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4/30/2020              

张智斌:温哥华抗疫报告(九):听亨利医生谈疫情

作者: 张智斌

卑诗省首席卫生官邦妮·亨利医生和卑诗省卫生厅长狄德安每星期有五到六天都会出席在记者会上,向省民介绍卑诗省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最新情况。
 
 
图一、卑诗省首席卫生官邦妮·亨利医生(Dr. Bonnie Henry,Provincial Health Officer)(图片右侧)和卑诗省卫生厅长狄德安(Adrian Dix,Minister of Health)(图片左侧)在记者会前准备发言。(图片来自网络)
 
听亨利医生谈疫情,从不见她看稿子,也从不见她打官腔,她回答记者的提问简明扼要,思路清晰,分析疫情如行云流水,一谈就是几十分钟甚至一个多小时,学养炉火纯青,真是令人钦佩。
 
截至到4月27日东部夏令时间19时30分为止,加拿大公共卫生局公布全国已有48,500例COVID-19确诊感染病例,令人觉得非常悲痛的是,其中2,707人不幸失去了生命。而在三月份以为会成为加拿大重灾区的卑诗省,至今防疫倒是非常成功,终于没有出现原来预计的大爆发疫情。3月底以后,病毒感染确诊病例数量的曲线被压平了。
 
新冠病毒肺炎在加拿大爆发后,疫情已经成为卑诗省省民关注的焦点,卑诗省疾病控制中心(BC CDC)是全省防治新冠病毒肺炎、解答公众问题最权威的机构,为了让大家更直观地了解疫情的最新情况,卑诗省疾控中心从4月份起在网站上设置了一个“不列颠哥伦比亚省2019新冠病毒疫情面板”(British Columbia COVID-19 Dashboard),根据全省疫情的变化更新信息。内容包括(括号内数字为卑诗省4月27日16时30分公布的数据):实验室确诊总数(1,998)、一天内新增病例数(11)、现在住院人数(97)、现在在ICU(重症监护室)救治的人数(36)、确认死亡总人数(103)、已经康复的人数(1,190)、全部检测人数(78,665)、一天内新检测人数(2,102)、卑诗省检测率(13,268/百万人口)、加拿大检测率(19,087/百万人口)。除了这些数据外,这个“2019新冠病毒疫情面板”还给出了疫情的卫生管理局分布地图和许多统计图表,如感染者的年龄分布图、性别分布图、本省各卫生局报告的感染病例总数柱状统计图、本省各卫生局报告的一天内新增感染病例数柱状统计图、本省各卫生局报告的感染病例数据表格、本省每日报告的感染病例数柱状统计图、本省各卫生局每日报告的感染病例数柱状统计图、本省每日报告的检测数量柱状统计图、本省卫生局每日报告的检测数量柱状统计图、本省每日检测至出检验报告所花的平均时间柱状图、本省卫生局每日检测至出检验报告所花的平均时间柱状图、本省每日检测的阳性百分比柱状图、本省卫生局每日检测的阳性百分比柱状图……
 
仔细研究这个“2019新冠病毒疫情面板”,里面包含的信息之全面、丰富,让我感觉震惊!任何一个具有高中数学水平的人,都可以从中获得或分析出某一天、某个特定方面的具体信息,让大家体会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信息公开、透明。在这样的数据面前,我相信一切谣言都可以不攻自破。
 
 
图二、加拿大卑诗省疾病控制中心网站上“不列颠哥伦比亚省2019新冠病毒疫情面板”(British Columbia COVID-19 Dashboard),图片显示的是2020年4月27日16时30分发布的该省疫情数据。在卑诗省疾控中心网址上,按下面板上各个不同的标签,会显示出各项不同的数据图表,使用时感觉非常方便、直观。(图为卑诗省疾控中心疫情面板的屏幕截图)
 
除了“不列颠哥伦比亚省2019新冠病毒疫情面板”,卑诗省疾控中心从每个周一到周五还给出“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新冠病毒每日情况报告”(British Columbia COVID-19 Daily Situation Report),其中除了前述内容外,还更加详细地列出特定的数据和图表,如病例的不同性别和年龄分布、住院病例的性别、平均年龄和不同年龄分布、死亡病例的性别、平均年龄和不同年龄分布、解除隔离的人数、症状发生的日期和病例数、报告的日期和病例数、病例感染的可能来源等数据。
 
在3月末的时候,卑诗省取消了个人申请新冠病毒感染的测试。后来疫情的曲线被压平后,就有传言说是因为取消了个人申请测试,所以现在确诊感染的人数一下就减少了许多,或许社区里存在着很多没有被确诊的感染者。但是在透明、公开的数据面前,这样的猜测是不攻自破的,因为如果情况真是这样的话,感染人数在不断增多,那么住院的人数、ICU救治的人数和死亡的人数是不可能会继续保持在一个低位数值上的,应该也会随之上升。而事实上这些数据都保持在低位水平,可见“社区里存在很多没有被确诊的感染者”这样的猜测是不符合事实的。所以,在透明、公开的信息面前,只要稍加分析,谣言就无法生存下去了。
 
以上说的仅仅是卑诗省疾控中心公布的疫情“数据”(Data)部分,如果你再想深入研究,还有一个栏目叫“模型和推测”(Modelling & Projections),其中不但记录了本省疫情的走势,还同时列出不同国家、不同地区的疫情走势供公众对比。其中列出的各种方面的数据和模型也是非常的丰富,在此无法进行一一介绍。当然,网站上还有其它许多非常实用的资源,譬如教公众怎样防范新冠病毒,怎样判断自己的症状,怎样自我隔离,以及怎样自我评估可能发生的感染和在什么情况下需要就医、就医的注意事项和怎样通知医院等各种资料。
 
以上写下的只是卑诗省疾控中心为防治COVID-19提供的资料中非常小的一部分,如果你有兴趣,可以去这个网站浏览一下,在疫情期间,这些内容真的值得一读,会给人带来一种全新的认知,看了这样的疫情资料和公布的数据,你再去看看中国各级卫健委和疾控中心的网站,就会知道两者差距有多么大。
 
你不要以为这些资料是提供给专业人员治疗和研究用的,其实不是,这些资料全是提供给普通公众阅读的,给专业人员使用的资料,卑诗省疾控中心网站上还专门有一个按钮,名称是“卫生专业人员COVID-19资源”(COVID-19 Resources for Health Professionals),里面提供最新的情况,界定了实验室测试、感染防控、公共卫生管理、医疗护理等相关的标准和准则,这些内容也是完全对公众开放的,如果你感兴趣,同时也具有这方面的专业知识,你也可以随心所欲地去阅读,只是许多内容并非普通人都能够理解。
 
在我还没有研读卑诗省疾控中心网站上给出的新冠病毒防治的资料和数据之前,我似乎已经习惯了武汉疫情爆发时湖北官方发布的疫情报告。现在再看卑诗省疾控中心给出的疫情数据,真是觉得脑洞大开。我长这么大,真的才第一次知道,在报告疫情时,只给出某个国家、某个省和某个城市今天新增几例、总共确诊几例、死亡几例、已经康复几例,这些数据其实是远远不能描述疫情的全面情况的。单就这些数据来看,你根本就不可能知道现在有多少人在医院里治疗,也不可能知道有多少人正在ICU救治。你也不能知道你所在的卫生局区域内疫情分布情况,也不知道现在占总人口多少比例、有多少人已经经过了检测,不知道检测大约需要花多少时间才能得到结果以及检测的人中阳性的比例有多高。如果仅仅根据这么几个数据,也非常困难判断出疫情的趋势,很难分析出疫情的严重程度。因此,没有获得充分信息的公众只能处于一种相对盲目的状态之中,要么意识不到疫情的严重性而掉以轻心,要么处于过度担心而在焦虑中煎熬度日,其实这对抗疫是非常不利的。
 
听亨利医生谈疫情,让我感觉很长知识。她讲的信息量非常大,我只能粗略地介绍一下其中的部分内容。
 
 
图三、截至到2020年4月14日发布的数据,国际上主要疫情发生国家和地区COVID-19确诊病例数量的比较曲线。这些国家和地区包括(按百万人口中确诊数从高到低排列):意大利、西班牙、美国、德国、英国、挪威、中国湖北、加拿大、卑诗省(粉红色曲线)、澳大利亚、韩国、新加坡、日本、香港。(图表来源于卑诗省疾控中心网站)
 
图三显示的图表比较了世界上主要疫情发生国家和地区的COVID-19确诊病例累积数量随时间变化的走势,图中横坐标以每百万人口中发生2例确诊病例作为起始日,至第54天为止,以“天”为坐标单位;图中纵坐标以1百万人口中确诊人数从零至每百万人口中有2000例确诊人数为止,以“确诊人数/百万人口”为坐标单位。学过函数的读者应该知道,曲线某点的斜率,即反映出该时间点疫情爆发的速率。因此可以看出,如果不谈湖北的情况,其中西班牙、美国和意大利的曲线斜率很大,爆发速度非常快,而香港、日本、新加坡、韩国、澳大利亚和卑诗省的曲线较为平坦,曲线斜率较小,表明疫情发展较为缓慢。
 
加拿大,其中也包括卑诗省,在疫情发生的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将疫情拒之于国门外,疾控中心的专家们和传染病医生都认为在全球化时代要完全阻断COVID-19的传播是做不到的。疾控中心的任务并不是要完全阻断疫情,而是要让疫情的传播变得缓慢,这样才可以让当地的医疗机构有充足的资源和时间来治疗需要救治的病人,而不会出现像中国湖北、意大利和西班牙疫情爆发时那样处于医疗资源紧缺的艰难状态。这就是加拿大卫生局(包括卑诗省疾控中心)经常说到的要“压平疫情曲线”的原因。
 
由于无法将疫情完全阻断,发生传染只是迟早的事情。英国在防疫刚开始的时候就提到过“全民免疫”计划,其实这个提法本身并无不妥当之处,关键问题在于怎样把这个过程变得缓慢下来,也就是拉平疫情曲线。但是英国的“全民免疫”计划当时被中国的一些媒体放大报道,被歪曲引导成对人民的生命不负责任的方向上去了。这种说法显然是不全面、不完整,甚至是断章取义的。
 
现在再说说湖北。在图三中,我们看到湖北COVID-19确诊病例累积数量随时间变化的走势曲线变化非常奇特,与任何一个国家与地区的曲线都不相像。如果只是根据图中的曲线来作函数解读,湖北在疫情爆发的前20天左右,它的疫情爆发速度比世界上任何国家和地区都要快,更猛烈,后来被很强硬地压平了下来。但这条曲线很特别,有明显的断点,学过函数的人应当能够理解其中可能存在的各种原因,这是需要作进一步解释的。
 
 
图四、截至到2020年4月14日发布的数据,国际上主要疫情发生国家和地区COVID-19造成的确诊死亡人数比较曲线。这些国家和地区包括(按百万人口中确诊死亡人数从高到低排列):西班牙、英国、意大利、美国、中国湖北、德国、加拿大、卑诗省(粉红色曲线)、韩国、澳大利亚、日本。(图表来源于卑诗省疾控中心网站)
 
图四显示的图表比较了世界上主要疫情发生国家和地区的COVID-19确诊病例累积死亡数量随时间变化的走势。图中横坐标从有10人死亡当天起作为起始日,至第49天为止,以“天”为坐标单位;图中纵坐标以1百万人口中死亡人数,从零至每百万人口中有100人死亡为止,以“死亡人数/百万人口”为坐标单位。
 
从这张图表中可以看出,西班牙、英国、意大利每百万人口中的死亡率都很高,美国虽然疫情的爆发程度很严重(从图三中可以看出),但每百万人口的死亡率却并没有像疫情爆发的程度那样相应的严重,与西班牙、英国、意大利这些疫情严重的国家相比,死亡率要低许多。这说明美国在对重症新冠病毒肺炎病人的救治上是非常有效的。这些数据表明,美国新冠病毒感染病人的死亡情况,并不像中国媒体上刊登的美国的疫情严重到纽约死亡的人数多得没办法处理,只能用冷藏车装尸体这类新闻所渲染的那样非常非常地严重。只要数据本身是真实的,那么数据是决不会说谎的。
 
虽然湖北在前20天的疫情发展速度非常快,但从湖北每百万人口死亡数量曲线中可以看到,湖北在疫情发展速度非常快的阶段里,与其它国家相比,其死亡率曲线还是保持在比较平坦的状态。当然,这只是根据图表解读出的结果。
 
4月17日,中国宣布武汉新核增1,290例死于新冠病毒肺炎的病例,武汉在这次新冠疫情中的死亡人数被上调了将近50%,同时确诊病例数也上调325例。由于卑诗省疾控中心网址上发布的上述图表的数据截至时间是4月14日,4月17日武汉的统计数据调整后,这些死亡、确诊病例的数量应该分布在曲线的哪些时间点上,将会成为一个新的问题。而这些曲线将会随之怎样变化,会表明什么情况,都将成为新的看点。
 
另一个值得一说的问题是,邦妮·亨利医生的团队研究了那么多关于疫情走势的图表,其中更多的图表我在这里还没有提及,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除了依此决策控制疫情外,难道仅仅只是为了医学上的统计吗?答案是不仅仅只为了这些,那些图表和数据还为医疗卫生管理机构提供决策依据,让医疗卫生管理机构有预见性地前瞻到一星期后、两星期后甚至是一个月后疫情可能发展的程度。根据这些预测的数据,医疗卫生管理机构提前配置未来几周可能将会需要的医疗物资资源和人员配备。通常情况下,在亨利医生分析了疫情趋势之后,卑诗省卫生厅长狄德安会接着发布未来一阶段卑诗省在医疗资源和人力上的准备和配置计划,细致到将会增加多少张病床、增加多少台呼吸机、多少名医护等具体细节。这么具体和务实的衔接和配合,详尽的计划,我在中国的疫情发布会上是从来没有看到过的。
 
卑诗省的疫情没有像魁北克和安大略省那样爆发出来,疫情曲线被压平了。卑诗省疾控中心功不可没,大家对邦妮·亨利医生也是非常喜欢,许多人用不同的方式来表达对亨利医生的感谢,还有艺术家专门制作了带有亨利医生头像的T恤衫,穿着行走在大街上。
 
 
图五、温哥华地区的艺术家制作的画有卑诗省首席卫生官邦妮·亨利医生(Dr. Bonnie Henry,Provincial Health Officer)头像的T恤衫,来表达对她在COVID-19疫情期间努力工作的感谢。(图片来源于网络)
 
卑诗省的疫情控制至今为止虽然很成功,但也并非十全十美。本文作此介绍,只是希望卑诗省疾控中心在抗疫中表现出的这些优点能够成为读者的他山之石,同时也让大家对卑诗省疾控中心在防疫中的工作有所了解。
 
2020年4月27日,卑诗省温哥华
 
(版权作品,未经作者书面授权,请勿用任何形式进行商业转载。非商业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文章内容完整。) 
 
关键字: 张智斌 温哥华 抗疫报告
文章点击数: 583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