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5/2020              

曾伯炎:《大国战疫》大马屁出笼即收回透析

作者: 曾建元

前年,刚出笼《厉害了,我的国》且伴以中国军舰像下饺子似的扩军下海,还有2025计划,要崛起世界称雄时,没几天,就赶快从书店下架,不见了。
 
 
 
 
最近,又推出《大国战疫》两百万字巨著,而武汉疫情未缓解,瘟疫源头正被追究,且瘟疫正向世界扩大流行。使歌颂习近平领袖为民情怀,引起中外强烈反感,又叫下架了,据说还有5种外国语版,尚未出世。更不知是否胎死腹中。
 
只见他们讲中国的厉害,立即尝到特朗普贸易战的厉害。香港百万人上街游行的厉害。中南海的独裁者正焦头烂额,又感受到病毒的厉害了,还有美国人要追中国疫病起源之责的厉害,一串厉害如泰山压顶时,马屁精廹不及待地猛拍马屁,是解主子之危,还是更添乱呢?而《人民日报》每天连载《习近平来到我们家》吹捧他爱民,但网上发声质问:总书记那么关怀民众,为何不敢来武汉看看一个个水深火热的家庭,有的家全死绝了呢?
 
现实对粉饰领袖吹的牛皮,立即化成泡沫,马屁,尽引出讽刺与反弹,只好收捡起来了吧?
 
中共扱权者的所谓自信,不过红二代骄横的一点自矜,怎经得起这一个接一个厉害的打击,习近平装英雄,讽苏共垮台无一是男儿,今天,却被笑不敢来武汉瘟疫前线,还不如胡锦涛,敢上广州沙斯前线慰问哩。这中共国第一男儿,要养世界第一马屁精大队伍,垄断活语权,天天造马屁给他做营养剂,其实是蒙汗药,老夫这看过毛泽东服四伟大的蒙汗药,邓小平服总设计师的迷魂汤,给中国造成的祸乱,还不知用现代话语包装的马屁,只会重蹈荝车之覆吗?
 
例如:“集中力量办大亊”吹得天花乱坠,为专制捧臭足打造大马屁,只要去翻一翻这70年的执政史,毛泽东集中力量办的大亊里,便有集中几亿人炼钢,树木砍光,烧出只两三百度温度木炭,尽炼出些炉渣,还饿死几千万人,岂不是集中力量干亘古未有的大蠢事吗?这种事为何民主制社会不会有?因为那里有民主对权力制衡,这种愚蠢,一出来就否决,难有毛氏的愚蠢给民众造成灾难。若再看老毛集中力量搞55次政治运动的阶级斗争为纲,尤其文革集中力量破坏传统文明几乎斗绝种文化人,叶剑英总结毛泽东集中力量办的文革是大祸亊,他说:死了两千万,斗了1亿人。当前,正集中全国的医护力量,包括支援的殡葬队伍,用封城加封口,办着掩着既悲惨又恐怖的人禍又说成天灾的惨亊。
 
正证明集中力量办的蠢亊、祸亊、丧亊,马屁精们要说成是好亊、伟光正的亊,可能只遭诅咒与谴责,才收起来吧?
 
中共国建国就建大批马屁单位,用控制话语权,出产以马屁为主弦律的各种形式洗脑物,达到专制独裁使人人在马屁吸食下,顺民化、愚昧化,尤其用集体洗脑,使个体消失。生产马屁的队伍、机器与企业,生产的马屁产品,使人们都如鹦鹉一样,爱学权力者的话语,丧失自我的语言乃至思想,因为思想是用语言进行的。经如此几十年如一日地运作,精神领域巳生产出一种政治病毒,与当前流行人为合成的自然病毒,如此一辙一个单方。当下,当官方说人工合成出生化武器的病毒是谣言时。魏京生斩钉截铁地说:“中共不造这种生化武器病毒,才叫造谣”。而我认为中共把人造成专会造谣与歪曲亊实的5毛,未必不是人种的病毒,这种病毒,不是用太监与犬儒的基因合成的吗?
 
笔者这种看法,还从资中筠先生忧心吾国人种退化找到依据,她说:上靣还是垂帘听政,下靣还是保皇的义和团,百年了,有一点进步吗?这不是毛泽东用义和团与红卫兵嫁接出新品种的保皇,产生的政治病毒,与当今揭露的用沙斯与爱滋两种毒株人工合成的自然病毒,如出一辙采用一法吗?
 
当基督文化泛爱培养的美国人,从罗斯福到尼克松再到奥巴玛,认为餵肥中共国,生长出中产阶级,便会和平转入民主社会。恰是他们不了解中共邪性与无人性,与他们意愿相反:只生长出特权阶级非中产阶,而且在无合法的私有制,只喂出强横的国家资本主义〔程晓农博士语〕,现在,回报美国的是:盜窃科技的千人计划,意识形态病毒输入的孔子学院,信息收集与病毒信息输出的,是利用你舆论自由的各类化妆的中共党媒。眼前还见中共国武汉病毒肆虐美国,而且从来就在国内党内宣传“美帝亡我之心不死”注射的免疫液。似乎,直到特朗普醒悟要决心追这武汉病毒之源。可能,这也是赶快下架吹捧习近平大战病疫英明那书的因素之一吧?
 
撑不住了吧?偌大的中国,80个城市沦陷于小病毒,弄得社会如柳宗元诗里写的:“千山乌飞绝,万径人踪灭”成讽语:千删鸟飞绝,万禁人踪灭了,习近平口里还是党八股,声称:对疬毒,打一场人民战争。这战争里的人民,巳全被病毒疫情天罗地网,将人民囚在家里,瘟在医院里,生产瘫在工厂,甚至飞机断航天上,亊实是人民被专制的政治病毒先毒成脑残,当下正被生化病毒毒成体废,而且正残废他社会与制度,这哪是用马屁浓缩出的《大国战疫》牛皮,能解救只有梁家河大学问的总书记,和由姓了赵的阿Q们的痞子党之危呢?
 
由两百万字的马屁包装出 《大国战疫》,不仅难救危急的主子,为主颠倒黑白,避重就轻,避实就虚,当世界对病毒之源聚焦武汉p4生化武器研究所,追究泄漏罪责,北京玩的手法,与毛泽东何异?
 
他当年集中力量办大亊弄的大跃进,饿死几千万人,樋了大漏子,推给天灾,今天武汉延误防疫,也死人无数,不是一会儿推给蝙蝠,一会儿推给穿山甲,又说是海鲜市场吗?可开始8个患者,7个与海鲜市场无关。当法国人指出他们助中国建的生化p4研究所,过去被中共克隆出许多生化武器研究所,曾抗议并修改了契约,有人又翻出几年前官媒报导sars研宪所实验过的动物,流入巿场牟利的犯罪亊件,中央立即派学生化的陈薇少将去军亊接管。这研究所又与军界联系,不欲盖弥彰地泄露这生化研究所的军事背景又曝光了吗?引出世界之乱之灾的危急之时,不只党内追责,人民问罪,世界也在寻根追源,把中南海逼慌了,在上下用锅时,什么诡计花招都用出来了:
 
便首先看到:穿着科学服装的中共党员钟南山出来,说官僚们想说不好说的话,什么:病毒出现于武汉,源头不一定在中国。这话不与此前大小5毛说病毒是羙国生化战是运动员去年带到武汉的,如出一辙吗?这种汚蔑美国的话,老夫见打韩战时,就编造过美国打细菌战的谎言,我的同学说,他在战场做卫生员,叫他说这谎,奖励他的是中共党票,早就证明是不择手段的汚篾,是他们的本性。我看:钟南山这种院士,也变成5毛式说谎工具,不可悲吗?
 
当然,他也有迫不得已,难言之隐,既然院士可利用做科技盗窃,做堂喉舌又何不可呢。
 
堆两百万马屁文字的《大囯战疫》马屁精们以为可抬习近平上英明伟大的高峰,或许也知没那作用,仍可掩盖其大办春节延误病毒预警的失误,给予文过饰非的掩盖,但他说的“亲自领导、亲自佈署”的话,难道武汉每天上百人的死亡难止,能不向他“亲自”问责,且扩散到除南北极的所有国家。联系到他做王儲在驻墨西哥大使馆说的话,不输出革命与暴力了,叫人家闭嘴,现在你输出病毒,人家不该说话与抗议及追责吗?当下巳有人感叹:习总要打造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巳完成共同感染体来铨解了,有如他们的新民主主义、协商民主,是将友党打造成二奶、花瓶党的解读一般。
 
当今的年轻一代,被独裁者认为是最好骗的一代,因为他们没经过父辈如变相劳改的上山下乡〔林彪语〕也末经过祖辈改造思想与关牛棚的苦难,《大国战疫》书里马屁臭气,也缺乏辨识,老调重谈举国休制集中力量办大亊,如几天时间建成雷神山、火神山医院,也许会感动。其实,这不过是sars病毒流行时北京小汤山医院的翻版。历史和现实均告诉我,这集中力量办大事里,还办过许多蠢亊与祸亊,毛泽东超英赶美,集中几亿人用泥巴炉炼钢,用只有两三百度木炭炼些废渣,饿死几千万人的祸事,不是集中力量的专制优势吗?他还集中红卫兵力量,破坏5千年文化与文物办的罪恶亊,叫文革灾难,包括集中几千万学生放弃学业与现代文化上山下乡去向文盲的炃下中农学习的蠢事,能用几天修两座医院的小亊,可比当年中共国大手笔集中力量办的众多罪恶亊吗?中共再打造些废话与蠢话,可骗今天90后、00后的年轻人,骗我这88岁的沧桑尽历者,就困难了,因此我要将真象讲给后辈。中共国总认为老伎俩鬼花招骗了上一代,还可再骗下一代,现在,美国的两党被骗醒了,共和民主两党对中共取得共识,欧洲还有人,同张伯伦牽就纳粹一般姑息中共,可这次武汉病毒,也在给欧洲左派政客洗脑,将中共放的经济蒙汗药迷惑的,再由这武汉病毒吓醒与警醒他们。
 
这《大国战疫》的马屁重放,叉急忙下架,据说还有部长级人士手笔,可能是中宣部长级人物了。都是靠拍马屁升上官的。有人说今日中南海是三无干部组成,即无知、无能、无耻之徒,这三无中,不是应添上一有,即普遍有生产马屁的力吗?很难说独裁者要靠马屁提神,他马屁未必不会变鸦片与鸩酒,是在自迷与自毙呢。
 
作者曾伯炎
 
关键字: 曾伯炎 大国战疫 大马屁 出笼即收 透析
文章点击数: 927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