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2/18/2020              

谢显宁:2020年庚子正月初一

作者: 谢显宁

 
 
疫情凶猛,去龙凤山公墓给岳父母扫墓后本想回家。但又想,既然已到新都城边,何不去桂湖看看田家英?他那样的良知人士如果多点,何至于搞到那般田地不可收拾?尽管知道,在“你懂的”那种体制下,根本不会有良知人士存在的空间,但这样的认知并不能稍减对田家英的崇敬。
 
 
 
第一次知道田家英,是在老家天回镇范家巷小学读小学的时候。那时正值大饥荒最严重的年代,在饿得吃糠吃菜吃稗子,吃得吐清口水最后没得吃饿死人的时候,就听大丰(那时叫崇义桥)的同学说,他们那里来了个大干部叫田家英,是个好人。小学生不懂田家英,直到许多年之后“改革开放”,才明白了田家英,明白了啥叫好人。前不久,得到泽渝同学惠赠的《成都七中校志》更知道,田家英原来还是七中前身——成都县中初40班的学生。不由得深为曾有过这样一位校友为荣。尽管明知道这有“拉大旗作虎皮”之嫌,但宁可坚信确有其事,并且莫名其妙地就是要以一个好人与自家(大家、小家、自家、过家家……)发生了关系为荣,硬是要把好人与自己扯在一起沾点仙气!个人尤如此,学校何以堪,理所当然堂而皇之写成文字以显示“贵族血统”。这样做,说明了什么其实也说明不了什么,但却说明了良知的力量——士农工商贩夫走卒都想粘良知的光——足以说明,良知的光辉永存天地是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
 
 
 
在桂湖和周边风景区东游西荡,完全忘了今天是冠状病毒新型肺炎“忌日”。回到家,已是傍晚时分。看微信,舟兄转发的一幅鹤鸣茶舍照片给我打了一针“鸡血”——春节的鹤鸣茶舍门可罗雀!这几年曾去鹤鸣茶舍喝过几次茶。每次去都是座无虚席。享有百年盛誉的鹤鸣茶舍,怎么到了这般境地?这幅人去“楼”空的景象,和我上午驱车去公墓看到的大街景象,何其相似乃尔!
 
街市繁荣与门可罗雀,原来这么“易如反掌”?一个激灵——去天府广场看看!于是马上给舟兄回复:“立此存照,为历史作证”。
 
几口扒拉完晚饭,放下碗对老太说:“我要进城!”老太:“爪子?”“切天府广场。”“爪子?”“切看过年。”“爪子嘛?”“切看过年!”“风车车的!”……
 
驱车进城,一路顺风。老成灌路上(成都至灌县的公路),连平时必堵的地段都“一马平川”。
 
平时,从红光镇进城,起码1小时。这次,天快黑时(6点过)从车库启动出发,到平时进城停车的省图西侧西华门街边“老地方”停好车,还不到7点(因为春节大假,还省了停车费)。
 
停好车,直奔天府广场。看到的景色,那种幽静、那种闲适、那种“桃花源记”、那种……真的值得终身记忆。还记得在七中读高中时,天府广场是全市大集会的首选场所。如今的人们也许不理解,人群聚集不是很“敏感”,不被允许的事情吗?怎么还会有“大集会”?这样的问题,就是“代沟”问题了。那已经属于另一个问题了。
 
 
 
那时代与现时代,虽然也属同一个时代,但在“聚集”问题上却有不同——那时代喜欢聚集,现时代拒绝聚集。那时代,五一、十一、大事件,都是大聚集的节点。只要聚集,动辄十几万几十万人。高中时代记得最清楚的一次大聚集是欢迎西哈努克亲王。全校师生,在亲王到来之前老早就开始练习排队、挥手、喊口号。欢迎当天,很早赶往天府广场。时过50多年,详情记不得了,但人民南路和天府广场的人山人海至今记忆犹新,哪像眼前这般模样?难道,这就是公元2020庚子年的春节之夜的——天-府-广-场(见上图)?
 
看够了回家,打开微信——简直像某个段子说的那样——“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居然连胡锡进都承认,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确诊感染者已经达到1287例,死亡41例”!其它信息眼花缭乱:
 
“青海已中招,目前仅西藏暂未发现确诊或疑似病例”
“明起,北京所有省际客车全部停止”(新京报)
“30个省区市启动一级响应”(央视新闻)
“防城港确诊2例新型肺炎病例!”
“林郑月娥宣布香港将疫情应变级别提升至最高级”
“武汉明日中心城区机动车禁行”(长江日报)
“武汉市ZF的骚操作,电影都不敢这么……”
“武汉一医生的心声”
“紧急呼吁,紧急状态,是时候宣布了!”
……
 
越看越觉得心惊胆战,越看越觉得“其来有自”。武汉疫情看似突发,但真的是突发吗?
 
去年,即2019年的12月8日武汉即出现第一例冠状性肺炎病人。12月30日,武汉健卫委发布《关于报送不明肺炎救治情况紧急通知》,事实上确认了病例。但是,已经过了22天。这是怎样的22天啊!
 
2020年1月1日,武汉警方宣布:“经调查核实,已传唤8名违法人员,并依法进行了处理”。
 
 
 
1月19日,武汉百步亭社区举办4万多个家庭参加的万家宴(见上图楚天都市报2020年1月19日1版头条《百步亭4万余家庭共吃团年饭》副标题为“一万多道菜品映出邻里温情,二十届万家宴见证社区和谐”)。
 
1月23日,武汉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1号通告封城。
 
就是说,从去年12月8日到现在,过去了整整一个多月时间,错过了最佳时机不说,其间还抓了预警者!为了向世人证明“岁月静好”没有疫情,还在疫情发生1个月21天之后刻意举办创吉尼斯纪录的4万多家庭参加的盛宴!这是什么盛宴?专门把4万个家庭10来万人聚集起来相互传染吗?!
 
结果,弄成了如今的局面——国内除西藏暂时幸免于难外,30个省区市启动一级响应。港台地区,日本、韩国、美国、新加坡……世界多个国家已经发现病例!
这究竟是谁之过?
 
随着时间过去,谁之过终将水落石现。但眼下急迫要做的是,必须竭尽全力遏制疫情,救治病人,立即释放8位预警者,惩办武汉市的骚操作者以提振群众信心,并开通广阔的防疫抗灾救援渠道——包括国际救援渠道!
 
2020-01-25
 
 
关键字: 谢显宁 疫情凶猛 庚子 正月初一
文章点击数: 1507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