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8/2020              

陈永苗:美国民国共同体等三题

作者: 陈永苗

 
 
到民国告状之保守主义
 
两年前福建龙岩邱某驾驶公交车危害社会,造成死伤惨重。他之前居然跑到民国去告状。李某说,邱某是一个讲义气的人,提出的要求也是合理的。为了获得必要数目的拆迁赔偿,他一开始是理性的,找机构论理,但在本地似乎看不到希望,为"控告福建的贪官,他去了台湾,还去过民进党党部、国民党党部,曾经还想跑到美国的领事馆"。绝望的邱某成了一颗开花前的炸弹,然后炸开。
 
邱某竭尽了保守主义的救济途径之后,走向激进的暴力。也说明在一个普通国人的心里,认知里,到民国去告状是理所当然的保守主义救济途径。在激进暴力之前,还可以有民国当归的空间。邱某最后以激进的邪恶暴力指控了党国体制之外的社会,怨恨于社会,说明他对社会救赎的渴望,希望社会能帮助他拯救他,未果怨恨于社会。这种激进的邪恶暴力不敢延伸到更高的权力中去,而只敢往低处。往高和往低构成两种走向。民国和社会不能拯救他,于是走向绝望的激进暴力。绝望的激进暴力之前,还有社会的社会救赎力和民国的政治救赎力空间。这是暴力革命之前的保守主义领域。
 
民国当归曾被说出最激进的保守主义和最保守的激进主义。前者是因为复国本来是一种保守,不仅是转型内容的保守,而且是方法路径的保守,而且二者一体。之所以说成最激进,是因为跳出了四九猪圈魔咒。后者是硬币的另外一面,跳出49猪圈魔咒,完全“没有共党”,在对中共的体制路径依赖之外,肯定是最激进的,比革命立场还激进。我要说的是49猪圈魔咒之内,没法保守什么,别谈什么保守主义,想保守的美好目标,方法路径都会堕落,都会自我摧毁,都会被殉葬。因此都是梦幻,基于49猪圈魔咒的都是追梦人。政治一旦陷入梦境,就变成宗教与鸦片。保守主义是一种行动的主义,是一种实践的主义。只有前提有实践和行动,才有保守主义可言。基于49猪圈魔咒的保守主义不过是一种宗教情怀,一种行动渴望的投射移情。是最大的不保守和虚无。脚下就是一座即将沉没海中融化的冰山而已。没有行动,保守什么?
 
 
保守主义是对行动方式方向的保守,首先要求有主体性和行动。至少要是主体性生存的方向。也就是说当生存被迫成为一种行动,而有较少较小或者间接相关性影响时,保守主义体现为对体制的逃离和另起炉灶。过去保守主义批判体制约束公权力的功能已经丧失,若再与党国体制发生关联,而没有民间立场的话,保守主义就蜕变为维稳和维护体制。激进对保守主义的该方面警惕是有道理的。
 
 
保守主义是民间立场民间抗争行动民间生存的保守主义。必须如此界定。一个缺乏如此界定的保守主义会在党国体制和民间立场的撕裂中自我瓦解冰消,其政治正当性亏空。除非有一个凌驾于党国体制和民间,并且维系其统一性的主体以及展开行动,否则保守主义注定如此希望撕裂掏空。在当下中国,这样的主体和行动是不存在的,首先没有凌驾于党国体制力量之上主体存在,更别谈行动。这种奢望注定是一种非实质性的宗教情怀和意志性渴望,投射或移情。美国之于大陆转型,民国之于大陆转型,都是如此。更别提混杂在大陆民间中的批判体制之党内民主派之保守主义努力。保守主义之主体性和行动(包括生存)都仅能体现在公民社会建设,以及守望民国或者新的共和国。
 
 
妄图以政治改革推动来实现和平转型之保守主义话语,首先虚幻地预设凌驾于党国体制力量之上的主体,例如全民政治参与。其次虚幻地预设全民或者大多数人的行动。再其次虚幻地预设自己是凌驾于党国体制和民间之上的领导者推动者指路人。它回避了主体性和行动作为前提,就像古代王朝跪谏君主的大臣,自信自己是高于君主的道统继承人和担纲者一样。若政改真正发生,它可以说是保守主义行动。若改革已死政改落空,它就是一团虚幻之气。如此虚无缥缈的可能性,很难说还是经验的,保守主义的。脱离主体性,脱离行动,脱离现实条件的刻舟求剑,是保守主义的反面。是一种欧陆的唯理主义。
 
宪法的守护者如川普,是保守主义的行动者,保守主义和行动或行动渴望的结合点。像冯克利在“保守主义与法学”文中给出保守主义大家伯克的法学维度或普通法维度,其实伯克的保守主义是基于行动的,基于实践的,不仅仅是一种空虚的个人立场道德指令。因此保守主义会突出行动实践与法律的关系,进而需要关注宪法的守护者这一命题。我们可以说伯克是英国宪法秩序的守护者。
 
以民国的视野而不是49秩序魔咒猪圈的视野看问题,就可以把49秩序魔咒猪圈当作普通法秩序中的威廉征服。普通法如何与威廉征服纠缠,最后战胜复兴,可以当作前车之鉴。民国当归也可以是一种英国普通法式的保守主义。
 
阻挡者作为宪法的守护者,其行动往往受制于其所针对的对象给出的路径封锁,而不断滑落堕落。法西斯主义作为阻挡者的失败,就是清楚的证据。拿破仑作为法国大革命的继承人和终结性化身,也是一个阻挡者,其精神在历史时间和现实世界之中的滑落失败,也是清楚的证据。毛泽东作为辛亥革命和五四运动的继承人和终结性化身,亦同。他们都为保守一种伟大建国立国目标而行动,但行动本身的逻辑捆绑和所处的处境反过来驾驭征用了行动,例如拿破仑的军队对拿破仑的反噬,党国官僚体制对希特勒和毛泽东的反噬。目标是保守的,复辟的,但发现手段是激进的,暴力的,背离目标的,只给出虚幻的影子。
 
美国民国共同体
 
美国民国共同体有着“超美国”与“超民国”。托克维尔在《论美国的民主》论及“超美国”,内在于美国的“超美国”,大概是美国民主过去和当下阶段,是未完成的,在路上的,逐渐向奠基时立下的完善目标靠拢,奠基是关于美国的设想美国梦和未来时更完善的美国秩序的美国梦,它内在于美国秩序,奠基时刻,当下和未来时是一体的。“超美国”内在于美国。作为晚出生的美国孪生兄弟中华民国,它也有一个“超民国”,它的“超民国”就体现为美国,美国就是未来时的民国,也是辛亥革命美国式奠基时立下的美国宪政目标。中华民国积极拥抱美国,把美国“超民国”内在于民国,也就是民国对美国民国共同体的渴望,美国民国共同体是内在于民国的。民国以来几乎美国境内发生的小事,都被中国人当作自己的大事来津津乐道。这个就像罗马与希腊的关系。美国的“超美国”有个反面教材,那就是贫穷落后的前民国的中国,美国正是拿中国作为反面镜像建立自己的现代性信心,但美国是强大的,反面镜像没有排除出美国,而是纳入美国来面对来解决。就像一个穷孩子出生的人,并没有隔断自己的穷父母,而是使整个家庭富裕起来成为贵族。中国变成中华民国之后,成了美国的孪生兄弟,美国对其有着“善良家长”或长兄的情怀,让中华民国内在于美国,当作美国的一个部分,中华民国的问题当作美国自己的问题。似乎对中华民国问题的解决,就是对美国自己过去贫穷问题的解决,会让美国自己踏上新的层次。民国是美国山巅之国之自我认识和世界史使命的“最大板块”。这是美国自己所需要的美国民国共同体。
 
移民于海外,和内心移民例如成为基督徒,都有从49秩序中飘逸脱离而出的内涵。然而国度之不可少,犹如基督信仰之国度概念。因此需要给移民和内心移民一个“国度”:美国民国共同体。
 
我思考民国在美国政治神学国家神圣空间的特殊位置,想到也许在神之下的兄弟关系,是民族国家政治神学的原初内涵之一。例如该隐与亚伯之争宠,例如雅各与以扫争夺长子权。前者是偏向神人关系的,后者是偏向人人关系的。亚伯拉罕被赐万国之父的地位,然而独子却被神要求献祭,献祭了以撒则意味着万国之父的赐福消失,而献祭之后存活下来,亚伯拉罕就立即给以撒急迫得娶老婆,圣经说的很紧迫的样子,然后才有以扫和雅阁,雅各拉着以扫的后腿跟出娘胎,并且长大后夺取了哥哥的长子权和祝福。长子在圣经中,是属神的。以扫和雅各的繁衍各自成国。万国之父说成万国之祖父才对。父亲以撒独独与国无关,其最大的特性就是献祭的牲品。这是政治神学中的子父孙三代人故事。罗马奠基中也有奠基人杀死自己孪生兄弟的事。城邦和国家的神圣想象神学空间中,有兄弟关系。
 
一窝子汪精卫
 
汪精卫也可能是对的,成王败寇。败者,逆贼也。我这里说的没有和平,只有献和氏璧以求“苟安”,而民国在此逐渐被吃掉。所谓的灵活技巧,不外乎婉转承合的献媚。内心意图多崇高不能证明汪精卫是对的,只有成功才能。身上装着中华民国,以和平的伟大理想的名义,被吃掉何曾是和平。前提是要保证中共会变好。如果只是民国被吃掉呢。
 
大概汪精卫们在抗战时期“觉得民国”必亡也是这么想的,自我感动。然而汪精卫就是历史的耻辱和钉在耻辱柱上了。历史方向的决断如同赌局,上帝掷甩子,祝你们好运。
 
国民党就像一个献城献璧乞降的,其结果取决于对手,是要真正的和平,还是借着国民党投降拿下城池,毁城屠杀,建立其殖民地。共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只有彻底毁灭了民国,才能继承其所有财产。例如国父之一的孙中山。怀壁乞求和平的结果,就是民国的进一步危机,还不如坚守台湾城,坚壁清野。
 
基于国共内战的长期历史局面,以及中共如曹操一样不可一日无权否则死无葬身之地的绝对不放权,怎么可能容忍国民党的和平目的,回到大陆与其争权,两党和平竞争。只会把国民党的和平主张当做阴谋,威胁其政权的阴谋。所以收割国民党的城池和和氏璧是可以的,但是国民党必须阉割,要么成为第十个花瓶党,要么留在台湾帮它继续危害民国。
 
共党对颜色革命的长期性和潜在性十足警惕,自然对国民党回归大陆潮流的夺权十足警惕,不管表现为多温和多和平,是不是仅以文化政治面目出现。国民党妄想自己以民国法统和中国文化道统出现,把三民主义道德文化处理,来反过来“蓝色革命”大陆,长时间的和潜在性的。就像儒家文化对元朝和清朝外来统治的反噬。这里有着类似基督徒的奴隶伦理的逆向征服,一个更高于罗马的标准,经过长时间的非暴力的渗透,最后取胜。科耶夫讲过一个主奴辩证法,被征服的奴隶为了保存,通过臣服顺服奴隶主,长时间后反过来征服奴隶主。不过这个长时间战略总是牺牲当下,而且充满着偶然性。
 
我和国军老兵的后代说,你们父亲是中华民国国军不是国民党党军,是为中华民国和民国宪法而战不是为政党而战,所以你们应该继承其志,谁捍卫民国,你们支持谁,这样才对得起你们父亲。如今谁捍卫民国,谁打着民国旗帜背叛民国,前者民进党也,后者国民党也。
 
蔡英文接见华人民主书院的讲话,隐含着希望大陆民间支持台湾民主的意思。不然不会讲要不要禁止五星红旗的言论自由。
 
中共在联合国由于蒋介石的一时意气,得了唯一代表权,蒋介石的意气也出于中共的意外,中共喜出望外。1979年后,美国承认中共的唯一合法代表。于是朝不断消灭民国方向进攻。两岸外交争夺战就是一个证据。邓小平提出,取消民国国号和旗帜。如此进攻态势,过于僵化蛮横,穷寇追击,就堕入一个困局,民国开始反弹,就足以产生巨大杀伤力。而且随着大陆的崩溃趋势,台湾方面的代表权会逐渐代表大陆,就像过去大陆的逐渐代表台湾的一样。 
 
 
 
关键字: 陈永苗 美国民国 共同体 等三题
文章点击数: 1077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