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16/2020              

蔡楚:遥远的叮叮声

作者: 蔡楚

 
儿时的成都糖多,如棉花糖、叮叮糖、桂花糖、糖饼儿、糖油果子,都是地方小吃。还有西式糖果。
白麻糖(成都话唸汤)又名叮叮糖。川西平原的麻糖,甜而不腻,入口化渣,不粘牙。
川西童谣:“叮叮当,卖麻糖,敲得老子好心慌。麻糖甜,哄老子的钱。老子没得钱,给你两个铜片片。”
 
 
 
当然,成都的城乡一带,此童谣也有多个版本,如:“叮叮当,卖麻糖;卖得老子心心慌;麻糖甜,豁我的钱;麻糖酸,豁我的裤儿穿。”
通常,乡村在农闲的午后、城里在中午时,就会传来一阵叮叮叮的声音。无论大人或小孩听到这声音,就知道是卖麻糖的来了。敲(唸kao平声)两分钱的,或五分钱的都随便。安逸得板。
麻糖以精选糯米、芝麻、麦芽糖为主要原料,精制而成,无任何化学污染,无任何添加剂,是一种纯天然绿色食品。
 
 
 
成都还有“转糖饼儿”。孩童用两分钱,然后在木盘或竹盘上转,转到金鱼吃金鱼,转到龙吃龙。卖艺人给你用红糖汁到酷似的动物。泯甜。
 
 
我在“老成都的吆喝声”中写过:
老成都有许多条小巷,有的青瓦石板,有的石狮粉墙,有的古荫拱桥。
而我的记忆,就是听那一声声悠远的吆喝声,穿透小巷,带我回到无忧的童年。
从清早的:荷包蛋!蒸-蒸-糕!,到中午的:叮叮糖!磨剪子来镪菜刀…,再到夜晚的:蚊烟儿…哟…蚊烟儿…。构成了老成都一幅生动的市井图。
https://twitter.com/caichu88/status/919026476145627138
 
 
 
据说,如今的成都,卖麻糖的声音日渐稀少,只在偏远的乡村,偶尔还能听到叮叮当的声音。
老成都的叮叮声,已渐行渐远。而乡土中国,已随我迁到我家后院。我心安处是吾乡。时代毕竟不同,那些泯甜的记忆,毕竟是田园文明。
 中国如何走向明天?是铁马冰河入梦,还是远方传来海的呼唤?中国如何走出今天?
 
2020年5月15日 
 
 
关键字: 蔡楚 遥远的 叮叮声
文章点击数: 1106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