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1/2020              

王维洛:尼罗河上的“三峡大坝”引起军事冲突的风险

作者: 王维洛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埃塞俄比亚的复兴大坝被称为非洲的三峡大坝,是非洲发电装机容量最大的水电站,是一带一路上的一个重要项目,技术、物资和资金都来自中国。复兴大坝引发了尼罗河上水资源争夺战。如中国的三峡大坝一样,它将成为了战争中攻击的目标。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一、埃塞俄比亚的复兴大坝
 
 
 
图1: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的模型,图片来源:
 
图1是非洲最大的水力发电站——复兴大坝。大家是否觉得这个大坝的结构与中国长江三峡大坝很象?左边是发电厂房坝段,中间是泄洪坝段,右边又是发电厂房坝段(河流的左、右以河流水流方向为准),缺少的是船闸和升船机。
 
复兴水库大坝工程位于埃塞俄比亚本尚古勒—古马兹州,邻近埃塞俄比亚和苏丹边境,位于青尼罗河上。青尼罗河发源于埃塞俄比亚的塔纳湖,流经苏丹,在苏丹共和国的首都喀土穆与来自乌干达的白尼罗河汇合,称尼罗河,向北流经埃及进入地中海(图2)。
 
 
 
图2:复兴大坝位置,位于青尼罗河上,邻近埃塞俄比亚与苏丹边境处
 
复兴大坝工程被称为非洲的三峡大坝,有两个原因:
第一,中国的三峡大坝工程是世界上发电装机容量最大的水电站,而复兴大坝工程则是非洲发电装机容量最大的水电站;
第二,2011年3月埃塞俄比亚总理梅莱斯·泽纳维宣布要修建复兴大坝工程,得到中国政府的大力支持。工程于2014年正式开工,之前许多前期工程已经完成。意大利萨利尼公司承担土建承包商。位于湖北宜昌的中国葛洲坝集团承担大坝枢纽工程建设和公路建设,哈尔滨电机集团提供水轮发电机,中国国家电网公司承担电网建设,福伊特水电(上海)公司也参与了复兴大坝工程的建设。建造复兴大坝工程的资金几乎全部来自中国,是一带一路上的一个重要项目。
 
关于复兴大坝的资料比较少,因为埃塞俄比亚没有发表过任何工程的可行性报告或者工程的生态环境评估报告。
 
复兴大坝与三峡大坝的坝型一样,是混凝土重力坝,不同的是复兴大坝使用碾压混泥土技术不是浇铸混泥土技术。复兴大坝高度170米(三峡大坝180米),长度1800米(三峡大坝2335米),大坝体积1000万立方米。水库总库容为740亿立方米(另一说670亿立方米,还有630亿立方米的说法。三峡水库总库容为393亿立方米),水库面积1800平方公里(三峡水库面积约1100平方公里)。复兴大坝的发电装机能力为600万千瓦(三峡工程2250万千瓦),为非洲装机容量最大的水电站。预计复兴大坝的发电量是埃塞俄比亚目前发电量的五倍。包括输电网工程在内的复兴大坝工程造价为48亿美元(一说45亿美元,一说47亿美元.三峡工程约300多亿美元,而且还不包括输电网工程的造价)。对比两个工程,三峡大坝工程的每千瓦发电装机的投资额为1333美元,而复兴大坝工程的每千瓦发电装机的投资额为716美元,三峡大坝工程的单位造价是复兴大坝工程的1.86倍。为什么中国在海外帮助别国建设的水坝工程的单位造价,都要比在国内建设的低许多?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二、阿斯旺大坝工程——拆除阿斯旺大坝的人,要比纳赛尔更伟大
 
世界著名的阿斯旺大坝也位于尼罗河上,它位于复兴大坝的下游,位于埃及,埃及邻近苏丹边境的地区。阿斯旺大坝工程分“旧坝”和“新坝”。旧坝是1898年由英国人所建,于1902年完工,大坝长1900米,高54米,属于重力坝。由于原大坝工程设计存在的问题,阿斯旺旧坝两次加高大坝(1907年至1912年,1923年至1933年),但是没有解决大坝的安全问题。1946年遭遇洪水时几乎发生漫顶、溃坝的灾难。之后人们决定不再第三次加高大坝,而是在旧坝上游6.4公里处再建一座更高、更大的新坝,这就是后来的十分著名的阿斯旺大坝工程,也是人们现在常说的阿斯旺大坝工程。
 
1952年年轻军官纳赛尔发动军事政变,推翻英国支持的法鲁克国王。最初纳赛尔只是低调出任内政部长,但是实际掌握军政大权。1954年纳赛尔成为埃及总理,1956年成为埃及总统,虽然是全民投票,但只有一位总统候选人。埃及在1952年推翻国王后便开始了新坝的设计,据说当时美国答应给予2.7亿美元的贷款。紧接着美国取消了贷款的承诺,原因是埃及在1956年正式承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而当时美国和中国因为朝鲜战争处于敌对状态。1958年苏联表示愿意在技术、物资和财政上支持纳赛尔建设阿斯旺大坝工程。阿斯旺大坝工程于1960年开始建设,1970年完工,耗资9亿美元。阿斯旺大坝最高111米,发电装机容量210万千瓦,移民约10万人。
 
阿斯旺大坝工程的投产庆祝大会,要比三峡大坝的截流庆祝大会风光许多,亲临庆祝大会的不但有埃及总统纳赛尔本人,还有苏联总理赫鲁晓夫、阿尔及利亚总统贝拉和伊拉克总统阿里夫。
 
纳赛尔总统在庆祝大会说,阿斯旺大坝工程将把埃及带入天堂。阿斯旺大坝后的水库也以纳赛尔的名字命名,叫纳赛尔水库。纳赛尔水库最高蓄水位183米,相对的最大水库库容1689亿立方米,多年平均径流量为909亿立方米,水库总库容是多年平均径流量的1.86倍。三峡水库393亿立方米,多年平均径流量为4510亿立方米,水库总库容是多年平均径流量的的百分之8.7。这就决定了三峡工程对水流调节能力很小,防洪效益也十分有限。
 
下面是阿斯旺大坝工程与三峡大坝工程的几个技术数据对比。
 
阿斯旺大坝工程 相应水位 三峡大坝工程 相应水位
死库容316亿立方米 147米以下 死库容171.5亿立方米 145米以下
调节库容900亿立方米 147米至175米 兴利库容165亿立方米 155米至175米
防洪库容473亿立方米 175米至183米 防洪库容221.5立方米 145米至175米
活动库容1373亿立方米 147米至183米 活动库容221.5立方米 145米至175米
总库容1689亿立方米 至183米 总库容393亿立方米 至175米
 
注1:表中水位均为海拔高度。
 
注2:表中水位均为海拔高度。阿斯旺大坝工程总库容1689亿立方米,水库死库容约310亿立方米,兴利库容900亿立方米,防洪库容473亿立方米,故水库死库容修正为310亿立方米。阿斯旺大坝工程的调节库容(也称兴利库容)与防洪库容是分别计算,各自有响应的水位和库容,各司其职。海拔175米至183米之间的库容专供防洪所用,海拔147米至175米之间的库容专供灌溉、发电所用,互相不打架;三峡水库兴利库容与防洪库容重复计算,水位155米至175米重复计算了165亿立方米,重复计算量占活动库容221.5亿立方米的四分之三。既用于防洪,又用于发电等兴利目标。
 
阿斯旺大坝工程建成之后,埃及并没有步入天堂,而是带来许多社会、生态环境问题。埃及的穆巴拉克总统曾在一次科学大会上,对各国科学家们说:“埃及将不得不面临一些重大的挑战,你们一定要帮助我们取得胜利。这些挑战,也就是现在和将来我们所必须要面对的严重问题,需要从各个角度进行严肃的科学研究,其中最突出的就是阿斯旺大坝所造成的影响”。埃及的一位学者曾说过,建造阿斯旺大坝的埃及总统纳赛尔是位伟人,但是拆除阿斯旺大坝的人,要比纳赛尔更伟大。阿斯旺大坝工程带来的生态环境、经济与社会问题,引起世人对超大型水库大坝的反思,也是西方工业化国家放弃超大型水库大坝工程带动区域经济发展模式的开端。中国的一些学者认为,西方的学者对阿斯旺大坝工程的批评,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是嫉妒,因为阿斯旺大坝是苏联,而不是美国帮助埃及建造的。阿斯旺大坝工程淹没许多宝贵文物,当时埃及政府采取无赖的做法,反正埃及政府没有钱来抢救文物,要抢救文物,西方社会掏钱来做。比如具有五千多年历史的阿布·辛贝勒神庙被水库淹没。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领导、由德国的几家公司出资将神庙整体搬迁。
 
埃及阿斯旺大坝工程一直是战争中定点威胁的对象。在第一次和第二次波斯湾战争中,埃及站在美国为首的联军一边,萨达姆就威胁要用导弹摧毁阿斯旺大坝,让埃及承受灭顶之灾。但是伊拉克导弹的射程不够远,必须把导弹调到靠近埃及阿斯旺大坝的地方。对此美方就发出警告,如果发现伊拉克导弹部队的异常调动,将立即予以摧毁。这样才阻止了萨达姆攻击阿斯旺大坝工程的野蛮行动。
 
三、复兴大坝的建设将引发尼罗河水资源的重新分配
 
复兴大坝工程的建设,导致了尼罗河上埃及、苏丹与埃塞俄比亚三国水资源争夺战争,正处于一触即发的状态。
 
尼罗河是一条国际河流,流域国家有埃及、苏丹、埃塞俄比亚、乌干达、刚果(金)、肯尼亚、坦桑尼亚、卢旺达、布隆迪、南苏丹和厄立特里亚,而青尼罗河只涉及埃及、苏丹和埃塞俄比亚三个国家。
 
埃及政府担忧复兴大坝工程建成之后,会造成埃及水资源紧张,从而引发许多其他问题,如阿斯旺大坝的发电量不足,灌溉用水的缺乏,粮食减产,食物稀缺,失业增加等问题。从阿斯旺大坝工程自身的经验出发,仅仅水库水面的蒸发可造成多达10%的水量损失。
 
埃塞俄比亚政府则认为,复兴大坝工程的建成对该国经济发展、对消灭饥饿和贫穷有十分重要意义,特别是满足该国高速增长的用电需要。建设复兴大坝工程是埃塞俄比亚的主权内的事庆,不容他国干涉。
 
如何共同利用青尼罗河的水资源,埃塞俄比亚与埃及之间没有签订过协议,而苏丹与埃及于1959年签署过一个《尼罗河河水充分利用的协定》。根据这个协定,埃及可获得555亿立方米的尼罗河河水,苏丹获得185亿立方米。埃塞俄比亚不在协定之内,自然也就不承认这个分水的协定。
 
埃及认为,2011年初长期执政的穆巴拉克总统倒台,埃及进入政治不安定的阶段。埃塞俄比亚正是利用了埃及政治上的动荡,计划和开始建造复兴大坝工程,想造成既成事实,拦截部分属于埃及的水资源。2013年当时埃及的总统穆尔西甚至对埃塞俄比亚发出战争威胁,要炸毁复兴大坝。再往前追溯,1978年埃塞俄比亚计划在塔纳湖修建水坝,埃及总统萨达特就发出战争威胁说:“只有水能够让埃及进入战争”。可惜的是,埃塞俄比亚并没有声称,复兴大坝是不怕炸,就是用北约的导弹也是炸不掉的。
 
2015年3月23日,埃及与苏丹和埃塞俄比亚三国通过谈判达成原则性共识,签署了一项内容空洞、没有任何可执行性的三方协议,希望在协议基础上进行具体的谈判。经过三年谈判到2018年三国宣布谈判失败。之后由美国出面进行调停,进行部长级的谈判。所以复兴大坝工程应该在2018年开始蓄水的后面是省略号…… 
 
2020年1月为关于复兴大坝达成协议部长级谈判的最后期限。如果谈判失败,则将此事交给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解决,或者可以要求进行外部“调解”。埃及的优势在于有手头有一份国际协定,埃及的劣势是处于青尼罗河的下游;埃塞俄比亚的优势在于复兴大坝已经建成,已经是既成事实,劣势在于没有一份国际协定来保证水资源利用的权力。所以双方都极其需要外部世界的理解和支持。
 
2020年3月3日埃及总统塞西举行一次军事会议,以保护“国家安全”为由,向埃塞俄比亚摆出不惜一战的威吓姿态。媒体认为,埃及总统塞西的这种表态并非罕见,塞西于2017年就说过“没人能碰埃及的水”。2019年9月塞西甚至于联合国演说时称“虽然我方承认埃塞俄比亚的发展权,但尼罗河水是生活议题,是埃及的生存问题”,扬言不许埃塞俄比亚未经同意就开始水库的蓄水工程。更令人吃惊的是,维基解密在2012年披露过,苏丹前总统巴希尔于2010年秘密同意埃及于国内库尔希修建空军基地,预备在同埃塞俄比亚谈判失败后,直接向大坝展开攻击。埃及军方相信,用飞机就可以摧毁与三峡大坝结构一样的复兴大坝。
 
2020年4月10日中国驻非盟使团经济商务处发表题为《埃塞俄比亚集结三万大军应对因复兴大坝引发的潜在区域冲突》的报道,报道采用习惯的手法,引用俄罗斯的报道称:有着“非洲解放军”之称的埃塞俄比亚军队在4月8日突然借演习名义在埃塞北部集结3万大军并主动发布军队演习画面,大量炮兵师、装甲师及155毫米/45倍径,AH-2自走榴弹炮,81式火箭炮,T-72B1主战坦克已部署到与南苏丹接壤地区。埃塞已表明其武装部队已做好充分准备应对区域冲突,随时抵御埃及和南北苏丹联合大军。从军事实力上来看,埃塞俄比亚不是埃及的对手。
 
根据美联社2020年6月22日报道,6月19日,埃及与苏丹就复兴大坝水库的蓄满和运营方式协商无果后,埃塞俄比亚宣布将在7月份开始蓄满水库的计划。埃塞俄比亚外交大臣表示,大坝将从7月份开始蓄水,并斥责埃及试图干预和控制尼罗河未来的发展。
 
同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表示他将继续密切关注与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有关的事态发展。他注意到埃及、埃塞俄比亚和苏丹之间的谈判迄今所取得的良好进展,并鼓励三方坚持不懈地努力和平解决任何剩余分歧,并达成互利协议。古特雷斯强调了2015年三国签署的《原则宣言》的重要性,该宣言强调在共识、互利、诚信、共赢和国际法原则基础上开展合作。
 
紧接着埃及正式要求安全理事会进行干预。埃及外交大臣称,埃塞俄比亚故意升级对抗,彰显出了渴望控制这条河流的野心,妄图破坏国际和平与安全。埃及外交大臣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安全理事会的责任就是应对国际和平与安全的威胁,而埃塞俄比亚此举将会引发两国发生军事冲突,埃及并不要求安理会采取任何强制性的举动,但联合国安理会必须承担起这项责任,寻找一个公平合理的解决方案。
 
美联社认为,埃及此举也并不是故意挑刺,由于埃及90%以上的供水都依赖于尼罗河,埃及担心如果埃塞俄比亚不考虑他们的需求,将会对依靠尼罗河供水埃及和苏丹的造成毁灭性的影响。
 
目前最现实的问题是,复兴大坝投入正常运行的关键问题就是水库必须蓄水,最好蓄满740亿立方米的水。埃及建议埃塞俄比亚在10年内分期完成蓄水,而埃塞俄比亚只打算用3年时间完成。分10年还是用3年时间完成蓄水,这涉及复兴大坝的经济效益,也涉及给埃及和苏丹带来的每年的水量损失。如果用3年时间完成蓄水,会使埃及和苏丹每年至少损失250亿立方米的水,还会给埃及和苏丹带来干旱和歉收。
 
目前,埃塞俄比亚与埃及双方在外交上各执一词,在军事上则是积极准备。
 
在复兴大坝工程引发的国际争水冲突中,中国方面的态度引人注目。
 
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工程是中方出钱、出力、出技术帮助建设的,是一带一路中的一个重要工程项目。中国自然希望复兴大坝工程能尽快蓄水发电。中国已经三番五次地减免了埃塞俄比亚的债务,支持埃塞俄比亚用倾国之力来完成工程项目。况且,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是中国领导人的好朋友就来自埃塞俄比亚,担任过埃塞俄比亚的卫生部长和外交部长。2020年6月17日,习近平主持召开的中非团结抗疫特别峰会,埃塞俄比亚也是积极站脚助威。
 
同时,中国也是埃及和苏丹的好朋友。中国帮助苏丹建设了世界上争议最大的麦罗维大坝工程。中国外交部把帮助建设麦罗维大坝工程视为中国外交创造性介入世界弃儿苏丹的典范。埃及是非洲、阿盟中的老大,中国是千方百计地要拉拢。2020年6月27日中国驻埃及大使廖力强同埃及外交部亚洲事务部助赛利姆通话表示:“在习近平主席和塞西总统共同擘画、引领下,中埃关系正朝着新时代构建命运共同体的目标迈进。”等等。双方还就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了意见。所谓双方共同关心的问题,就是复兴大坝工程引发的冲突。
 
所以,中国方面不会在这场冲突中采取选边的行动,而是继续说一些诸如构建新时代命运共同体的空话、套话。中国人则要接受一个事实,在复兴大坝工程引发的国际争水冲突中,中国的纳税人将是受害者,埃塞俄比亚将无法偿还贷款,再过一段时间,复兴大坝工程将被掌握在埃塞俄比亚人手中,而不是在债权人手中。
 
本文参考资料:
 
驻非盟使团经济商务处:埃塞俄比亚集结三万大军应对因复兴大坝引发的潜在区域冲突,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网,2020年4月10日,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i/jyjl/k/202004/20200402954222.shtml
埃塞在尼罗河修建非洲最大水坝 埃及或武力回应,原标题:水战争?埃塞在尼罗河修建非洲最大水坝 埃及或武力回应,参考消息网,2018年05月07日,刊登在新华网,http://www.xinhuanet.com/mil/2018-05/07/c_129865944.htm
塗柏鏗:没人能碰埃及的水”:欲独占尼罗河的古老霸主,多维新闻,2020年3月6日,https://preview-www.dwnews.com/
阿蓉的宠物:埃塞俄比亚砸下45亿美元,强行修建大坝引发冲突,埃及闹到联合国,新浪网,2020年6月22日,https://k.sina.cn/article_6430525326_17f4a078e00100o0hl.html?cre=wappage&mod=r&loc=2&r=9&rfunc=60&tj=none
大坝之争:尼罗河属谁?德国之声,2015年4月8日,https://www.dw.com/zh/%E5%A4%A7%E5%9D%9D%E4%B9%8B%E4%BA%89%E5%B0%BC%E7%BD%97%E6%B2%B3%E5%B1%9E%E8%B0%81/a-18367538
张琎,:这个大坝很可能是下一个国际冲突的引爆点!,地球日报,刊登在新浪网,2017年11月14日,https://news.sina.cn/global/szzx/doc-ifynrsrf4805065.d.html
严肃助手:埃及、苏丹反对埃塞兴建尼罗河大坝,每日头条,2020年5月8日,https://kknews.cc/zh-my/world/
一号哨所:埃及已部署导弹,围绕一座有着中国背景的大坝,冲突似乎一触即发,搜狐网,2020年6月14日,https://www.sohu.com/a/401776373_100145046
复兴大坝谈判破裂 埃及与埃塞俄比亚再次陷入对抗,半岛电视台,来源:美国媒体,2020年3月26日,https://chinese.aljazeera.net/news/2020/3/26/talks-renaissance-dam-broke-egypt-ethiopia-confrontation
外交部长前往华盛顿继续复兴大坝谈判,2020年1月12日,埃及国家信息服务中心,https://www.sis.gov.eg/
廖力强大使同埃及外交部亚洲事务部助赛利姆通话,中国驻埃及大使馆,2020年6月28日,http://eg.china-embassy.org/chn/zagx/t1792932.htm
王维洛:埃塞尔比亚的大国重器掌握在中国手中,民主中国,2020年2月15日,http://minzhuzhongguo.org/MainArtShow.aspx?AID=105183
王维洛:“一带一路”和中国“坝”占全球——被挟持的最高决策,民主中国,2017年6月15日
王维洛:一带一路、坝占世界中的一次借东风和走麦城——厄瓜多尔的科卡科多辛克雷大坝工程,议报,2019年2月16日
维基百科
百度百科
互动百科等 
 
 
关键字: 王维洛 尼罗河 上 的 “三峡大坝” 引起 军事冲突 的 风险
文章点击数: 1686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