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4/26/2020              

王维洛:从非典疫源到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源

—— 武汉市市长周先旺的答案

作者: 王维洛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2020年2月27日,钟南山说,新冠肺炎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但不一定发源于中国。这个“钟南山猜想”撕裂了中国社会。其实早在“钟南山猜想”出现一个月前, 1月27日,武汉市市长周先旺就拿2003年非典作比较,给出了一个明确的回答:
2003年非典疫源在广州,重灾区在北京,今年疫源在武汉,重灾区在武汉。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自从2019年底爆发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以来,大多数人都非常情绪化。这种情绪化主要来自信息的不完整,来自未来的不明确。许多咨询都是不加思考地一扫而过,然后又去寻找对个人来说,更有信息含量的东西,又热衷于新的问题,新的问题牵出来的新的问题。
 
本来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叫什么名字,是一个最最没有信息含量的东西,德国到现在还是叫它萨斯2。但是后来却成为最高政治层面上争吵的内容,据说是习近平和美国总统特朗普之间通了一个电话,达成了某些默契,这个架就不让继续再吵了。很多人忽略了一点,最早称之为“中国病毒”的,不是美国总统特朗普,而是钟南山院士团队,时间是在2020年3月2日之前,发表在海外的一本医学杂志上。钟南山,中国工程院院士,被称为定海神针、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
 
如果大家知道钟南山院士首先提出和使用这个“中国病毒”的概念,会有这么多非常情绪化的争吵吗?会到“中国病毒”后面去找“坑”吗?
 
从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名称演变出来的是病毒来自哪里?或者更进一步,谁投的毒?有一句话“祖国建设你不在,千里投毒你最快”。那些听从祖国召唤的海外华人,特别是那些年轻的留学生,是投毒者。但这不是问题的根本。问题的根本是病毒源自哪里?
 
这个问题也是钟南山院士最早提出的。2020年2月27日,广州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在广州举办疫情防控专场新闻通气会,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在新闻通气会上说,新冠肺炎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但不一定发源于中国。由此提出一个“钟南山猜想”:病毒源自哪里。
 
 
 
图1:钟南山说:新冠肺炎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但不一定发源于中国,图片来源:中国新闻网
 
其实,早在2020年1月20日,钟南山接受央视新闻采访时指出,这次疫情的源头主要在武汉当地的海鲜市场。也许钟南山年纪大了,在2月27日时讲话时忘了1月20日说的“这次疫情的源头主要在武汉当地的海鲜市场”。
2019年12月30日,武汉市卫健委向辖区医疗机构发布《关于报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况的紧急通知》(仅对武汉市卫生系统有关单位下发)说:“我市华南海鲜市场陆续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人”。一天之后,武汉市卫健委又发布《关于当前我市肺炎疫情的情况通报》,上来的第一句就是:“近期部分医疗机构发现接诊的多例肺炎病例与华南海鲜城有关联”。早期,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关联是确定病毒感染者的一个必要条件。
 
图2:武汉卫健委:近期部分医疗机构发现接诊的多例肺炎病例与华南海鲜城有关联,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自从“钟南山猜想”出现之后,出现了许多脑动。有说病毒来自美国,有说病毒来自德国。住在德国,就说说病毒来自德国的说法是怎么来的。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2020年1月28日,德通社发布消息,巴伐利亚州卫生部确认德国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患者,系来自慕尼黑市郊一男子,其具体身份信息尚未披露。当地已成立传染病防治小组,对患者进行隔离治疗,目前其临床状况良好。小组专家认为巴伐利亚人感染该病毒几率较低。现德国各大机场已全面戒备,对载有疑似病例航班进行检测隔离。
之后这位患者的消息渐渐透露出来。这位患者是德国汽车零部件供应商伟巴斯特(Webasto)的职员。伟巴斯特公司位于慕尼黑西南的一个小镇斯道克道尔夫,人口约4000人,属于斯达姆贝格县,与慕尼黑有很方便的交通联系。伟巴斯特公司和中国有非常密切的经济关系,伟巴斯特公司帮助在中国建立电动汽车的充电站。1月21日(中国春节前),伟巴斯特组织了一次为期两天的培训,参加培训的有一名来自上海的中国女员工。两天培训结束后,这位女子坐飞机飞回上海过春节。在飞机上这位女子有不舒服的感觉。回到上海后被确诊位感染武汉新冠肺炎。在这位女子飞往德国之前,她的父亲曾从武汉到上海探望。伟巴斯特公司一共有14位职工和家属被确诊为武汉新冠肺炎感染,全部被巴伐利亚州的施瓦宾医院治疗。14位患者全部痊愈出院。所以这位中国女子成为德国第一波武汉新冠肺炎的传染源。
 
病毒来自德国的说法,是将发生的时间颠倒过来:
中国上海的一位女子到德国慕尼黑附近的一个德国公司接受培训。回国之后,在武汉的爸爸来探望。不久传来那个德国公司查出十余位职工和家属被德国传染病医院收治。接着回武汉的爸爸也发现发烧病灶,被确诊被coronavirus (COVID-19)感染。接着这位女子也在上海被确诊被coronavirus (COVID-19)感染。病毒就是这样通过这位中国女子和她的父亲从德国传到了中国武汉。所以德国欠中国一个感谢,德国欠武汉一个道歉。
这是一个倒过来讲的故事。
 
之后“钟南山猜想1.0版”上升“钟南山猜想2.0版”:不是病毒来自哪里,而是谁投的毒?
 
我的绝大部分中国朋友都确信地告诉我:美国投的毒。据说这个问题和《方方日记》一样,成为撕裂中国社会的两大问题。夫妻为之吵架,闺蜜为之吵架,哥们为之吵架,不亦乐乎。
 
其实,早在1月27日武汉市市长周先旺,在“钟南山猜想”提出的前一月,就已经给出了回答。只是这段时间大家都非常情绪化,把周先旺的回答给遗忘了。
 
1月27日武汉市市长周先旺在央视湖北前方演播室,接受央视主持人董倩专访。
 
周先旺说:“那么这次武汉的这种病毒性肺炎的威胁,它很像2003年北京加广州的压力。2003年非典疫源在广州,重灾区在北京,今年疫源在武汉,重灾区在武汉,所以面对这种突如其来的大家压力都很大。”
2003年非典疫源在广州,重灾区在北京,今年疫源在武汉,重灾区在武汉。
 
 
 
图3:1月27日武汉市市长周先旺在央视湖北前方演播室接受央视主持人董倩专访,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美国兰德公司的“从‘非典’到2019新型冠状病毒:中美防疫事务合作”报告中对2002年至2003年的“非典”疫情有这样的描述:
 “大约 17 年前,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在中国悄然引发了致命的肺炎疫情——后来被称为‘非典’。2002年11月16日,中国广东省佛山市发现‘非典’疫情的指示病例。这起病例乃至12月份的其他几起病例都没有引起公众的注意。2003年1月,广东省公共卫生专家组(其中包括国家卫生部的几位代表)前往该省的某市开展调查。专家组的结论是,有关非典型肺炎病例多半是由病毒引起的。随后,专家组在一份‘绝密’报告中建议省卫生厅建立病例报告机制。这一合理但微不足道的建议刊发在当地卫生系统的新闻公报中,但在春节期间却被置若罔闻。接下来的两个月,全世界都没有意识到这是一种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非典’), 属于病毒性肺炎,将在全球范围内感染 8,000 多人,并导致 774 人死亡。”
 
而百度百科对非典的介绍有所不同:截至2003年8月16日中国内地累计报告非典临床诊断病例5327例,死亡349例(另有19例死于其他疾病,未列入非典死亡人数中)。中国香港:1755例,死亡300人;中国台湾:665例,死亡180人;加拿大:251例,死亡41人;新加坡:238例,死亡33人;越南:63例,死亡5人。
 
在深圳打工的广东河源市人黄杏初是所谓的零号病人。
 
对于非典疫源在广州(东),重灾区在北京,没有听说过有过异议。 
 
周先旺拿2003年非典与这场武汉新冠肺炎作比较,2003年非典疫源在广州,重灾区在北京,今年疫源在武汉,重灾区在武汉。答案非常明确。中国社会为什么要为这么一个已有明确答案的问题而撕裂呢? 
 
 
 
关键字: 王维洛 非典疫源 到 武汉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疫源
文章点击数: 737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