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4/2020              

朱民泽:剿共产病毒檄文

作者: 朱民泽

 
病毒,溯其词源,古之为恶,为害,为苦,为痛,为恨也。病毒有二,一为物质,一为精神。物质病毒之害,显然,易除;精神病毒之恶,隐蔽,难清。精神病毒,亦分有二,一为共产,二为纳粹。共产病毒与纳粹病毒,乃地狱幽灵之孪生毒株。
 
中世纪以来,欧洲上空,地狱幽灵,游荡多时,欲蛊惑人心,成人间上帝,遂造共产病毒,妄图征服人类。至十八世纪中叶,共产病毒初起于德国莱茵河畔,后游荡徘徊于英伦三岛及德法等地。马恩二厮,乃撒旦教徒,年少轻狂,虚妄无畏,因其有乌托邦之梦幻,遂颁布改造社会之总纲领----《共产党宣言》。加以资本运作之剖析,剩余价值之揭露,无产有产之划分,最终著成共产革命之总剧本----《资本论》。故而,共产病毒乃幽灵之恶作也。至此,人类之祸害在劫难逃矣!近两个世纪,人类浩劫,皆始于此也。
 
地狱幽灵之另一恶作,乃纳粹病毒。二十世纪上半叶,自二次大战始,纳粹病毒与共产病毒,曾有过殊死较量。纳粹德国,共产苏联,欧洲各国,曾爆发旷世搏杀。美英中苏结盟,对抗德意日三国。其实苏德乃一丘之貉,纳粹病毒,攻势异常迅猛,美英等同盟国,两其相害取其轻,与红色苏联结盟,实为与共产病毒共舞。最终同盟国将纳粹病毒灭绝于德国本土。其孪生毒株,共产病毒则殊迥异,缘其特有的迷惑性,高度的变异性,毒素的持久性,全面的渗透性。使得二战后,席卷欧亚大陆,多国惨受其害。 
 
共产病毒的第一个中间宿主是俄国。世界共党之鼻祖,乃沙俄流亡之叛徒,经德意志帝国收买,沦为德国间谍。德国通过列车输送,将其运回沙俄。经其煽动鼓噪,成立苏共斧头帮,再经其组织策动,病毒于1917年爆发,恶作剧于莫斯科冬宫上演,克里姆林宫为世界第一舞台。此后,苏联沦为共产病毒之温床。此后迅速变异,升级成极权病毒,后经共产国际推波助澜,共产极权病毒,肆虐欧亚大陆。
 
1930年代,一个格鲁吉亚的凶暴酒鬼,小工厂老板之子,成了此恶作剧之主力推手。最终导致苏联全境感染共产病毒,死伤无数,一度沦为人间地狱。苏共斧头帮及其爪牙,亦难逃病毒侵害,主要成员惨遭清洗,人民卑贱如蝼蚁,国家恐怖如天牢。1953年,在克里姆林宫的地板上,斧头帮总舵主倒在尿泊中,孤独地死去。
 
共产病毒的第二个中间宿主是中国、蒙古。1919年前后,共产病毒经苏俄特工携带至西伯利亚远东地区,企图在中国境内进行杂交实验。1921年,蒙古人民党成立,蒙古受共产病毒影响到1992年结束。
 
1919年后,共产病毒在中国一发不可收拾,开始蔓延并波及东南亚等地。两个北大教授受其蛊惑,以北平为基地,进行本土嫁接培植。一日,一位傲慢的旧式文人,因不满图书馆职员的工作,将一耳光打在其脸上。 
 
不幸的是,那名曾受耳光之辱,一直仇恨于心的小职员,后来竟成了中共斧头帮之帮主。1921年,共产病毒第一次集中爆发在上海南湖的一艘游船上。曾经老学究打在小知青脸上的那一巴掌,后来彻底改变了中国知识分子的命运。
 
一位毕业于香港西医学院的医生,曾移民美国,后弃医革命,多次流亡日本,做了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的孙中山,人称孙大炮。在1922年,孙大炮称,此共产病毒可防可控,甚至可用来以毒攻毒,以实现国民党统一中国之大业。1923年,孙大炮邀请苏俄斧头帮特使携带共产病毒样本,从莫斯科至上海,后移至广州做嫁接重组。1924年,经苏俄渗透支援,建立黄埔军校,集中培训军事人才,搞革命武装和社会实践。不料,共产病毒与皇权病毒杂交后,立即更新换代,变异升级,其威力无比,国人完全无法驾驭。此后一个世纪,几乎所有国人皆受其毒害。孙大炮亦不幸交叉感染,1925年病逝于北平碧云寺。
 
1927年后,共产极权病毒肆虐江南,曾在井冈山,瑞金等地集中爆发。苏俄殖民党之共产信徒,打土豪分田地,烧杀抢掠,数典忘祖,六亲不认。如赤匪方志敏,公审宰杀亲叔叔,绑架撕票传教士等。孙大炮之学生,青帮门生蒋介石,用三民主义之法宝,初始防治得力。共产病毒一度在江南销声匿迹,但逃窜于湘、贵、黔、蜀等省,后蛰伏于陕甘宁荒川洞穴。怎奈国民党内部,党派纷争,特务渗透,再逢国难当头,民国政府腐败虚弱,苟延残喘矣。此后,共产病毒一发不可收拾,蔓延遗毒全中国。
 
1936年,一个东北土匪二代,纨绔少帅领兵无方,却迷恋青楼小巷,受共产斧头帮之蛊惑,给予共产病毒寄生喘息之机会。此叛国之举,张少帅沦为中华民族之罪魁。时局动荡,日寇侵华,国民政府内未安而急攘外,结果御敌无力,扫孽无心矣。1942年,共产病毒于延安升级成极权病毒。举国之妖孽,皆闻风而云集,寄生于一隅。如张春桥、李云鹤之流等。共产病毒,藏匿高坡,纵横沟壑,滋生漫长,经八年蓄势,已成洪水猛兽,具燎原之势矣。随后,中共文痞教唆愚民,将中共斧头帮主毛泽东,吹捧成人民之救星,歌颂成东方之太阳。
 
1945年前后,世界格局彻底洗牌,共产势力在东欧与东亚极度扩张。美国疏忽失东亚,苏俄帮凶逞威风。蒋总统沽名钓誉,毛赤匪奸贪如鬼。国民党惨遭溃败,共产党吞噬大陆。1947-1949年,中国大陆防御失控,共产病毒旋即肆虐,神州沦为赤匪苏区。中共党国,成为共产国际之卫星国,苏联之附属国。正统之国民党败于苏俄之殖民党,使得中华民国政府逃遁于太平洋,偏安于一片树叶状的海岛之上。此后四十年,中国大陆文革祸患迟迟未了,遗毒绵绵未清。至今,尚无疫苗可防,仍无解药可治。
 
1958年夏,赫鲁晓夫与毛泽东在北京对话,彻底揭露了共产病毒之全球战略。毛泽东公然提出“用共产主义细菌渗入”的战术。赫鲁晓夫附和说:“没有任何装甲可以防止这种渗入”。共产病毒的第一大法宝是谎言,其宣传蛊惑之手段与纳粹如出一辙。共产病毒的第一杀手锏是生命,捆绑人民作为赌注筹码,视人之生命如蝼蚁。用人海战术,拼人命数量,共产世界与自由世界进行无人性、无底线的对抗较量。
 
共产病毒的第三个中间宿主是东欧、北韩等国。这些国家都是二战的产物,属于共产国世界的势力范围。北韩极权病毒源于苏俄。1950年代演变成了帝王病毒。共产病毒的第四个中间宿主是东南亚诸国,如越南,老挝,柬埔寨、缅甸等,主要是中共政权输出革命的产物。如红色高棉等政权。共产病毒的第五个中间宿主是非洲、拉美、印度洋等小国,多数是美苏冷战的产物。如古巴等。绝大多数国家,受虐共产病毒不长,所建制度也是昙花一现。
 
1980年代,邓小平缘于早年在法国贩卖小吃之经历,有经营头脑,有发财欲望,深谙发展乃硬道理。在党国政体毒害入侵,病入膏肓之际,果断采取休克疗法,避谈病毒性质,忌论病毒名号,掩盖历史真相。以开放之务实态度,贪婪汲取海外资本,经三十年之韬光养晦,终将中共党国,打造成超级巨婴。由于对党国极权病毒,剪枝而不除根;对毛之文革病毒,定性而不清源。致使党国之肌体,病毒一直未除,导致后患无穷,因江胡时期举国贪腐,逐渐演变成权贵官状病毒。
 
毛周后期至江朱时期,美国对华实行绥靖政策,使得共产病毒得以休养生息,但仍旧孤傲顽钝。共产政治病毒,充分利用西方的自由开放制度,反其道而渗透之,策千人计划,搞海外统战,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西方民主国家,终于养虎为患,不仅祸害中华,早已遗祸全球。当下之共产政治病毒,已彻底危及美国在全球的领导地位。此乃美国等西方国家长期执行错误战略的结果。
 
2002年后,胡温代理执政,上有太上皇监督牵制,下有贪官巧取豪夺。因名不正而言不顺,无所作为,只好击鼓传花。不求有功,但求无事,惟愿到站,交班走人。中共党国之积弊,经三十年之累积,毛病未改,积恶成习,蛊而成瘤矣。
 
2018年始,中共党国内部,经四十年之分权,举国皆贪,全党皆腐,各自为政。党国官吏,或贪腐猛作为,或慵懒不作为,或肆意乱作为,却难有真作为。党国外部,由于党国已成世界大经济体,急需扩张市场,销售产品,转移产能,于是痴心妄想地开拓一路一带。另外,曾经梁家河的生产队长,急切贪求国际地位,炫耀大国风采,争当世界政党盟主。妄于一尊,不仅要指点中国江山,还要为世界发展指引方向,何其雄哉。
 
为梦想成真,推行强人政治,搞铁腕维稳。经传统皇权病毒之催化,邯郸学步,东施效颦,效仿袁世凯,玩修宪闹剧,做皇帝美梦。2018年,重新植入皇权基因,再次重组极权架构。企图再以红色帝国之姿态,与西方自由世界一决雄雌高下。在一小擢政治小丑们的运作下,共产极权病毒变异升级成了皇冠病毒。
 
皇冠病毒的终极宿主目标是世界诸国。如不彻底铲除,空气无洁净,天下无宁日,地球无净土。 武汉肺炎病毒,不仅是冠状病毒,也是官状病毒,更是共产极权之皇冠病毒。2020年初,经四十年蓄势待发,皇冠病毒已至癫狂,发飙肆虐,遂而引爆全球瘟疫。中共酿造百分之百的人祸,使得此前无人预料,世界各国皆措手不及,对世界发展必将影响深远。
 
中共党国之吹嘘: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同呼吸,共命运;海上丝绸之路,经济一路一带;全球命运共同体等。至此恍然大悟,皇冠病毒才是中共企图实现其红色帝国崛起之梦幻,与西方自由世界较量的终极武器。
肇起于十九世纪的共产病毒,经过其多时段,多国度衍生变异,再从极权病毒,到官状病毒,至登峰造极,成皇冠病毒。共产极权病毒,必将影响人类文明的发展方向,必将危及自由世界的生死存亡。
 
如今,自由世界的人们,终于清醒,开始团结,共同对抗。自由世界与共产世界,最后之决战不可避免。人类命运,惟在此役。
 
人类福祉,和平共处;中华福祉,联邦共和。博爱公义,是惟至望。伏惟案牍,撰此檄文,警醒世人,禀告上帝! 
 
 
 
关键字: 朱民泽 剿 共产病毒 檄文
文章点击数: 873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