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2/2020              

曾伯炎: 宅家思绪湍飞札记

作者: 曾伯炎

 
 
午眠醒来,吃惊梦境,还拘野岭,在改造思想,劳苦挣扎求生。夜半狼嚎惊醒,口中曾念道:黑夜闪绿灯,犲狼瞪眼睛。口下请留情,我是读书人。
今年,88岁了,63年前的惊恐,还缠梦里,精神奴役的绳子,仍系心灵,当下,又遭病毒恐怖,宅我家里。年轻时遭的恐怖,结合晚年震惊世界大恐怖,死去活来的我,已处难不惊临恐不畏了?
 
 
旅游印度归来者说,那里的人穷,仍乐天,不怨天尤人。
不禁感叹:孔子赞学生颜回:“一箪食、一瓢饮,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乐天安命也。持此人生哲学者还有王欢,他丐食诵《诗》,虽家无斗储,意怡如也。而刘禹锡记陋室里穷书生们的穷欢乐: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这讲德馨,不仍是精神世界高风亮格追求吗?如此乐天安命的人生观,印度佛教未输入的中国,便已存在,而千多年前和尚慧能,他不识字,佛以心传,传他为禅宗六世宗主,他讲经还说出:
“真心,即清净心、慈悲心、平等心、利他无我心……也即佛心。”以此映照今日人心,不已很多虚假心,狂妄心、邪恶心、骄横心、利我无他心……才生贪心吗?,你笑印度人清贫,别人不笑你是浊富么?
 
 
读某老文,谓毛时代的红卫兵,仍占那时人口少数。多数,还是前朝遗民,以“温良恭俭让”处世。而今,少数转多数,多由“打砸抢烧杀”出身。所以,老遗民。还留恋李叔同那首“长亭外,古道边,芳章碧连天……”的诗意。新红民,只嗜好红歌的粗野与暴戾,也很自然呢?
乡下阿Q族暴发成土豪,文化士绅绝种,土豪讲以力服人,士绅讲以德服人,故生“致君尧舜上,再使民风淳”的瞳憬呢?当下,城巿人调节生活,下乡农家乐,也只有吃喝玩乐,哪还有孟浩然那“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的农家友情,和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诗意呢?
 
 
时下,盛行马屁,人们骂马屁精,已骂到郭沫若,咒他是马屁界祖师了。这位五四新诗先驱,屁臭冲灭其诗香,不可鄙可叹乎。马屁流行,不禁怜惜今日孩子,出世便在幼儿园学拍马,在马屁中长大。不辨香臭,真耽心长此以往,人,岂不蛹蛆化与苍蝇化,久之,不变成逐臭嗜秽的低级生物了吗?资中筠先生忧心的人种退化,原来马屁是一祸根
其实,郭沫若拍马屁,多为被逼,哪是今日的主动?郭屁,毕竟还有些文化与诗书含量,1949年前,胡适、李济等评中央研究院院士,还是不好排斥他这左派学者。就是他一手秀丽的书法,也可冲淡一些他马屁的臭气吧?
何况他还受领袖写诗批评的压力,如:“劝君少骂秦始皇,焚坑事件要商量。祖龙魂死业犹在,孔学名高实秕糠。百代都行秦政法,十批不是好文章。“怎不吓得他说要烧他《十批判书》呢。
而且,1957年反右,毛泽东答罗稷南问:鲁迅活着,会怎样?毛直率地答可能坐牢。当时,巳坐恭王府的郭沫若,怎愿用这华屋去换牢房呢?他写马屁诗文之外,打倒四人帮后,也写“水调歌头”,仍显出他另靣:“大快人心事,揪出四人帮。政治流氓文痞,狗头军师张。还有精生白骨,自比则天武后,铁帚扫而光。篡党夺权者,一枕梦黄粱。”诗如口号,仍显示一吐他心中窝囊气,还有是非意识。
与当今马屁文人比,郭氏马屁,无耻,还未拍到反人性之极,如山东作协王兆山写的“主席唤,总理呼,党疼国爱,声声入废墟。十三亿人共一哭,纵做鬼,也幸福。”岂止肉麻,更心颤魂悚矣!
而余秋雨著文去劝寃死豆腐渣工程孩子父母别上访,获“余含泪”绰号讽刺他,郭沫若马屁,确是无耻,今日主动献讨好卖乖屁者,还有人性吗?
 
 
乡下几个老农息大树下,作漁樵之叹说:从前租地耕种,张地主租重,可換李地主,李地主不行,还有攺租王地主的自由。唯今天只党一大地主,没法換了。另一老汉附和:最伤心是那几年,养一只鸡,也说是资本主义自发势力,是鸡屁股银行取款,今天,他们用权弄钱,却是社会主义,岁月不荒诞吗。
 
 
武汉病毒,至今未研究出疫苗,全靠免疫力去胜过或熬过。这免疫力,使老夫产生许多联想。
身体需免疫力,精神,仍有病毒浸害,无文化免疫力,岂不精神灵魂更中毒吗?
那么,高尚,应是卑鄙的免疫力。诚实,应是虚假免疫力。真善美,更是假恶丑的免疫力。人丧失这些良知良性免疫力了,人性、人格,不鄙劣化吗? 北島诗:“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讯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此诗出世于40年前,不透露多少精神人格异化为低劣化,故没了做人底线了吗?
 
 
全球化,使人类资源共享,这次新冠病毒也来警告世界,还有祸福共享。
互助也藏互害,那个WHO维护世界公共卫生的组织,也被操纵异化为祸害世界的组织。包括联合国下许多组织的公德与公益,也在生疑。那WTO世界贸易组织,因违规逾纪亊,不在扯皮吗。
这世界,讲合时,太多貌合神离,各怀鬼胎。讲分时,更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好像天下这分与合的问题,又提人类面前。但信息网络智能化改变世界使我相信:这是人类再难四分五裂的时代了。
 
 
当年,任了几年外交部长的陈毅,曾向中宣部的人发牢骚:说他在国外,被介绍为部长呀将军呀,人家不理睬,但是,介绍他是诗人与元帅,便投来敬佩目光。受到敬重,文化使他醒悟,建议中宣部还是搞点文化学术的硕士博士。
这是1962年他说的话,但在1966年文革用来祭旗的,首先就是历史博士吴晗。党内另位历史学家翦伯赞也逼死。前17年运动中打成右派的翻译家傅雷及党内经济学家顾准,都活不出文革。
等到粉碎四人帮又多年后,文化复甦,再来恢复陈毅说的建博士硕士宿愿时,不少己是水货与假货矣!
 
 
某幕僚被评为商鞅李斯式人物,投权力所好,说他的学问,只是给领导做百衲衣式理论包装的裁缝,东裁西剪,东拚西湊,裁成领导喜欢的时髦样式,作为招牌与标志。脱离了现实与实际,也脱离世界潮流,矛盾百出,纰漏丛生。他这裁縫活儿。别看他神气阔气,到时候,仍要晦气与霉气,为主子做替罪羊的牺牲,不会有好下场。他之前的陈伯达、张春桥等,除会为权力者捉刀,且会装神弄鬼,还是成小丑的下场哩!比他们差劲多了的小幕僚,是演大角色的料吗?回答只会是:No!
 
 
友人指着文联门前那戏剧家协会牌子问我:这协会里,尽是商业小舞台的生旦净末丑角色,政治大舞台上大角色,比小舞台小角色,典型多了,“兄弟阄墙”“烛影斧声““杯酒释兵权”“玄武门之变”等的现代剧,仍在演出:权力无序转移的撕斗,垂帘听政的新老博舆,同志变君臣的反脸,枪杆、笔杆交锋的较量,三国之计、水浒之野、金瓶梅之淫,应有尽有,全在政治舞台上演,哪是吹拉弹唱小角儿可比,官僚们才是这时代的表演艺术家,他们都应是此戏剧家协会的会员呵!
 
 
土豪,社会学者称为:有钱没品的新富阶层。俨如辞典话语般简洁确切
那么,“德不配位”之说,再添财不配品之憾,权与财都由缺德无品者垄断,这社会不病态吗。
做官、缺官德、为商,无信义,教学,失师范,政治、巿场与文化皆在失序失范中混乱,很难称这社会在良性发展,不是在恶性中沉沦。
读到千多年前诗人左思感叹的:“世胄蹑高位,英俊沉下寮”似乎仍是对现实的咏叹。
 
 
康熙乾隆朝的盛世之说,本来在遗老们的牙慧里,被二月河推上荧屏,若主题歌唱的帝王想再活500年,真有“商女不知亡国恨,隔窗犹唱后庭花”之感。对比谭嗣同喋血要灭的王朝,竞有歌功颂德祈祷再寿延500年,还不很反动么?
 
好大喜功,急功近利的王朝,确实扩大了明朝版图,西部由伊犁达到东部库页島,盛极一时,但比罗马帝国与拜占庭王国,不也是小巫见大亚么?人口猛增到4亿,超越历史,确实空前。但这人口增涨,怎可掩盖他10万铁骑进关,从留发不留头开始杀屠:“共杀死汉人3200万,人口减少近2/3。杀人记录有:“扬州十日”、“嘉定三屠”、血洗江南、岭南。屠江阴,屠昆山,屠常熟,屠海宁,屠广州,屠赣州等等。盛世二字,能遮掩这些血迹吗?
 
还有焚书,乾隆以修《四库全书》名义焚书,他叫纪晓岚广搜民间藏书著书,但编修的不及1/10,焚烧的达9/10,这比秦始皇焚书高明吧?且民间书生在诗里写了“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也认为讽刺大清皇帝,被砍头。这些文字獄,也可称盛世吗?
 
康熙朝人口增到4亿,也难证明他是什么盛世英主,不过把一切好事,都记在胜利者账上而已:
 
易中天说明朝人口只6千多万,这数字,可称我国人口长期的约数与常数,如汉末黄巾之乱,记在曹操《蒿里行》的诗:“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郭沫若说:到了三国,蜀汉人口900万,据中原曹魏人口2400万,东吴孙权有1500万。三国相对汉末黄巾之乱略安,人口便自然增涨。那么入关鞑靼人杀汉人3200万,相当于杀灭一个魏囯与蜀国的全部人口,可称盛世吗?
 
为何人口到康乾,确实增至四亿,并非皇帝仁政爱民,而是民间悄然引进高产作物改变的。
 
中国人口长期受低产主粮的粟所限,到明末,有菲律宾华侨返国,偷偷夹带几根蕃薯苖,藏在湿毛巾里,这是该国禁止带出的国宔,这华侨冒杀头风险引种回国。加上从美洲引种玉米,这两种耐旱高产作物取代低产的粟,解决人的口粮与牲畜饲料,这人口猛增,应写在开放引进名下,与这华侨名下,怎能记在帝王功业账上呢?帝王们,除了杀人与征税,过骄奢滛侈生活,死了,尸体也要贡入豪华的地宮,秦始皇那兵马甬,应作史之荣,还是耻呢。
 
再说透一点,“盛世”这词,只相对衰世、乱世而言,用着掩盖帝王罪孽与血惺的名辞而已。
 
 
中国外交,老传统,是人质外交,秦始皇的爸就做过赵国人质,苏武出使,做了匈奴人质,坛淵之盟引出靖康之难,汉族自古有两国相交不杀来使,慈禧反洋教杀德国公使,闹出的八国联军攻陷北京,近代史已有公论,现代义和团叫小粉红与五毛又翻出来重演,信息时代,还能演成闭关自守么?
吾邦外交,从曾国藩儿子曾纪泽那代开始,既学过洋务又兼国学,就不只是女真人马背取胜,可谈判桌上胜敌了,曾纪泽与俄国交涉,还收回伊利大片国土。与法国谈判,回归了越南权益。而留美博士蔣廷黻,这位学者型外交官,南开清华史学系奠基者,当年任驻俄大使只年余,即争取做苏人质蒋经国回国。他在外交史上留下的功绩,巳写入对外关系教科书经典。哪是今日,外交仍作统战运作,有钱了,撒币弄成交易外交,仍未交到朋友,别说助非洲那些部落酋长王公腐败,撒给北韩小兄弟的,几十年不断,还是应了古谚“碗米养恩,斗米结仇”的话,金三说:美帝之仇只几十年,中朝宿仇上千年。
现在,世界逅病是造谣外交,战狼外交…外交史,怎么也开历史倒车。
 
 
最近,美欧与世界各国,正为武汉病毒之害而闹经济脱钩与索赔。闻窃国者的沉船计划外,无奈了,又有脱亚入非计划。想到日本明治维新三杰之福泽谕吉的脱亚入欧计划,二战前,脱成亚洲第一强国,战胜了俄国与中国。二战后,再彻底民主化,又率先跃居世界经济第二,人的文明素质世界第一。百年前,康梁学日本维新失败,上世纪学苏联计划经济失败,攺学美欧市场经济成功,只因不改政治受挫,这一挫,坠入世界今天最落后的非洲,是令人笑还是激人哭呢?
 
 
郑板桥的名言:“搔痒不着赞何益,入木三分骂亦精”现在奴才的马屁,也难搔到主子痒处,令主子不悅乃至发怒,遭主子一足蹄踢翻的,几乎常遇。
中国专制历史长,马屁史自然源远流长,不少精此马屁术高手,哪是今日讨好却卖不到乖,弄巧反拙。请看历史官场中的经典马经:
宋徽宗召见龙虎山张天师,问他:你住龙虎山,见过龙、见过虎吗?从唐朝便有道士在宮廷装神弄鬼取帨皇帝的道士,谁非马屁高手,张天师一脸认真地答曰:“老虎倒是经常见,至于龙嘛,今天才刚见到。”这马屁,高明于说“忠诚不绝对,绝对不忠诚的顺口溜吧?
三国孙权问诸葛恪:你父诸葛瑾与你叔诸葛亮,谁更优秀?诸葛恪不假思索就答曰:我爸!
孙权笑问:你叔任蜀丞相,治国有方,名滿天下,你爸只普通官吏,凭啥超过你叔诸葛亮?
诸葛恪回答:因为我爸知道跟谁干呵!这些古代经典马屁,超现代吧?再说现代,老马屁也超越新的:
周佛海留学日本,受业社会主义理论教授河上肇,在日本宣传共产理论,即小有名气。他应召回上海参加中共一大时,毛泽东还是列席一大做记录的社会主义团员。请看周佛海依附汪精卫的拍马,当他说出:“相信主义要做到迷信程度,服从领袖要做到盲从程度”,被视为汪的心腹,捞到一串要职。却暗中他已向重庆投诚。小马屁只玩文字,大马屁家玩的是政治,哪类功夫深哟?
笔者还记得他在苏州监獄听陈公博枪毙后留下的七绝
水流花谢太匆匆,往事如烟梦亦空。地下相逢应共笑,成仁毕竞是成功。
周佛海并未枪毙,以有文化修养的周马屁先生作镜,照一照今天马屁虫们的嘴脸,也今非昔比吧?。
 
 
那年,候德健来大陆唱东方一条龙,散播龙的传人时,好像老龙已死,在呼喚新龙小龙,一唱成谶,还真跃出又一条龙,竟然做出龙行虎步样儿,要登上世界舞台,却大受阻与嘲笑。
识者总认为:皇帝们沿袭秦始皇是祖龙的说法,便给自已统治烙上龙的印记,来神圣化自已,坐的叫龙椅,睡的叫龙床,迈的是龙步,生的是龙崽,但至今从地里没挖出一片叫龙这种动物的化石。
民间将蛇称小龙,有考古者称龙实是鳄的美化,但吾邦上下皆认龙为图腾,候德健一唱龙的传人,多少人附会成龙仔,以为荣幸,实为奴性?犹如主子偿奴隶的主子姓氏一般荣幸耳?
民间说龙乃蛇蜕变的说法:蛇活五百年,叫蛟(长出四只爪子),蛟再活五百年,叫虬龙(一只角),虬龙再活五百年,就是人类常说的龙(两只角),再活一千年叫应龙(有两只翅膀),才是真正的龙!
岂非妖龙吗?但我说中国的龙,是一条变色龙,社会主义兴,它是一条社会主义龙,国际主义走红,又是国际主义龙,苏联解体,又摇身再高唱民族主义,叫民族龙中国龙,乃常变色变节的变色龙。那“全世界工人阶级团结起来”的口号,不又变成“人类命运共同体”了吗?还会变哩。
没想到皇帝个个自称是龙身龙种,并不想人们爱载,是要人们畏惧、恐惧他。谁知,武汉病毒代替龙的形象,更使全人类恐惧了,还令龙自已也恐惧哩!
 
 
历史常颂帝王开彊拓土好战,史不绝书,但文学史留下众多反战诗文,如李华的《吊古战场文:“风悲日曛。蓬断草枯,凛若霜晨。鸟飞不下,兽铤亡群。亭长告余曰:“此古战场也,常覆三军。往往鬼哭,天阴则闻。”伤心哉!秦欤汉欤?近代欤?不是对帝王们穷兵赎武的悲伤与注释吗
就是杜甫诗“三吏”与“三别”记下的,尽是人祸。杜甫听老媪哭诉石壕吏抓他3个儿去为皇帝做炮灰,两个儿战死,一儿修书报信,父亲又被抓走。尽是给高唱汉唐盛世者打脸吧?再看他在《兵车行》记下的历史情景:
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耶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牵衣顿足拦道哭,哭声直上干云霄。哪是周巍峙写志愿军战歌的“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呢?
 
 
治水,中国有治水政治之说。我看从大禹治水而使天下安,到李鹏坚持修三峡大坝而使子女富,均可证明治水从古到今它是中国政治核心。
再看治黄河这大河,治到黄河在汴京开封头上悬着,李冰治都江堰水系,却疏导成扇形将天府平原两千年灌着,称中国是治水政治,还真是有中国特色的真知。难怪几千年来,天下民众祭祀禹王宮,拜龙王庙不辍。
但治水的经典仍是禹与鯀留下的经验与教训:即堵塞与输导四字。
汴京开封留下一个堵塞的标本,四川都江堰筑下一本疏导的蓝图,既是水利的水经,更是政治的政经。图解历史与现实政治哩!当下,那修网上长城,沿袭堵塞与封闭,不仍学的鲧的方法吗?
 
 
这定于一尊,也就集权一人,老一辈还留下极沉痛的教训,非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而应悲痛的那种:
1975年8月,河南驻马店板桥水库决堤前电告中央当时主持工作的首脑,要他拍板紧急下令作疏散与调军队救援。省书记刘建勋及副总理纪登奎,3次电话告急,接电话的说:已睡,不要打拢。实是正在打桥牌,别扫老爷子的兴耳。
这一不扫兴,堤决了,超24万人喂魚鱉,这种人祸,不是定于一尊与令出一人害的吗?今天武汉病毒泛滥那人祸,不也定于一尊令出一人,弄出的世界人祸乎?甩锅战后,不遗下问罪战吗?
世界化全球化了,没想到:革命不输出了,不折腾世界了,输出病毒,竟超塔利班与本拉登大乱天下。
 
 
吾邦是家国同构,官僚成家长,皆自称父母官,谎称爱民如子。本朝还编歌唱成: “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毛泽东做了中国人总爸爸,可他饿死几千万儿女,一点不心痛,是爹心娘心还是狼心呢。当今这宣传爱囯主义,这党国一体,仍要爱党国党爸党妈。你听统治者说:国是千万家,有国才有家。清华教授郭于华说:这话听来没什么不对,如果照此逻辑说:“墙是千万砖,有墙,才有砖。林是千万树,有林,才有树。河是千万溪,有河,才有溪。”这逻辑岂不颠倒混乱了。
从郭教授的点破,使我更明白,1952年大学院系调整,教社会学的潘光旦教授没有了社会学,教逻辑学的金郁麟教授没了逻辑学,岂不正好灭了社会的公民与思想的逻辑,方便无法无天吗?
 
 
当今,民间常把丧事办成商事,官方也擅长丧亊变成喜事,用喜洋洋就将悲切切给偷換了。70年来,专制这种偷換慨念,以专制偷換共和,以党主偷换民主,以为党服务,偷換为人民服务,今天,还以专制资本主义,偷换自由资本主义,弄人类命运共同体,偷换其全世界无产者团结起来。
根子,应在那秦始皇偷換了马克思吧?
 
 
折腾来折腾去,终于有GDP飙升数字,可用来装饰盛世,遮盖腐恶与污浊,却被历史洞穿。
让我举例:康熙乾隆,常称盛世吧?,可穷兵黩武的康熙,国库耗空,勤政的儿子雍正拚命积攒,到他死时,才给乾隆国库充足到5千万两银子,可称盛世吗?
可是,崇祯皇帝亡国时的国库,被李自成打开,却获7千万两白银,若以库银多少数字作盛衰标准,岂非崇祯比康乾盛世还盛事吗?
用GDP充盛世,这盛世桂冠,更应戴在朱由检头上?但他的头却吊在景山歪脖子树上呵!
 
 
身体所需要,嘴巴全知道。这是我家学医的,讲给孩子的生理知识,
我运用此说,再引伸出:脑里所需要,眼睛会去找。说明生理追求外还有心理追求。
例如,舞台被样板戏霸佔,花旦被阿庆嫂型垄断,人们终于用审美眼睛,又找出梅兰芳的《凤还巢》与程砚秋的《锁麟囊》。浩然粉饰现实的《艳阳天》,激人们找出描写真实的伤痕文学。烧了张恨水的言情小说,不仍然找回琼瑶阿姨的缠绵言情,给小市民开心吗?
唯有相声仍异化为耍贫嘴与玩噱头,这民间语言艺术的魂,还需喚回吧?
 
 
缺粮饿肚子年月,叫过粮食关,有“瓜菜代粮”说法,用菜填充肚子。那么,焚书坑儒,过精神粮食关,瓜菜代替的精神粮,依然存在了:
诗与诗人关进牛棚了,有小靳庄用快板作诗的赛诗会代替。,
对联没有了,用口号代替。书法没了,管帳先生那笔字可称书法家代替
爱情被批属资产阶级了,张扬的《第二次握手》,与《少女的心》手抄本代替。
书场里水浒、三国不准说了,诡异故事:“一只绣花鞋”在悄悄流传呢
这种精神粮食瓜菜代,恢复精神粮食出版时,大仲马二流作品《基徒山伯爵》成洛阳纸贵,半夜去排队抢购。这种对禁书形成的反弹,可能还将再次来临。
 
 
1957年整风中,张奚若教授给老毛提意见那16字,有如毛病的一次准确诊断,即:
“好大喜功,急功近利,轻视既往,迷信未来。”他这逆龙鳞的谏言,很违上意,因是辛亥元老,且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命名者,未入右网。其实,这位资深的政治学教授,他给专制者政治通病写的这处方,值得他们赵家人做座右铭,警惕这锢疾。
 
 
那年,与流沙河驻青城后山普照寺,享山野清新与佛家清静。他发现这寺庙不同寻常,建有可居住百人以上的禅房,哪有那么多托钵游僧来挂单?便去寻根究柢。
后来,他告我:老僧侶告诉他,这些禅房是供每年川西各寺庙和尚住宿,他们集中此庙进行心灵沭浴,行为规范,清除俗念邪思,反省检讨,且有相互批评,人人过关的佛家严规。
流沙河问我:你看像不像庙子里也兴整风学习,说不定“整风”这形式,源自宗教界。你看当年提倡的“斗私批修”也很像要求和尚清心寡欲哩?
 
 
最近,由热议当年西南联大草棚教出人才,涌出大师,叹为大学奇迹。我忆起当年同送去劳教的萧弘逵,正出自此校,还由楚图南介绍他入地下民盟。他的罪名有反苏。乃电影周后,座谈苏联巴巴耶夫斯基的《金星英雄》他借当时苏联流行的反无冲突论,说出此电影缺点,便网入右网。死于修内昆路的盐津。若他忍在肚里不说,几年后在中苏论战,那苏联作家也遭批判时来说,岂非成了反修勇士?
 
那年,川大请台湾中山大学文学院长余光中讲学。许多学生持余光中著作去求签名留念。他一见那本由山东出版的《听听那冷雨》不禁说出:这是盗版书呀!山东真是出响马的地方!感到作客大陆,有些失礼,再补一语:呵!也出圣人。
有人在一旁悄语:余先生还不知本土有教师,以佘光中盗他余光中之名,去出诗集牟利哩!
 
 
富贵这辞,常联结使用,如从前春联:“花开富贵,竹报平安”但富是富,贵是贵,富的是财富,贵的乃精神气质与人格。富,可短时暴发,贵,却需几代人修为。
例如阿Q某日发了横财,还是那欺侮小尼姑的德性,涎脸地说:和尚摸得,我也摸得,不显现仍很贱骨头吗?
过去教科书常选张溥《五人墓碑记》“五人者,盖当蓼洲周公之被逮,激于义而死焉者也。至于今,郡之贤士大夫请于当道,即除魏阉废祠之址以葬之;且立石于其墓之门,以旌其所为。呜呼,亦盛矣哉!”便是贵族精神的礼赞。还有文天祥在《正气歌》写的,也是贵族精神的歌颂,如: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
西方培养精神贵族的学校,首推伊顿公学。二战中,该校死于战场者42%,而普通士兵只15%。因为此校出身的士官,都是冲锋在前,撤退垫后。
决斗,是为名誉重于生命,流氓皆只顾死皮赖脸苟活。而搞暗杀,贵族不为,乃宵小行为。
骂宋襄公作战是蠢猪,不在楚人渡河时,乘危进击。宋襄公要等敌军过河后,排出阵列再战,乃是贵族气慨。宋人是殷商后裔,还留传先祖遗风。
 
 
鲁迅名联:“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是一种爱与恨情感与人格的高境界,也是对强暴的蔑视,对弱者的怜爱。这种人格推崇的社会,必较清纯正派,若:横眉怒对弱书生,俯首争为权贵奴。马屁臭对民众怒,顿首甘为土豪狗,则此社会不是很烂很贱很鄙很汚吗。
 
 
读巴金的《家》与读曹雪芹写的贾家,很有区别:前者是谴责,后者却有半是挽歌的情调。觉慧叛逆上街头,宝玉叛逆入宗教。这便是里巷小公馆与簪缨世家大观园两类公子的区别。就说丫头,鸣凤与睛雯之死,那篇“芙蓉诔”的诗意,也胜过嗚凤跳塘的涟漪。《家》激多少士绅子弟如觉慧反叛,断了传统文化之脉,而《红楼梦》里出走的宝玊,则进入了宗教与哲学之海。曹公的审美与艺术品味,确乎巴公望尘不及。
 
 
焦大,被鲁迅譬喻为贾府的屈原,以忠奴比忠臣也。这是鲁迅的深刻。贾植芳教授在挽胡风联中说:给焦大喂马糞,贾府多少还有点人道主义,又是用仁道比霸道,看世道深刻。
鲁迅遗嘱儿子海婴莫做空头文学家,他还真不违父训,做的务实的物理教师。遗憾此后玩空头的,岂只文学家,玩皮包公司者空头企业家,抄袭来改头换面的,还有空头科学家,靠父辈遗荫做官者,不仍是空头政客吗?
暂时做稳了奴隶”和“做奴隶而不可得的生存状态,仍是鲁迅说很深刻的中国特色,被今人忽略了。
 
 
民族问题仍归结为阶级斗争,是误导。导出的阶级压廹,形成民族尖锐矛盾,祸患深远。对比历代中央政权的少数民族政策,多实行羁縻牽牛鼻绳式的引导,1949年前的蒙藏委员会,派驻西藏的只百多文职人员,没有军队,相安无亊。以后派汉人汉军大批去主宰与掌控,如骑在虎背上,藏彊问题,耀邦识破,改真正自治,闹成今日僵局,不仍迷信党治与暴力,不知治理的艺术吗?
 
 
吾邦的外交史,很多落后特色,有嫁女和亲,藩属进贡,甚至称外交叫理藩,外交仍是统战等。
其实,嫁公主去和番,是女子做礼品外交,战国时又多人质外交。赵国巨商吕不韦投大注于秦国政治人质,换到后来秦国宰相。秦国以五张羊皮换来楚国奴隶百里奚,却是个人才,成后来秦国贤相。这历史里人质外交,沿袭到蒋经国在抗战前还在苏联作人质。二战后的冷战外交,就陷于苏俄社会主义阵营的外交失败,与利用第三世界穷哥们选票抬进联合国,似乎成功。但以中国谋略进行的统战外交,与西方契约伦理对立,不正由甩锅战追责战,再向冷热战格局回归吗?
 
 
作家西戎说他14岁,迷丁玲的演出队进村,追着看演出追入八路队伍里。他这由审美意识萌动被牽引入伙,与肚子饿了去吃粮从军,看来,八路里,是脑子求解放与肚子求温饱两类,党内斗争也是两类缠斗。老毛想将有脑子的人全灭了,打造有新脑子的,却不知这有脑子的是精英,没恼子的是愚盲,打造新脑如他孙子毛新宇,说他爷爷领导了第二次世界大战这种混话浑话,不是他破旧立新的新知识人的典型吗?毛共这场亘古未有浩劫,野蛮对文明断根绝种的浩劫,要几百年功夫才能复兴呵!
 
 
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甜头还未偿到,便先偿到人类病毒共同体的苦果。有人拿百年前前清大臣郑孝胥的预言:从共和到共产再到共管,这世界如何共管,又是一新问题,够人类子孙去摸索了! 
 
 
关键字: 曾伯炎 宅家 思绪湍飞 札记
文章点击数: 893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