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10/2020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民众无视禁令举行集会,美国及国际社会以不同方式纪念“六四”31周年

作者: 施 英

 
 
在“港版国安法”刚通过、新冠疫情尚未平息之际,原以为香港人挤爆维园纪念六四的画面无法重现,没想到数千港民仍无畏进入维园,港警也没有驱离,六四晚会和平落幕。隔着海峡,香港人、台湾人也自发性的点燃蜡烛响应悼念。
 
虽然警方已发出反对通知书,也在现场不断广播“限聚令”禁止超过8人的集会,但支联会主席李卓人与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仍在晚上六点半左右进入维园。当晚参与活动的另有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峰、常委罗冠聪。
 
据“苹果日报”等港媒报道,目测维园约有上万民众聚集,场面非常拥挤。此外,在西营盘、旺角、尖沙嘴、观塘、黄埔、屯门、沙田等区也有悼念活动。
 
据路透社援引目击者称,在旺角,有民众与警方发生冲突,港警使用胡椒喷雾驱散人群。路透社还引述香港警方通报,称部分在旺角试图堵路的示威者遭警方拘捕。
 
另外,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摩根·奥特加斯(Morgan Ortagus)6月3日发表书面声明,纪念中国1989年六四事件的受难者。声明说,天安门抗议者鼓舞前苏联阵营的被压迫人民要求并实现民主变革,而中国共产党政府却凭借残酷的管控而生存下来。声明再次呼吁对六四事件的死亡和失踪者做出全面和公开交代,并表示美国与期盼自由和人权的中国人民站在一起。
 
美国白宫发表声明,“纪念天安门广场屠杀31周年”。声明说,“几十万中国公民31年前在北京和中国各地和平集会,抗议广泛的官僚腐败,要求在他们国家的管理上有更大的发言权。美国民众铭记这些中国公民表现出的勇气和乐观态度。中共屠杀手无寸铁的中国公民是不会被忘记的悲剧。美国政府呼吁中国纪念那些死去的人,并提供1989年6月4日天安门广场屠杀及相关事件中死亡、被拘留或迄今依然失踪人士的全部情况”。
 
声明表示,“美国人民在这个纪念的日子里呼吁中国政府履行对《世界人权宣言》和《中英联合声明》的承诺,维护所有中国公民被中国宪法所保障的权利和自由,停止系统性迫害数百万少数民族和宗教少数群体。美国人民支持所有中国公民追寻基本权利,包括要求问责和代表性国家管理的权利以及要求言论自由、集会自由和宗教信仰的权利”。
 
●香港民众无视禁令,集会纪念“六四”
▲德国之声(DW)6月2日专访李卓人:六四烛光晚会遭禁 港人抗争不止
周一,香港警方对于在维园举办六四纪念烛光晚会的申请发出了反对通知书。这意味着香港持续数十年的六四烛光晚会传统将被打破。作为主办人之一的香港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在接受德国之声专访时指出,今年烛光晚会的遭禁意味着香港人在过去三十年中享有的自由已经丧失殆尽。
德国之声:香港警方6月1日对一年一度的六四纪念烛光晚会发出了反对通知书,31年以来香港第一次无法延续悼念天安门事件死难者的传统。这对于香港和香港市民来说意味着什么?
李卓人:烛光晚会是“一国两制”的象征,它代表港人谴责中共1989年天安门血腥镇压事件的自由权利。
这一标志性的活动已经持续举行了三十年,我记得每当香港遇到重大政治危机时,人们都会说“这可能是最后一次六四烛光晚会了,所以我们一定要参加”。我们还是将这一传统延续下来,直到今年。
而当北京在六四纪念日临近的时候公布了港版国安法草案时,我认为这一政治行动真实反映了林郑月娥对北京的忠诚。与此同时,因为疫情背景下的限聚令仍然在实行,所以港府处理起来可谓是轻而易举。这是一个完美的借口,但我认为这也是一个有着政治动机的借口。
香港警方试图将这个借口包装成对公共健康挑战的担忧。但其实这个借口是荒谬的,因为现在学校都已经复课,企业也都开始恢复运营。但是他们不在意这些,只是一心一意要禁止香港举行任何形式的集会,包括反对国安法的示威游行。
从象征意义上来说,禁止六四烛光晚会就相当于向全世界宣告,香港过去的“一国两制”如今已经变成“一国一制”。香港人正在失去我们在过去三十年中享有的自由。这让人们更加担忧,因为大家会想,在国安法实施之后,还会发生什么。
德国之声:香港前特首梁振英曾经建议,在国安法颁布之后,类似六四烛光晚会这样的活动就可以予以禁止了。在今年收到警方反对通知书之后,你是否担心这一传统和与之相关的象征意义会在香港就此消失?
李卓人:一旦国安法在香港实施,这座城市所残存的所有自由将会被摧毁殆尽。在过去几周里,我们支联会进行了很多讨论,未来香港在哪里还能允许人们喊出挑战中共的口号。香港所有亲北京的政治人物强调,高呼这些口号就意味着我们要将其付诸于行动,所以这些口号在香港也不能喊了。
如果香港法院做出了某个违背中共意愿的裁决,那么他们总是可以重新解释基本法。因此,你只要看看“颠覆”这个概念就会知道,在中国,他们可以把人权律师关起来,把知识分子送进监狱,甚至连贩售纪念六四天安门事件的葡萄酒都会被定义为犯罪。我们在香港做的事情可远远不止卖一些葡萄酒那么简单,那么当这部国安法在香港执行,我们会面临什么遭遇呢?
我们一方面会继续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包括组织在中联办门外示威游行,以及守护六四纪念馆等。问题在于我们是否能够被允许做这些事情,取决于我们支联会日后是否会被禁制。这也取决于北京将如何实施这一法律。
德国之声:你曾经在当年营救参加六四学运成员的行动中扮演过关键角色。那时候对于从中国大陆逃出来的学运人士来说,香港还是个安全港。你希望香港人能够记住与六四运动相关的哪些东西?
李卓人:1989年的六四事件对于所有香港人来说都是一个非常触动心扉的时刻。这也是一部香港人民政治觉醒 的历史,我们经历了燃起希望到镇压和大屠杀之后的彻底失望。对于中国人民和香港人民来说,这都是悲伤的时刻。我们见证了中共向自己的人民开枪,用坦克去碾压他们。
另一方面就是香港为争取民主所做的抗争。在英属殖民地时代,我们就一直在争取获得更多民主。但是在英国将主权移交给中共政权的时候,他们没有做出任何民主方面的承诺。而所谓的自由保障现在也被北京践踏,但英国政府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最后一点就是组织六四烛光晚会的30年传统。随着一年一年的传承,这一活动的能量也愈加强大。香港人都认为这样的烛光晚会能够在香港举行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因为它代表了香港人在为中国民主化而做出的不懈努力,同时也传递了关于天安门大屠杀的真相和记忆。
德国之声:支联会呼吁香港人继续纪念六四的传统,在城市多个地点举办小型的烛光晚会。在限聚令的背景下,你们计划如何去组织这些活动?
李卓人:因为不能在维园举办烛光晚会,所以我们呼吁香港人自己决定要以什么样的方式来纪念六四。他们可以选择的方式包括,在香港的任何一个角落,都可以点起蜡烛。烛光代表了我们对于那场屠杀事件的回忆和谴责,同时也折射出香港目前的处境。
这样我们就能让烛光在整个香港亮起,从而给全世界传递一个信号,那就是香港人仍然在延续着纪念六四的传统,仍然在继续抗争。
 
▲美国之音(VOA)6月4日报道:中国大陆境外多地纪念六四屠杀事件31周年
 
 
 
六四事件31周年之际,香港民众继续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烛光纪念集会。(2020年6月4日)
 
今天是1989年六四事件31周年纪念日。在每年的这个日子前后,中国大陆都会加紧对异议人士的控制。而在香港以及世界其他地方,各界人士则寻求以各种方式纪念31年前发生在中国首都北京天安门广场的血腥镇压事件。
美联社报道,在2020年6月4日这一天,当年曾经聚集了数以万计民主抗议活动学生的天安门广场很安静、空空荡荡。警察和装甲车在空旷的广场上戒备。为数不多的过往路人在安检站排队,在出示身份证,验明身份后才被允许进入广场。这是中国在全国范围内加大监控措施,压制不同政见人士的措施之一。
30年来,六四在中国大陆是一个政治禁忌,长期以来一直被禁止公开谈论,相关的纪念活动一直被当局禁止,举行各种纪念活动的人士则遭传唤、拘捕或判刑。
自1989年以来,香港民众每年都会在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举行六四烛光晚会纪念活动。香港也是唯一能公开举行纪念六四事件活动的中国领土。
但是,今年香港政府以新冠病毒疫情大流行期间要继续保持社交距离为由,禁止8个人以上的聚集。香港支联会申请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六四烛光晚会的申请被拒绝,尽管这个人口740万的城市新冠病毒确诊病例已经得到控制,新增病例并不多,而且学校已经复课,海滩、酒吧、发廊也重新开放。
在六四事件后被中国当局通缉的2号人物、前学生领袖吾尔开希对美联社说,“我们都知道香港政府和中国政府不希望看到维多利亚公园的烛光灯火。”
他说:“中共希望我们都忘记31年前发生的事情。但正式中国政府本身在提醒整个世界,现在的政府和31年前镇压和平抗议者的政府一模一样。去年,同样的政府在香港做同样的事情。”
香港当局取消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今年的六四烛光纪念活动之际,北京加大了对香港的控制。中国当局绕过香港的立法机构,在上星期结束的人大会议上通过了制定香港国家安全法的决定。这被认为会严重打压香港的言论自由和反对派的政治活动。
目前香港立法会正在审议“国歌法”。根据这项法律规定,港人“侮辱国歌”一旦被定罪将被处以最高5万港币罚款和3年监禁。香港民主派阵营担心,这个法律可能会被用来无限上纲,成为因言获罪的工具。
包括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在内的15位资深民主派活动人士,被控组织和参加抗议反逃犯条例修订的所谓的“非法示威活动”而遭到拘捕。
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谭竞嫦在一份声明中说,“在对香港自治攻击令人震惊地加速之际,在香港和国际法确保的香港人民权利和自由受到侵害之际”, 香港当局禁止民众举行六四纪念活动。
尽管香港当局拒绝民主派人士举行大规模纪念活动的申请,香港支联会呼吁香港市民在6月4日晚上8点,各自点燃蜡烛,纪念六四事件31周年。
支联会主席李卓人说,抗议者仍然计划在维多利亚公园集会,纪念六四事件中被中共当局屠杀的遇难者,展现他们对中国民主事业的支持。他说:“香港政府试图讨好或效忠北京,在国安法在香港实施之前就禁止我们的集会,但我们的决心已定。”
李卓人说,他们已经准备好了“B计划”,以8人一组进入维园,以个人名义悼念当年的死难者。他说,31年来无法延续六四大规模集会,实感遗憾,但是支联会绝不会退让,将以遍地开花的变相方式继续抗争。
在被中国称为其神圣不可分割领土一部分的台湾,蔡英文总统的政府不承认台湾隶属于中国。民选的蔡英文总统今年1月接受BBC采访时说,台湾已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我们叫自己中华民国(台湾)”蔡英文6月4日在其脸书上说,“在中国,每一年只有364个日子,有一天被遗忘掉了” .
蔡英文说:“过去在台湾,我们也曾经有许多日子,不能出现在日历上面,但我们一个一个把它们找回来了。因为我们不必再隐匿历史,所以我们可以共同思索未来,希望这个世界上每一个角落、每一片土地,都不要再有消失的日子。”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对蔡英文脸书上的声明做出强烈回应,称蔡英文的声明“完全是一派胡言”。他重复中共一贯的论调称,“对于上世纪80年代发生的那场政治风波,中国政府早有明确的结论”,“中国所选择的发展道路完全正确,符合中国国情,得到广大人民群众衷心拥护” .
在六四事件31周年之际,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周二(6月2日)会见了几名这场中国民主运动的幸存者,再度谴责中共对民主活动的镇压。蓬佩奥周二早些时候在推特上批评香港官方未批准一年一度的六四烛光晚会。他说:“如果对北京是何意图还有任何疑惑,这就是要不让香港人发声和作选择,让他们和大陆人一样。所谓两制就到此为止。”
欧盟星期三敦促中国允许香港和澳门民众举行纪念六四事件的活动,称这将是“关键自由继续得到保护的一个信号”。
在1989年6月3日晚和4日凌晨,中共当局动用数以万计的野战部队,全副武装,开着坦克和装甲车,进入八九民运抗议活动的中心天安门广场,镇压和平抗议的学生和市民。中国官方公布的数字称,有大约300人死亡,但是人权组织和活动人士认为,有数以千计的人死亡。
▲德国之声(DW)6月4日报道:支联会入维园燃烛 在台港人隔海响应
在“港版国安法”刚通过、新冠疫情尚未平息之际,原以为香港人挤爆维园纪念六四的画面无法重现,没想到数千港民仍无畏进入维园,港警也没有驱离,六四晚会和平落幕。隔着海峡,香港人、台湾人也自发性的点燃蜡烛响应悼念。
 
 
 
 
(德国之声中文网) 六月四日三十一周年当天,中国境内无法公开纪念六四,但香港与台湾都各自举办纪念活动。
 
香港方面,虽然警方已发出反对通知书,也在现场不断广播“限聚令”禁止超过8人的集会,但支联会主席李卓人与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仍在晚上六点半左右进入维园。当晚参与活动的另有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峰、常委罗冠聪。
根据香港01直播,估计截至活动结束为止,足球场内都站满人,虽不如去年拥挤,但也有数百人。直至活动结束为止,警方都没有强制驱离悼念民众,活动和平落幕。
立场新闻报导,支联会主席在晚上八点半左右发表总结致辞,表示“人民不会忘记”,将“为生命抗争到底。”网上直播呼吁同唱《民主会战胜归来》。最后,他以香炉(化宝桶)焚烧“平反六四”悼念签名册,晚会正式结束。
据香港电台报导,李卓人此前已经表示,今晚无论如何都会进入维园点燃烛光,也强调世界都在关注支联会是否仍有进入维园悼念的自由。此外,李卓人也发出呼吁,希望市民可以自发“遍地开花”,在各地自行点烛光悼念,并在象征1989的晚上8点09分默哀一分钟。
警方在旺角用胡椒喷雾驱散人群
据“苹果日报”等港媒报道,目测维园约有上万民众聚集,场面非常拥挤。此外,在西营盘、旺角、尖沙嘴、观塘、黄埔、屯门、沙田等区也有悼念活动。
据路透社援引目击者称,在旺角,有民众与警方发生冲突,港警使用胡椒喷雾驱散人群。路透社还引述香港警方通报,称部分在旺角试图堵路的示威者遭警方拘捕。
在台港人自发点蜡烛
在台湾开餐厅的香港人锺慧沁听闻台湾民间团体没有要办大活动,就自发性的在网上号召民众到自由广场集结,拿蜡烛悼念。
台湾自由广场牌楼前,大约有三百到五百人到场响应。有民众在地上以蜡烛排出“自由”、“六四”等字样。
知名词曲创作人林夕周四当晚也出现在台北自由广场六四悼念活动现场。他接受记者采访时,对香港纪念六四的现况做了评论:“不是维园今年31年以后没有了,它最荒谬跟香港大崩坏的一个点是,问题不在我们想不想去,问题的荒谬,更严重在于,他的政治意义是,为什么不能去? ”对于近日刚通过的国安法,与当天刚通过的国歌法,林夕也评论道,国歌法是一个很抽象的法律,说唱国歌时要庄重,“但我走音怎么办? 我打喷涕怎么办? 要是林郑月娥唱国歌时打了个喷涕,是不是就不庄重了? 不会,因为她是林郑月娥。”
现场记者问他,如果遇到习近平想对习近平说什么? 他说:“我会说,做皇帝梦的人没几个人有好下场的,看看秦始皇吧好不好?”
刚到台湾重开铜锣湾书店的香港书商林荣基也出现在现场。他说,反思六四的时候,光喊“打倒共产党”是不足够的,更该担心的是如果共产党垮台,后面会是什么政权接手?他说: “我不担心共产党垮不垮台,他早晚会垮台,让他们共产党自己去担心。我可以保证,我们应该担心共产党垮台会不会有新的政权跟共产党一样,这个才是真正的问题。”
 
 
 
 
台北自由广场前,参与民众点起蜡烛
 
38岁的北京人孟小姐嫁来台湾已经三年,带着四个月大的婴儿来到现场。她告诉德国之声,六四跟每个人都有关,“既然这个孩子来到地球上,希望我们这些成年人可以给他更好的世界。”另一名25岁的香港在台留学青年举着自制的“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护贝卡安静参加默哀。他说,在他看来,纪念六四跟纪念反送中同样,都是纪念受到强权压迫的人,纪念抗争的历程。另一名16岁的台湾女高中生原本静默参加活动,接受德国之声访问,一说话就不禁流下泪来。她说自己从去年开始就有透过Instagram关注反送中情况,放学后来到这里,“觉得怎么隔着一个海峡,就差这么多。”
锺慧沁告诉德国之声说:“我觉得把烛光点起来这个动作很重要……烛光对香港人来说是一个symbolic action.”她说:“对我来说,这麽做除了是延续薪火之外,也是我自己想告诉香港政府与中共,即便你在香港打压六四纪念会,我们香港人永不放弃,我们在海外也一定会把这个蜡烛点起来。”
锺慧沁今年已经47岁,在台南开的餐厅叫做“蜗篆居”。她去年就已经有预感今年香港方很难纪念六四。她说,回想起八九六四、以及香港声援六四的情景,她感到她那个年代的人“是被在北京参与六四学运的学生摇醒的一代,等于现在的年轻人被逃犯条例给摇醒,决定参加反送中”。现在31年过去,她感到历史在轮回,而昔日参加“民主歌声献中华”的人们现在迈入中年以后,又有几个变得像成龙、谭咏麟那般附和中国。
她说:“对我这个中年人来说,我必须提醒自己,无论我人在香港或海外,我是有责任把薪火传下去。”她说虽然她不觉得自己是中国人,但仍然想要提醒年轻人,如果不用同理心或爱支持那些中国民主自由的维权人士,等于是忘记香港仍是中国的一部分:若中国不改变,香港也无法改变。
她说:“如果我们不坚持去平反六四、并推动中国民主化,把争取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一直坚持,那我觉得变成很多台湾年轻人会被中国的31条惠台政策吸引过去。他们会觉得六四只是历史,他们也有些人说,六四没有死人。我觉得只要中国没像德国承认纳粹的错误,没有为了纳粹带来世界不平而道歉,只要这个政权一直独裁且存在,其实全世界都不安全。”
台湾隔海纪念六四
台湾总统蔡英文早上在脸书上贴出一张6月4日月历,并且写道:“在地球上其他地方,每一分钟就有60秒过去。可是在中国,每一年却只有364个日子,有一天被遗忘掉了。”她也在该贴文中期许,这世界上每一个角落、每一片土地,都不要再有消失的日子,也祝福香港。
台湾历年来长期主办六四纪念活动的民间团体“华人民主书院”因应防疫政策,今年不会在广场主办实体活动,改在线上发起连署,号召大众用标签 #6431truth 纪念六四事件三十一周年。
华人民主书院表示,今年在线上设置纪念墙,广邀世界各地公民纪念,意在破除地理界线、尤其是现在疫情的限制来连结,一同悼念六四、声援中国人权。
▲纽约时报6月4日报道:香港民众无视禁令,集会纪念“六四”
周四,数千名香港人无视警方禁令,高呼“光复香港”等口号,集会纪念天安门广场大屠杀事件,这是对北京收紧对香港控制的一次引人注目的公开反抗。
“我们有责任纪念和悼念,”51岁的克拉拉·谭(Clara Tam)说,她参加了为1989年6月4日中国军队残酷镇压民主抗议者事件的罹难者举行的守夜活动。“我们需要让活着的人知道,我们没有忘记他们失去的孩子和亲人。”
中国正在推动香港进行广泛的新国安立法,该法直接针对的是这片半自治领土上的反政府示威活动,因此今年愤怒和悲痛的公开表达更具意义。香港周四通过了一项法律,将不尊重中国国歌的行为定为犯罪,批评人士认为这是政府压制异见的最新尝试。
香港在一年内爆发了多次时有暴力的示威活动后,中国执政的共产党寻求限制这里的民主运动。香港发生动荡之际,中国几十年来权力最大的领导人习近平在大陆对异见人士进行了大规模镇压,官员用审查和监禁等手段压制批评者。许多香港民众担心,他们所珍视的公民自由正在成为中共的打击目标。
香港当局打破传统,以担心新型冠状病毒传播为由,禁止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六四”守夜活动。往年,人们在这个一年一度的活动上可以看到,在香港密集建筑物的陪衬下,烛光映照着千千万万张面孔。官员们呼吁居民遵守保持社交距离的规定,该规定禁止八人以上的公开集会。
尽管如此,活动人士周四还是来到公园和地铁站,在香港几个地区举行了悼念“六四”镇压罹难者的活动,并与警察发生了对峙。有些人选择留在家里,点上蜡烛为自由祈祷。还有些人在立法会抗议,谴责中国是一个“残暴国家”。
在维多利亚公园,数千人越过栅栏和障碍物,参加了一场组织松散的纪念活动。许多人坐在地上,手持点燃的蜡烛。一些人播放了1989年中国民主运动期间的歌曲。扩音器里播放着保持社交距离规定的公告。
“我们正在为同样的目标战斗:民主自由。他们这样做面临的是死亡危险,”23岁的大学生玛丽·李(Mary Li)说。她和朋友们一起坐在公园里。“我们今天来这里冒的可能只是被逮捕的风险。他们经历的事情让我很难过。”
当局禁止集会的做法对香港亲民主活动人士是一个打击,几十年来,他们一直在抵制中国政府将“六四”大屠杀从历史上抹去的企图。在中国大陆,官员禁止大多数有关“六四”的讨论,当年,政府动用军队和坦克,杀死了数百人——如果不是数千人的话。现在,当局经常骚扰罹难者家属,不允许举行任何正式的纪念活动。
长期以来,香港一直是中国领土上唯一举行“六四”事件大规模纪念活动的地方。每年6月4日,维多利亚公园的硬地足球场不仅是纪念死者的地方,也是给年轻人上历史课以及当地泛民主团体拉选票的地方。
一年一度的守夜活动也已成为衡量香港能否保持其政治自由的标尺。政治自由是香港标识的一部分,受“一国两制”政策保障。“一国两制”是1997年英国将香港交还给中国后实行的一种政策。
“这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在中共统治下,‘一国两制’是否可行、我们谴责大屠杀的活动在九七后能否继续下去的象征,”每年守夜活动的组织者李卓人说。
活动人士担心,中国对香港日益严厉的镇压可能意味着这种集会的终止。
“中国正在施加他们的规则,现在是公开站出来反对的时候了,”40岁的软件工程师马库斯·梁(Marcus Leung)说。“明年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来这里。”
北京对政府持批评态度的政治分析人士吴强说,中国当局可能会越来越多地将矛头对准香港的“六四”纪念活动,将其视为政治上的尴尬,是为民主运动“釜底添薪”。
吴强说,守夜活动提醒人们,中共的权力来自军队的力量,而不是民众的支持。“它充分暴露了中共的一个性质,”他说。“以这种反人道的毒杀的方式来维持政权。”
周四,以亲北京议员为主的香港立法会通过了一项法律,将不尊重中国国歌的行为定为犯罪,最高可判处三年有期徒刑。反对派政界人士称此举会限制言论自由。
这项立法引发了广泛的愤怒。周四,泛民主派议员为了扰乱该法的辩论,在立法会大厅投掷了“臭弹”。许多人还高喊“杀人政权遗臭万年”,显然指的是“六四”大屠杀。
“我们今天做的是提醒世界,我们永远不应该原谅中国共产党31年前杀死自己人民的行为,”抗议该法的反对派议员之一朱凯廸事后对记者说。
在北京,几乎没人提“六四”大屠杀的周年纪念,这与中共的一贯做法相符。中国外交部驳斥了美国国务卿迈克·庞皮欧(Mike Pompeo)对政府处理天安门抗议活动的批评,称中国当局获得了人民的广泛支持。庞皮欧本周会见了曾参加天安门抗议活动的人士,并批评了香港禁止守夜活动的决定。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例行记者会上转弯抹角地提到“六四”大屠杀,称其为“20世纪80年代末发生的政治动荡”。他赞扬了中共执政70多年来取得的成就,并说中国领导人选择的道路“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衷心拥护”。
中国在香港推动新国安立法来压制异见的做法,受到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广泛批评。英国本周承诺,如果中国领导人继续推动有关立法,将允许近300万香港人在英国生活和工作,这加剧了英国与中国的紧张关系。
在“六四”周年纪念日前夕,官方新闻媒体发表评论文章说,有必要加强对香港的监管,并批评美国对中国推动新安全立法进行惩罚的威胁。
“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国人民决不会放弃对香港的主权,”官方报纸《环球时报》周三的一篇社评说。“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任何改变空间。”
北京可能在9月份前起草新国安法再度引发了人们对香港公民自由受到更广泛侵蚀的担忧。香港长期以来一直享有中国大陆不允许存在的权利和制度,比如不受限制的互联网和独立的法院。国安法对敢于挑战中共统治的组织和活动的未来带来了疑问。
禁止守夜活动增加了人们的担忧,即北京对安全和稳定的要求将进一步侵蚀香港的自由。虽然香港警方禁止守夜活动的理由是保持社交距离的规定,但活动人士说,他们认为这个决定背后有政治动机。
周四,随着人群在香港各地聚集参加守夜活动,警方似乎在很大程度上采取了克制做法,只是站在地铁站和城市公园外观察来往人群。
人们从维多利亚公园出来时,一些人停下来,把蜡烛放在了足球场附近的大门上。还有些人用它们照亮了印有抗议口号的海报。
一张海报上写道:“用烛光点燃抗争,将悼念化作力量。”
▲英国广播公司(BBC)6月4日报道:六四31周年:疫情和《国安法》阴霾下,周年纪念与“反送中”示威汇流香港各区
6月4日是天安门屠杀31周年。在《国家安全法》及疫情阴霾下,香港仍然是中国土地上唯一能够举办大规模悼念活动的地方。
大批市民响应号召,在各区举办纪念“六四”的活动,他们在晚上亮起烛光或手机灯光,为1989年北京的死难者默哀和悼念。由于香港政府因应疫情禁止8人或以上的集会,但许多人是违反“限聚令”,坚持悼念。
三十年来坚持主办“六四”烛光晚会的香港支联会亦在违反禁令下,继续在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举行集会,让“六四”烛光再一次在这一天点亮。
集会人士除了高叫“平反六四”、“结束一党专政”的等保留口号,今年加入了“光复香港、时代革命”、“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等不少“反送中”运动中的口号。
支联会主席李卓人称,《国安法》在香港实施后,市民可无法公开悼念“六四”,形容今年的情况是对未来的“预演”。他说,因为香港多地都有悼念活动,参加人数无法估计。
“六四”与“反送中”的汇流
香港警方此前以疫情为由,发出反对支联会举办的“六四”晚会禁令,但支联会呼吁各界要坚持悼念。
6月4日傍晚,有香港市民推倒了当局设置在维园足球场的围栏,走进足球场。
在晚上8时左右,参加者站满各个足球场,但人与人之间保持一至两米的距离,比往年疏落。参加集会的人带上蜡烛,举起“平反六四”、“结束一党专政”等标语,在8时许为北京八九学运遇难者默哀。
过去几年,香港年轻人因为反中情绪和本土意识的加强,又不满支联会的悼念过于行礼如仪,而杯葛“六四”晚会。
今年在香港维多利亚公园聚集的人数明显不及去年30周年,但年轻人不在少数,因为香港经历了一年的“反送中”示威,这次集会出现了更多“光复香港、时代革命”、“五大诉求、缺一不可”、“香港独立”等不同的标语和口号,似乎标志两场相隔30年的政治运动汇聚在一起。
18岁的陈同学对BBC中文表示,过往并不了解“六四”,但经历了“反送中”示威,他才发现“原来学习历史这么重要”。他说,香港的年轻人和北京当年的人一样,都是拥抱民主自由的价值,但政权加以打压,担心香港示威会演变成北京“六四”镇压的翻版。
同为18岁的李同学也是首次参加“六四”晚会,他在人群中高举“香港独立”的旗帜。他说,过去一年,深切体会到中共政权的可怕,香港正经历类似“六四”的事件,让他对前景感到担心。 他认为“港独”在短期内不会发生,而是“长远的梦想”,如今使用“港独”旗是刻意显示捍卫自己自由表达的权力。
民主派组织“香港众志”副主席郑家朗今年和自己的同学一起参加纪念,他认为“六四”也是年轻人的事,因为“大家面对的是同一个政权”,他预见香港的自由空间会越来越窄,但越受到打压就越要反抗。他说。他想对“六四”受害者家属说:“你们的坚持不会白费,我们会继续抗争下去。”
香港退休教师黄老师对BBC中文表示,“六四”是一件悲痛的惨剧,过去30年来都可以到维多利亚公园表达自己的感受,但今年在这个环境下没法和以前一样畅所欲言,她感到很难过。
她不满过去一年香港警方对待示威者的做法,担心中国政府推动港版《国安法》,会令香港走向“一国一制”,失去言论自由和人权,变成另一个普通中国城市。 对于“反送中”示威一度演变成暴力冲突,她呼吁,年轻人要改变抗争的方式,不能够牺牲自己的生命和前途,“没有一场运动是几个月就会成功”,但只要生存下去,维持心中的火,才会有希望。
另一名市民鲁先生表示,就算中港政府用各种不同方式禁止香港人悼念“六四”,都不会成功。他说,“封到我们的口,也不会封到我们的心,这是表面上不让我们说,但不等于我们会忘记、放下”。
他形容“六四”是未完成的抗争,这种精神散播到不同的地方。 但现在中国大陆很多新一代,不一定知道“六四”发生什么事情,或是不敢提,但香港是唯一一个地方,仍然清楚记得事件真相,香港人会继续这场抗争。
除了维多利亚公园外,香港旺角、尖沙咀、荃湾、青衣、葵芳、屯门、大围等多个区分,都有悼念“六四”的活动,出席人数由几百人到上近千人不等,是首次“六四”悼念活动在香港“遍地开花”。各区活动大致平静,除了在旺角区,有示威者冲出马路堵塞交通,而一度与警方发生冲突,警方称因应现场情况使用最低武力,制服涉案疑犯。
台湾人:香港若不能悼念“六四”,台湾来做
在台湾,台北的自由广场亦举办了悼念“六四”的活动,主办方称有3000人参与。
32岁的参加者林雅慧对BBC中文表示,这几年她感受到国际间对台湾的排挤,无法参加国际组织,感觉被孤立,觉得没办法忍受这样的状况; 得知香港可能无法举行纪念活动的消息,她对BBC中文说:“很绝望,因此来参加活动,也是帮他们参加。”
原香港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近日在台北重开书店,他特意提早打烊,到台北自由广场参加“六四”纪念活动。他认为,香港连举办“六四”纪念活动都不行,还能做什么?“香港还有言论自由吗?”针对港版《国安法》,他表示,是否通过与否对他来讲没什么差别,这是中共做给大陆人看的,证明他们依法办事,维持政权稳定,“很多年都是这样,没意思”。
台湾总统蔡英文早前在社交网站发表文章,呼吁中国大陆当局不要再隐瞒天安门事件的历史。
中国依旧限制“六四”消息
“六四”周年纪念日,中共加强大陆的社交媒体的管控,在微博、豆瓣等公共讨论平台几乎看不到任何有关“六四”的字眼。
在中国最大的开放社交媒体新浪微博上,“六四”、“八九”、“天安门”、“维园”、“31年”等词语均被列入审查关键词。发布这些相关词或被直接提醒“存在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信息,或看似发布后但只对自己可见。新浪微博还取消了蜡烛的表情。
与中国大陆的一片噤声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香港的密集讨论。从周四早上开始,“六四”便在门户网站雅虎(Yahoo)成为热门搜寻内容。在搜索引擎Google上,“六四”登上检索趋势的榜首。
各国关注香港能否举办悼念活动
欧美各国对香港当局以新型肺炎疫情为由禁止大型悼念活动表达关注。
其中,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批评北京政府的做法,形容中共希望透过禁令夺去“香港人发声和选择的机会”。
欧盟发言人也形容香港悼念“六四”事件是当地保障言论自由的重要指标,指出香港近日局势发展,令香港政府更需要“明确表明它会保障权利和自由”。
美国、英国、澳洲等国的驻港领事馆分别在各自的官方社交网站帐号发表文章,悼念“六四”事件。
有香港观察人士分析认为,香港警方当天没有采取行动,是想向外界释出信号,表明香港仍能举办“六四”悼念活动,香港“一国两制”没有改变。 但《国安法》实施后,明年是否能够继续这么做并高叫口号,是让很多香港人担心的事情。
 
▲美国之音(VOA)6月4日报道:香港六四纪念馆扣连反送中运动 不同世代谈悼念六四
 
 
 
 
香港支联会六四纪念馆新展览扣连八九六四与反送中运动,吸引不少香港市民参观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 —今年是六四事件31周年,也是香港反送中运动一周年,香港支联会六四纪念馆最近以“八九六四到反送中”为新展览主题。
支联会表示,希望这次展览能够让香港人了解30年前发生在北京的八九民运,与30年后在香港发生的反送中运动有那些相似之处,当年的北京可能成为今日的香港。展览吸引不同世代的香港人到场参观,有参观的大学生表示,香港新一代应该传承六四的历史,否则反送中运动的历史都可能同样被遗忘。
去年在旺角重新开幕的香港支联会六四纪念馆,今年初因应新冠病毒疫情暂停开放。5月20日以 “走在抗极权最前线—从八九六四到反送中”为新展览主题重新开放。而当日亦是31年前香港4万人冒着8号台风讯号,在强风暴雨中上街,反对时任中国总理李鹏声称当时北京的民运是动乱。
支联会展览扣连六四与反送中
支联会常委麦海华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希望这次展览能够让香港人了解30年前发生在北京的八九民运,与30年后在香港发生的反送中运动有那些相似之处,包括两场运动都是对抗政治暴力、守护自由之战。
两场运动面对同一个专制极权,遭遇的镇压和滥暴亦相近,去年至今警方已经拘捕超过8千人,不少香港人把“六四”和“反送中”比较,认为“反送中”就是“六四2.0”,当年的北京可能成为今日的香港。
麦海华说:“我们觉得是一个适当的时间,将两个运动进行一个对比,虽然它们前后系(相隔)30年,一个在北京发生、一个在香港发生,但是对我们来讲原来都很切身的。因为就算我们30年前对八九民运的关注,都不是纯粹因为发生在北京。我们作为普世价值人类关怀来了解它们,我们亦都看到当时的北京可能是将来的香港,我们都担心有这样的情况出现。而当时社会大众是希望这个学生运动能够和平来解决,但结果是用镇压来收场。所以令到香港人来讲都很惶恐、很担心,亦有很多人因此离开香港,移民潮开始。”
麦海华表示,这次展览在多方面展示北京八九民运与香港反送中运动的比较,尤其是两场运动的文宣,当年北京学生及市民主要用口号及标语、横额、传单及刊物之类,亦会呼吁香港以致全球华人游行集会声援他们争取民主自由的诉求。
而30年后香港反送中运动的文宣,主要透过互联网讨论区、手机通讯程式及社交媒体,亦有艺术家参与设计文宣,甚至去年趁G20国际峰会众筹在各国主要报章登头版广告,呼吁国际社会声援香港人,可见香港人的灵活性更大。
支联会及六四纪念馆能否继续引关注
麦海华表示,新展览开始超过10日以来,反应相当热烈,当中有不少学生及年青人,他认为经过去年的反送中运动之后,更多香港年青人了解到面对同一个专制政权,香港人更应该从六四事件吸取历史教训。
今年香港警方以武汉肺炎疫情,维持社交距离为由,31年来首次禁止支联会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六四烛光集会,至于北京人大透过《基本法》附件三引入“港版中国国安法”在香港实施之后,支联会会否被取缔,在中国领土上唯一的香港六四纪念馆是否能否继续运作,麦海华坦言,目前仍然是未知之数,要看具体的法律条文。
麦海华说:“大陆的尺度来讲,完全不是一个文明社会应该有的一个对不同意见的尊重,对事实的一个陈述的尊重,所以我们将来支联会能不能够继续存在,或者六四纪念馆能不能够开呢,我们都是成为疑问,要看那个(港版中国国安法)的法规写成怎样,但很明显一定会对我们的言论、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等等的自由的一个压制来的。”
大学生指六四与反送中很多相似
到六四纪念馆采访的21岁树仁大学学生记者杨同学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前几年很多香港的大专学生都认为,香港人不是中国人,不需要出席支联会维园烛光集会悼念六四死难者,不过,经历了去年反送中运动之后,再参观六四纪念馆,开始觉得六四事件与反送中运动有很多事情其实很接近,尤其香港年青人遭受的警暴、镇压,与当年北京的手法相当接近。
杨同学说:“原来两件事都很似,都是为了民主自由而挺身而出的年轻人他们做的事情,虽然好似但是其实见到进步了很多,现在的年轻人,从他们制作文宣、上网、上连登(讨论区)等等,都看得出时代进步了,年轻人的思维都进步了。”
港人遗忘六四反送中也可能被遗忘
20岁的树仁大学学生记者卢同学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去年参与反送中运动开始意识到香港年青人的自由已经被政府不断收窄,情况与当年八九民运北京学生的遭遇有很多相似之处。她认为香港新一代应该传承六四的历史,否则反送中运动的历史都可能同样被遗忘。
卢同学说:“如果我们忘记了六四的话,我们去年开始的反修例活动未来会不会在政府的某一些手段底下,都会慢慢地被市民遗忘呢﹖可能都会是另一个六四的悲剧。”
杨同学亦认同,香港新一代应该传承六四的历史,她们亦认为就算将来北京引入港版中国国安法,香港年青人都不会这么容易就放弃他们追求的民主自由等核心价值。
杨同学说:“有些东西发生了就是发生了,虽然中国的政权不肯承认,但是有些东西它是镇压了就是镇压了,它杀死了自己的年轻人、下一代就是发生了,其实都同香港反送中很似,我们都会想我们的后人、我们的下一代会记着,正如我们记着八九六四一样。”
学者吁警方六四晚执法应克制
今年是香港警方31年来首次禁止支联会六四维园烛光集会,而支联会表明6月4日晚上8点,将会以8人一组分批手持烛光进入维园延续烛光悼念六四死难者的传统。香港民研主席及行政总裁钟庭耀星期二在记者会上表示,香港人的六四情结在政治上是一个非常之深奥的问题,如果香港政府及警队,比中国领导人或者公安“行得更前” (更严厉),将会是非常之危险。
钟庭耀说:“我见到在中国、尤其是北京天安门附近,每次在六四前后其实是做了很多的部署,但是它们都是小心翼翼的,我们见到中国都有本身的问题,或者本身公安都有同群众冲突的问题,但过去多年都不会在六四出现。如果是香港的警队因为在过去信心大大增强,或者香港的官员、特首以下等各个官员,以为他能够或者他应该在六四能够向(北京)中央更加‘表忠',所以在这件事件里面引发一些群众冲突,我是希望他们一定一定要小心,不要有这样的想法。”
香港警方呼吁市民六四晚尽量留家
支联会表示,星期四(6月4日)晚必定派代表到维园,燃点悼念 “六四”烛光,同时呼吁香港人及全球民众,以遍地开花式悼念六四事件死者。支联会批评,香港政府以“限聚令”为借口,禁止举办大游行,亦禁止支联会星期四举办维园六四烛光晚会,企图熄灭已有30年的维园烛光,收紧港人自由空间。
香港警方星期三(6月3日)傍晚在社交网站面书帖文表示,考虑防疫风险,分别拒绝团体星期四(6月4日)在香港岛和九龙集会,警方呼吁市民星期四“应尽量留在家中”,避免到人多的地方和参与受禁群组聚集,警方提醒公众地方最多8人聚集的“限聚令”仍然生效。
警方表示,香港新冠肺炎疫情应变级别仍是紧急的最高级别,经风险评估后认为,公众集会属人多聚集的高危活动,因此向主办方发出反对通知,公众集会及游行上诉委员会经聆讯后亦驳回上诉。
警方又表示香港仍然有本地感染个案,市民应尽量减少社交接触和保持适当的社交距离,减低感染和传播病毒的风险。
▲德国之声(DW)6月4日客座评论:香港人民掌握真相的力量
在纪念六四31周年之际,香港支联会副主席何俊仁指出,中共领导人害怕香港,将其视为颠覆其政权的根据地,因为这里的人民了解真相。
(德国之声中文网)1989年5月,学生、知识分子和市民在北京勇敢地站出来,为自由和民主而抗争,但是他们在6月4日的清晨被枪炮和坦克残酷地镇压。自从这次屠杀事件之后,整个国家都被白色恐怖笼罩,人们被迫沉默。之后,人们被带向经济迅速自由化的道路上,追求自我经济利益,但是面对金钱政治与贪污腐败的恶性循环,面对日益加深的政治和社会不公,面对基本人权的持续被剥夺,他们必须保持视而不见。
在1989年以来的30年里,香港人民选择了不去忘记,每年都坚持在6月4日晚上在维园组织大规模的烛光晚会,纪念六四,捍卫真相。在6月4日晚上数以万计的烛光,成为人民良知的象征。烛光晚会的参与者也是在为在中国大陆地区所有被迫沉默的人们发出声音。
香港民众自发地承担起捍卫和维护八九民运以及六四屠杀真相的道义责任,保证真相不被篡改(就像在大陆所发生的那样),也不被从民族集体记忆中抹去。香港人民相信,当权者如果没有勇气去面对真相,也永远不会从他们所犯的错误中吸取教训,如果不能真正地承认事实,也永远不会有真诚的忏悔,也就无法以体面的方式弥补过错,从而与人民达成和解。
今天,在持续了30年的纪念传统之后,香港人民第一次被特区政府禁止举办维园烛光晚会,理由是防止新冠病毒疫情扩散。因此,今年的烛光将由成千上万个小群体参与者,在香港各地点亮,他们将通过网络和组织方香港支联会进行联网,纪念活动也会以“真相、自由、生命、抗争”为主题,用#6431为关键词,在网上进行直播。
2020年六四烛光晚会的遭禁可能只是一个开始,因为北京的中共领导层正在推进一部为香港量身定制的国安法,用来禁止和控诉一些所谓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可以想见的是,在这一公然侵犯香港自治权和肆意违反“一国两制”的行动之后,香港人民将会面临越来越多来自北京的恐吓,被禁止讲出真话,否则他们就有可能会遭遇和中国大陆许多良心犯一样的命运。正是因为面对这种威胁和恐吓,香港人民才深感必须要继续勇敢无畏地站出来、大声呼喊,这样才能够保护全体港人目前所享有的最珍贵的自由与权利。
尽管有15名香港民主运动的领袖人物还在因为参与和平抗议而面临刑事指控,他们将在6月15日出庭,但是香港人知道他们不是在孤军奋战。今天,香港作为人类文明社会的一员,正在前线为捍卫它而奋斗,与世界上最强大的极权主义政权抗争。香港维园的烛光,还有今天在香港各地点亮的烛光,都是照亮中国人民乃至全人类的良心之光。只要这样的光亮还在,真相就不会消亡。它将最终战胜一切形式的极权主义和独裁统治,这些赤裸裸的霸权只能通过编造谎言和恐怖政策从而制造恐惧和无知来赖以生存。
香港人民坚信,自由和民主不是轻易得来的馈赠,而是要通过坚持不懈的运动和艰苦卓绝的斗争获得。中国大陆的极权统治虽然看似强大,但却是易碎和缺乏弹性的。中共领导人害怕香港,将其视为颠覆其政权的根据地,因为这里的人民了解真相,勇于说出真相,坚持人类价值,这对于大陆地区的所有人都具有吸引力。
▲美国之音(VOA)6月5日报道:香港民众中环抗议国安法 坚持纪念六四屠城死难者
香港一些抗议者周五(6月5日)在金融区中心一家商场举行抗议“港版国安法”的活动,呼喊要求民主的口号。就在前一天晚上,成千上万的民众在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举行烛光晚会,纪念1989年发生在北京的六四屠城事件。
据路透社报道,约一百多不同年龄的民众参加了在中环国际金融中心(IFC)的抗议,在商场内举行了小型游行。活动持续了一个小时后和平结束。
期间有些人拉起写着“香港独立”、“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横幅。也有人打着港英国时代的旗帜。示威者在中庭最后高唱《愿荣光归香港》这一反修例歌曲。
六四当晚,大批香港民众无视警方禁令,越过障碍物在维园举行了大型烛光晚会,纪念六四事件发生31周年。
31年前,中共出动几十万野战军对在天安门广场举行民主运动的学生和支持学生的市民进行了血腥的镇压。
虽然八九民主运动失败了,但外界对中国民主事业的关注转到了香港。30年来,香港民众每年都举行有数以万计人参加的烛光晚会,纪念六四事件中的死难者。不过,警方今年拒绝了几十年来发起集会的支联会的申请,这是30年来的第一次。
自从去年6月香港发生大规模的抗议游行以来,北京对香港的政策转趋强硬。香港活动人士认为,这是北京加快削减港人权利和自由的一个迹象。
烛光晚会开始时,民众点燃蜡烛,默哀一分钟,悼念六四遇难者。警察虽然持续播放录音,警告民众不要参加非法集会,但他们并没有尽力阻挡人群进入维园。当局禁止这次集会的理由是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民众需要保持社交距离。
许多参加集会的人对国安法的实施都感到绝望。他们表示,如果今天不出来,就不知道明年是否还有机会。
维园烛光晚会结束后,不少身着黑衣的抗议者挥舞着写有“光复香港,时代革命”和“香港独立”标语的旗子。
警方说,他们在旺角拘捕4人。很多人在旺角举行集会,有几个人在设置路障时被警察抓走。警察还向民众喷辣椒喷雾,要求离开,否则就要强制取消集会。警方还敦促民众不要聚在一起,以防病毒感染。
六四时期的学生领袖吾尔开希说,香港政府和中国政府不希望看到这次烛光晚会,他们希望人们忘掉31年前发生的事情。但正是它们提醒全世界,他们还是同样的政府,在香港干着同样的事情。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6月3日的记者会上重复中共一贯的论调称,“对于20世纪80年代末的政治风波,中国已经得出了明确的结论”,“新中国成立后取得的巨大成就充分证明,新中国选择的发展道路是完全正确的,符合中国国情” .
不过,他有关六四的评论没有在外交部网站上的例行记者会记录中出现。
此外,6月4日当天,由亲中建制派操控的香港立法会通过了《国歌法》,把对国歌不敬的行为视为犯罪。民主派议员试图扰乱审议程序,阻止表决,但没有成功。
●美国白宫、国务院、国会及国际社会纪念六四31周年
▲美国之音(VOA)6月3日报道:国务卿蓬佩奥会晤六四幸存者
在六四事件31周年之际,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周二(6月2日)接见了这场中国民主运动的幸存者,再度谴责中共对民主活动的镇压。
据国务院的公开日程,国务卿蓬佩奥周二下午2:30在国务院会晤六四事件的幸存者。美联社援引一位高级官员证实,活动如期举行,但没有透露与会者和讨论内容。
蓬佩奥周二早些时候在推特上批评香港官方未批准一年一度的六四烛光晚会。
It starts; so soon. For the first time in 30 years, Hong Kong authorities denied permission to hold the #TiananmenVigil. If there is any doubt about Beijing‘s intent, it is to deny Hong Kongers a voice and a choice, making them the same as mainlanders. So much for two systems.
— Secretary Pompeo (@SecPompeo) June 2, 2020
他说:“如果对北京是何意图还有任何疑惑,这就是要不让香港人发声和作选择,让他们和大陆人一样。所谓两制就到此为止。”
香港当局周二宣布延长防疫“限聚令”,实际上禁止民众在6月4日集会纪念1989年这一天在天安门发声的血腥镇压事件。
“这表明中共政权对言论自由和法治的漠视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六四学生领袖之一的傅希秋告诉美国之音。他接着说:“这要求国际社会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使中共领导人为侵犯人权负责。”
▲美国之音(VOA)6月4日报道:美国务院就中国六四事件31周年发表声明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摩根·奥特加斯(Morgan Ortagus)6月3日发表书面声明,纪念中国1989年六四事件的受难者。声明说,天安门抗议者鼓舞前苏联阵营的被压迫人民要求并实现民主变革,而中国共产党政府却凭借残酷的管控而生存下来。声明再次呼吁对六四事件的死亡和失踪者做出全面和公开交代,并表示美国与期盼自由和人权的中国人民站在一起。
以下是声明的全文翻译:
天安门广场31周年
今天,我们向勇敢的中国人民表达敬意,他们要求民主、人权和廉洁社会的和平呼声在1989年6月4日这一天以暴力终结,当时,中国共产党出动人民解放军,驾驶坦克荷枪实弹进入天安门广场。虽然天安门抗议激励了苏联和东欧的被压迫者要求并实现民主变革,中国共产党政府却凭着压迫性的信息管控和赤裸裸的残暴生存了下来。
31年之后,天安门抗议者的失踪或死亡总人数仍然未知。美国继续为他们的追求而喝彩,美国人民与那些仍然为失去亲人而悲伤的家庭站在一起,包括勇敢的天安门母亲们,她们不顾巨大的个人艰辛和风险,从未停止为孩子的死亡而寻求问责。我们再次呼吁对那些被打死或失踪的人进行全面和公开的交代。
我们哀悼1989年6月4日的受难者,并且与中国人民站在一起。他们在继续追求能有一个保护人权、根本自由和基本人类尊严的政府。
▲美国之音(VOA)6月4日报道:人权观察:六四未获正义,侵权变本加厉
人权观察表示,中国政府应该为六四事件前后屠杀民主运动和平示威者承担责任。有关当局应停止一切骚扰六四死难者家属、悼念人士及审查相关讨论的措施。
纽约人权观察中国部研究员王亚秋6月2日表示,“中国政府从未在国内或国外为六四屠杀付出代价,导致它敢于任意拘押上百万人、压制公民社会并削弱国际人权法律与制度,” “各国政府必须采取更强硬措施,施压北京承认以往过错,停止继续侵犯人权。”
人权观察指出,中国政府和往年一样,在六四周年来临前在全国高度警戒,严防纪念六四的活动。由六四死难者家属组成的天安门母亲组织,包括同在六四失去爱子的张先玲(82岁)、丁子霖(83岁),都遭到警方软禁或限制行动;高瑜、胡佳、查建国和齐志勇等多名维权人士也被警察软禁在家,不准他们与外界联系或在社交媒体发文。
人权观察表示,最后一位因参与八九民运而入狱的人士已于2016年10月获释,但许多当年参加示威、出狱后持续抗争的人又再度坐牢。著名维权人士及“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2019年就以“非法向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名被判刑12年;作家刘贤斌和陈西分别于2010、2011年被捕,都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10年。
人权观察说,中国国内的高压严控,使悼念六四屠杀日益困难。然而,加拿大、德国、台湾、美国及其他国家的中国民运人士照常举办座谈和纪念活动。最近,有些中国大陆维权人士因为参加海外华人主办的线上活动而受到警察骚扰。
人权观察说,港澳两地30年来第一次都将无法举办六四晚会。这两个地区的纪念晚会都以新冠疫情为由遭到禁止。
人权观察强调,中国政府从未承认六四屠杀责任,也没有将任何涉及杀人的官员移送法办。政府既不愿对事件进行调查,也未曾公布被打死、打伤、强迫失踪和判刑监禁人员的数据。
人权观察因此要求中国政府纪念六四,尊重言论、结社与和平集会的自由,停止骚扰和任意拘押对六四官方说法提出质疑的人士;会晤天安门母亲成员并向他们致歉,公布死难者名单,给予死难者家属合理赔偿;容许对六四事件进行独立公开的调查,并尽速向民众公布调查结论;允许因六四事件流亡海外的中国公民不受阻碍返国;调查所有策划或下令非法使用致命武力攻击和平示威者的政府和军方官员,并予适当起诉。
纽约人权观察中国部研究员王亚秋说,“尽管面临极为严厉的迫害,中国各地人权行动者仍坚持八九民运精神,推动中国的民主自由” ,“世界各国政府必须作他们的后盾,向他们学习,挺身抵制中国政府侵犯人权的行为。”
▲美国之音(VOA)6月4日报道:悼念六四 鲁比奥参议员:道路虽艰难 希望不可弃
国会山 —今年六月的第一个星期四标志着对曾在天安门广场上追求政治开放、社会自由等改革诉求的抗议者进行镇压的“六四事件”31周年纪念日。美国国会两党议员纷纷对此寄予悼念。
“这(政治改革)是一个非常困难的任务,”来自佛罗里达州的共和党参议员鲁比奥(Sen. Marco Rubio, R-FL)星期三(6月3日)告诉美国之音,“毫无疑问地,在中国一定有人想要走不同的道路,那不是一个可以随心畅言的环境。但如果我们放弃希望,那就真的告终了。”
#六四31周年 之际 ,来自佛罗里达州的共和党参议员鲁比奥3日告诉美国之音,“毫无疑问地,在中国一定有人想要走不同的道路,那不是一个可以随心畅言的环境。但如果我们放弃希望,那就真的告终了。” https://t.co/wuQnnS70Kf pic.twitter.com/IBhgKsZVMZ
— 美国之音中文网 (@VOAChinese) June 4, 2020
“当然我们第一要务是美国政策及其对我们国家所产生的意义,但就我而言,只要有人呼唤,我本人将永远会为这个世界的自由发声,”鲁比奥说。
参议院外交委员会首席民主党成员梅嫩德斯(Sen. Bob Menendez, D-NJ)说,他将永远记得在那些学生和抗议者站在天安门广场上的景象,也永远记得那些为此而失去生命的人。
“不幸的是,中国持续走着加大压制、加紧监控的道路,压制维吾尔人和其他很多人,”来自新泽西州的梅嫩德斯参议员对美国之音说。
“我们与渴望自由、希望得到自由及个人权利所带来的一切祝福的中国人民团结地站在一起。”
共和党联邦参议员克鲁兹(Sen. Ted Cruz, R-TX)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他认为中国人民是渴望自由的。
来自德克萨斯州的克鲁兹说:“中国男男女女想要言论自由,他们想要民主,他们想要宗教自由。但他们却在一个残酷、压迫性的共产党暴政下蒙受苦难。”
“我们所有人都有责任说出有关中国共产党政府的压迫真相,”克鲁兹接着说。
CECC发表声明 呼吁北京正视历史、允许人民自由
美国国会暨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两位共同主席也在星期三就1989年“六四事件”31周年发表联合声明,呼吁中国政府正视历史,允许人民拥有自由的权利,并无条件释放仍在关押的政治犯。
“可悲的是,中国共产党当年使用军力驱散在天安门广场上的和平示威者,并粉碎了他们对权利和改革的和平诉求,”CECC主席、民主党众议员麦戈文(Rep. Jim McGovern, D-MA)以及共同主席、共和党参议员鲁比奥在联合声明中说。
声明说:“时至今日,所有有关那场抗议、暴力镇压的纪念和讨论仍被审查。”
两位委员会领导人同时呼吁北京当局正视历史。“我们呼吁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对死亡和失踪者的情况作出公开交代,并允许人民公开讨论及研究1989年6月4日前后所发生的一切事件,”两位议员在声明中说。
除了追思缅怀31年前的这场血腥镇压,议员也在声明中为现在仍遭北京强硬打压,不断挣扎寻求出路的群体发声。
声明说:“我们声援所有良心犯,并呼吁无条件释放他们。我们与藏人和维吾尔人站在一起,他们的宗教和文化正在被有计划地扼杀。我们与香港人站在一起,他们所被应许的自由和自治正被有系统地摧毁。那些追求正义的中国律师、寻求不受限制进行崇拜的宗教团体、独立劳工团体和公民社会组织者,以及那些只是希望表达己见却面临无数次的骚扰、惩罚、监禁甚至酷刑的人们,我们与你们站在一起。”
香港首次禁止维园悼念六四集会 两党议员深表担忧
声明还对香港民众首次无法举行年度六四悼念活动表示担忧。
“我们知道,天安门精神在香港仍然存在,”CECC的两位主席在声明中说。
“今年,这项和平纪念活动首次被香港警方禁止,这清楚表明,香港的基本自由和人权受到威胁。”
星期一(6月1日),香港警队发布命令,禁止了一年一度的6月4日悼念1989年天安门广场争取民主抗议活动受害者的维多利亚公园烛光守夜活动。
这是自1990年以来,香港人首次无法举办这项纪念活动。香港警队援引的理由为需执行限聚令,以防止新冠病毒疫情的传播。
这项禁令同时引发国会两党对于香港政治和自由前景的担忧。
“现在正朝着错误的方向前进,”民主党参议员卡丁(Sen. Ben Cardin, D-MD)对美国之音说,“香港应该是自治的,应该要有普选,他们本来应该有事情需要落实,你现在看到中国是往压制政策方向移动,在人权问题上,虽然与在中国大陆看到的问题还不一样,但香港正朝着错误方向走。”
6月1日,香港警队发布命令,禁止了一年一度的6月4日悼念1989年天安门广场争取民主抗议活动受害者的维多利亚公园烛光守夜活动。这是自1990年以来,香港人首次无法举办这项纪念活动。民主党参议员卡丁3日对美国之音说“香港现在正朝着错误的方向前进。” https://t.co/cdqtDQ5Q7t pic.twitter.com/uj702BGsAt
— 美国之音中文网 (@VOAChinese) June 4, 2020
不到一个星期前,中国绕过香港立法会,由全国人大通过了制定香港国家安全法的决定。美国、英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在5月28日联合发表声明,称“对北京决定在香港推行国家安全法深表忧虑。”
美国国会议员已对此推出跨党派法案,将对破坏香港自治状态的个人、实体,以及与其有业务往来的银行进行制裁。
推出这项制裁法案的共和党参议员图米(Sen. Pat Toomey, R-PA)对美国之音表示,北京不断收紧香港自由空间的做法,以及香港人民逐步丧失表达言论自由的事态走向,将严重影响美中关系未来发展。
“北京政府的行为愈来愈糟糕,这将为我们双边关系增添更多紧张,”图米参议员说。
美国国会暨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两位共同主席在六四31周年的纪念声明最后引用了“天安门母亲”的话重申承诺,将永远记得这一悲惨的纪念日。
“屠杀的确凿事实已经刻入历史,没有人能够抹灭。无论多么强大的力量,都无法改变;无论什么样的花言巧语,都无法否认,”声明写道。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6月4日报道:蔡英文发文纪念六四祝福香港:盼不再有被消失的日子
本周四是1989年六四事件31周年。台湾总统蔡英文当天通过脸书表示,“希望这世界上每一个角落、每一片土地,都不要再有消失的日子。”她称,“也祝福香港。自由的台湾撑香港的自由。”
蔡英文当天早上在脸书上传一张6月4日的日历,并发文写道,“在地球上其他地方,每一分钟就有60秒过去。可是在中国,每一年却只有364个日子,有一天被遗忘掉了。”蔡英文说,“过去在台湾,我们也曾经有许多日子,不能出现在日历上面,但我们一个一个把它们找回来了。”她续称,“因为我们不必再隐匿历史,所以我们可以共同思索未来。”蔡英文写道,“希望这世界上每一个角落、每一片土地,都不要再有消失的日子。”“自由的台湾撑香港的自由。”她最后并以此标注,祝福香港。
此外,同为民进党人的台副总统赖清德亦通过脸书发文。他表示,“中共当局应深自省思,顺应民主潮流,平反六四,停止对宗教、异议人士等的压迫,正视香港人民追求民主的殷切期盼。”赖清德称,“31年前,台湾和中国同样出现自由化与民主化浪潮,青年学生们站出来追求民主、要求国家改革。”他指出,“31年过去了,台湾从‘野百合’到‘太阳花’,一个世代接著一个世代的年轻人,大家传承了自由民主的棒子,建设台湾成为一个自由民主的伟大国家。”他续称,“但中国年轻人却没有这么幸运,只因领导人的一念之差,让他们的爱国热情与民主梦想,硬生生地被坦克车给碾碎,让中国从此走上与自由民主潮流背道而驰的歧途。”
赖清德说,“六四的历史错误无法复原,牺牲的青春生命无法再生,但对历史真相的追求与平反,却可以记取避免人类不幸悲剧再次发生。”他强调, “在六四这一天,中共当局应深自省思,顺应民主潮流,平反六四,停止对宗教、异议人士及图博与维吾尔族人等的压迫,正视香港人民追求民主的殷切期盼,让中国人也能和台湾人一样,享受真正自由民主的生活。”台行政院长苏贞昌也同时在脸书贴出乘法表图片,图中注明“6x4=Fight for Freedom”。他写道,“自由是一种生活,一种上网不会被锁关键字,不会因不同政治主张就有牢狱之灾的生活。‘珍惜民主,勿忘六四’。”
据中央社报道, 民进党也在脸书发文提到,“31年过去了,感佩当年挺身而出追求民主自由与人权、反对中共一党专政,要求政治改革的中国人民与青年学子。”民进党称,“31年后的今日,中国国内的人权与自由状况日益严峻,中国政府加大对自治区域的人权迫害与自由箝制,就连曾经作为世界金融中心的香港,也正遭遇前所未有的压迫;近年来,中国政府也开始对来自境外的民主人士进行迫害,例如已遭受中国不当审讯关押3年多的非政府组织(NGO)工作者李明哲。”民进党称,“民主、自由与人权,没有东西之分,只有让人民享有真正的民主、自由与人权,中国才能走上真正繁荣,赢得国际社会真正的肯定,区域也才能真正和平稳定。”
▲美国之音(VOA)6月5日报道:白宫发表声明纪念六四31周年
美国白宫发表声明,“纪念天安门广场屠杀31周年”。
声明说,“几十万中国公民31年前在北京和中国各地和平集会,抗议广泛的官僚腐败,要求在他们国家的管理上有更大的发言权。美国民众铭记这些中国公民表现出的勇气和乐观态度。中共屠杀手无寸铁的中国公民是不会被忘记的悲剧。美国政府呼吁中国纪念那些死去的人,并提供1989年6月4日天安门广场屠杀及相关事件中死亡、被拘留或迄今依然失踪人士的全部情况”。
声明表示,“美国人民在这个纪念的日子里呼吁中国政府履行对《世界人权宣言》和《中英联合声明》的承诺,维护所有中国公民被中国宪法所保障的权利和自由,停止系统性迫害数百万少数民族和宗教少数群体。美国人民支持所有中国公民追寻基本权利,包括要求问责和代表性国家管理的权利以及要求言论自由、集会自由和宗教信仰的权利”。
▲美国之音(VOA)6月5日报道:美国务院发言人:六四 “不会被遗忘”
美国国务院 —在天安门屠杀事件31周年之际,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奥特加斯(Morgan Ortagus)周四对美国之音说,蓬佩奥国务卿会见六四事件的幸存者是要表示,六四不会被遗忘,“我们会记住天安门。”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周二在国务院会见了王丹和其他一些六四事件的幸存者。
在谈及这次会见时,奥特加斯在星期四接受美国之音记者张蓉湘专访时表示,美国谴责中共对民主活动的压迫,并支持渴望自由和人权的中国人民。
奥特加斯说:“这一(会见)行动向整个世界发出了非常响亮的声音。国务卿蓬佩奥和我接见了天安门事件的幸存者。照片和故事都很悲惨。我们承诺向世界讲述他们的故事。它不会被遗忘。我们会记住天安门(事件)。”
奥特加斯表示,美国赞扬这些幸存者,以及世界各地为纪念这场大屠杀而努力的每一个人。这些幸存者热爱中国人民,他们希望中国人民得到自由。
由于香港当局下令延长防疫“限聚令”,实际上禁止民众在6月4日集会纪念1989年这一天在天安门发声的血腥镇压事件。
奥特加斯称,从《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到港版国安法,中共当局不断加剧对香港民主自由的侵蚀,中共向世界表明,他们的承诺是空洞的。
她说:“我们只是希望世界看到习主席是怎样的人,看到中国共产党是什么样的。他们作出空洞的承诺,他们不会遵守诺言。”
奥特加斯指出,在镇压言论自由的同时,中共官员活跃在美国的社交媒体上,传播亲北京的言论,甚至包含虚假信息。
“他们没有给他们的人民所需的自由来享受互联网和社交媒体,以与世界其他地区保持联系,”奥特加斯说。“我们继续看到中国官员明目张胆的宣传和传播虚假信息。”
▲美国之音(VOA)6月5日报道:CECC委员六四31周年提出决议案 谴责六四镇压和破坏香港自治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委员就天安门事件31周年提出决议案,谴责了中国政府破坏承诺给香的自由和自治的做法。决议还呼吁政府建立一个国际联盟,并利用一切可用的外交手段和有针对性的制裁,保护香港人民的人权。
史密斯说议员在星期四(6月4日)的声明中表示:“31年前的今天,世界满怀希望和期待地注视着100多万人在北京和其他400多个中国城市的街道上和平集会,要求民主和人权。”,“通过这项决议,我们庄严地纪念天安门大屠杀,因为那些因和平寻求自由和改革而丧生或遭受监禁和酷刑的人仍然得不到正义”,“天安门抗议者的希望依然存在于中国人民中间,我们与他们和香港人民站在一起,寻求自由、人权和法治”。
麦戈文议员在声明中说:“通过这项决议,我们承认31年前和平要求人权和民主的所有人的勇气和牺牲,并向那些继续为在天安门和中国其他400多个城市的遇难者寻求真相和正义的人们表示敬意。”
他还说:“香港人通过每年一度的烛光守夜活动,一直保持着天安门事件的精神。尽管被香港警方禁止,但今年仍勇敢地继续进行。由于中共在香港强推国安法,我们与香港人民站在一起,并呼吁政府使用所有外交手段,包括有针对性的制裁,以保护香港的法治和自由。”
参议员默克里表示:“在天安门事件31周年之际,我们重申与那些主张自由以及和平抗议权利的人站在一起的重要性。”他还说,这项决议向中国政府发出了一个强有力的、两党一致的信息,即美国与勇敢的自由捍卫者站在一起,反对中国政府的镇压。
参议员范斯坦在声明中提到:“非暴力抗议是任何民主的标志。中国1989年对异见人士的暴力镇压是错误的,今天,他们迫害维族人和镇压香港自治时,这种做法仍然是错误的。美国必须继续向中国施压,要求中国尊重人权和民主。”
决议案由联邦众议员史密斯(Rep. Chris Smith, R-NJ)和麦戈文(Rep. James P. McGovern, D-MA)以及参议员鲁比奥(Sen. Marco Rubio, R-FL)和默克里(Sen. Jeff Merkley, D-OR)提出,众议员托马斯·苏奥奇(Rep. Thomas Suozzi, D-NY)、维琪·哈兹勒(Rep. Vicky Hartzler, R-MO)、麦克亚当斯(Ben McAdams,D-UT)和马林诺夫斯基(Rep. Tom Malinowski, D-NJ)以及参议员范斯坦(Dianne Feinstein,D-CA)、戴恩斯(Sen.Steve Daines,R-MT)、彼得斯(Sen.Gary Peters,D-MI)、安格斯·金(Sen.Angus King, I-ME)、托德·扬(Sen. Todd Young, R-IN)、加德纳(Sen. Cory Gardner, R-CO)、科宁(Sen. John Cornyn, R-TX)、斯科特(Sen. Rick Scott, R-FL)和霍利(Sen. Josh Hawley, R-MO)联署。
▲美国之音(VOA)6月4日报道:89学生领袖王丹举办线上六四纪念会 呼吁跨世代合作
华盛顿 —前六四学生领袖王丹举行线上六四31周年纪念会。他说,这场抗争进入网络化,上一代学运人士和新世代携手合作,继续为争取中国人权努力。
王丹说,虽然历经31年的风雨坎坷,但1989年的热情和精神长存众人心中,结束专制、改变中国不但是经历六四一代人的理想,也将是年轻世代的愿望。
王丹说:“不管时间多么漫长,我们一定会做到八个字,‘永不忘记,永不放弃’。我们也更希望跟年轻世代合作,努力让中国人可以活得有尊严、有自由。我认为这才是对31年前的死难者最好的纪念。”
纪念会直播过程中,两次因不明原因断线。王丹说,这显示抗争进入新的阶段。
王丹:“今天这个会,就像我们中国民主走的道路一样,非常曲折坎坷。如果说我们过去进行街头抗争的话,现在我们可能走进一场新的抗争,网络的抗争。”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6月2日会晤了王丹、李恒青、李兰菊、苏晓康。这是美国在任国务卿首次在六四周年期间会晤六四幸存者。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6月2日会晤了王丹、李恒青、李兰菊、苏晓康
 
 
曾因六四两次入狱的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共同主席王军涛,在随60多人车队从纽约前来华盛顿中国大使馆抗议的路上,参与了这场纪念会。他强调让年轻一代了解历史真相的重要。
王军涛说:“只要专制不结束,中共不可能重新评价1989年的民主运动。中国民主化才能解决中国的问题。需要行动。所以最近几年,我把主要主力放在如何通过行动结束共产党的暴政,如何通过行动唤醒更多年轻人。”
与会的《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表示,近期美国的抗议活动不断,有人将特朗普总统此前表示可能出动军队,与六四天安门事件作比较,他说,两者之间毫无可比性,应借此机会向中国年轻人说明真相。
胡平说:“不管我们对美国政府要做的事情做出什么样评价,都不会改变一个最基本的事实,那就是在美国发生的事情,和当年的六四,不是同一个性质,绝对不能相提并论。另外对于许多年轻人,尤其是长期以来受到中共的宣传,对六四有所误解的人,这里也是我们说明的很好机会,和我们看到在美国发生的事件不一样。”
胡平说,31年来,每年最令中国政府害怕、最让天安门母亲欣慰的,便是香港维园的十万烛光。人在维园的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通过视频表示,香港人会像亲历六四的前辈一样,在争取民主自由的路上继续努力。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6月7日报道:纪念刘晓波“铁椅LXB” 矗立巴黎Vincennes森林公园
六四31周年之际,由旅居法国的著名雕塑家王克平亲手创作的纪念刘晓波的高达三米的“铁椅LXB”从此落户于巴黎东部的文森纳森林公园,矗立于军火库戏剧中心的太阳剧社门前的小广场上。
太阳剧社的创始人法国戏剧文化大师Ariane Mnouchkine欣然接纳铁椅,并且亲自安排将铁椅安放在广场前面。“铁椅LXB”从此将长久安放在太阳剧社的门前。前往剧社观看戏剧的法国观众将可以向刘晓波铁椅致意。
太阳剧社是一个积极参与社会活动的剧社,长期演出一些具有强烈社会意义的剧本。穆氏巾女士(Ariane Mnouchkine)长期关注中国人权状况,曾经多次组织参与声援西藏的示威活动。
按计划今年九月将举行“铁椅LXB”落户Vincennes森林公园的正式庆祝仪式。
巴黎在雨中纪念六四31周年
2020年的6月4日,六四纪念碑所在的巴黎二十区的Gambetta公园同巴黎的其他公园一样仍然因疫情而被关闭,法国今年的六四悼念会最终选择在巴黎十三区的一家中餐馆举行。
参加纪念会的包括法国著名汉学家侯芷明女士(Marie Holzman),人权联盟中国问题负责人布克先生(Alain Bouc),法国反酷刑组织成员Francois de Vergnette,汉学家《六四大屠杀》一书的法文译者Herves Denes ,六四大屠杀亲身经历着高原,工运负责人刘伟民,前北京戏剧学院学生王龙蒙,以及近期从中国流亡法国的六四参与者与人权捍卫者十多人。
与会者感叹三十多年来在中国国内六四话题越来越成为禁区。感慨法国以及欧盟继续对中国采取绥靖主义立场。也有与会者表示,中国的问题归根结底还必须由中国人来承当,外国友人的声援与支持固然可贵,但是,关键还在于中国国内以及旅居海外的中国人的共同努力。
●“天安门母亲”发表祭文坚持三项诉求:“真相、赔偿、问责”
▲德国之声(DW)6月5日报道:“六四”死难者家属呼吁官方说出真相
在“六四”天安门民运被镇压31年后,中国官方依旧对这段历史保持沉默。“天安门母亲”成员代表在北京警方的安排下到万安公墓拜祭并发表祭文,始终坚持三项诉求:“真相、赔偿、问责”。柏林也于这一天敦促中国普遍尊重人权和“所有公民的基本自由”。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北京政府血腥镇压“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31周年纪念日到来的这一天,死难者家属要求中国官方公正地重新审视中国历史上这黑暗的一幕。由遇难者家属组成的“天安门母亲”发表的“六四”31周年祭文指出,  这些遇难的家人,当年是为了要求政府清廉和社会公正而走上街头,和平请愿,是关心国家前途及社会民生的正义行为,也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但政府动用国防军屠杀手无寸铁的人民。
遇难者家属“始终坚持三项诉求:真相、赔偿、问责”,要求“政府与'天安门母亲'对话,说出真相,拒绝遗忘,寻求正义,呼喊良知”。
据德新社报道,1989年夏天,北京高层在动用军队镇压天安门和平民主运动时,造成数百人死亡。确切的死亡人数直到今天都不为人所知。31年后的今天,“六四学运”在中国依旧是禁忌话题。
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期曾威胁动用军队平息美国国内的骚乱,这不禁让人想起31年前天安门学运遭镇压的悲惨后果。
这些年来中国官方一直禁止大陆民间举行悼念活动,而今年香港也首次禁止举行维园烛光纪念晚会。虽然香港警方给出的理由是防止新冠疫情扩大,但是批评人士都认为这背后隐藏的是政治因素。香港活动人士决定采用其它形式纪念“六四”民主运动。
香港前民主党副主席蔡耀昌说:“我们早就有这种感觉,不久之后我们就会像在内地一样,不能再参加这样的活动。”
今天(6月4日),香港立法会审议《国歌条例草案》期间,议会阵线成员朱凯迪在会议厅内洒泼有机肥料,发出剧烈的臭味。 他表示,今日是六四事件31周年,同时是政府强迫为《国歌条例草案》立法的日子,要向中共表明不会接受国歌法,形容政权将会遗臭万年,希望阻止恶法钳制自由。
据香港电台报道,一批天安门母亲成员4日在警方的安排下到万安公墓拜祭并发表祭文,悼念7名在事件中遇难的家人,以及5名已经去世的遇难者家属。
报道称,这些家属祭拜的时候, 约40名公安及便衣人员在远处观察。“ 至少2名日本记者尝试进入墓地,但被公安驱赶离开”。
柏林:“不能遗忘,也不应重演”
德国政府要求中国释放所有同“六四”学运相关的被关押人士。联邦人权专员科夫勒( B?rbel Kofler )敦促中国普遍尊重人权和“所有公民的基本自由”。
科夫勒说,31年前在北京和中国很多地方发生的事情,“不能遭到遗忘,也不应该重演”。她说:“我们纪念那些以和平的方式争取改革和实践他们信仰的牺牲者。” 科夫勒对于香港今年无法举行纪念“六四”的烛光晚会感到遗憾。 
 
 
关键字: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 香港民众 无视禁令 举行集会 美国 国际社会 纪念“六四” 31周年
文章点击数: 1029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