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4/29/2020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中国人权律师王全璋回到北京家中与妻儿团圆

作者: 施 英

中国维权律师王全璋结束了长达将近五年被妻离子别的日子,于周一(4月27日)晚上大约7点45分回到北京家中,与一天前突患急病的妻子李文足和年幼的儿子泉泉重获团圆。许多网友表示祝福。李文足和王全璋见面前表示她心情复杂、焦急、忐忑,感谢各界的长久支持关注。
 
从在场友人上传的视频看到,李文足在见到王全璋的时候扑入丈夫怀里失声哭泣。他们的儿子在一旁看着父母相拥。当日在他们家中等候多时的几位朋友见证了这一时刻。 
 
王全璋周二上午接受德国之声专访时表示,对于能够与分离将近五年的妻儿团聚,他心中感到很舒畅,也感觉到一种“久违的真实”。他说:“毕竟我跟妻儿分离了将近五年的时间。在监狱中,我只能隔着玻璃,透过电话与他们通话。现在是五年来,我们全家第一次能聚在一起。”
 
而虽然他周日试图返回北京时,在半路被警察拦截,但王全璋表示,当他得知能从济南回到北京后,他过去几周一直压抑的心情,也感到一种释放。他告诉德国之声:“我感觉特别的期待。我在回北京的路上,还有心情看看周围风光及大自然的景色,这感觉特别好。跟我在济南时压抑的感觉相比,是完全不一样的。”
 
王全璋说,当济南警方答应让他回北京照料妻儿时,他所得到的消息是,往后他将成为济南与北京两地共管。他认为,既然北京当局也可以管我,他认为自己没必要返回山东。他向德国之声表示:“我希望能长期在北京。既然我现在因为隔离观察不能出门,所以我希望趁机享受人伦,陪陪孩子跟老婆,弥补一下这麽多年来对他们的亏欠。”
 
王全璋现年44岁,原为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曾代理多起政治敏感案件,2015年7月被抓捕后失去音信近三年,后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李文足与709案其他被捕人士的家属坚持维权抗争,受到国际社会瞩目。2019年1月28日,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宣判,认定王全璋犯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五年。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4月27日报道:王全璋在警方押送下赴京探病妻
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昨天(4月26日)在北京突发急性盲肠炎住院,得到消息后,王全璋在在申请无果的情况下,自己打车赴京探望,但在途中被警方拦截带回派出所,今天的最新消息指出,他已在警方的押送下赶赴北京。
广告据中央社报道,香港有线中国组的脸书(Facebook)今天(4月27日)下午发快讯称,「王全璋现正从济南返回北京,探望患病入院的妻子李文足」。王全璋表示,他赴京全程由警方押送,但不方便透露更多的详情。
据友人周日(26日)的推文,李文足因腹痛呕吐经救护车送医院急救,医生诊断为急性盲肠炎。她接受了静脉注射,虽然疼痛稍有缓和,但仍虚弱,拿手机的力气都没有。
本台26日连线采访了王全璋,他表示:在得知消息后就赶紧联系了看守的人,要求放行。他们说要向上面汇报一下,在等了又等,催了又催,还是没有回应后,就决定自己赴京。刚到高速路口时被拦截,一开始还以为是交通或者别的原因,直到看到负责他的警察来接的时候才明白,他们早就做好准备了。后来就和他一起回到了派出所,王全璋当时表示身心疲惫,又气又急。妻子生病都不能在她身边,孩子虽然暂时有人照顾,也不是长久之计。
王全璋原是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曾为多起维权案件辩护,在709大抓捕后失去音讯近3年才被官方透露信息,之后又被诉颠覆国家政权罪。
妻子李文足与709案其他被捕人士的家属坚持维权,受到国际社会瞩目。19年初,王全璋被天津院判处有期徒刑4年6个月,剥夺政治权利5年。
今年4月5日王全璋刑满出狱后,转送至户籍地山东济南进行居家隔离。王全璋对本台表示,一开始的理由是疫情,其实他出来的时候济南小区疫情已经不再严重了,都已经复工。只要戴上口罩就可以自由的出入。隔离期满之后要求回京,当局又开始找各种理由拒绝。
据报道,王全璋的姐姐日前与当地警方交涉他回京一事时,一便衣员警说,王全璋被剥夺政治权利,因此仍算在服刑,而且回到北京不利他的「改造」。
▲美国之音(VOA)4月27日报道:中国人权律师王全璋回到北京家中与妻儿团圆
北京 —
 
 
 2020年4月27日,中国人权律师王全璋从山东济南返回北京家中与妻子李文足和7岁儿子泉泉团圆。这是他近五年中首次与妻儿亲近相依。(图片由王峭岭拍摄提供)
 
中国维权律师王全璋结束了长达将近五年被妻离子别的日子,于周一(4月27日)晚上大约7点45分回到北京家中,与一天前突患急病的妻子李文足和年幼的儿子泉泉重获团圆。许多网友表示祝福。李文足和王全璋见面前表示她心情复杂、焦急、忐忑,感谢各界的长久支持关注。
从在场友人上传的视频看到,李文足在见到王全璋的时候扑入丈夫怀里失声哭泣。他们的儿子在一旁看着父母相拥。当日在他们家中等候多时的几位朋友见证了这一时刻。
周一中午,李文足的朋友、另一位709案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在社交媒体发布消息说,王全璋通过微信音频告诉李文足,济南圣井公安派出所警察当天开车送王全璋回北京。
一天前,李文足在北京突患急性阑尾炎入院治疗,因709案服满刑期后被当局强制押送到山东济南居住的王全璋乘包车前往北京,欲探视照料生病的妻子和年幼的儿子,被当地警方拦截。对于王全璋提出回北京陪护患急病的妻子和照料年幼的孩子,警方当时表示,将向上级请示。
王全璋律师4月5日出狱后即被以疫情隔离为由送往济南居住。周一下午,正在北京一公安派出所等待警方办理交接的王全璋对美国之音表示,这次回来不是暂时性的探亲,而应该是一直在北京家中居住。
王全璋表示,在即将回到分别很久的妻子和孩子身边的时刻,非常想要拥抱他们。 “很期待,”他说。“其实很想很想抱一下我的孩子。一直想象,在里边想象。在监狱会见的时候,一直是隔着玻璃。现在我终于可以抱一下我的妻子和孩子。”
王全璋同时表示,他妻子前一天突然患急性阑尾炎,让他非常惦记,需要了解是否需要作进一步的手术治疗。
被问到重返北京后的心情,王全璋表示, “很高兴。看了看外面北京的风景。感觉没有很大很明显的变化。可能需要具体地生活几周以后才能感觉到(变化)吧。”
在北京家中仍在忍受病痛的李文足对美国之音表示,她在即将见到日夜思念的丈夫之时心情激动忐忑。对于各方长久以来的关注和支持,她表示,希望通过美国之音向社会各界表示感谢。
长期关注709案被捕人士和中国人权状况的旅德媒体人苏雨桐发推描述了王全璋和李文足当时的心情。推文说,“全璋律师离家还有20公里了,一个归心似箭,一个心急如焚等待 ……”
她稍后发出的另一条推文写道:“下午6:04分文足打通全璋电话。全璋说不方便,等会儿再说。从出发到现在已经六个半小时了。丈夫和妻子相聚合情合理合法!等!”。
一天前,王全璋对美国之音表示,他出狱后被限制人身自由,限制他进京,他很难接受,一直据理力争。他认为,剥夺政治权利不是剥夺人身自由和说话权利,不许接受媒体采访是违法的。王全璋还表示,目前当务之急是到妻子和孩子身边尽他作为丈夫和父亲的义务,这也是他的基本人权。
王全璋等多名律师和维权人士因709案和其他政治案件被抓捕后,国际社会给予了高度关注。
德国总理默克尔曾于2018年月访华期间会见了包括李文足和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在内的中国维权律师家属。
美国国务院上周呼吁中国政府让王全璋律师恢复行动自由,让他回到北京与家人团聚。北京对此回应称,拒绝外国干涉中国内政。
王全璋现年44岁,原为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曾代理多起政治敏感案件,2015年7月被抓捕后失去音信近三年,后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李文足与709案其他被捕人士的家属坚持维权抗争,受到国际社会瞩目。2019年1月28日,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宣判,认定王全璋犯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五年。
▲自由亚洲电台(RFA)4月27日报道:律师王全璋终获准回京与妻儿团聚
出狱后一直被安排留在山东济南的维权律师王全璋,周一获当局安排返回北京,探望患急性盲肠炎的妻子。一家三口在北京的寓所团聚。
周一晚上约7点50分,王全璋回到阔别接近五年的北京寓所。现场除了王全璋的妻儿,还有王峭岭、刘二敏等 “709案”家属。在场的人都控制不了情绪。
王全璋被羁押期间,妻子李文足为了让他早日重获自由,四处奔波。本来卧病在床的她,用手按住腹部,终于可以和丈夫拥抱在一起,她说,感觉如在梦中。
李文足:“这五年我想了多少次我们见面的场景。现在感觉就像做梦一样。”
儿子王广微也重投爸爸的怀抱。为了迎接王全璋,家人这个晚上准备了他最爱吃的饺子。
王广微:“爸,晚上吃饺子。”
王全璋:“好的。现在可以抱了吧。”
一家三口在沙发上拥抱在一起,与流下泪水的家人相比,王全璋相对平静。他周一接受本台查询时表示,自己是否可以一直留在北京,不用再返回山东,这一刻尚未明朗。
记者:“你是否不用再回到济南去?”
王全璋:“我现在还不是很确定。”
王全璋本月初获释后一直被要求留在山东济南寓所,未能和妻儿团聚,直到周日,李文足和朋友在北京郊游期间,突然腹痛住院,证实患上盲肠炎,成为王全璋返回北京的转机。
王全璋周日曾尝试自行坐车从济南返回北京,却在高速公路口被公安拦截,再送回山东。经过交涉,山东济南派出所周一中午安排民警开车载王全璋回北京,下午抵达后,他第一时间与李文足通电话,说要先去昌平区的史各庄派出所,完成移交程序。
李文足:“到那儿了?”
王全璋:“我们现在已经到北京了,但是可能要先去当地派出所,史各庄派出所。”
李文足:“你没吃午饭是吗?一直在路上?”
王全璋:“吃了吃了。我也不饿。”
据了解,李文足因为体内的钾量不达标,暂时不能动手术,只能以药物治疗。
44岁的王全璋在2015年的“709大抓捕”当中被捕,去年被裁定“颠覆国家政权罪”罪成被判刑,本月初获释,自被捕以来,王全璋妻子李文足不断为他奔走维权。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4月27日报道:与家人分离近5年后 王全璋终与妻儿在京团聚
中国知名维权律师王全璋在出狱23天后终于在当地时间周一晚抵达北京家中,以看望日前曾一度因突发疾病住院的妻子和他们的儿子。王全璋自因2015年“709”案失联并入狱后,一直为他奔走呼吁的妻子李文足后通过推特上传全家的合影,并表示“全璋于今晚7点51分回家了!感谢一直关注、支持我们的各界人士!”
相关报道指出,李文足26日上午因为腹部突然疼痛被送入北京西苑医院就医,幼子由友人接到家中照顾。他们的朋友王峭岭、709律师李和平等随后均赶往医院探望。27日凌晨,李文足获准出院回家修养,至早上她又到社区医院输液治疗。得知妻子入院的消息后,王全璋几经周折终于在警方的陪同下,被允许从山东济南返回北京探望妻子。
据香港电台报道,王全璋于当晚抵达住所楼下,准备登记进入小区时,李文足一直在窗边,等待丈夫回家,因盲肠炎刚出院的李文足,不时用手摸自己的腹部。王全璋进屋时,情绪平静,身边有三名声称是大厦物业管理人员的人士,想进屋检查屋内人士身分,但被李文足及在场亲友拒绝,双方一度交涉数分钟。
王全璋终于得以回家后,先做个人清洁,之后与家人拥抱,李文足哭着说,这5年来,幻想多次与丈夫见面的场景,现在看见王全璋,就像做梦一样。王全璋另向《苹果日报》表示,今天终能好好抱到妻儿,感觉已经7岁多的儿子重不了,对太太则感到歉疚,“不应该由她一个弱女子来承受。” 报道称,他说,目前还不知道当局是不是真的不会再把他带到济南,但是当下他要在北京家中接受家居隔离14天,至少这14天是不会被带走。但香港电台的报道则指出,王全璋向他们证实,当局容许他一直留在北京。
现年44岁的王全璋于2015年7月的“709”案中被捕,2018年2月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于2019年1月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4个月。自被捕以来,李文足不断为他奔波维权,王全璋终于在今年4月5日出狱。
▲自由亚洲电台(RFA)粤语部4月27日报道:一别五年王全璋终一家团聚 三人相拥李文足泣不成声
709案律师王全璋周一(27日)在公安押送下,由山东省前往北京探望患病的妻子李文足,于晚上到达家中与妻子和儿子泉泉见面。王全璋跟妻儿一别五年多,一家三口终于相见,大家忍不住相拥痛哭。(黄乐涛 报道)
王全璋于周一(27日)晚上八时到达北京住所,妻子李文足及儿子开门迎接。709案家属王峭岭一直在旁拍摄,并将视频上载到社交媒体,从视频可见,王全璋与妻子并没有说太多的说话,他只搂着妻子、儿子,相拥而哭。
李文足哭声︰呜呜呜……这5年我想了多少次我们见面的场景,现在感觉就像梦境一样。
儿子︰爸,晚上吃饺子。
王全璋说︰好的,现在可以抱了。
送王全璋回家的时候,有数名自称物业管理的人员在旁陪同,要求强行入屋登记,但遭李文足拒绝。而王全璋门外,仍有国保人员廿四小时看守。
李文足周日(26日)患上急性盲肠炎,现已从医院回到家里休息。
根据本台普通话组了解,王全璋周日曾尝试自行坐车从济南返回北京,却在高速公路口被公安拦截,再送回山东。经过交涉,山东济南派出所周一中午安排民警开车载王全璋回北京,下午抵达后,他第一时间与李文足通电话,说要先去昌平区的史各庄派出所,完成移交程序。
李文足:到哪儿了?
王全璋:我们现在已经到北京了,但是可能要先去当地派出所,史各庄派出所。
记者于傍晚成功联络上王全璋,其时他表示自己仍在派出所,表示日后或可长期在北京居住。
王全璋说︰现在在派出所,在派出所等候交接,不太方便好吗?
记者说 ︰你是不是可以留在北京,不用回山东了?
王全璋说︰我现在还不是很确定,我正在等办手续。
本台致电押送王全璋的圣井派出所了解,但当值公安表示不清楚事件。
公安说︰这我不清楚了。
李文足现时感到头痛、喘气、说话时都感到痛疼,走路要弯著腰。李文足的朋友野靖环表示,自从王全璋被释放后,一直被当局限制自由,李文足因为太担心丈夫的情况,以致食欲不振,身体日渐转差,才会导致盲肠炎,现时仍需要观察。
野靖环说︰这个中间要不停的观察,病情不好的话,那就随时动手术,她是从王全璋出狱那一天开始就不行了,就吃不下饭,然后吃一点饭就吐。她这5年,她都是经常这种情况,这一次就是她持续性的压力,王全璋出狱的时候告诉她要去济南,所以文足就是非常焦急,从那时候就吃不下饭了。
维权律师王全璋早前因代理不少敏感案件而屡遭当局打压;2015年8月被拘捕,在被单独监禁3年半年后,于2018年12月底被秘密审判;2019年1月,王全璋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判刑4年半。今个月5日获释后被带到济南一直被限制自由,至目前已有20多天。
▲德国之声(DW)4月28日报道:睽违五年一家团圆 王全璋:盼弥补多年来的亏欠
中国维权律师王全璋周一晚间七点多,在多名警察的押送下,返回北京住处,与分离了近五年的妻儿团圆。王全璋告诉德国之声,他目前处于济南北京两地共管的状态,所以他希望能够长期留在北京,多花一点时间在妻儿身上。
(德国之声中文网) 中国着名维权律师王全璋在与妻儿分别将近五年之后,终于在周一 (4月27日) 晚间返回北京家中,与周日 (4月26日) 突因急性阑尾炎而短暂住院的妻子李文足与儿子团聚。社交媒体上广传一家三口相拥而泣的影片及展开笑颜的照片。
此前,李文足在王全璋准备获释前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曾表示,面对王全璋即将被释放,她心中充满了期待与激动。根据网上广传的视频,李文足在王全璋现身时,立即扑到王全璋怀中哭泣。后来一家三口也一起坐在沙发上相拥,并由友人替三人合影留念。
李文足急性阑尾炎住院
王全璋原先被当局告知,因判决中包含剥夺政治权利,所以他被迫在出狱后,留在山东省的济南市,无法返回北京与儿子跟妻子团聚。然而,李文足周日突然罹患急性阑尾炎,随即被送入医院治疗。王全璋听闻消息后,随即包车从济南打算前往北京探视李文足,但他却在半路遭警方拦截,带回济南。
后来王全璋提出希望北上照料住院的李文足及儿子后,警方表示会向上级呈报。最后,王全璋在多名警察的陪同下,返回北京。李文足在周一深夜也透过推特发文说:“全璋于今晚7点51分回家了!感谢一直关注丶支持我们的各界人士!”
盼弥补对妻儿多年亏欠
王全璋周二上午接受德国之声专访时表示,对于能够与分离将近五年的妻儿团聚,他心中感到很舒畅,也感觉到一种“久违的真实”。他说:“毕竟我跟妻儿分离了将近五年的时间。在监狱中,我只能隔着玻璃,透过电话与他们通话。现在是五年来,我们全家第一次能聚在一起。”
而虽然他周日试图返回北京时,在半路被警察拦截,但王全璋表示,当他得知能从济南回到北京后,他过去几周一直压抑的心情,也感到一种释放。他告诉德国之声:“我感觉特别的期待。我在回北京的路上,还有心情看看周围风光及大自然的景色,这感觉特别好。跟我在济南时压抑的感觉相比,是完全不一样的。”
王全璋说,当济南警方答应让他回北京照料妻儿时,他所得到的消息是,往后他将成为济南与北京两地共管。他认为,既然北京当局也可以管我,他认为自己没必要返回山东。他向德国之声表示:“我希望能长期在北京。既然我现在因为隔离观察不能出门,所以我希望趁机享受人伦,陪陪孩子跟老婆,弥补一下这麽多年来对他们的亏欠。”
然而,王全璋也指出,他目前仍处于被剥夺政治权利的状态,而当局也自行扩大对该法的解释,将剥夺的权利范围扩大至言论丶游行丶集会及出版。后来,当局更直接限制王全璋接受媒体采访,表示该权利始于言论权的一部分。
王全璋说:“对于他们的说法,我感到非常的抵触但同时也谨慎的看待。我一直认为言论权不该属于政治权利,而是该属于基本人权。我从被释放后就开始跟他们沟通,但官方不断坚持接受采访是政治权利,他们不愿我接受采访。”
王全璋表示,也因为如此,他现在对外发言时,必须十分谨慎。他向德国之声表示:“我现在身处的环境,还是很多人会在公权力中夹带自己的私货,这件事让我难以接受。”即便如此,王全璋仍对各界过去五年多来的关心,表达了诚挚的感谢。他说,各界对他与家人的支持,协助他们一家度过艰难的时刻,也让他在被关押的过程中,能更安全与健康。他说:“我希望有更多媒体能关注因为维护中国基本人权及公民基本自由,而被关进冤狱的人权捍卫者及律师。” 
 
 
关键字: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 王全璋 回到北京 妻儿团圆
文章点击数: 643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