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7/2020              

唐宋民:人内心都想做国王(短章三题)

作者: 唐宋民

 
“先弄清什么是自由再说!”
 
 
原本是允许摆地摊的,后来不许摆了。
不许摆地摊没什么大不了,多少年了,大家不都过了?
不是这么重大疫情,还是不许摆。在这儿,凡不许,就是不许。
所以说,比允不允许摆地摊更重要的,是允许大家议论这种现象。
如果只是允许摆地摊,而不允许议论摆地摊,一点都不稀罕。
今天允许你摆地摊,明天不许摆了,你还是要收起来。信不信?反正我信。
不是我要胡说八道,陈伯达的儿子、在美国读的经济学博士陈晓农,十几年前就说过一句对我们这些人而言,简直可说振聋发聩:什么改革开放,就是回到1949年前。因为1949年前,市场、经济就是自由的,田地就是个人的。应该说,比改革开放更自由。
1949年前会把长途贩运说成是投机倒把吗?会把农民有点“自留地”说成是资本主义尾巴吗?会把养4只鸭子说成是走资本主义道路吗?想一想,我们多少年都是胡说八道,权力在那儿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可怜的人民陪着吃苦受穷几十年。真不知会不会还有下一回!
不扯远了。看到安徽合肥城市管理局下的黑头通知,关于赴南京市考察学习地摊经济管理,真是五味杂陈。改革开放四十多年了,一个省会城市连摆个地摊都不知道如何管理,还要派人出去向兄弟城市学习,这种“老爷式”的城市管理局要它何用,强烈要求撤消其现任领导职务。要不然,就应该有人来承担责任: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怎么弄到一个厅局级(我不相信合肥市还有个“城市管理厅”)单位,连管理城市摆地摊也不会?这种城市管理局的工作是干什么,难道就只会撵城市里的小摊小贩?
再回到文章开头说的,城市允许摆地摊,说到底就是给人民原本就应该有的自由。一个城市,人民有多自由,这个城市就有多繁华。过去在电视上,现在是在微信转发的视频中,经常可以看到国外有人在街头献艺,从没见到有城管干涉。
我有个大朋友,已经去世七年了,他的两个女儿都生活在美国。二十多年前,他和老伴探亲在美国城市里走着走着,不知不觉走到大学里了。人家的大学没有围墙,更不会戒备森严。自由不是嘴上说的,也不是写在纸上或刷在墙上,是实实在在的。
允许摆地摊,其实就是归还国民一部分自由权。宪法上并没剥夺公民摆地摊权,都是各地的土政策。可生活在这儿的人绝不敢小看土政策,它比宪法还厉害。宪法在这里就是“县官”,而各城市出台的管理条文就是“县管”。“县官不如现管”一直在祖国大地上流传。
摆地摊好吗?看着很热闹,给一些一时半会儿生活困难又有摆地摊头脑的人弄个生计。但千万不要以为摆地摊就能“救”中国经济,就能减少多少失业。大家都摆地摊,大家都去地摊消费,那开店的商家怎么办?不用说,现在一些开着店的商家心里也在打鼓:摆地摊,几乎没有什么房租水电成本,而且“赚一个是一个”,这样,同样的衣服鞋子,你到有店的商家那儿,肯定比地摊卖的贵。久而久之,店家销售额大幅缩水,同样也是问题。
所以说,现在不是摆不摆地摊的问题,而是能不能扩大人们自由的问题。中国人不笨不傻,而不笨不傻的人有无限创造力,只要你给他自由。在自由竞争状态下,没有生存或生活能力的人只是极少数,这个时候,就算需要政府来兜底,政府也有这个能力。
好了不说了。近日因川普对香港“下狠手”,于是传说要让海南自贸港替代,并说免税就是自由港。于是有人急了,说:“先弄清什么是自由再说!”
说得真好。你根本不懂自由,不要瞎起哄。
 
2020.6.4
 
一个人的思想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想,这是上帝也没办法阻拦的,就像上帝不能让2+2不等于4一样。甚至想,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想,很可能还正是上帝的意思。大概他觉得如果不这样,会让自己感到很无聊。关键是,不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想,要人类干什么。
一个真正强大的人,不是肌肉,不是荣华富贵,是有强大的思想。
一个人如果有强大的思想,简直无敌。
去世不过一年多的霍金先生我们大概都还没彻底忘记。即使你再怎么崇拜他,也不能不承认他的“形象”比较丑陋。可是他有强大的思想。也正因其强大思想,英国人引以为傲,去年在他去世后,很快英国政府就宣布,让这位有强大思想的人,与牛顿、达尔文等超级大咖享受那块令世人敬仰的墓地。
泰坦尼克号的海难在当时应该是空前的。船上有成把抓的富豪。美国“梅西百货公司”创始人之一、千万富翁伊西·斯特劳斯(Isidor Straus)拒绝登上营救妇孺的救生艇,而他的妻子则把位置让给一个年轻女佣,选择与丈夫一起面对死神。有人赞扬道:“在斯特劳斯夫妇眼中,千万富翁的生命并不比一个女佣的来得珍贵,人人生而平等的观念深入骨髓”。
在这位令人尊敬的富翁看来,每个人的生命是平等的。生命平等最显著的标志,不是别的,就是思想权利的平等,每个人都有自由思想的权利,连上帝都无法剥夺。
傻子有傻子的思想。蠢人有蠢人的思想。只有被彻底洗脑的人,才失去思想的能力。
如果说一个社会的进步乃至人类文明的进步,是因为思想自由,那么,一个民族或国家的落后,一定是这个国家的思想落后;一个民族或国家的失败,其实也就是这个民族或国家思想的失败。
没有听说一个民族或国家有强大的思想,这个民族或国家有多落后多失败。国家不以大小定强弱。以色列虽小,你去欺负它试试。上世纪七十年代几个阿拉伯国家对付它一个,结果如何,一点便宜没占着不说,还成为世人笑柄。至今,以色列仍然神圣不可侵犯。
改革开放四十余年得益于什么,第一是自由,第二是自由,第三还是自由。而思想自由,是一切自由的前提。如果没有思想自由,别的一切自由无从谈起。
十几年前,有位令我尊敬的长者,一直对提出“思想自由”有些不解,意思是,人怎么会思想不自由呢,不论多么独裁专制,也不可能独裁专制到人的大脑里面不让人思考啊。
其实不是这样。实际上是可以管到人的大脑里面的,特别是当专制独裁达到一定程度,就会让你不肯思考,不敢思考,久而久之,也就不会思考了。
不会思考,自然也就谈不上思想自由。
思想自由到什么程度,国家社会也就进步到什么程度,这有人类史开出的证明。当你发现一个国家没有人真正在那儿思想了,这个国家也就只有走下坡路。
电视连续剧《我的前半生》罗子君(马伊琍饰),当她看到有个女人猜想自己的男人有外遇时,在大庭广众之下大闹后,才忽然意识到,自己当初也正是这样一个丑陋的形象。
在国家方面,伊朗就是一面镜子。它原本是一个神权国家。上世纪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它也跟着进步。可到了七十年代,随着国家领导人的更替,又变成了神权国家。你把这个国家民众的衣着穿戴前后对比一下就看到了。这种在走向民主的路上出现反复的现象,至今在别的国家也不同程度地存在着。
在今天,一个国家还让“半边天”出门戴面纱,甚至把头裹得紧紧的,这个国家的人还能有什么思想自由?而一个国家的人没有思想自由,这个国家只会走向更加独裁专制,乃至走向神权。周有光说,神权国家与民权国家,相差一万年,并且周有光点名说伊朗就是神权国家。
 
2019.8.28
 
 
资产阶级就是赤裸裸的
 
 
大家看过电影《泰坦尼克号》,那艘豪华邮轮上的男人几乎都称得上资产阶级。不然,当年如果上面乘坐的全是中国人,在生死面前,那种情形你敢想吗(据悉当时船上有8名华人都扮成女人逃生)?在本人看来,中国一直没有产生资产阶级。称得上资产阶级的品性和思想既是赤裸裸的也是自由而高贵的。
著名日裔美籍学者福山认为资本主义制度很可能就是人类社会制度的终结,得到不少人的认同,同时也受到一些人的质疑乃至批判。这里不去说他。在自己看来,不管如何研究如何论证,把事物包括制度看成静止凝固的,总让人觉得不那么说得通,所以还是不说为好。就像伽利略走出那家宗教法庭时嘴里喃喃的一样:地球一直是在动的啊!
至少写过两篇谈资产阶级的文章,主要是反对说资产阶级不好。连他们的老祖宗马克思和恩格斯当年不满三十岁时就明白,没有一百年资本主义经济的高速发展,没有资产阶级对人类的贡献,我们今天依然还生活在封建专制社会,还在做着奴隶。至于原文,还是请他们自己去读据说已“内定”为某类人“圣经”的《共产党宣言》吧。
很显然,历史不是普通民众推动的,也不是什么无产阶级推动的。人类的进步,太过久远的说不清,自有贵族和资产阶级以来,可以说,就是贵族和资产阶级中的先进分子推动的。没有这些贵族和资产阶级中的先进分子,整个人类一定还生活在奴隶制或封建专制的社会。
不错,曾做过哈耶克老师的冯·米瑟斯对人类进步的原因有不同表述:“人类的进步大都是通过以下方式实现的:即从一小部分人偏离大多数人的思想和生活习惯开始,直到他们的行为最终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同和接受,从而形成了人的观念和生活方式的更新。如果将权力赋予多数人,让他们规定少数人可以想什么,可以谈什么,可以做什么,那么,人类的一切进步都会就此中止。”(《自由与繁荣的国度》第92页,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可要知道,有资格有能力“偏离大多数人的思想和生活习惯”的往往只能是贵族和资产阶级,奴隶一样的穷人或后来的无产阶级,一般来说是不会这么做的。我们可以翻开权威的人类文明史看一看,隔不几页就有一个或连着几个头像,告诉我们这些人在人类进步史中起了什么作用。而我们再细看下去,极少看到这些人中是奴隶是穷人是无产阶级是要饭花子。
现在来做这则小文章,并不是要说这些,而是想说资产阶级为什么可以在全世界取得决定性胜利,没有任何一种社会制度可以与资本主义资产阶级抗衡。其缘由,就是资本主义资产阶级不是虚伪的,而是最真实的,最赤裸的,毫无遮掩地告诉人们:每个人想要什么。它把人们隐藏在骨髓里的私字都暴露了出来,并依据这些人性来制定社会的制度政策,并根据由于人类进步、社会发展,给人性带来的微妙变化而修订政策。
凡人性中认为美的,资本主义资产阶级就承认它是美的;凡人性中认为丑的,资本主义资产阶级就说它是丑的;凡人性中认为恶的或善的,资本主义资产阶级就定它是恶的或善的。凡例多多,依此类推。如此这般搞了两三百年,是资本主义资产阶级把所有人的内心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谁都藏不住。资本家、资产阶级很快就明白,没有工人的自由和幸福,他们的自由和幸福也就不保,因此才有约翰·洛克的《政府论》,才有约翰·密尔的《论自由》,才有后来工人所获得的那些权利包括建立自己的工会。而在所有非民主即非资本主义资产阶级国家,这些都是幌子,不,都是公开的欺骗。直到今天,这种国家事实上仍不存在工会,没有替工人说话的组织,自然也没有替农民说话的组织。所有的“人民代表”都是政府的代表,都替政府说话。像申某人这种老婆子连J女都不如!她的人性早就叫狗吃了,而那些让她做代表的人更是等而下之,这里不说也罢。
只要大脑思维正常,每一个人都不希望自己是穷人,是无产阶级。也没有一个人不希望自己能富起来。贵族时代,大家最高的希望大概就是能成为贵族;资本主义时代,大家,就连所谓的无产阶级,估计也还是都希望自己能成为资本家,能过上资产阶级生活。
人都想高贵,就像水喜欢往低处流一样。绝大多数人内心都想做国王,只是做不了,退而求其次,做贵族,做资产阶级,做受人尊敬的人。一如现在中国国民,都想移民,只是移不了罢了。十余年就前有个网友在网站论坛极而言之:没有一个中国人不想移民。
 
2019.4.30 
 
 
关键字: 唐宋民 人 内心 都做国王 短章三题
文章点击数: 1085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