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21/2020              

唐宋民:“敲锣女”不是异类

作者: 唐宋民

  我们这些做几句批评文章的人,想要的就是真相,希望的就是能实事求是。
  当然谁都会说,求真相很难,不管什么事情一旦发生,100%还原简直就是妄想。
  但兼听则明是常理。那我们就来听听广大网友怎么说。
 
  网名“秦兽”在公众号发表的《溯源李丽娜敲锣始末》一文后面有大量跟帖,细读那些零碎文字,可见人心人性,可接近真相。
  敲锣女“可怜”,这是肯定的。你想啊,母亲都已经那样了,高烧40°,双肺呈白色,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那时怎一个“无助”了得。好在她急中生智,想到了以“敲锣”的方式求救。“敲锣”是比喻。她实际敲的是不锈钢洗菜盆,但起到了“敲锣”效果。
 
 
 
  这个女子不笨。另外看在她孝心的份上,大家都愿意帮她。最终她的母亲得救了,她也得以在微博中才能说出“一家人又整整齐齐地在一起了!”以至于有“继续游刃有余地驾驭着病毒后烟火浓烈的新生活”的表达。
  写到这儿插一句,敲锣女李丽娜的表达能力强,文字也生动,正是有自信,才有勇气在微博中那么敢说话。很遗憾,如果不考虑外来压力的话,她的思维有时是不正常的。
  按照央视现在批评美国的说法,她的母亲无疑没能得到及时救治。没有得到及时救治当然有客观因素,但有没有别的因素呢?答案是肯定的。可敲锣女好像一直没这么想过。
  她先前想的就是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能引起人们包括网民或者就是网民们的注意,让更多人知道,扩大影响,她母亲需要救治却没有得到救治这件事就会受到广泛关注。
  以敲锣女在微博上娴熟文字的表达来看,她非常明白只要能引起关注,她母亲就一定会受到救治,那时没有床位,武汉有关部门就是变也要变一张床位出来给她母亲;而且由于“全民关注”,政府还会为她母亲安排精心治疗。当然喽,敲锣女自己也说了她还要感谢老天,是老天让她母亲活了下来。她懂得,如果上天不悯,非要接她母亲走,再好的医生再精心救治也没用。医生只能治病,不能救命,何况还是面对如此高致命的烈性传染病呢。
 
 
 
  依后来看到的消息,由于她“敲锣”影响了邻居,邻居报警,招来了警察,训斥她不该扰民。可也正是这时候,她不惜敲锣救母的行为引起广大网民关注,并在微信上广泛传播。据说她敲锣的视频当时被不断地删,同时又被网民不断地转发。持续地转发,其影响可想而知,这个时候,估计武汉市领导和湖北省领导全知道了,甚至全世界很可能也知道了,这样,她母亲的床位也就有了。偌大一个武汉市,因家人没有勇气“敲锣”而没能得到及时救治而失去生命的新冠肺炎患者绝不止一两个,读一读湖北电影制片厂常凯主任的遗书就知道我并非信口开河,且不说其父母还都是同济医院的教授,同样一床难求。当时不是有床位,而是确实没床位。敲锣女不是因为敲锣影响太大,其母亲什么时候能得到床位谁也不敢说。
 
  可现在敲锣女不这么想,只想是她“敲锣”起到的作用,而救治是国家政府,是医生护士,因此与那成千上万网友为她转发传播她的“敲锣”没有多大关系。她不知道,如果仅仅是她“敲锣”,没有人替她转发传播,说不定她的母亲未必能那么快得到救治不说,根据群众举报,还有可能定她个“寻衅滋事”罪。不仅如此,如果按她敲锣对社会的影响,尤其是全世界都知道,那么说她给武汉“抹黑”,给中国“抹黑”,说她给“敌对势力”“递刀子”(不管有意无意,只看客观效果),按照现在的国情,包括她自己的思维,一点都不冤枉。
 
 
 
  有个网友在跟帖中就是这么说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敲锣女其实心里门清。要不是敲锣引起转发和注意,何时才能轮到床位?她这是打破了潜规则,社区和基层恨死她了。她之前各种求援都无效,既然想到敲锣,就应该知道有得必有失。西谚云,欲戴皇冠必承其重。丫这种方式,当时有效,事后必然遭到当初被她的行为搞的很不堪的机构和人群清算。这时候又想与前面的划清界限。两边好处都想得,坏逼一枚。”
 
 
 
  上面说了,敲锣女不笨,智商不会低,但一个人如果思维方式不对,又有什么令她智昏,或者有不可言说的压力,那么这种人的言行就会走样,让正常人感觉不正常。你看上面网友根据国情分析得多么在理。敲锣女的目的虽然达到了,效果也很好,但有笔账当地社区很可能还在记着,那就是让社区受到批评,也就等于给社区抹了黑。当时那么高效救人是不得已,一码归一码,救人归救人,“造成不良影响”或叫“抹黑”也不能就算了。现在就有网友怀疑敲锣女的言行不知是否受到什么人的压力,或者即使不是背后指使也是希望她这么做。有个叫范天强的网友在跟帖中就说了一句含含糊糊但不乏深意的话:“奴隶般的顺从,市侩般的狡猾,煤炭一般的心啊。(可)据说煤炭要在幽深的地底高压高热好多年才会形成,是吗?”
   当然这都只是猜测,不能根据猜测下定论,有时候甚至不能依据猜测去评论。
 
 
 
  再看另一网友“蓝色幽若”的帖子:“一种人性使然,当时发了上下两集,然后方方转发了上,其实她也是转了别人的,然后左派的很多人开始了对姑娘的攻击,姑娘想你们骂我干嘛,我还是有下表达感恩的啊,于是就有了下面的故事,被有心人利用罢了。姑娘被粉红攻击了不想牵扯不清,方方她只不过想表达武汉人民的不易。如果我说如果,这位姑娘在方方转发以后,她表达了支持感谢,那现在出来批评的是不是就是另一拨了。姑娘是想救妈妈,不想反体制,就这么简单。”
 
  短文前面说了,我们这些写点小文章的人就是希望能逼近真相。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敲锣女”有现在这些言行,是不是除了她的思维方式,除了她个人主观包括她人性上一些因素,还有没有别的原因?上面这个帖子后面几句话涉及到了这方面。敲锣女是不是害怕什么人说她“抹黑”,说她“递刀子”,说她“反体制”,或者说如果她不这么表达,即使沉默不语,会不会又要受到攻击方方的另一拨人的攻击,或者说甚至也会被“清算”?
 
  如实际情形确如上面跟帖所言,就不能只骂她“精致”,骂她不如蛇(比喻者说蛇是本能,而敲锣女不是);看在上帝的份上,不能不想到她的可怜。人有时很无助,怎么做都不是。特别是那种不得已说出的话或做出的事,我们不能不有所原谅。就像解体前的南斯拉夫影片《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中那个女叛徒,在被游击队队员扇耳光时哭泣着说,当时敌人对她施以酷刑,又不让她死,她说她实在受不了才叛变的。这个女叛徒最后的表现不去说她,我们不能不承认,人的身体和意志承受力有个极限,也不能要求每个人都有“钢铁般的意志”,这样想,我们对“敲锣女”也许就不那么痛恨了。
 
 
 
  关键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人都意识到这不只是“敲锣女”的问题,与整个族群有有关系。前几天还有人在公众号就“敲锣女”事件发表文章,题目叫《国人皆是“敲锣女”》,而在《溯源李丽娜敲锣始末》后面的跟帖中有个网名叫“夏日玫瑰”的也是这种观点:“敲锣女并不是个例,是中国人普遍的人性写照。如果她不是蛇,那他才是中国人中的异类!这个民族是没有良心的民族!是没有尊严的民族。看看今天全世界如何歧视中国人的?咎由自取!”
 
  这样说肯定犯忌,但越来越多的人都有这种感觉,能不警惕乎?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八日 
 
关键字: 唐宋民 敲锣女 不是异类
文章点击数: 1317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