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3/2020              

蔡楚:民间童谣和政治化的儿歌

作者: 蔡楚

 
 
川西童谣:“红萝卜,蜜蜜甜,看到看到要过年,大人吃饱三顿饭,娃娃要拿褂褂钱。” 
此童谣还有一个版本:“红萝卜咪咪甜,看到看到要过年,娃娃想吃肉,老汉(耗儿)没得钱。” 
很显然,第二个版本来自大陆易帜后。记得成都诗友罗鹤写过一首打油诗《当年辞岁》:红白萝卜双下锅,清汤水水蘸馍馍。爆竹声里迎新年,红松烟头一么多。表现了百姓过年的焦虑。
 
 
记得大饥荒时,黑市上的红萝卜卖一元钱一市斤,而国营蔬菜店里却只有老莲花白叶子卖。
1954年成都的大米才四分钱一市斤,大膘猪肉不过二角八分一市斤。可见物价的涨幅。 
当时,我母亲把家里的细软卖完,就为了买点红萝卜给全家人充饥。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我就读于成都市龙江路小学。当时朝鲜战争爆发,音乐老师教我们一首儿歌:“有个人是大坏蛋,他的名字叫李承晚,坐飞机、丢炸弹,炸死人民千千万。人民叫他陪血汗,陪不起就敲沙罐,第二天、我来看,沙罐敲得稀巴烂。” 不久就传遍成都,风靡一时,大街小巷的女同学跳橡筋绳都在唱。
 
 
后来,我读《杜鲁门回忆录》,当读到:“朝鲜人民军在1950年6月25日以反击侵略为由越过三八线大举进攻韩国,打响了朝鲜战争的第一枪。”时,我还不敢相信。可见政治化儿歌对我的误导多么深,毒害多么大。 
我的老友“翻身”农民杨本富大哥,什邡县人,贫农出身。1951年参加志愿军,奔赴抗美援朝前线打美国鬼子。按他的说法,当时他家刚翻身分到土地,突然听说美国鬼子要支持蒋介石反攻大陆,夺回他家的土地,就义不容辞地参军上了朝鲜前线。1954年,志愿军回国时,他在某师当师长的警卫员。1958年转业时,他家的土地,已先后被农村的合作社和人民公社“公有化”了。他说,农民视土地为生命,他感到受了欺骗,被利用。
 
 
我的音乐老师是无辜的,她不过受当局宣传的毒害,文革中也受到冲击,语文老师袁丽华还不幸饮恨自尽。 
川西童谣中还有一首流传广泛的《张打铁》:“张打铁,李打铁,打把剪刀送姐姐,姐姐留我歇,我不歇,回家的路上踩根蛇,把我的脚杆咬出血…… ”
此童谣在多个地区有不同的版本,表现了民间社会的淳朴风情。
 
2020年5月2日 
 
关键字: 蔡楚 民间童谣 政治化儿歌
文章点击数: 630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