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4/4/2020              

王维洛:唐志虹——选择沉默还是一问三不知?

作者: 王维洛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2020年 1月29日,在中央赴湖北指导组督查组和中央电视台记者面前,黄冈市卫健委主任唐志红一问三不知。3月30日唐志红被免职。唐志红真的是一问三不知吗?唐志红是政法大学硕士生,在黄梅县担任十一年副县长,在黄冈市卫健委主任位置上任职近三年。作为政法人,唐志红的强项在于对国际和国内关于公共卫生的法律和法规的理解和掌握。根据《国际卫生条例》,所有成员国如果出现“SARS或者由新亚型病毒引起的类似疾病”,有责任在24小时内与世界卫生组织共享相关信息。世界卫生组织是在2020年1月9日发出声明,说中国方面初步证实,有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在武汉造成肺炎疫情。而唐志红最晚于2020年1月5日知道爆发“SARS或者由新亚/型病毒引起的类似疾病”。中共瞒报疫情是事实,罪责难逃。关键是瞒报了多少时间,瞒报了多少情报。人口750万的黄冈市是湖北继武汉之后疫情最严重的城市。截至1月29日24时,官方发布的黄冈市累计报告确诊病例为496例。如果这个数据是真实的,唐志红不用于1月24日建黄冈市的“火神山医院”,增加病床1000余张;如果这个数据是真实的,唐志红不用于1月28日向全社会发出求救信,救救黄冈市;如果这个数据是真实的,唐志红不用一问三不知。
唐志虹选择了沉默,这是她最好的选择。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一、扭曲的中国社会
 
说话是人的本能。婴儿落地,学习走路,学习说话。天下有一个流传最广的儿童故事就是《木偶奇遇记》。几乎每一个孩子都听说过“说假话的小朋友鼻子会变长哦!”这一句话,也是让孩子从小要遵循讲真话的教导去做。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中国的父母对渐渐长大的孩子说,这个社会很复杂,说真话要吃亏的。在中国父母的脑子都有从上一辈传下来的名言:“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有人说这是林彪说的,也有人认为,这是起源于中国古代并世世代代流传至今的。中国社会普遍人为都说真话是万万不行的。中国的父母们花了很大的气力让孩子懂得要讲真话、不能说假话的道理,然后又要反过来教育孩子都讲真话是行不通的,真的很难很累。同时又要求孩子不能对父母撒谎。最后的结果是,第一个上当受骗的就是父母们。
 
赵士林教授给习近平写了一份《庚子上书》,指出中国社会信息不透明、不通畅、舆论功能缺位等问题。赵士林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知识分子就是要秉持良知说真话。“知识分子就是说话的。知识分子不说话,就如同工人不做工,农民不种地,商人不做买卖,要他何用?”
 
赵士林教授说:知识分子就是说话的,要秉持良知说真话。
 
二、钱理群教授提出的知识分子说话的三条底线
 
钱理群教授提出的知识分子说话的三条底线,在中国很有市场。文化大革命过后,钱理群教授在一次讲演中提出的知识分子说话的三条底线: 
 
第一、做人应说真话; 
第二、想说真话而不能时应该保持沉默; 
第三、如果外在环境之暴虐使沉默也难以做到时,我们不得不被迫说假话,至少不应该加害于人。
 
钱理群的这套理论是给中国知识分子在文化大革命中出卖灵魂、助纣为虐寻找心灵上的解脱。虽然中国知识分子是文化大革命的最大受害群体之一,被打入社会的最底层,是“臭老九”。但是如果没有中国知识分子的说假话,没有中国知识分子的吹捧抬轿,没有中国知识分子的出谋划策,就没有毛泽东的文化大革命。
 
到德国留学后,读了郑念女士的《上海生死劫》(或称《生死在上海》),感触很大。印象中最深刻的是郑念弟弟来探访,劝她承认莫须有的间谍罪名。郑念写“弟弟应该对我很失望 因为我至死也学不会中国人逆来顺受的精明”。为了不说假话,郑念坐了八年的单号。相比之下,郑念的弟弟说了假话,躲过大难,恢复地位。说真话的遭殃,说假话的受宠。
 
钱理群教授认为,在外在环境之暴虐使沉默也难以做到时,可以说假话,是迫于暴力的说假话,最后的底线是不应该加害于人。迫于暴力可以说假话,就是和暴力和解、向暴力投降、就是和黑暗和解、向黑暗投降、与黑暗同流合污,所以暴力也就不再暴力了,黑暗也就不再黑暗了。同样,外在环境之暴虐也就不暴虐,干脆出来唱赞歌好了。
 
中国知识分子还是十分赞同钱理群教授的理论,知识分子说假话,是迫于外在环境之暴虐,罪恶在于他人,而不在说假话的人,就像把文化大革命的罪恶全部推给四人帮,而中国知识分子是最无辜的。
 
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天天重复假话,人们都把它当真话来领会——讲话没有不重要的,鼓掌没有不热烈的,领导没有不重视的,看望没有不亲切的,进展没有不顺利的,完成没有不圆满的,成就没有不巨大的,问题没有不是历史原因造成的。
 
三、张光斗教授:少说几句假话
 
在中共官煤中,清华大学张光斗教授是中共决策层的高参。在知识分子中间他是周恩来亲自介绍入党、毛泽东认定的优秀共产党员,在共产党中他是海归、是“水利泰斗”。2003年中央电视台《大家》栏目主持人专访张光斗时问:“您觉得您的一生真的做到了讲真话吗?”他答道:“基本上……说我是不是都说真话,我说我做不到,我说我只能做到少说几句假话。”
 
少说几句假话。一个人说一百句话,一句是假话,可以说,做到了少说几句假话。说一百句话,九十八句是假话,也可以说,做到了少说几句假话。
 
张光斗是三峡工程初步设计审查专家组负责人、三峡工程环境影响评价报告审查专家委员会负责人、三峡工程质量检查小组组长,肩膀上担的是千斤重任。有谁能告诉笔者,张光斗说的话,哪句话是真话?哪句话是假话?哪一句话又她少说的假话?张光斗是中共决策层的高参,但是中共决策层分不清张光斗说的话到底是真话还是假话,后果可行而知,错误和灾难无法避免。
 
张光斗的冤家对头是清华大学黄万里教授。黄万里教授信仰的是:说话只有一个底线,就是说真话。黄万里说:“有史以来,几乎每个文人都有其治河策略的看法。唐宋八大家中,北宋六大家也都提出过治河观点。清朝时候还有人以治水策考中状元,但那些观点都是仅凭直觉的。如果我不懂水利,我可以对一些错误的做法不作任何评论,别人对我无可指责。但我确实是学这一行的,而且搞了一辈子水利,我不说真话,就是犯罪。治理江河涉及的可都是人命关天、子孙万代的大事!”
 
 
张光斗的飞黄腾达与黄万里的孤芳独赏,使得中国知识分子更加清晰了他们应该如何选边,更加接受张光斗教授的少说几句假话的理论。结果假话漫天飞:说股票是毒品,都在玩;说金钱是罪恶,都在捞;说美女是祸水,都想要;说高处不胜寒,都在爬;说烟酒伤身体,就不戒;说天堂最美好,都不去。
 
四、丛日云教授:选择沉默
 
 
丛日云教授是中国政法大学政治学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最近丛日云教授在2013届本科生毕业典礼上的讲演在网络上热传。丛日云认为目前局势风云变幻,暗潮涌动,前途莫测。他提醒毕业生,未来社会可能有大的变化,他借用“重庆模式”暗喻文化大革命可能重来。他希望学生们在大潮袭来时,选择站在理性一边,站在人民一边。这里摘录丛日云教授讲演中的关于“选择沉默”的一段:
如果中国再来一次义和团或红卫兵运动,如果重庆模式成为中国模式,你们能不能清醒地说不?如何你没有这个见识或勇气,能不能至少做个无害的逍遥派?
面对滚滚而来的浊流,如果你不能总是抗争,你是否可以选择偶尔抗争;
如果你不敢积极的抗争,你还可以选择消极地抗争;
如果你不能勇敢地表达,你可以选择含蓄地表达;如果你也不敢含蓄地表达,你可以选择沉默。
如果你没有选择沉默而是选择了配合,但你还可以把调门放低一些。在你主动的或被迫地干着坏事时,能不能内心里还残留一点不安和负罪感。这一点儿不安或负罪感,仍是人性未泯的标记。
即使你不去抗争,但对其他抗争者,要怀着几分敬重,即使没有这份敬重,也不要在背后放冷箭,使绊子,助纣为虐。
我希望,你们在大潮袭来时,选择站在理性一边,文明一边,选择站在人民一边。
 
笔者以为,丛日云教授给毕业生一个建议:如果外在环境之暴虐,选择沉默。
 
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认为:“容忍谎言就等于自动强化暴政。……首先是以言说为职业的知识人,拒绝说谎、不参与说谎,不靠谎言生存!”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苏联作家索尔仁尼琴提醒人们,暴力必然与虚假谎言交织在一起,暴力要求其国民发誓忠于谎言,要求所有国民在虚假上与之共谋,而抵抗极权政府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拒绝参与说谎。索尔仁尼琴号召大家:“纵然谎言铺天盖地、纵然谎言主宰一切,但是我们要坚持最起码的一点:不让谎言通过我兴风作浪!” 
 
拒绝说谎,抵抗极权最简单、最有效的方法!
 
五、唐志虹——拒绝说谎还是一问三不知
 
根据湖北省黄冈市人民政府门户网站官方微博@黄冈政府门户网消息,2020年3月30日黄冈市人大常委会会议通过免职决定,免去唐志红黄冈市卫健委主任职务。
 
 
 
图1:免去唐志红黄冈市卫健委主任职务,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根据《百度百科》等提供的唐志红(湖北省黄冈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原主任)个人信息:
 
唐志红,女,重庆合川人,1972年1月出生,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硕士研究生学历。
1994年10月在湖北省麻城市司法局工作;
1999年12月任麻城市政府法制办副主任;
2005年12月任湖北省黄冈市档案局副局长;
2006年11月任湖北省黄冈市黄梅县人民政府副县长;
2017年3月任湖北省黄冈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 
2019年3—2020年3月任湖北省黄冈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 
湖北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图2:唐志红,照片来源:百度百科 
 
在唐志红的简历中有三点应该引起注意:
第一:唐志红是学政法的,不是学医学的;
第二:唐志红担任黄冈市黄梅县副县长十一年;
第三:自2017年3月唐志红担任黄冈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后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改称卫生健康委员会,至2020年1月30日在职近三年。
 
黄冈市,湖北省地级市,地处湖北省东部、大别山南麓、长江中游北岸,与武汉山水相连,是长江中游城市群的重要组成部分,黄冈市管辖七县、二市、两区,总面积17453平方公里,2018年全市总人口750万人。在此次武汉新冠肺炎瘟疫中,黄冈市、孝感市是继武汉后受灾最严重的地区。1月23日武汉封城前,武汉有500万居民出逃,其中逃往黄冈市、孝感市的人数最多。
 
2020年1月30日一条新闻《黄冈疫情仅次于武汉 当地卫健委主任却一问三不知》热爆中国和世界。
 
 
 
图3:黄冈市卫健委主任唐志红保持沉默,照片来源:网络截屏
 
2020年 1月29日,中央赴湖北指导组督查组赴湖北省黄冈市检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疑似病例送检情况。面对中央督查组和中央电视台记者的提问,唐志红是一问三不知。以下是央视新闻的内容:
 
眼下黄冈市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的收治和隔离工作已经刻不容缓,但是,当地主管部门的负责人对于定点医院的收治能力和具体床位数量却并不太清楚。
督查组:这个医院房间总量能接待多少人?
湖北省黄冈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唐志红:(沉默)
黄冈市疾控中心主任 陈明星:118。
湖北省黄冈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唐志红:我记得是200左右。
督查组:到底多少?
黄冈市疾控中心主任 陈明星:118。
督查组:现在收了多少人?
陈明星:这个我不知道。
督查组:最多容纳多少人?
唐志红 (打电话):你赶紧把数字告诉我……
记者:刚才在问具体床位的时候,您一直在查资料、打电话问,您掌握这个情况吗?
唐志红:是啊,我是在问收治多少病人 ,因为每天都在变化。记者:现在有多少例病人?唐志红:这我不知道,我搞不清楚。记者:您觉得这是很细节的问题?唐志红:我只知道有多少张床位,你非要问我收治多少病人。
无法给出核酸检测能力的数据
对于目前的黄冈市来说,除了收治确诊病例之外,还有一项工作尤为重要,就是对于疑似病例的确诊,黄冈市眼下疑似病例已经超过1000例。
但是检查中,当地无论是疾控中心的负责人,还是卫生健康委员会的负责人,都给不出核酸检测能力的明确数据。
陈明星:这个我不知道。
督查组:你说这个情况你不掌握,你不清楚黄冈市到底能检查多少。你疾控中心是不是要掌握这个情况?唐主任,您掌握吗?
唐志红:之前也找不到方向。
在反复多次向相关人员核实信息之后,督查组终于掌握了黄冈市核酸检测能力的最终数据。
摘录完毕。
 
黄冈市卫健委主任唐志红一问三不知的报道,引起中国民众的极大的愤慨。“疫情严峻、危急关头,防控工作还做的这么浮皮潦草,工作态度还这么麻木不仁,实在让人心惊!”“ 一问三不知,如何抓防控疫情工作?”“一问三不知,怎么对当地群众负责?”“一问三不知,岂不是拿防疫当儿戏?”“一言以蔽之,一问三不知,辜负了重托,透支了期待,更是放逐了基本职责!”“在其位,谋其政,特别是正处于防控疫情的关键时期,必须有紧迫感,而不容丝毫懈怠,不容丝毫麻木,不容丝毫敷衍!”
 
都是对“一问三不知”的指责。可是有没有人仔细思考一下,为什么唐志红一问三不知?为什么唐志红一问三不知?为什么唐志红一问三不知?
 
1月30日晚上,中共黄冈市委做出决定,提名免去唐志红黄冈市卫健委主任职务。
 
 
 
图4:中共黄冈市委决定提名免去唐志红黄冈市卫健委主任职务,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唐志红是学政法专业的,是硕士学历。学政法的,不是学医学的,担任卫健委主任,她的强项应该是对国际和国内的关于公共卫生的法律和法规的理解和掌握,比如世界卫生组织2005年的《国际卫生条例》(International Health Regulations)和中国的《传染病防治法》等。
 
在接受了震惊世界的2003年SARS瘟疫传播的经验教训后,2005年世界卫生组织通过了新版《国际卫生条例》。根据《国际卫生条例》所有成员国如果出现 “SARS或者由新亚型病毒引起的类似疾病”,有责任在24小时内与世界卫生组织共享相关信息。唐志红十分清楚,中国政府有责任在24小时内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在中国湖北省武汉地区发生“SARS或者由新亚型病毒引起的类似疾病”。
 
而世界卫生组织是在2020年1月9日发出声明,说中国方面初步证实,有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在武汉造成肺炎疫情。
 
那么唐志红是什么时间知道湖北武汉出现 “SARS或者由新亚型病毒引起的类似疾病”?唐志红是什么时间知道湖北黄冈出现 “SARS或者由新亚型病毒引起的类似疾病”?
 
唐志红最晚于2020年1月5日知道爆发“SARS或者由新亚型病毒引起的类似疾病”。根据《黄冈日报》1月25日一篇发表的题为《深夜碰头会》的报道, 1月25日零时,位于黄州新港一路转角处的黄冈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6楼医疗救治组办公室,一场综合协调组、疫情防控组、督查督导组等人员参加的联合碰头会正热烈进行。市卫健委主任唐志红嗓音沙哑,每说几句话就要喝口水润润嗓子。报道中称,他们这一班人从1月5日开始就常驻于此,没有休息日。唐志红的女儿放假回家快半个月了,母女都没有见上一面。
 
从2020年1月5日开始,唐志红就常驻黄州新港一路转角处的黄冈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6楼医疗救治组办公室,此时她已经知道爆发“SARS或者由新亚型病毒引起的类似疾病”。而且唐志红作为中国卫生健康委员会中少数几个重视国际和国内的关于公共卫生的法律和法规的基层领导人,他们非常清楚,这一次中国政府是违法了《国际卫生条例》,迟早是要被追究责任的。
 
学习政法专业的人,最注重的是法律责任,谁最后要承担法律责任,承担什么法律责任,要说清楚。提供虚假信息是要承担法律责任。虽然中国部分法院开始试行证人宣誓制度,大部分法院并未实施宣誓制度,但是中国为保障证言的真实性所实施的措施是证人要签署如实作证保证书。虽然形式上和宣誓有所不同,但是提供虚假信息是要承担法律责任这一点没有区别。
 
根据湖北省卫健委最新疫情通报,1月29日一天湖北省新增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1032例,其中黄冈市172例,仅次于武汉市(新增356例)。截至1月29日24时,湖北省累计报告确诊病例4586例,其中黄冈市496例,同样仅次于武汉市(2261例)。黄冈市已成为仅次于武汉市的第二疫情高发区。
 
唐志红非常清楚,黄冈市每天上报的新增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的数字,黄冈市累计报告确诊病例都是虚假的,是上级要求这么做的,距离事实相差很远。如果截至1月29日24时黄冈市确诊病例496例是真实的话(截至30日累计病例573例),唐志红没有必要打造黄冈市版的“火神山医院”,因为这个医院有1000余张床位。
 
2020年1月24日,在唐志红的主持下,黄冈市防控指挥部紧急征用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打造黄冈市版的“火神山医院”,改造成传染病隔离病房。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原为黄冈市中心医院的新院区。唐志红曾亲自向当地记者介绍,医疗中心改建成了一个有1000余张床位的隔离点。1月24日22时31分,黄冈市中心医院开始转运发热患者到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治疗。黄冈市版的“火神山医院”1月24日开始接受病人,比武汉火神山医院早十天。
 
黄冈市的“火神山医院”的1000余张床位加上黄冈市原有的医院病床能力,对付496确诊病例是绰绰有余。
 
如果截至1月29日24时黄冈市确诊病例496例是真实的话(截至30日累计病例573例),黄冈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指挥部没有必要恳请社会各界予以大力支持。2020年1月28日,就在唐志红撤职前两天,湖北日报微信公众号发表王兵、江卉、柯利华与刘申的求救信《疫情仅次于武汉,湖北黄冈急需三大援助!》
 
1、恳请国家支持调派医疗、流调、检测检验技术人员支援。
 
黄冈市临床需求极大,医疗救治力量薄弱,虽然有湖南、山东两支医疗队伍前来增援,但县乡两级医务人员、检测技术人才仍然严重不足。目前,急需流行病学专家6人,检验检测专家4人,呼吸、重症、感染等专业医生523人,护理人员911人。期盼上级协调派遣更多外来救援力量来黄冈参与医疗救治,并延伸到县一级。
 
2、恳请国家及社会各界支援防控急需医疗药品和防护用品。
 
1)救治药品。奥司他韦20万盒,丙种球蛋白70万支,a-干扰素11万支,注射用甲泼尼龙琥珀硫酸钠12万支,阿比多尔8万盒,金花清感颗粒8万盒,金叶败毒9万盒,莲花清瘟胶囊14万盒。
 
2)医用防护用品。口罩510万个(N95口罩210万个、医用外科口罩300万个),手套100万双(丁腈手套20万双、橡胶手套80万双),医用防护服95万件(防护服75万件、隔离衣20万件),防雾护目镜/防护面罩120万个,医用靴套100万双,胶靴20万双,医用帽子55万个,全面型呼吸防护器2万个。
 
3)消杀药品。二氧化氯泡腾片、84消毒液、速干手消毒液各1万箱,酒精、抗菌洗手液各24万瓶,过氧乙酸1000箱。
 
4)检测检验试剂。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盒、核酸提取试剂各1200盒。
 
5)医疗设备。背负式充电超低容量喷雾机(BK-2719)50台,过氧化氢气溶胶智能消毒机200台,背负式充电超低容量喷雾器(MSB151)50台,全自动红外体温监测仪50台,手持式红外线测温仪1000个。
 
3、希望国家能在疫情防控补助资金方面对黄冈予以大力倾斜支持。当前,财政部紧急下拨了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补助资金,黄冈疫情防控形势极其严峻,恳请社会各界予以大力支持。
 
求救信完毕。
 
黄冈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指挥部公开向社会各界求救,这和后来纽约州州长的做法十分相像。求救信中所说黄冈疫情防控形势极其严峻,就已经指明了,黄冈市上报的确诊病例和疑似病例的数字都是被大大压低的。
 
作为政法学院的硕士生,唐志红当然十分清楚,黄冈市卫健委上报虚假数据,她作为主任,还是非专业主任所要承担的责任,与中央赴湖北指导组督查组亲自询问她个人,并有中央电视台记者在场,有录像作证,此时她唐志红作为黄冈市卫健委主任亲口说出的数字,后来一定会证实是虚假数据,两者之间的区别。在中央赴湖北指导组督查组面前汇报数字,不亚于在法庭上作证。生杀大权在中央赴湖北指导组督查组的手中。
 
沉默是唐志红最好的选择。
 
有人会说,钱理群认为,如果外在环境之暴虐使沉默也难以做到时,我们不得不被迫说假话,至少不应该加害于人。在这种情况下,提供虚假数据没有罪,可以把错误推给外在环境之暴虐,推给系统、推给制度。
 
但是学习政法专业的人都知道德国对东德守边境的士兵枪杀翻墙者的案子和判决。1992年2月德国柏林墙倒了已经2年多了。当年东德的守边境的士兵亨里奇的案子受到了统一后的柏林法院的审理。在柏林墙倒塌前,二十七岁的亨里奇开枪打死了一位企图翻墙逃到西德去的青年,他的名字叫格夫洛伊,当时二十岁,是最后一位因翻墙而死的人。从柏林墙建造到倒塌的二十八年中,有三百多名东德翻墙者为争取自由而失去了生命。1989年柏林墙倒塌前笔者正好从西德到西柏林然后再到东德去。西柏林是位于东德领土中的一个孤岛,看到几十万东德军队守卫着东西德边境,而西德方面只有几个通过的关卡处有几个士兵,兵力十分不对称。东德为看守边境花了很多财力和人力,为了保持政权稳定,不算经济账。人们以为,亨里奇作为士兵,只是执行上级的命令,别无选择,不构成犯罪。但是德国法院还是判处亨里奇有罪,柏林法院判处亨里奇有罪,判处三年半徒刑,后经上述,德国联邦法院将刑期减到二年。在德国,在法院审理过程中,有罪还是无罪,这是第一问题,而刑期的长短以及如何执行,这是次要问题。士兵亨里奇被判有罪,这个污点将陪伴他一生。从这个判决中可以看到,命令不能成为杀人的借口,就像环境之暴虐不能成为说假话的借口。唐志红非常清楚,将来追查提供虚假信息责任时,上级的命令、上级的文件,都不能成为提供虚假信息的借口。
 
唐志红选择了沉默。
 
唐志红在黄冈市黄梅县当了十一年的副县长。笔者以为,在中共官场最难当的官就是乡镇一级和县一级的官员,要黑白两道都会,要汇报的几个数字都装在脑子里。虽然说,比不上温家宝计算机一般的脑子,但是唐志红真的想在中央赴湖北指导组督查组和中央电视台镜头面前过关,她可以涛涛不绝地汇报上一大篇,而且滴水不漏。
 
唐志红在黄冈市卫健委主任位上干了三年,从2020年1月5日开始一直常驻黄州新港一路转角处的黄冈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6楼医疗救治组办公室,对于记者想问的几个数字,唐志红起码有两、三套数据,真的数据,向上汇报的数据……对中央赴湖北指导组督查组关于病床的问题,唐志红回答说200左右,黄冈市疾控中心主任陈明星说118。这都是在敷衍中央指导组督查组的。2020年1月24日新打造黄冈市版的“火神山医院”就有1000余张床位!
 
唐志红选择了沉默!选择了一问三不知!
 
唐志红的沉默,证实了中共瞒报疫情是事实,罪责难逃。关键是瞒报了多少时间,瞒报了多少情报。需要人们一步步去揭露,需要通过事实一天一天、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向前推。
 
唐志红的沉默,证实了中共公布的关于武汉新冠肺炎疫情的数据是虚假的,和真实数据差距很大。需要人们一步步去揭露,需要通过事实一个一个去证实。
 
 
关键字: 王维洛 唐志虹 选择 沉默 还是 一问 三不知
文章点击数: 1105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