蹈覆辙被自己对民众的“洗脑”言行所“洗脑”。就在去年11月8号武汉市第一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被确诊之后。中共当局不是积极征求有真才实学的专家们的意见,采取积极有效的防控措施防止疫情的扩大蔓延,也没有向民众公开疫情的真像,并向民众普及防范疫情扩展的方法与措施,而是为了“维稳”和在春节和“两会”期间制造歌舞昇平的假像,将疫情及其危害性对民众进行隐瞒;不仅如此,中共当局还组织一些御用专家、学者向民众宣扬此种新型冠状病毒危害远没有“萨斯”那么严重,传播速度也远没有“萨斯”那么快,就在已经有许多病例已表明这种新型冠状病毒是可以人传人的时候,北京大学一医院呼吸科主任王广发在视察了武汉疫情之后,居然公开表示: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可防可控、也没有发现人传人的证据。可是就在王主任为迎合中共当局的旨意而发表这一番“宏论”之后不久,王主任便用自身的事实彻底否认了自己这一番言不由衷的“宏论”,王主任回北京不久,就被证实他自己已被人传人而患上了“武汉肺炎”,而近期“武汉肺炎”在全国范围内的迅猛发展趋势,也让王主任关于“武汉肺炎传播速度慢、、可防可控”的谎言不攻自破。
 
就在武汉、湖北甚至全国民众被这些无耻专家、教授的无耻谎言“洗脑”而对武汉出现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掉以轻心,一心一意筹备一年一度的家庭团聚欢度春节的同时;武汉市、湖北省的领导和以习为首的中共最高领导层也被这些无耻专家、教授们的奇谈怪论所洗脑,他们居然也认为:既然这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传播速度慢,又可防可控,而且还没有发现人传人的证据,那么只要把病源地武汉市的“华南海鲜市场”彻底消毒处理好,消灭了病毒的来源,也就不会有新的感染者了,只要把那几个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治癒或是等他们死掉之后,这场“瘟疫”豈不是就会在不会造成什么大的危害和不良影响的情况之下就自行消失了。以致从武汉市、湖北省直至以习为首的党中央对武汉发生的这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都没有引起足夠的重视。直到元月二十三日之前,武汉市、湖北省都一直没有采取任何有效的措施来阻止这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向武汉市、湖北省和全国其他省市的蔓延。以致春节前有五百余万武汉人从武汉走向全国各地甚至国外,把这种危险的新型冠状病毒也带到了全国各地和世界上其他一些国家,以致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在这些地方蔓延,时至今日(元月二十九日),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已有确诊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达6073例;疑似病例9239例;死亡132例;治癒114例。国外也有多个国家出现这种病例。据国内外专家估计:目前疫情还处于上升階段,还远未达到高峰期。这次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发展到如此严重的地步,完全是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自己被自己“洗脑”造成的结果。
 
由此看来中共当局对民众的“洗脑灌输”这柄双刃剑,不仅可以为中共当局造就一批毛左份子、五毛党和乌有之乡的乡民;而且在促使中共的共产极权统治走向灭亡的过程之中,也将发挥重大的促进作用。
 
2020年元月29日写于望春轩
 
 
关键字: 一真溅雪 洗脑灌输
文章点击数: 1670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