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18/2020              

王维洛:共军数小时能占领台湾,但多长时间能放空三峡水库?

作者: 王维洛

 
 
一、共军数小时能占领台湾
 
2020年8月13日中共军方东部战区发言人张春晖空军大校发布公告称,“近日,东部战区多军种多方向成体系出动兵力,在台湾海峡及南北两端连续组织实战化演练”,目的是要回击“制造台独、分裂国家”的挑衅行为。之前中共浙江海事局也于12日晚间发布公告,宣布中共军方将在8月14日到15日上午6点到12点,在台州白沙岛附近海域实弹射击训练;8月16日至17日共军还将在舟山海区岱山水道北面海域举行一场实弹射击训练。可以认为,这两起射击演习都是中共军方在台湾北端实战化演练部分。中共解放军在台湾海峡及南北两端多军种多方向成体系的实战化演练,听起来好生厉害。
 
同日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在推特用英文发贴说,中共军队有能力对台湾进行全面进攻,几小时就能占领全岛,美军都没时间反应。胡锡进的观点应该是这几十年来中共武统台湾最为乐观的估计:几小时就能占领全岛。在这之前有过几个星期到总统府喝咖啡的说法,后来时间不断缩短,72小时,48小时,24小时,现在缩短到胡锡进的几小时。不管怎么说,在战争中时间将起很大作用,如胡锡进所言,用几个小时就造成中共实际占领台湾的事实,让美军都没时间做出反应,正所谓兵贵神速。
 
《极限战》作者之一、中国国防大学教授乔良少将之前却认为,中共不应将冠病疫情视为武统台湾的机会,此时武统代价太大,也并非当务之急,应将重点放在民族复兴事业上。乔良的观点与胡锡进截然相反,他认为武统代价太大,也没有可能在短时间内占领全岛,美军必然会介入。武统台湾的实质是中美两军、两国的正面较量。在目前情况下,中国没有取胜的可能。
 
笔者以为,如果中共军队对台湾发起进攻,企图用武力占领全岛,双方立即进入战争状态。如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报告所预测的,三峡大坝必然成为战争中敌方首选的攻击目标。如乔良所言,武统代价太大,不但台湾人员损失巨大,大陆的人员损失绝不会比台湾少。
 
 
二、三峡大坝,悬顶之剑
 
 
在三峡工程的许多问题上,反对派和主上派意见截然相反,可谓针尖对麦芒。但是在关于三峡大坝人防安全上,却是即有共识又有分歧。
三峡大坝人防问题,事关重大,事关几亿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大家都十分关注。三峡大坝必然成为战争中敌方首选的攻击目标。这是双方的共识。
在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中,由枢纽建筑物组中的五位专家(其中一位是退休的军校教授)担任关于“三峡大坝人防安全”的研究,该专业组提供的报告,可以说是代表了主上派的意见。报告指出:
“三峡人防问题,全国人民都十分关注,中央和原水利电力部一直十分重视,早在1958年周恩来总理就亲自过问,并指示成立人防领导小组,由军委总参主持研究,长办、科研院所、高等院校等有关单位三十多年来一直未间断此项工作,做了在战争中各种可能破坏形式的模拟试验和分析研究工作,取得了大量宝贵资料,为三峡人防问题的分析提供了依据。论证工作开展后,枢纽专题论证组内,有五位来自军队、科研单位并长期从事人防问题研究的专家参加论证工作,成立了人防小组,并就三峡人防问题进行了多次专题研究,看法较为一致,主要是:
 
(一)三峡人防问题,关系重大
 
其实质是对未来战争的风险分析和研究其对策问题,对于未来战争的看法随着国内、国际形势的不断变化而发展,当前国际形势处于相对稳定时期,全世界和平力量进一步发展,争取比较长的和平期是可能的,以后战争何时发生,要看国际形势的发展和争取和平力量的努力。但是,战争的危险依然存在。由于三峡工程规模宏大,建成后对国民经济发展有重大作用,必然会成为敌人战略袭击的重要目标之一,必须考虑其防空问题。目前世界各国研究人防问题的着眼点,都是针对核袭击,三峡工程亦无例外。……”(黑字符由笔者所加)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四川省委员会考察组关于《长江三峡工程快上缓上之争》则代表了反对派意见:“主张缓上的同志认为,这(笔者注:指战争)是决定三峡工程能不能上的关键,迄今尚无妥善对策,必须认真考虑。战争一旦爆发,三峡大坝必然成为首要目标,大坝倘被摧殷,中下游大城市顿成泽国,后果是不堪设想的。”(黑字符由笔者所加)
全国政协委员孙越崎、林华、王兴让、胥光义、乔培新、陈明绍、罗西北、严星华、赵维纲、陆钦侃联名上书中央指出:“三峡特大工程万一被破坏,将对下游的江汉平原、洞庭湖区和宜昌、武汉等一系列重要城市和广大居民造成毁灭性灾害。而且它是防洪、发电、航运的重要枢纽,牵动着国计民生的很大部分,在未来战争中将是一个重要的被攻击目标。不能不居安思危,防敌突袭。现代战争很多是用突然袭击来达到其战略目的的。周恩来同志1970年12月24日给毛主席关于葛洲坝的信中说:‘至于三峡大坝,需视国际形势和国内防空炸的技术力量的增长,修高坝经验的积累……考虑何时兴建。’周恩来同志于同年12月16日在听取葛洲坝工程汇报时曾对林一山同志说:‘你说的高坝大库是我们子孙的事,二十一世纪的事。’对这个问题我们也应慎重考虑。” 
可见,在“战争一旦爆发,三峡大坝必然成为首要目标”这个议题上,三峡工程反对派和主上派并无意见分歧。
 
 
三、三峡大坝溃坝的场景分析
 
 
关于三峡大坝溃坝的场景分析,枢纽建筑物组提供了下面的数据:
“根据长期研究证明,大坝受破坏的形式与核武器当量的大小、命中情况(直接或间接)坝体结构及水库水位高低有关。为了研究三峡大坝受袭溃坝的影响,近几年长办曾在陆水水库现场进行了三峡工程溃坝水工模型试验。这个模型的范围上至奉节、下至沙市以下6公里,模拟长度366公里,采用过正态的和变态模型,其中变态模型的垂直比例尺为1/125,水平比例尺为1/500,模型长730米,模型面积14万平方米,是一个相当大的河工模型,在这个模型上做了多种情况的溃坝试验,溃坝库水位为135米、145米、150米、160米、170米、175米和180米等,溃坝试验考虑了三种条件组合:
(1)模拟核弹在近坝爆炸,假设大坝沿坝基全断面瞬时溃倒,溃口宽分别为200、400、1000米。
(2)模拟核弹在一定距离外爆炸,由于冲击波使大坝沿坝体薄弱部位溃决,即沿电站进水口高程110米坝体折断,溃口宽分别为400、1000米。
(3)溃坝时的入库以及下游基流,考虑两种情况:汛期相当于10年一遇洪水,洪峰60000立方米每秒;非汛期基流为10000立方米每秒。
通过溃坝模型试验,得出一些规律性认识,如:以瞬时全溃到坝基的情况最为严重,但溃坝宽度400米和1000米,在库水位相同时南津关的最大流量基本相同,其原因如前(本节(二)(3))所述。故当溃坝宽度大于400米时,宽度已不是主要因素了。”
三峡工程反对派不具备研究三峡大坝溃坝的技术条件,他们也认同枢纽建筑物组所提供的三峡大坝溃坝场景分析资料,但对溃坝后果的评价有所保留。
 
 
四、主要分歧点:现代战争是突然袭击还是有征候可察
 
 
反对派和主上派的主要意见分歧在于:现代战争是突然袭击还是有征候可察?
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枢纽建筑物组认为:现代战争是有征候可察的:
“一般认为,大战的爆发,从世界局势紧张到发生战争是有一段过程的,无论在政治上、军事上、外交上均有很多征候和信息,尤其是发动核战争,为了防止遭到核报复,在国内必然要做大量的准备工作,如疏散城市人口,加强备战等等。这些准备工作,以目前的侦察手段很难不为对方所发觉,也不可能在几天之内完成,因此,今后的战争是有征兆可察的。三峡人防问题的研究,主要是根据目前战争的特征,以及三峡工程本身的特点,着重研究核袭击时的最不利破坏情况,及其造成的影响和采取的必要防御措施。”这个必要防御措施就是降低水库水位,甚至放空水库。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技术总负责人潘家铮说:“六十年代,在一次研究大型水库人防问题时,周总理提出水库人防应主要靠放空水库的对策。现在看来,这仍然是最切实有效的办法。”是啊,把三峡水库放空了,三峡大坝也就不会成为敌人战略袭击的目标了。
 
三峡工程反对派则认为:现代战争是突然袭击。对此,军事评论家杨浪有专门论述:“在军事学术研究中,对于战争征候历来并无一致的意见。国家之间、主要国家集团之间的战争(世界大战、主要地区间冲突)一般有征候可寻。如朝鲜战争、中印边界、中越边境冲突,从边境摩擦、矛盾激化、兵力集结、战场对峙,一般总有十天至一个月以上的准备过程。从这个意义上,战争的预先征候是明显的。但是,未来战争样式很可能与以往战争发生很大的不同。政治家一方面要维护国家利益和地区级战略利益,另一方面尽可能避免全面战争对国家经济的大规模摧毁。因此,“外科手术式打击”、“单一目标突击”已经成为一种被经常使用的战争样式。1985年美空军对利比亚首都的长距离突袭以及上一年以色列对伊拉克核设施的两次成功突击便是明证。从这个意义上讲的未来“现代战争”,很可能根本无征候可寻。另一方面,即使有远期战争预警,但敌国何时发动突袭,突袭浅近还是深远目标,战略还是战役目标,是很难有具体征候可寻的。实际上,一旦发现“战争征候”,高坝将最有可能给总参谋部乃至政治家造成一个左右为难的局面。要么因泄水而影响整个国民经济,在实际战争打击之前造成“全民动员”的态势;要么不泄水而可能造成轰炸溃坝后的全面危局。”
 
 
五、降低三峡水库水位需要多少小时?
 
 
1992年3月21日国务院副总理邹家华向全国人大代表做《关于提请审议兴建长江三峡工程议案的说明》,其中关于“人防安全”的内容如下:
“战时三峡工程大坝的安全问题,从五十年代起就进行了大量试验研究。减轻遭核袭击溃坝产生的洪灾损失,最有效的措施之一是在出现战争征兆时,降低水位运行,或放空水库。三峡工程设置有低高程、大流量的泄水建筑物,必要时可在一个星期或10天之内,将水库水位降低至145米或130米。此时水库库容仅103亿立方米至170亿立方米,万一溃坝,影响大为减轻。三峡水库下游有20公里长的峡谷河段,对溃坝洪水起约束、缓冲和消减作用,有利于减轻洪灾损失。在大坝遭突然袭击严重破坏的情况下,据溃坝模型试验,溃坝洪灾对坝下游局部地区造成的损失是严重的,但由于狭长峡谷所产生的缓冲作用,可以减轻危害,不致造成荆江两岸发生毁灭性灾害。”
显然,大部分全国人大代表听信了邹家华的解释,在十几天之后的决策中投下了赞成票。
那么,把三峡水库水位降低至145米或130米,到底需要多少小时?
枢纽建筑物组提供报告指出:
“三峡枢纽泄放能力大,下游允许的安全泄放能力亦较大(笔者注:此论述与建设三峡工程的最主要目标是防洪互相矛盾,下游允许的安全泄放能力亦较大就是下游防洪能力大的意思)。在非汛期上游来水量为10000立方米每秒时,水库从正常蓄水位降低到安全水位145米,可在7天之内完成,较国内其他水库均短。必要时还可以在几天之内将库水再下降至135米,甚至更低。完全满足战时预警放水的时限要求。因此在高水位、大库容时受到破坏的机遇较小,库水降低后,目标的战略打击价值也相对降低。”
在非汛期,需要7天时间把水位从海拔175降到145米;再需要2天多的时间把水位从海拔145降到130米。
这就是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得到三峡大坝在军事冲突中是安全的先决条件。
 
 
六、共军数小时能占领台湾,它需要9天多时间把水位从海拔175降到130米
 
 
按照胡锡进的看法,中共军队有能力对台湾进行全面进攻,几小时就能占领全岛,美军都没时间反应。
 
只要战火一开,双方即进入战争状态。按照三峡工程可行性研究,三峡大坝必然成为首要目标。此时,三峡工程并没有所需要的7天或者9天多的时间,把水位从海拔175降到145米,甚至降到130米。
 
正如杨浪先生所指出的,三峡大坝将给总参谋部乃至政治家造成一个左右为难的局面。要么三峡水库不泄水,中共军队发起突然袭击,对台湾进行全面进攻,力争在几小时内占领全岛。但是三峡大坝必然成为敌方首要报复目标,会遭到造成轰炸溃坝后的全面危局,三峡大坝下游集聚的中共后备军队会被溃坝洪水吞噬,中共政权也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垮台危机;要么三峡水库提前泄水,不顾中断黄金航道而影响整个国民经济,在实际战争打击之前造成“全民动员”的态势,给敌方送去明显的战争征候,让美国军队有足够的时间出现在应该出现的敌方。
 
 
 
 
 
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没有意识到,三峡工程是一个政治决策,中共建成三峡大坝之后,就失去军事战略上的先手,中共军队发起突然袭击,对台湾进行全面进攻,力争在几小时内占领全岛,就是痴心妄想,因为中共军队和政治家有三峡大坝这个后顾之忧。
 
 
关键字: 王维洛 共军数小时能占领台湾 但多长时间 能放空三峡水库
文章点击数: 2884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