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8/2020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重话批评习近平 北京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遭警察带走

作者: 施 英

据中央社7月6日报道称,重话批评习近平,北京清大教授许章润遭警察带走。消息称曾数度发文针砭时政并重话批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北京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6日上午传出从家中被警察带走。中央社引述中国民运人士王丹在脸书说,许章润被捕,显示习近平已恐慌到草木皆兵的程度。据中央社,对于许章润被带走的原因,分析指应与许章润多次在网上的发文以及批判习近平有关。
 
许章润是中国知名法学家,也是清华大学法学教授,研究领域包括法理学、西方法哲学和宪政理论等。他性格自由豪放,为人又谦和有礼,过去几年曾发表多篇广为传颂的文章,尖锐批判中国当局的各种错误做法。熟悉他的朋友们说,他一直是清华校方的“重点关注对象”,多次收到警告,希望其收敛言行。
 
2018年,他发表《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一文,表达了对时下“再度闭关锁国”与“改革开放终止与极权政治全面回归”等八大担忧,以及对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和公开平反“六四”等八项期待。
 
2019年3月,清华大学让许章润停职并接受调查。当时,清华大学曾向许章润表示,已对其问题启动调查,并勒令他在等待结果期间停课、停止科研活动、停止招生,免除一切职务。
 
2019年底新冠疫情爆发后,许章润于2020年2月发表《愤怒的人民不再恐惧》一文,直指中国当局政治败坏、政制溃败,改革开放已死,并称中国败象已现,倒计时开始。
 
“戊戌修宪,开启邪恶之门,集权登顶之际,恰恰是情势反转之时。自此一路狂奔倒退,终至败象连连,”他在文章中这样写道。
 
许章润还在文章中表示,这可能是他最后一篇文章。有媒体报道称,他随后被中国当局软禁在北京家中。
 
2020年6月,端午节期间,他发文批评政府在驱逐低端人口后,强拆北京多个艺术区画家村。
 
新冠疫情爆发和“吹哨人”李文亮事件曝光后,一批要求言论自由、改变现状的学者和知识分子遭到中国当局警告和打压。
 
2月,中山大学退休教授艾晓明、北京大学教授张千帆、清华大学教授郭于华、独立学者笑蜀等签署一封题为《唯有改变,才是对李文亮医生最好的纪念——致全国人大、国务院并全国同胞书》的公开信。一些公开信的签署者收到当局警告。
 
5月,原中国华东政法大学副教授张雪忠发表近万字致中国全国人大公开信,呼吁尽早启动国民制宪程序,努力实现政治和平转型,但随后被上海警方从家中带走。在被上海警方带走经过大约24小时传唤之后,张雪忠安全回到家中。
 
▲美国之音(VOA)7月6日报道:中国敢言批习教授许章润遭当局带走
 
 
 
资料照:中国清华大学法学教授许章润 (推特图片)
 
因敢言批评中共最高层而遭清华大学停职整肃的前法学教授许章润,在今年发表多篇针砭时政的檄文后,星期一上午被警察从家中带走,引发外界强烈关注。
据多家传媒援引许章润教授邻居、友人及同事及网络等消息证实,7月6日上午,10多辆车停在许章润家门口,20多名警察进入后不久后将许章润带走。
据悉,许章润6月底被当局软禁在家,上周末解禁。多位朋友7月4日才与他吃了顿饭。
前六四学生领袖、民运人士王丹在脸书说,许章润被捕,显示习近平已恐慌到草木皆兵的程度,到底是什么让他如此疯狂,这或许是解读中国局势的钥匙。
外界分析,许章润教授被捕应与他多次在网上发文,直言批判习近平有关。而收录他过去3年内的10篇文章的一本书,两周前才由美国纽约一家出版社出版。
不过,有消息称,许章润遭当局“被嫖娼”抓走。他的友人斥责这纯粹是中共对许先生毫无下限的诬陷。
现居美国的中国媒体人邓聿文发推怒斥说,“许章润最近出了本书,被当局以嫖娼罪被抓,而且居然是在四川飘的娼,真XXXX太搞笑了。即使要抓,堂堂正正以言论罪抓,昭告天下,就是不能反习,也算有种!足见当局的龌龊!”
今年57岁的许章润是中国知名法学家,曾兼任自由派民间研究机构天则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2005年被评为“全国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在公共知识界广受尊敬。
近几年,许章润发表多篇文章及公开演讲,分析中国历史及现状,抨击中共极权,批评中共“文革卷土重来”、“极权政治全面回归”,还提出立即停止“个人崇拜”等建议,引发巨大的社会反响。
2018年7月,许章润发表题为《我们当下的恐惧》的檄文,批评习近平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让中国向毛泽东时代倒退。
2019年3月,许章润被清华大学停课、停职并接受调查,引起外界广泛关注。
今年在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期间,他又撰文《愤怒的人民不再恐惧》,由疫情进而点出“垄断一切、定于一尊的组织性失序”,以及只对上负责的“制度性无能”,重批习近平“疫疠猖獗当口,所谓‘亲自’云云,心口不一,无耻之尤”。
许章润在文中还表示,自己因言获罪,行止困限。而“此番作文,预感必有新罚降身,抑或竟为笔者此生最后一文,亦未可知。但大疫当前,前有沟壑,则言责在身,不可推诿,无所逃遁”。
此外,许章润6月下旬还发表长文《践踏斯文,必驱致一邪魅人间》,痛斥北京当局强拆行为,摧毁多个住宅老区和艺术区。
▲德国之声(DW)7月6日报道:许章润因“嫖娼”被捕 友人:北京毫无下限的诬陷
近年来多次发表文章抨击政府的中国学者许章润,传出周一上午遭十多名警方从北京的别墅带走。消息人士告诉德国之声,他太太接到四川警方的来电,表示许章润因在“四川成都嫖娼”而被逮捕。然而,这名朋友称中国当局的做法为“毫无下限的诬陷”。
(德国之声中文网) 可靠消息人士向德国之声透露,过去几年因发表数篇抨击中国政府文章而广受各界关注的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周一 (7月6日) 上午被十多名警方从北京的别墅逮捕。
许章润的朋友告诉德国之声,许章润的邻居表示,他们目睹10多辆车停在许章润家门口,20多名警察进入他家不久后,许章润便被带走。
许璋润的朋友也联系上平常协助整理别墅的保姆,保姆也证实目睹许章润被警方带走。然而,该名朋友说保姆不断说自己很害怕,所透露的消息也“前言不搭后语”,他怀疑保姆可能已被警告。
这名朋友向德国之声表示:“不论保姆或邻居所说的,可以确认的是许先生确实已被抓走。当局告诉他太太许章润因为在四川成都嫖娼而被抓走,这纯属对许先生毫无下限的诬陷。”
事实上,许章润自6月30日便被中国当局软禁在家,直到上周末才解禁。多名朋友周六 (7月4日) 才刚与他吃了顿饭,没想到他今天便被中国当局抓捕。
许章润的朋友告诉德国之声:“原本香港城市大学出版社今年上半年要出版许先生过去3年发表过的10篇文章,但后来在中国当局与香港城市大学出版社的社长都警告他后,这本书便没出版。之后纽约一间出版社决定出版这本书,而书刚在两周前问世。”
许章润最近出版的这本书名为《戊戌六章》,全书其实共有十篇文章。根据作者在引言中称,因为书中的六篇文章成稿于戊戌年间(2018年),书名由此而来。另有四篇则是分别完成于2016年和2017年,因为主题相近,因此一并收录书中。
许章润的朋友认为,这本书是他今天清晨被捕的重要原因。许章润过去3年曾多次公开发表文章抨击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与中国共产党。在今年初新冠疫情爆发后,他也曾多次在网路上发表文章严厉指责在习近平指导下的中国政治体制,在官僚主义的奴役下已崩坏。
他在文章中严词指出,新冠病毒在中国全国造成疫情是中国官场上下一起封口丶瞒报丶推诿责任又邀功请赏造成的,“眼睁睁错过防治窗口 ”。许章润在2018年7月发表题为“我们当下的恐惧”的文章后,2019年3月便被清华大学停职与停课。
上个月,推特上再次转载一篇许章润所撰写题为“践踏斯文,必驱致一邪魅人间”的长文,内容狠批当局摧毁多个住宅老区与艺术区,将这种作法评为“居屋不存,斯文荡然,真所谓暴殄天物丶丧心病狂”,更批评政府企图“垄断思想,斫丧精神”。
▲英国广播公司(BBC)7月6日报道: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被警方带走 曾多次发文批评中国当局
中国知名法学家许章润周一(7月6日)上午被四川警方从北京家中带走,具体原因不明。
与许章润熟悉的朋友对BBC中文表示,怀疑许被带走与最近几年他发表的批评中国当局的文章有关,这些文章最近集结成书《戊戌六章》,6月底在美国出版。
被四川警方带走
BBC中文从熟悉情况的多名亲友处获悉,最近因为疫情关系,许章润在北京北郊昌平区的家中读书写作。被带走时,许独自在家,此消息也得到他家保姆的证实。
多名知情人士表示,数辆警车出现在现场,实行抓捕的是四川成都警方,具体原因不明。网上有指,警方告知家属,抓捕原因为嫖娼。 但BBC中文没能在家人处确认此传言。 与家属有联络的朋友说,家属希望许章润人身平安,尽早回家。
小区居民反映,上午11时许,小区门口仍有便衣站岗。
BBC中文记者周一下午致电清华大学法学院院办公室,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许被警方带走一事。
一名熟悉许章润的朋友认为,许被带走是因为近些年多次发表文章直言不讳批评中国当局,这些文章最近集结成书《戊戌六章》,收录了许近年10篇文章。
该朋友对BBC中文称,这本书本打算今年在香港出版,但遭遇多方阻力,最终只能在美国出版。
多次批评中国政府
许章润是中国知名法学家,也是清华大学法学教授,研究领域包括法理学、西方法哲学和宪政理论等。他性格自由豪放,为人又谦和有礼,过去几年曾发表多篇广为传颂的文章,尖锐批判中国当局的各种错误做法。熟悉他的朋友们说,他一直是清华校方的“重点关注对象”,多次收到警告,希望其收敛言行。
2018年,他发表《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一文,表达了对时下“再度闭关锁国”与“改革开放终止与极权政治全面回归”等八大担忧,以及对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和公开平反“六四”等八项期待。
2019年3月,清华大学让许章润停职并接受调查。当时,清华大学曾向许章润表示,已对其问题启动调查,并勒令他在等待结果期间停课、停止科研活动、停止招生,免除一切职务。
2019年底新冠疫情爆发后,许章润于2020年2月发表《愤怒的人民不再恐惧》一文,直指中国当局政治败坏、政制溃败,改革开放已死,并称中国败象已现,倒计时开始。
“戊戌修宪,开启邪恶之门,集权登顶之际,恰恰是情势反转之时。自此一路狂奔倒退,终至败象连连,”他在文章中这样写道。
许章润还在文章中表示,这可能是他最后一篇文章。有媒体报道称,他随后被中国当局软禁在北京家中。
2020年6月,端午节期间,他发文批评政府在驱逐低端人口后,强拆北京多个艺术区画家村。
新冠疫情爆发和“吹哨人”李文亮事件曝光后,一批要求言论自由、改变现状的学者和知识分子遭到中国当局警告和打压。
2月,中山大学退休教授艾晓明、北京大学教授张千帆、清华大学教授郭于华、独立学者笑蜀等签署一封题为《唯有改变,才是对李文亮医生最好的纪念——致全国人大、国务院并全国同胞书》的公开信。一些公开信的签署者收到当局警告。
5月,原中国华东政法大学副教授张雪忠发表近万字致中国全国人大公开信,呼吁尽早启动国民制宪程序,努力实现政治和平转型,但随后被上海警方从家中带走。在被上海警方带走经过大约24小时传唤之后,张雪忠安全回到家中。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7月6日报道:重话批评习近平 北京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传遭警察带走
曾数度发文针砭时政并重话批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北京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今天上午传出从家中被警察带走。
据中央社今天报道称,重话批评习近平,北京清大教授许章润遭警察带走。消息称曾数度发文针砭时政并重话批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北京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6日上午传出从家中被警察带走。中央社引述中国民运人士王丹在脸书说,许章润被捕,显示习近平已恐慌到草木皆兵的程度。
据中央社,对于许章润被带走的原因,分析指应与许章润多次在网上的发文以及批判习近平有关。
2018年7月,许章润发表题为“我们当下的恐惧”文章,批评习近平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让中国向毛泽东时代倒退。许章润曾撰文“愤怒的人民不再恐惧”,文章借由疫情进而点出“垄断一切、定于一尊的组织性失序”,以及只对上负责的“制度性无能”。
2019年3月,许章润遭清华大学停职、停课。今年在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期间,他又撰文“愤怒的人民不再恐惧”,文章借由疫情进而点出“垄断一切、定于一尊的组织性失序”,以及只对上负责的“制度性无能”,并称是“保江山”的一己之私而置亿万国民于水火的“道德性败坏”,致使人祸大于天灾。
这篇文章并重批习近平“疫疠猖獗当口,所谓‘亲自’云云,心口不一,无耻之尤”。据该报道,许章润当时曾提到,自己因言获罪,行止困限。“此番作文,预感必有新罚降身,抑或竟为笔者此生最后一文,亦未可知。但大疫当前,前有沟壑,则言责在身,不可推诿,无所逃遁”。
中央社报道称,此外,美国政治学者韩连潮近日在推特转贴一篇署名许章润的长文“践踏斯文,必驱致一邪魅人间”,其中痛斥当局强拆行为,摧毁多个住宅老区和艺术区。文章形容这种作法是“居屋不存,斯文荡然,真所谓暴殄天物、丧心病狂”。更批评政体是企图“垄断思想,斫丧精神”。
 
▲自由亚洲电台(RFA)7月6日报道:批习吁改革 清华教授许章润“被嫖娼”被带走
 
 
 
 
组合图片:批习吁改革 清华教授许章润(左)遭警带走。(推特图片/AFP)
 
近年多次公开批评政府的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被指涉嫌在四川嫖娼,周一(6日)早上被警方从北京寓所带走。外界估计,许章润被扣查与他近期出版的一本书有关。有评论认为,当局透过这次行动向异议人士发出最后通牒。
许章润的朋友周一(6日)向本台证实,一批公安当天上午从许章润北京寓所把他带走。
许章润的朋友:“他被抓捕的时候没有任何家属或朋友在场。邻居和保姆说的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版本。譬如说,邻居所说是来了十多辆车,看到二十多个人进入了许先生的家,但是保姆说没看到车,只看到两三个人。我们觉得保姆可能是受到一些警告和威胁。”
四川警方称许章润嫖娼 友人怒斥
近期许章润一直留在北京,但据了解,他太太接到四川警方电话,说许章润涉嫌在四川嫖娼被带走。
许章润的朋友:“许先生的太太很奇怪地收到了四川警方的电话。不是北京的警方,而是四川的警方。(警方说)许先生是因为嫖娼被抓捕。这是中国共产党惯用的手段,也很荒唐可笑。中国目前的极权专政,下流、卑鄙、无耻到极点。”
朋友相信,许章润被扣查可能与他上月在美国纽约出版的不同政见书籍有关。
许章润美国出书或成导火线
许章润的朋友:“香港城市大学本来要在今年上半年出版这本书。后来城市大学出版社以及社长都受到中国的威胁,就不敢出了,就把计划撤了,被纽约拿走。后来十多天前在纽约,许先生把自己三多年来十篇最大的政论文章集结出版,十多天前刚刚出来。我们猜测真正的抓捕原因是因为这本书的公开出版,彻底触怒了当局。”
熟悉许章润的北京律师莫少平表示,如果家属要求,他愿意提供协助。
莫少平:“如果正常的话,他最长原则上是24小时传唤。在这段时间,(法院)需要确定发生了什么事?是否有构成犯罪?当然他认为构成犯罪就可以进一步采取拘留,甚至报检察机关批准逮捕,或者可以办取保候审,监视居住这些手续。如果不涉嫌犯罪,那么24小时后就应该放人。”
许章润是中国法理学和宪政理论学者, 两年前发表文章批评国家主席习近平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度,其后被清华大学暂停教学和学术工作。他在今年5月发表文章,分析中国在新冠疫情下暴露的问题,呼吁改革制度。
一名不愿公开身份的学者形容这次拘捕行动是对异议人士的最后通牒。
学者:“我相信是最高层的亲自指挥,亲自部署下,把他带走。这是骇人听闻的,这是对所有知识分子的警告,也是很重要的杀鸡儆猴,以思想入罪的方式对大陆的知识分子意识形态领域进行镇压,试图做一个接近于最后行动的大逮捕。”
57岁的许章润健康状况受到外界关注。有消息表示,他患有癌症,加上收入不高,生活陷入困境。
 
▲纽约时报7月6日报道:法学教授许章润遭警方拘留
 
 
 
 
周一,中国法学教授许章润在北京被警察拘留。 THE NEW YORK TIMES
 
 
因为严厉批评习近平领导下的共产党,这位中国法学教授在手头的一个小包里放了几条内裤和一把牙刷,为被警察带走的那一天做好了准备。
那一天似乎已经到来。
据三位友人说,周一早上,大批警察出现在学者许章润位于北京北部的家中,将他带走。据他的朋友耿潇男透露,他因嫖娼指控被拘留,耿潇男称自己与许章润的妻子和学生交谈过。
“这只是他们用来对付那些他们想令其噤声的人的卑劣中伤,”耿潇男说,她是位从事电影和出版的女商人。
“他早就预料到这一天,”她说。“他家前门上一直挂着一个装有衣服和牙刷的包,这样当他们把他带走的时候,他就不会没有换洗衣服了。”
随着习近平收紧对大学的控制,现年57岁的许教授是少数敢于直言反对执政党的中国知名学者之一。他在2018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使其声名大增,虽然没有提及习近平,但谴责了他的政府扼杀了共产党此前尚能容忍的已经无比狭窄的议论空间。
如今,许教授可能会加入到越来越多的共产党批评者行列,除非当局认为用一些较轻的刑事指控——比如嫖娼——来污损他名声就可以了,然后再将他很快释放。当局过去也曾使用过类似的指控,似乎是为了诋毁批评政府的人。
“宋朝有个说法是‘莫须有’的罪名,”居住在新西兰的澳大利亚汉学家白洁明(Geremie R. Barmé)在电话中说,他曾翻译许教授的许多文章。
白洁明说,许教授在两年多以前就提到“他们会设法让他嫖娼”的风险,因此他小心翼翼避免被陷害。
北京警方没有回应有关许教授被拘留及其下落的传真问题和电话;他长期任教的清华大学法学院也没有回应。
除了耿潇男,北京的另外两位好友也证实了他被拘留的消息,这两人不愿透露姓名,因为担心自己也会被拘留。其他一整天都试图给他打电话的朋友则说,他没有回复信息,手机也关机了。
许教授被捕是中国政府广泛镇压异议的最新例证。自从习近平上台后,共产党在大学和出版界发起了激烈的运动,诋毁和压制自由派思想,比如宪政和自由的公民社会。
上周,为了加强对前英国殖民地香港的控制,北京颁布了全面的国家安全法。许教授的案子可能会放大香港人的担忧,即在这个半自治领土上,批评中共的知识分子可能也会被逮捕。
4月,中共当局证实,曾与党内领导人关系密切的北京房地产大亨任志强正在接受调查,他此前在网上撰写了一篇大胆的文章,嘲笑习近平是渴望权力的“小丑”。
从法律学者变为活动人士的许志永曾因组织公民权利运动入狱,今年早些时候,他在参加了一场维权人士的集会,并猛烈抨击习近平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处理方式后再次入狱。
“许教授今天早上被捕再次提醒我们——仿佛我们还需要更多提醒一样——中国当局有多容易且愿意滥用法律,以针对那些表达了他们不想让人们读到或听到的观点的人,”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中国团队负责人罗助华(Joshua Rosenzweig)说。“最大的担忧之一,就是警方会以国家安全罪名起诉他。”
许教授最近的政治文章都被中国大陆审查和封禁,但它们仍在互联网上秘密流传。他在香港出了几本书,包括去年的两本杂文集。
“他完全没用中国官场的呆板语言,”白洁明说。“他的写作语言具有深刻的古典共鸣,还引用了一些伟大的西方作家。”
在澳大利亚的墨尔本大学完成博士学位后,许教授在清华大学任教超过20年,该校是习近平等多位共产党领导人曾就读的北京知名学府。多年来,他研究犯罪学和中国法律思想,并没有引起当局的愤怒。
2018年,他的一篇谴责习近平政治作风日益强硬的文章首次引来广泛关注和中共捍卫者的鄙夷。随后,他发表了一系列文章,用讽刺而优雅的中文谴责并嘲笑了习近平领导下中共膨胀的统治地位。
“包括整个官僚集团在内,当下全体国民对于国家发展方向和个人身家性命安危,再度深感迷惘,”许教授在2018年一篇文章中写道。
清华在2019年禁止他从事教学和研究工作,但他不顾校方警告和追加处罚的威胁,继续进行写作。今年,他发表文章抨击中国政府在新冠病毒疫情传播的头几个月里拖延和欺骗的行为,这场疫情始于中国中部城市武汉。
“将政体的德性窳败暴露无遗,”许教授在2月写道。
在那篇及随后的一篇文章中,许教授称他明白继续直言不讳的危险。
“此番作文,预感必有新罚降身,”他在5月写道。“抑或竟为笔者此生最后一文,亦未可知。”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7月6日报道:批习法学者许章润 警捕罪名或是“被嫖娼”
据苹果日报今天报道,明镜新闻网创办人何频今日(6日)在YouTube透露,中国著名法学家、北京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57岁)今早10时许,在其北京家中遭10多名警察带走。何频称,许章润身患重病,这几年收入很低。财新网记者王和岩则透露:“据悉是今天凌晨1点,许教授被警方从家里带走。”据许章润一朋友透露,中国当局目前竟由四川的警方通知许章润的家人,说一直留在北京的许章润在四川成都嫖娼所以被抓捕。
据苹果日报报道称,批习法学家许章润“被嫖娼”,今早北京家中遭“四川警”带走。
该报道称,明镜新闻网创办人何频今日(6日)在YouTube透露,中国著名法学家、北京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57岁)今早10时许,在其北京家中遭10多名警察带走。何频称,许章润身患重病,这几年收入很低。财新网记者王和岩则透露:“据悉是今天凌晨1点,许教授被警方从家里带走。”许章润的朋友对《苹果》确认许章润被带走消息属实。他说从许章润邻居的口中得知,早上有十几辆警车、20几个人进入许家,把许章润带走了。另外,他也向许章润的保母确认,许章润在今早被带走,但是保母事后也说自己很害怕,说不清楚,他怀疑保母被公安警告不能说。
许章润的朋友耿潇男对美国《纽约时报》表示,许章润曾说他已“做好了心理准备会被带走”,更称他家前门上一直挂着一个装有衣服和牙刷的袋,“就是为这一天做准备的”。不过,耿潇男说:“但真的发生了还是很让人震惊。”
报道引据该友人称,中共当局目前竟由四川的警方通知许章润的家人,说一直留在北京的许章润在四川成都嫖娼所以被抓捕,但没有交代目前许章润的状况,“这一点实在太可笑了,我们所有的朋友们,都可以为许先生作证,许先生的人品完全是立的起来的。”
据这名许章润的友人说,许章润这一次被抓捕的原因,不但是因为今年发表两篇广为人知、批评中共的文章,而是他持续几年发表文章,刺中中共的要害,也全世界各地流传。他更提及,本来有打算要在香港出版许的文集,但是香港的出版社疑因遭受政治压力未有出版,改由美国的出版社出版,这成为刺中中共当局的一个原因,文章都直接对中共的合法性提出质疑,
据该报道,另外两个认识许章润的朋友也对《苹果》确认许被捕的消息属实,其中一人提到,许章润的身体一直不好,患有癌症,“他真是中国知识分子里有风骨和良知的人。”
▲美国之音(VOA)7月6日报道:中国网络观察:当局抓走许教授
华盛顿 —7月6日,以大胆直言鼓吹中国应当加入文明国家行列实行宪政而著称的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被中国警方从家中抓走。在这位国际知名的法律学者被抓走之际,中国共产党当局对这一消息实行严密封锁。
许章润教授的支持者通过海外社交媒体发布消息说,“2020年7月6日上午八点多,二十多个警察包围许章润位于北京六环外的住处,十多个警察进入许章润住处搜查,拿走电脑等财物,带走了许章润。 许章润自从于2018年7月发表《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后,曾被警方软禁于家多日,2019年3月,清华大学强制停止他给学生讲课,并且被中国当局限制出境。”
这一消息目前还没有得到中国官方的证实。与此同时,中共当局显然是对抓走许章润教授的消息相当重视,并采取了有力措施封锁、封杀有关消息和评论。
7月6日中国北京时间晚上10点,互联网用户在中国主要的社交媒体新浪微博上搜寻“许章润”会被告知,“抱歉,未找到相关结果”。与此同时,新浪微博搜索所推荐的显然是符合中共当局宣传需要的明星八卦消息或政治话题,其头七条是:
仝卓喊话郑云龙
鸡蛋价格半年降近3成
郑云龙方回应仝卓喊话
河神
黄子韬关注徐艺洋
河神2开播
港独分子周庭认罪
在许章润教授被抓走的消息传出之际,关心当下中国状况和消息、关心许章润教授安危的读者在言论控制相对稍微松一点的其他中国社交媒体网站上可以看到零星的有关许章润的消息,但那些消息/信息都是用户重新发表的有关许章润的旧闻,如:
——(书评:许章润著《政体与文明——立国,立宪,立教,立人》)本书内容围绕现代中国语境下,建构理想政治秩序,进求国民福祉与公民自由平等这一大是大非议题。作者在书中谈到的政治秩序,不是那种围绕着英明领袖及其政党的“献计献策”,更非奴隶式“听话出活”,而是要求有公民参与的开放政治,并认为一个不能提供普世之思的“文明”,不配伟大二字。
——“文明”这两个字,某些人不配
还有中国网民眼下以书评的名义介绍许章润其人,其言,并以此表达他们对他们眼中的这位正直的公共知识分子的敬佩:
——《坐等天明》本书系一部散文和短论集,收集著名法学者许章润先生近年所作随笔百余篇,基本意象是在时间之维和乡土缅怀中展开思旅,将对于故土、校园的追想,有关人生和人心的感喟,面对世道人心的体味与品评,尽付于落日苍烟般的娓娓追述。
——学术为天下之公器,法意以明理为己任。人生不息,学无止境,在于一个讲理的过程。不讲理,也无理可讲,或者有理无处讲,人间便是地狱。
先前许章润教授公开发表文章,呼吁中国放弃一党独裁,加入世界文明潮流,实行宪政。他所任教的北京清华大学为此对他实行停职、停课的处罚。
今年3月,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随着中共当局的新闻封锁和误导性宣传而在中国大扩散并或祸害全世界之际,许章润在发表题为《愤怒的人民不再恐惧》的文章,指出导致这次疫情大灾难的关键性问题是中国“垄断一切、定于一尊的组织性失序”,以及只对上负责的“制度性无能”。
许教授在文章中特别指出,中国当今统治者在“疫疠猖獗当口,所谓‘亲自’云云,心口不一,无耻之尤。”
在当局强调舆论一律、严厉打击异议的当今中国,如此秉持学者的良心和学识大胆直言会有什么后果,许章润显然心里明白。他就此写道:“此番作文,预感必有新罚降身,抑或竟为笔者此生最后一文,亦未可知。但大疫当前,前有沟壑,则言责在身,不可推诿,无所逃遁”。
美国《纽约时报》7月6日星期一援引许章润的朋友耿潇男的话报道说:“‘邻居描述说来了大约10辆警车,20多名警察封锁并进入他家,把他带走了,’从事出版及影视的商人耿潇男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这一说法与另外两名匿名接受采访的友人描述一致。
“‘许章润说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会被带走。他家前门上一直挂着一个装有衣服和牙刷的包,就是为这一天做准备的,’耿潇男说。‘但真的发生了还是很让人震惊。’”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7月6日报道: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传遭警察带走 又一因言获罪案?
曾数度发文针砭时政并批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北京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周一(7月6号)上午传出从家中被警察带走。对于许章润被带走的原因,分析指应与他多次在网上的发文以及批判习近平有关。有网友呼吁国际社会关注这个事件。
推特上看到的消息称,许章润上午10时许从北京家中被10多名警察带走。20多个警察包围了许章润位于北京六环外的住所,十几个警察进入他家搜查,拿走了电脑等物品,然后也将许教授带走了。
评论普遍认为许章润被捕与他多次在网上的发文以及批判习近平有关。中央社报道,2018年7月,许章润发表题为 ? 我们当下的恐惧 ?一文,批评习近平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让中国向毛泽东时代倒退。网上有消息称他曾因此被软禁于家中多日。
2019年3月,许章润遭清华大学停职、停课。今年在疫情期间,他又撰写题为 ? 愤怒的人民不再恐惧 ?的文章,文章藉由疫情进而点出“垄断一切、定于一尊的组织性失序”,以及只对上负责的“制度性无能”,并称是“保江山”的一己之私而置亿万国民于水火的“道德性败坏”,致使人祸大于天灾。
这篇文章并重批习近平“疫疠猖獗当口,所谓‘亲自’云云,心口不一,无耻之尤”。
许章润当时曾提到,自己因言获罪,行止困限。他在文中写道:“此番作文,预感必有新罚降身,抑或竟为笔者此生最后一文,亦未可知。但大疫当前,前有沟壑,则言责在身,不可推诿,无所逃遁”。
此外,近期网上也流传着署名许章润的长文  ? 践踏斯文,必驱致一邪魅人间?,其中痛斥当局强拆行为,摧毁多个住宅老区和艺术区。文章形容这种作法是“居屋不存,斯文荡然,真所谓暴殄天物、丧心病狂」。更批评政体是企图 ”垄断思想,斫丧精神“。
文中写道:行文之际,强拆铲车还在轰隆,瘟疫继续蔓延,南国洪水滔滔。俯瞰环球,国朝四面楚歌,内忧外困,棋已下成了死局矣。而官媒无耻选择性失明,依旧歌功颂德,歌舞升平,不过奏响了一曲末世哀歌而已。再说一句,嬴政疯狂,糟践生计,践踏斯文,必驱致一邪魅人间,吾人岂能等闲视之?
六四学运领袖王丹稍早前在脸书发文说:“许章润教授被捕,显示习近平已经恐慌到草木皆兵的程度。到底是什么让他如此疯狂,这或许是解读中国局势的钥匙。”
许章润被捕的消息在推特上引发不少评论:
有推文称:“这是做给全世界看的,我任性,我国安。”
有推文说:“许章润教授的大义,是这个民族知识分子最缺少的,不, 这个民族最缺少的是真正的知识份子。 许章润先生今天被黑暗吞噬了, 这个操蛋的社会,是黑色的!”
还有推文呼吁国际社会关注:“许教授在万马齐喑之际屡屡呼唤民主,大胆直言,守住知识分子的底线,绝不妥协,呼吁国际社会关注!”
也有推文称:“不要再当殉难者,这个国家不值得。”
▲德国之声(DW)7月6日报道:许章润:从“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到中共“眼中钉”
去年3月,中国著名法学家、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疑因批评习近平而被清华大学停职。本周一又传来他被警方从家中带走的消息。近年来,许章润持续发表批评文章,篇篇指向中共政权要害。
近年来多次发表文章抨击政府的中国学者许章润,传出周一上午遭十多名警方从北京的别墅带走。消息人士告诉德国之声,他太太接到四川警方的来电,表示许章润因在“四川成都嫖娼”而被逮捕。然而,这名朋友称中国当局的做法为“毫无下限的诬陷”。 (06.07.2020)
(德国之声中文网)许章润1962年10月出生于安徽省庐江县,是西南政法学院学士,中国政法大学硕士和墨尔本大学法学院博士。
2000年在墨尔本大学获得法哲学-法律史博士学位后,许章润返回中国,先后在清华大学法学院获聘担任副教授、教授、博士导师,并兼任清华大学法治与人权研究中心主任、《清华法学》主编等。他同时为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院士,也在多所中国大陆高等院校担任客座教授或兼职教授,在多个法学协会、研究会中担任理事等职务。
2002年,许章润获得清华大学的最高学术奖“学术新人奖”,2003年出版其在法理学领域的第一本论著──《说法·活法·立法》,2005年1月被官方机构中国法学会评选为“全国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之一。
2005年、2006年,许章润先后在倡导废止外来务工人员暂住证制度、实现公民教育权平等问题上发声。
2013开始,许章润先后出版散文集兼短论集《坐待天明》,论述现代中国政道与治道的《汉语法学论纲》,并发表《重申共和国这一伟大理念》、《重思中国立国之基》、《保卫“改革开放”》、《盛世危言 中国在临界点上》等一系列的演讲和文章,批判中国当下的政治和社会运行模式。他也作为独立智库天泽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发表文章。
《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
2017年,许章润等学者就北京市驱赶外来居民提出合宪性审查。2018年7月,他在互联网上发表《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一文,系统性地批评中国现行政治与社会方向以及领导人的倒退趋势。该文引起巨大反响,堪称其影响力最大的文章。
文章写道,“近年来的立国之道”,突破了全体公民和平共处最低限度的社会政治共识,即四个底线,“倒行逆施”。这四个底线包括维持基本治安,明确国家愿景;有限尊重私有产权,容忍国民财富追求;有限容忍市民生活自由;实行政治任期制。许章润在阐述最后一个底线中指出,“而最为世诟病并令人胆战心惊的,便是修宪取消政治任期制,等于一笔勾销了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一巴掌直要把中国打回那个令人恐惧的毛时代,伴随着甚嚣尘上而又可笑之至的领袖个人崇拜,这才引发出下列全面恐慌。”
文章继而总结了民众8点担忧与恐慌,其中包括产权恐慌;政治挂帅;又搞阶级斗争;再度关门锁国,与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世界闹僵,却与朝鲜这类恶政打得火热;对外援助过量,导致国民勒紧裤腰带;知识分子政策左转与施行思想改造;陷入重度军备竞赛与爆发战争,包括新冷战;改革开放终止与极权政治全面回归。
文章还提出8项期待,其中两项为“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和“平反六四”。
许章润最后表示,“话说完了,生死由命,而兴亡在天矣。”
愤怒的人民与中国孤舟
2018年年底起,许章润还先后撰写纪念1978年“改革开放”的《低头致意,天地无边》、《自由主义的五场战役》、《中国不是红色帝国》等文章。2019年3月,清华大学暂停许章润的一切教学职务和学术工作、禁止上课招生,并且启动调查程序。该事件引起广泛反响,数百名学者连署公开信声援,敦促清华大学恢复其教职。
新冠疫情暴发后,今年2月初,许章润在网上发表题为《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一文,严词指出,新冠病毒在中国全国造成疫情是中国官场上下一起封口、瞒报、推诿责任又邀功请赏造成的。据英国《卫报》等媒体报道,该文发表后,许章润春节从老家安徽探亲返京后即被警方软禁。
2020年5月21日,许章润在网上发表《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国孤舟——全球体系背景下新冠疫情的政治观与文明论》一文。文章说,大疫之下,“就国朝情形而言,公权借此进一步强化,呈现出救灾政治与治水社会的全副症状。 但凡自上而下,级级发动,层层加码,举国同调,政治当头,罔视法制,宁左勿右,压抑民间,取消社会,以及钳口噤声、抓捕异议人士等等,悉数上演,仿佛无所不能,却又捉襟见肘。”
文章最后指出:几年来国家政治之逐渐全面倒返毛氏极权与国际体系中之日益政治孤立,造成了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国孤舟这一危殆景象,有待于即刻拨乱反正,重归“立宪民主、人民共和”这一近代中国的主流文明意识和政治意志,而后迈步前行,和平大转型,最终实现“民族国家-文明立国”与“民主国家-自由立国”这一现代中国的理想善境。否则,昨日的罪恶及其苦难不仅并没随着岁月流逝而消逝,那个作恶的体制依旧,而且,但凡稍一松懈,便已滑落至“文革”前夕。
6月25日,许章润再次在网上发表题为“践踏斯文,必驱致一邪魅人间”的长文,狠批当局摧毁多个住宅老区与艺术区。文章写道,“行文之际,强拆铲车还在轰隆,瘟疫继续蔓延,南国洪水滔滔。俯瞰寰球,国朝四面楚歌,内忧外困,棋已下成了死局矣。而官媒无耻选择性失明,依旧歌功颂德,歌舞升平,不过奏响了一曲末世哀歌而已。再说一句,嬴政疯狂,糟践生计,践踏斯文,必驱致一邪魅人间,吾人岂能等闲视之?”
本周一,许章润被传当天凌晨一点被十多名警方从他在北京的家中带走。消息人士表示,许章润的太太接到四川警方的来电,称许章润是因在“四川成都嫖娼”而被逮捕。这位消息人士说,中国当局的这种做法为“毫无下限的诬陷”,他估计许章润被捕和纽约一家出版社两周前出版许章润过去三年发表的10篇文章合集有关。这些文章都直接对中共政权的合法性提出质疑。
▲自由亚洲电台(RFA)7月6日报道:许章润何为中国最“大胆”的公知之一?
多次公开批评中共政权的中国著名法学家许章润周一被四川警方从他家中带走。许章润是最近几年里最为敢言的中国知识分子之一,他被捕对中国知识界震动很大。那么这些年来他都说了些什么?
“而王道政治讲道理,讲和平,讲理性,诉诸人心……”
这是长期在清华大学任教的许章润2014年在一场文化沙龙上发表的一篇演讲片段。
他在演讲中提到,上百年来,中国一直在进行“政治建国”的转型,而传统儒家王道政治可以成为本国立宪民主的资源。但他提出,这与一部分人统治另一部分人的专政是格格不入的。
他还形容当今中国需要做一场转型“手术”,并在谈到专政与王道政治的区别时接着说:“与动不动就靠武力镇压的这种专政意识,敌我区分的这种思维,不搞这一套才能做这一波手术,从而使中国政治走上正轨……”
既敢说,又敢写
早在2011年,许章润就在清华大学法学院的一场讲座上对“敏感话题”直言不讳。
“国家应该平等地对待和尊重每一个国民。我的生命不能被无故浪费掉、荒废掉。这是一个人权原则,也是司法精神所讲的平等价值的政治基础。”
特别是在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上台后, 北京当局对公民的言论自由发起了前所未有的打压,越来越多的公共知识分子对敏感话题敬而远之,但许章润却不为所动,多年来持续对现行体制发难。
2018年,他发表了《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一文。在中国修宪取消政治任期制、“六四事件”三十周年即将到来之际,他表达了对当下中国政治时局的担忧和期待。那年,笔耕不辍的他连发六篇文章。这些文章近日集结成了一本名为《戊戌六章》的书,并于上个月底在美国出版。
去年,许章润被清华大学停职。他当时表示,校方勒令他在等待调查结果期间停止一切学术活动。
今年二月,许章润发表了《愤怒的人民不再恐惧》一文,直言新冠疫情不但让中国渐渐成为了“世界孤岛”,还暴露出了中共体制前所未有的脆弱。有媒体同月报道说,他春节从老家返京后就被警方软禁,他的多个社媒帐号也被封杀。
五月,他又以《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国孤舟》为题发万字长文,探讨了中国政治在疫情中暴露的种种问题,还谈到了中国重建文明、革新制度的途径。
就在上月底端午节当天,他又发表了题为《践踏斯文,必驱致一邪魅人间》一文,批评北京当局近年来的强拆行为,包括两三年前驱逐“低端人口”、近期强拆宋庄等多个艺术区和住宅小区。
现年57岁的许章润生于安徽庐江县,曾任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他也是中国管理科学院院士,曾在2005年当选“第四届全国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家傲华盛顿综合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7月7日报道:屡批中共 自由派学者许章润被拘 跨省侦办闯宅带走 警称今告知拘押理由 或初以涉“嫖娼”搪塞家属
据明报报道,中国内地知名法学家、北京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昨日被北京和四川警方采联合行动,从北京昌平的家中带走。警方以涉嫌“嫖娼”为由搪塞许的家属,具体所涉罪名不详。
据明报今天报道称,许章润近年来持续批评中国的政治体制及最高国家领导人的文章,在海外广泛流传,这引起当局关注和愤怒。多名知情人士对明报指出,许章润是在书房被警方带走,当时仅有保姆在场。知情人士称,前往扣查许章润的警察昨日上午10点分乘多辆警车,先行将许家包围,随后约20名警察闯入许家抓人。其中,除了北京本地警力,也包括来自四川成都公安局青羊分局的警察,意味这是一宗跨省侦办案件。昨晚,许的家属已在派出所见到许本人,警方称今日将告知拘押理由。
该报道引据知情人士指:警方初以涉“嫖娼”搪塞家属。成都市公安局青羊分局前年年底曾对成都秋雨教会进行大抓捕,抓走教会主任牧师王怡及其他教会骨干。去年底,王怡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非法经营罪一审获刑9年。
许章润去年被清华大学停职后,多在位于北京北部郊区的家中赋闲。 许章润被带走后,知情人士称,警方最初以涉嫌“嫖娼”搪塞家属,但这应是托辞。目前,许所涉具体罪名不详。
据明报,许章润现年57岁,出生于安徽省庐江县,拥有法学博士学位。自2000年起,许一直在清华大学法学院任教,先后获聘担任副教授、教授、博士生导师。2005年,许章润被评为“第四届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之一。除了教学及从事学术,许章润也常年就中国社会存在的各种议题公开发言,许也曾在已经被当局取缔的“自由派民间智库天则经济研究所”担任特约研究员。2018年,许章润因发表〈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引起海内外极大反响。在文章中,许批评中国政治、社会倒退,以不点名的方式批评国家主席习近平独揽大权。知情者称,文章发表时,许章润正在日本访学,由于患肝癌数年,许可能觉得不需要再浪费时间,故而对当局的抨击,措辞较以往更为直接。
据明报指许章润患肝癌数年,措辞更直接。自日本访学返回北京后,去年3月,清华大学决定对许章润启动调查,同时将许停职。学校停止其授课、科研及招收研究生等一切职务。此举引发民间反弹,包括清华大学数百名校友,以及美、澳、法等国学者联署公开信,促清华恢复许章润教职。被清华大学停职后,许章润收入受限,生计成问题,但仍坚持批评当局。去年底中国爆发新冠肺炎疫情,许章润2月份再度发表文章〈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文章称疫情是人祸大于天灾,这场人祸“甚于一场全面战争,此可谓外寇未逞其志,而家贼先祸其国”。
据该报道,许章润最新的文章最近集结成书《戊戌六章》,6月底在美国出版。在书中,许章润说:“戊戌修宪,开启邪恶之门,集权登顶之际,恰恰是情势反转之时。自此一路狂奔倒退,终至败象连连。”
 
 
 
关键字: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 重话批评 习近平 北京清华大学 教授 许章润 遭警察带走
文章点击数: 1150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