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24/2020              

曾伯炎:遐思浮想一朿

作者: 曾伯炎

 
 
当下,以言获罪升级,升到你的文化学术水平的职称与职务,可因说了不合时适的话,被权力机关取销。你服务几十年获的退休养老金,也可剪除。显示极权制只准符合他的话语存在。年初,医生李文亮说了病毒要人传人的真话即也受惩,甚至丧命。他留下的遗言是:“正常的社会,不应只有一种声音”可这厉害的国,就只允许统治者一种声音存在,处此信息网络智能时代,岂不横蛮得像中世紀中亚花刺子模国王了,可笑、可恨又可悲吧! 
 
 
想到“厉害了,我的国”那宣传片,出笼刚放映两天,就被特朗普开打的贸易战,吓得收刀捡掛。更被武汉病毒跳出来掌嘴问:有我厉害吗,我这隐形杀手,瞬间,全世界的家庭,就尽变囚房,不用獄卒,个个足不出禁。而且,人人嘴被封戴上口罩,很自觉自愿哩!话外音似讽刺:你那专制国的厉害,还靠吹牛皮,虚张声势,有我厉害吗?这话,不也是向世界警告:这操盘病毒者自已也被恐骇了哩! 
岂不又应了民间俗语: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吗? 
 
 
专制用枪杆子圧迫,笔杆子欺骗。如果有效,就不致今天维稳费超军费,仍然不稳了。 
想当年毛时代,用笔杆子吹牛皮,吹亩产万斤,叫土里放卫星,与苏联天上放的真卫星比赛!谁知牛皮卫星吹上天,造成饿殍遍中国大地。被苏联赫鲁晓夫嘲笑老毛的人民公社:喝大锅清水汤,两个人穿一条裤子。人家还真不是诋毁,毛死后,安徽省委书记万里进大别山考查,奇怪农民一家人,只出来一个人见首长,原因就是这家庭,只有一条裤子哩! 
记得毛泽东还写诗讽刺赫鲁晓夫的共产主义是:“土豆烧熟了/再加牛肉。”而老毛的共产主义,是大姑娘没裤子,能比人家有牛肉吃吗? 
今天,若有人硬想拖回到毛时代,记下万里这故亊,想想吧!  
 
 
美国出了一串中国通,从当年司徒雷登、费正清、谢伟思到写《邓小平传》的傅高义,他们通的中国,往往以中国代替中共,误读与误解中共近百年。最近,却被一个精明的美籍华人点醒,懂得要把中国与中共分开,说出中共是一种异类黑帮,使白宮与议会两党取得共识。 
这就是美国海军学院余荗春教授的高见。余教授的高见,不仅有他从南开大学读历史学认知,还有他少年经历,读过中共重庆文革活教材,从理性到感性,从中共打江山到坐江山,以及吃江山盗江山,更看透中共本质。 
那些美欧汉学家,用他们读中国的经史,去认识中共,必然是天渊之隔,例如今日中共滿世界挂儒家招牌的孔子学院,儒家孟子讲以德服人,可他们从来就迷信暴力服人,便口蜜腹剑的言行不乛。如果知识分子称儒,被老毛在位时的焚书坑儒不断,儒〔知识分子〕早断代绝种了。那孔子学院不过是大外宣渗透加特洛依木马式的统战计谋,闹得乌烟瘴气后,才摘牌易名的。 
其实,与中共打多年交道那美国左派记者斯诺,过去只听毛共之言,就上当为毛大打广告。后来再观其行,看到老毛在文革中搞个人崇拜,比巫师还巫师,比邪灵还邪灵,才纠正对毛的误读,毛为自已开脱。称自已是:马克斯加秦始皇。斯诺立即否认他,称他为:斯大林加秦始皇,且指出毛没有马克斯主义,只有三国演义。斯诺把毛与马克思剥离,不就看清了吗? 
余茂春正是撕下中共那张马克思的皮,还将“共和”“人民”等一切画皮撕尽,裸现出其邪恶本质。看来 ,中国通,应是中共的受害者。而也是出身中国大陆的钱穆弟子余英时教授,他认识毛泽东周恩来,给他俩划的阶级成份,谓毛是乡村边沿人,周是城市边缘人,这通中国历史与世界历史的教授,不是也比多少外国汉学家高明,还有多少见过六四血腥的逃美人士,也比那些中国通更通中共。 
 
 
30年前,作家高缨介绍认识新加坡《星島日报》徐记者品茗大慈寺茶馆。徐由外贸初转传媒,说他从中东欲去欧洲某国旅游,去使馆签证,要他填一张表,栏目里有一项问:是否参加过:共产党、三k党、黑手党等。当时,他很吃惊:共产党与那些黑社会帮派搁一栏里。经此,他终于打消入中共念头。 
看来,当年西方国家对中共的定性,仍有较准确的基本认识,怎么,这些年中共用腐败输出的糖衣炮弹,从华尔街打到左派政客,从长春籘名校教授打到美国科研场所,接收多了糖弹,便迷糊了。便为中共说好话,形成的亲共人士叫拥抱熊猫派了呢。 
不是这次武汉病毒擦亮了眼睛,中共的渗透魔术,可能又像当年蒋介石作徐蚌会战计划,也由中共地下共党郭汝瑰来制作哩!美国人不警惕吗?
 
 
最近,红二代里,按捺不住心中怒火,发异议、揭丑恶、吐真言而被整肃者,前有任志强,继有蔡霞。而他们还是从卫护中共出发,认为这么统治下去,会使中共死无葬身之地哩! 
其实这种清醒者的呐喊,早在文革时,红二代的杨小凯那篇名文“中国向何处去”就震惊海内外了。若他不受囹圄之祸,不英年早逝,中国第一个诺贝尔经济学奖,也可能被他荣获。 
怎么,红二代觉醒呐喊被铩羽的教训,仍在重演! 
不免忆及鲁迅那呐喊时代,他的且介亭杂文集,一本又一本地出版。他针砭时弊的杂文要高价预约。申报总编史量才说给他签发出奇高额稿费,手都在颤抖。那时讨伐社会丑恶的《狂人日记》痛斥社会人肉宴席的檄文,不受惩,尽受奖。他讽刺统治者:“大家来谒灵,强盗装正经。静默三分钟,各自想拳经”也堂而皇之上了报纸。80多年了,仍在重演,巳无打油者敢揭露了,正常吗? 
对比今日,别说这类深度揭丑恶的文字全禁,禁得杂文巳断代绝种,写了,不喝茶就入牢,只有吹牛拍马文字垄断舆论。看来,那北洋军阀时代的言论宽松,还真令人回味与留恋。不应乱骂他们,而应作镜照一照今天了。 
 
 
许章润教授被清华大学扫地出门时,接到哈佛大学发给聘书,聘他去该校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任研究员。这又是价值观对立,在伪币淘汰真金的社会,别人仍顾惜许章润这种闪光的真金。 
许章润感叹:“心照神交,吾道不孤”估计北京当局绝对不会放他去美受聘,但也吓得在美国的成百上千的中共地下党员不敢回国,纷纷隐身去申请政治避难,中共在国内越做得绝,必越是众叛亲离了。 
试问:中国每年30多万学生赴美去求学,不正是奔美国那类有学问的许章润教授去的么?如果,中共只剩金灿荣这种马屁精教授充驰大学,那马屁的恶臭,已快臭得清华北大挤不上世界排名,今后赴美欧求学者,还将暴涨。原因是:美欧大学出人才,中国大学盛产奴才。 
 
 
卸职的前国防顾问博尔顿,著书批评总统川普,川普只能听之任之,言论自由,天经地义。 
但中共在职总理李克强偶然漏点真话,如说还有6亿人月收入不过千元,地摊经济可缓解民困,竟然也要挨怂挨批。 
如按《论语》说的“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的标准,美国政治那推心置腹,公开辩识,很易把政客也染几分君子色彩。而中共玩阴谋诡计,笑里藏刀,钩心斗角,岂不很易历炼成小人吗。 
但他们尽好面子,要虚荣,往往好话说尽,坏亊做绝,既当婊子,又立牌坊。 
这种中国特色,却是讲信义、讲人格的美国人很难理喻与理解的。 
 
 
老夫曾感慨地对中共原地下党一位负责同学说:你们这些脑子觉悟的被肚子饿瘪的快清洗完了。这话说了许多年后,这种清洗仍由混到文凭的在清洗读到文凭的继续着,就是红二代,头脑开化的精英,仍遭头脑浆糊的排斥与打击,若此惯性不变不改,劣胜优败的逆淘汰只会使权力者与文明越来越远,同野蛮越来越近和更劣化。 
请看劣种打击良种被驱逐的红二代蔡霞教授对习近平挑战特朗普必败的预言是:二劣对二优,即习的人劣、制度劣,必败于特朗普的人优与制度优。这些洞若观火的见识,比金灿荣胡锡进的屁话,更震聋发聩吧?据金灿荣说他不说那些屁话,对不住一年上百万的年薪。建议中共申请吉尼斯新记彔,以百万高价买臭屁,够惊世骇俗了吧!可是讲真言金句的蔡霞却遭重手打击,如此爱臭恨香,不是乱世之荒诞之极吗?  
 
 
关键字: 曾伯炎 遐思浮想 一朿
文章点击数: 2690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