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25/2020              

吴称谋:论台湾的战略地位与未来

—— 美国与中华民国恢复邦交与“一中两府”的划时代意义

作者: 吴称谋

 
 
 
台湾是位于太平洋中的一座海岛,与中国大陆最短距离约72海里。台湾岛的形状既像一片修长的树叶,又像一只跃出海平面的海豚。在过去漫长的陆权时代,台湾是一个完全可以被忽略的偏远海岛。然而随着海权时代[i] 的来临,由于台湾岛处在太平洋西北第一岛链[ii] 的中间重要位置,其地理位置的重要性日益增强,以至于如今完全不可忽视,成为全球战略各方博弈较量的必争之地了。
 
1942年,美国的斯皮克曼提出了“边缘地带理论” (Rimland theory) [iii]。他在《边缘地带论》写道:“中国将毫无疑问地成为远东地区的统治性强权,前提是它能够达成真正的统一并且日本的军事力量被彻底摧毁。而能够平衡中国大陆强权的只有北部的俄罗斯。如果西方各大强权还想在这一地区保持影响力,它们就必须为自己的海上力量寻求岛屿基地。” 后来的历史证明,当年斯皮克曼的战略眼光是犀利而准确的。
由此可见,在美中两国较量的当下,台湾的战略地位是何等重要。正因为此,才使得台湾未来的命运更加的扑朔迷离,叵测难料。
 
一、台湾的历史渊源
 
在宋朝以前,由于航海技术的不发达,台湾与中国历代王朝政权联系甚少,史书上记载得也不多。偶尔有些蛛丝马迹的描述,也是含混不清,不知具体指的是什么位置的海岛。从宋朝开始,才逐渐有了汉人在澎湖列岛开垦、捕捞、定居。元代建立了澎湖巡检司[iv],在明朝初期因为实行海禁而被废除。明朝中后期由于东南沿海的海盗倭寇日益猖獗,明朝政府才考虑恢复设立澎湖巡检司的行政机构。在此期间,台湾及澎湖列岛往往成为倭寇的藏身之所,与明朝政权并无行政隶属关系,民间的联系往来也不紧密。
 
在满清统治时期,清朝将领施琅于1683年攻占台湾至1895年甲午战败割让给日本帝国,满清政府名义上统治台湾有计212年之久。但清政府实行“以番治番”的策略,在台湾岛上划分土牛界线[v],实行原住民与汉地移民的隔离政策,此举使得清政府从未完整地统治过全台湾。从1624年荷兰殖民者占领台湾岛算起至2020年,台湾岛有185年的时间完全脱离了大陆中央政府的行政管辖。从台湾的历史来分析,自明后期以来,台湾岛与中国大陆的关系亦是聚少离多的。
 
从地理上来分析,似乎存在一个有趣的但可能也是决定台湾命运的因素。那就是由于整个台湾岛的形状有背离东亚大陆板块而朝向太平洋深处延伸的趋势,或许因为台湾海峡的分割与地球板块的离心力作用,使得近几百年来台湾与中国大陆始终是若分若散的一种游离状态。对于盘踞在台湾岛上的中华民国,在此可以打个比喻来概括其历史。中华民国就像一个早产的婴儿,虽然作为亚洲的第一个共和国,但由于先天的严重不足,使得它自建立开始就举步维艰。民国早期出现过帝制复辟,随后陷入军阀混战,不久遭受外敌入侵,后来又因共产党夺得大陆而不得不偏安于一隅。值得庆幸的是,由于中华民国与西方文明的深厚渊源和西方国家的良好关系,海洋文明与黄土文明在台湾岛聚合融会,使得它后来获得了不同文明的丰富滋养。如今中华民国终于成长为一个有着现代政治文明,又保留着中华文化特征的,拥有自由民主的高福利国家。 
 
在二十一世纪的第三个十年开始,随着美中两个大国的较量升级,夹在自由世界与共产世界之间的台湾岛,因其地缘政治的特殊地位和较量筹码,使得其战略意义突显得尤为重要。处在美国与中共党国夹缝之间的中华民国台湾,在日益复杂和紧张的国际关系中,如何力求自保,如何实现突围,如何化解当下面临的危情困局,要解答这些问题,就不得不需要从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历史来谈起。
 
二、1931-2000年的“一国两区制”
 
1945年二战结束,虽然台湾又回到了中国的怀抱,但因国共内战很快使得海峡两岸隔离分治。台湾的国民党政府与大陆的共产党政府,在1992年双方协商达成了“九二共识”,双方都秉承一个中国的原则,但台湾方面坚持“一中各表”的政治立场。因此,一个不可否认的史实是,在2000年以前,中国实行的是“一国两区制”。
 
1931年,中共红军在赣南的瑞金成立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政府”,并制定了宪法大纲,改瑞金为瑞京[vi]。当时红军还有:"拥护工人阶级的祖国苏联"的口号。从那时起,中共把武装起义控制的地区叫“苏区”,把国民党政府控制的叫“白区”。在第二次国共内战期间,共产党控制的区域称“解放区”,国民党控制的区域为“国统区”。1949年共产党夺得大陆后,是原来“苏区”的扩大。而在台湾的国民党政府,称大陆为“沦陷区”,台澎金马等海岛为“自由区”[vii]。所以,中国的“一国两区制”的分裂最早是由共产党武装割据造成的,海峡两岸隔离分治的现状是由国共两党共同造成的。
 
在两蒋统治时期,台北政府一贯坚持“汉贼不两立” [viii] 的立场,台北政府不承认北京政府的合法性。北京政府又以中央政府自居,极力否定中华民国继续存在的法理性,淡化真实存在的客观性,而把台湾认定为中共党国的一个地方行政省。双方正式使用的疆域版图都把对方控制的行政区域包含在内。因此,不争的史实是,双方都只承认一个中国,都宣称自己是代表全体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由此可以认定为,近现代中国在很长的一段时期,实际上是由国共两党各自控制两个行政区域来管理整个中国的。
 
从客观历史来评判,自1911年至当下的2020年,由革命党人建立的中华民国是一个拥有独立主权的政府,具有正统法理性的国家。其中,从1945至1971年,中华民国是在联合国拥有常任理事国席位的国家。中共建立的苏维埃共和国是从中华民国分离出去的苏区政府,它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前身。虽然1949年后中华民国被迫偏安于海岛之上,但它从来就没有被灭亡的历史事实是无法质疑和否定的。因此,当下台湾也就根本不存在独立的问题。遗憾的是,当年共产党建立的专制政权,至今还不是一个民选的政府,还没有发展成民主政治。共产党在马背上夺得天下,至今都无法从马背上下来依法治理天下。
 
汉族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一个民族,中国是有着五千年悠久历史的文明古国。让人羞耻难当的是,中共党国却执迷不悟地坚持以西欧小国那破产了的马克思主义作为至高无上的理论招牌。中共数典忘祖、舍本逐末、违背潮流、顽固僵化的荒唐行为,让有着五千年文明历史的华夏子孙情何以堪!这种与中华文明不相契合的外来殖民思想,总有一天会被中国人唾弃。而在台湾的中华民国却代表了中华道统,传承弘扬了中国文明,完成了走向共和的使命,实现了民主社会的转型。这也是过去七十年来,中国的“一国两区”无法真正融合统一的主要原因。
 
三、所谓“台独”的本质
 
中华民国的地理疆域是满清政府颁布《清帝逊位诏书》[ix] 的法律文件,通过和平有序的方式移交给民国政府的固有疆域。中华民国合理合法地完全继承了清朝的领土疆域。正是这个法理的存在,如今中华民国的版图仍旧沿用了1949年以前的版图。在很长一段历史时期,国民党政府一直有收复大陆”沦陷区“的愿望,即恢复行使大陆行政管理权的愿景。在两蒋统治时期,虽然口头上从未放弃收复大陆领土的政治主张,但两岸分治以及军事势力相差甚远的客观现实,随着时间的推移使得这种愿望变得越来越渺茫,如今甚至变得几乎不可能了。只是当年的两蒋在心理和面子上无法或不愿接受这种残酷的现实罢了。
 
1986年台湾民主进步党成立,简称民进党。代表台湾本土力量的民进党成立以后,“台独”的主张逐渐成为民进党的主导思想,“制宪”作为完成“建国”的标志性步骤和手段,同样成为民进党内的核心主张。1987年,蒋经国开放党禁和报禁,标志着台湾本土新生的政治力量正式登上历史舞台,可以名正言顺地参政议政了。2000年随着民进党竞选成为执政党,组阁新政府主政台湾,使得台湾本土化意识逐渐增强。随后这些年,民进党的“公投制宪”主张在不断地推进。
 
所谓的“台独”,是台湾独立运动支持者把“新国家、新宪法”的口号作为共同的政治诉求,甚至将所谓的《 台湾共和国宪法草案》[x] 作为共同政见和竞选文宣。其本质是将现在的中华民国试图转变为“台湾共和国”[xi]。所谓的“台湾共和国”则是以主动放弃中国大陆的领土主权诉求,而收缩到现有实际控制的台湾、澎湖群岛、福建的金门、马祖与部分南海诸岛等领土范围,即所谓的”自由地区”。从维护台海稳定的角度来考量,这种企图通过法理上的嬗变来实现所谓的台独,完全是多此一举,也极其危险的。
 
台湾作为一个行政区域,是一个已经持续独立存在了125年历史之久的主权实体。中华民国已经在台湾七十多年了,根本不存在还需要独立的问题,而是存在争取国际社会再次承认国家主权地位的问题。中华民国实际管辖的领土范围,早在七十年前就固定下来了。所谓的”台独“问题,最后的关键点演变成变更中华民国的国号问题。那是完全没有必要的一种努力,也是一种买椟还珠的,甚至无事生非的非明智举动。那种以放弃中华民国既有的法理地位,而另起炉灶搞出个“台湾共和国”的想法,不仅中共党国无法接受,中华民国本身也必然会拒绝篡改,广大的海内外华人同胞也不会认同的。作为支持台湾的美国,由于过去一贯维持现状的反战原则,也必然不会默许的。
 
四、难以实施的“一国两制”方案
 
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共党国提出“一国两制”的构想是为了解决港澳台问题,此举应该是一个具有和平演变性质的策略。“一国两制”的本质是一个国家存在两种行政制度,具体表述应该是“一国两体制”,一个资本主义体制,另一个是社会主义体制。虽然香港和澳门回归大陆的主权问题解决了,但香港的治权问题没有按照签署的相关文件和最初的承诺很好地贯彻实施。对中华民国来说,由于主权争议和意识形态的差异,“一国两制”一直是北京政府单方面的构想,并未获得台北当局的认可,因此完全没有正式实施过。
 
中共党国实行”一国两制“来统一台湾,这是未结束的中国内战,从热战演变到冷战,再从冷战发展到和平演变的一种延续。可以说,此举是“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的上兵策略。台湾方面曾经提出以“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可是共产党还继续举着“马克思主义”的破招牌不肯抛弃。只可惜行使此策略的主体,中共还不足够开明,不肯放下矜持与傲慢,仍就不足够灵活变通,导致拖延了几十年,最后由于意识形态的巨大差异也没有成功。从香港回归的历史来看,中共缺乏诚信,不尊崇契约精神。这种举世皆有的不良印象,使得中共在解决台湾问题上增加了难度,甚至成为了无法突破的障碍。
 
对台湾的中华民国来说,“一国两制”不是和平统一的问题,而是生死存亡的问题。对中共党国来说,则是企图以大吃小,彻底吞噬中华民国的问题。海峡两岸的客观史实是,虽然台湾控制的领土面积和大陆的国土面积相差天壤之别,但从历史渊源和法理上来看,中共党国脱胎于中华民国是不争的史实。当年共产党武战起义的理由只是要打倒国民党反动派,而不是要推翻中华民国。何况代表革命党人理想的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是中国大陆八个民主党派之一,因此中共党国无法从法理上否定中华民国。后来中共党国还一直把孙中山作为国父来纪念。老子再弱小也依旧是老子,儿子再强大也毕竟还是儿子。如今中华民国已经是民主政府,而中共党国还是专制政府,政治制度的巨大落差,成为了实现两岸统一的最主要障碍。
 
由于中共党国过去四十年政治体制改革的滞后,严重制约了“一国两制”的正常有效地实施。这也是目前香港问题日益严重,东方明珠惨遭陨落,演变成为乱局的主要原因。另一方面,中共提出的“一国两制” ,在蒋经国时代还有得可谈,毕竟两岸都还是威权政治。后来随着台湾的民主化进程而逐渐不攻自破了。2020年,台北政府已经明确拒绝接受“一国两制”和平统一方案。中共继续用“一国两制”的旧方案来解决台湾问题,已经显得不合时宜,也不切实际了。
 
面对已经宣判死刑的方案,双方似乎都没有更多的回旋余地。对一再要求统一的中共而言,似乎只剩下武力解决的最后选项了。在此大趋势和大概率下,如何评估解放军攻打台湾的可能性呢? 这对台湾同胞来说是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
 
五、国军应提防共军闪电攻台
 
 
近日网上流传一篇文章,学者戴蒙德(Larry Jay Diamond)警告说:中共武力攻台绝不是虚张声势。[xii] 他指出,美国花了很长时间才把中共颠覆西方民主的行为拼出一幅完整的画面;美国外交政策和智库极大低估了中共未来五到十年的危险;中共说要入侵台湾绝不是吹牛。当然,这只是西方学者的一个预测而已,属于一家之言。对此,台湾不可盲动妄为,也不可不作为。但如果要分析这种预估的可能性有多大,得从解放军的性质和历史传统来做进一步的探讨。
 
 
中共坚持党指挥枪的指导原则,使得解放军不可能成为国家的军队,也不会是人民的军队,它就不可避免地沦落为共产党的武装。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国共内战时,林彪的部队可以包围长春城达半年之久,而不让任何一个老百姓出城逃生,几十万长春人活活地饿死在城里。据解密档案披露的数据,国共内战伤亡数远远超过中共官方公布的两千万之多。不管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的部队,这些士兵都是同胞兄弟,但他们却死在了手足相残的枪炮之下。
 
 
另外,中共建政后与邻国发生的几场战争几乎都是不宣而战的。1950年爆发的朝鲜战争,中共部队以志愿军的名义越过鸭绿江进入朝鲜半岛参战,却一直没有正式对外宣战。1962年爆发的中印战争,中共党国在战争爆发前的大约一个月,在《人民日报》发表过警告性的《是可忍,孰不可忍》社论[xiii]。在并没有正式宣战情况下,共军突然发动袭击,而使得中印战争正式爆发。1969年,中苏边境的珍宝岛事件,也是共军没有任何声明的情况下主动挑衅进攻的。1979年的中越战争,亦属于共军发起的突然袭击。所以共军不宣而战的作风已经成为了传统。
 
 
2020年,既然蔡英文总统在连任演讲中既然明确宣布不接受“一国两制”的和平统一方案,那么台湾就要做好应对共军随时闪电登岛的军事准备。中华民国政府在法理上没有得到国际社会普遍承认之前,面对共军的不断演习和挑衅,台海局势是极其危险的。因此,国军需要高度警惕共军可能不宣而战,突然发动闪电登岛的军事行动。可是,以台湾现有的军事势力可以阻挡共军攻岛登台的行动吗?冷静客观地来分析,那是非常不现实的。台湾当局和台独势力根本无法做好这种军事防御的准备。
 
 
一旦共军攻台登岛成为事实,美国有多大得可能出兵解救台湾是一个未知数。美军还能有打朝鲜战争那样的决心和勇气来帮助台湾吗?在此可以断言,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再有,俄罗斯入侵克里米亚的历史教训就足以证明,事后美国等西方国家发动的经济制裁,对已经被吞并的一方来说,就变得毫无意义了。前总统马英九的“首战即终战”的警告说辞,不是危言耸听,也不是没有道理的。鉴于此,如何尽快实现美国和中华民国恢复邦交,显得尤为紧迫重要。如果时间点能争取在美国的大选之前,就是巨大的胜利。如果不能,一旦拖到美国大选后,这种危险性会与日俱增。
 
 
 
如果共军真的登岛,必然面临两种局面:一是美军和国军一起与共军动武,这样一来,整个中国都遭殃,受苦的是老百姓,两岸将会生灵涂炭。二是美国不动武而实行严厉的经济制裁,受害的还是全体中国的普通民众。中共武力攻占了台湾,只是满足了中共高层领导的某些欲望而已,伤害的是海峡两岸的同胞,毁掉的全体中国人平静安宁的幸福生活。不管出现哪种局面,这种野蛮粗暴的统一,必然使得台湾社会倒退了,大陆社会困苦了,经济崛起终止了,整个中国孤立了。如果是这样的一种结局,此举对中共有什么好处呢?对中华民族来说,两岸统一的意义在哪呢?
 
 
六、武统台湾的悖论和立论
 
在两岸僵持导致和统渺茫的情况下,大陆的御用学者、强硬派官僚,海外亲共的华人学者、哗众取宠的自媒体,对武统台湾的说辞已经叫嚣好多年了。2019年还闹出“武统宣讲团”被拒绝入境台湾的事件。所谓的完成祖国统一目标,普遍流行的观点是:崛起中的中国必须要统一台湾。换句话说,只有统一台湾才能实现中国的真正崛起。比如胡锡进的观点:“台湾问题早已不是孤立的,实现统一是中国崛起这盘大棋中的一个重要环节。”
 
在讨论武统台湾是悖论还是立论,是否存在法理正当性的问题,首先必须要搞清楚什么是中国统一的问题。中国的统一以什么疆域和地界为基准,如何界定才算是完成了中国统一。1949年,中共建政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实际控制的领土范围并不包括台湾和澎湖诸岛。如此一来,很显然中共党国的统一基准应该往前推到1949年以前的中国版图。
 
如果按清朝时期的疆域来看,清初的疆土仍达1543万平方公里,包括今天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贝加尔湖、库叶岛等在内。1860年前的海参威还是清朝的固有领土。上世纪九十年代,在库页岛还发现了乾隆时期的界碑,上面刻有一副对联,上联是:七旬天子古六帝,下联是:五代孙曾余一人。如果按清朝移交给中华民国的疆域版图作为衡量的标准,包括蒙古国、唐努乌梁海,外兴安岭等地,都属于中国的领土。如果按此基准,按中共一贯“自古以来”的论调,那么中共党国该统一收回的领土实在是太多了。只是因为这些地方被黄俄劫匪抢夺去了,被“祖国苏联”霸占了,中共党国就不敢提了。
 
不仅如此,1962年的中印战争中,共军在胜利占领东段藏南地区的情况下,却单方面宣布停火撤军,把已经是囊中之物的领土主动乖乖地让了出去。这种古今中外战争史上的荒唐之举,让全世界的人都匪夷所思。还有,毛泽东轻率地把夜莺岛送给越南,把长白山天池以东割让给了金家王朝。江泽民时期,把黑龙江大片领土偷偷割让给了俄罗斯。中共政府将中国领土割让出去,中国公民却无权知道,版图竟然成了国家秘密。这是什么悖论?那是什么统一基准?那是什么“中国领土一点都不能少”的爱国论调?
 
从1624年起,台湾已经有185年完全脱离大陆中央政府的行政管辖。1945年,台湾从日本人手里收回是中华民国政府抗战胜利的战果之一。台湾的归属和1949年后才成立的中共党国没有任何关系。况且台湾至今还是中华民国有效管辖的领土,并未沦落外族和外国之手,中共武统台湾立论根据何在?因为台湾现在是中国人占领的地盘,中共才敢如此蛮狠不讲道理。这不是政治霸凌和强盗逻辑吗?
 
如果按某些亲共学者的大国崛起就必须统一,就必须收回领土的论调。日本曾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日本是不可质疑的超级经济大国,依此论调,日本就有了必须从俄国人手里收回北方四岛的理由。同样,韩国早就是世界经济大国,韩国就有了统一朝鲜半岛的理由。很显然,如此论调在法理上行不通的。由此推论,武统台湾没有任何正当理由。
 
七、美国与中华民国恢复邦交的战略意义
 
中华民国曾经是同盟国的三大巨头之一,还是联合国的创始会员国。中华民国的外交成就是非常卓越,其影响深远直至当下。特别是宋家和孔家与美国上层和西方宗教界的密切关系,使得美国与中华民国的邦交关系广泛深厚且源远流长的。特别是二战期间美中超级友好的同盟关系,使得两个国家共同战胜了日本帝国的武力扩张。这是美台恢复邦交的历史渊源和法理基础。
 
1972年,尼克松总统访问北京,进而在1979年美国与中共党国建交,那是出于孤立苏联阵营的战略考虑,并不是中华民国自身的问题造成的。另外,1971年中共党国已经正式进入联合国了,美中相互接触的条件才具备并逐渐成熟。如今苏联早已经解体,曾经的战略意义已经不复存在了。相反,如今中共党国已经成为美国头号的竞争对手。俗话说,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美国再次联合台北抑制北京的战略需要已经降临。
 
在当下“一国两制”无解的情况下,一方面台湾当局只有维持中华民国的国号不变,以防堵中共寻找武力攻台的任何借口。另一方面,美国与中华民国应该尽早正式恢复邦交关系,提升中华民国的国际地位,帮助其重新恢复联合国席位,以及加入其它重要的国际组织。只有在这种情况下,台湾才能消除共军的武力威胁和肆意恫吓。虽然早在2015年,中共就有过:“即使涉及领土主权,中国也绝不轻言诉诸武力。”   的表态。但这不是绝对不使用武力解决台湾问题的承诺,也更不是北京政府的近期表态。
 
如果美国和中华民国早日恢复邦交,以中共以往的实用主义态度,会使得北京政府不太可能与美国断交,共军最终也不敢武力攻台。如果北京政府识时务的话,应该接受这种既定事实,既有利于大陆的和平稳定,也有利于台湾同胞的福祉。以中共党国现有的势力,还不至于与美国彻底断交,甚至因为台湾问题而与美国动武的地步。就如当年林彪劝毛泽东不应该出兵入朝作战,不要因为朝鲜半岛而打乱整个中国。台湾对整个中国来说,毕竟只是一个小岛,如今的中共应该不会为一个小岛而贸然打乱整个中国。
 
在当今历史条件下推动美台邦交,既符合美国在亚太的战略意图和政治利益,又保护了台湾的民主成果不被摧毁,也有利于中国大陆继续保持和平稳定的发展环境。海峡两岸既实现了台海的稳定,也坚持了一个中国的原则,还消除了共同的历史问题,扫清了彼此的现实障碍。如此三赢的上上之策,各方何乐不为呢?
 
八、重温中美《上海公报》的具体内容
 
根据美国官方公布的《上海公报》英文版,<Joint Communique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nd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Shanghai Communique>, February 28, 1972)。美中双方阐述的观点并不统一,属于各自表述,求同存异,属于“一中各表”的基本态度。可以肯定,《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迟早会遭受与《中英联合声明》被宣布作废的同样命运,就看谁最先迈出那一步了。
 
比如第十一条:The Chinese side reaffirmed its position: the Taiwan question is the crucial question obstructing the normalization of relations between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 the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s the sole legal government of China; Taiwan is a province of China which has long been returned to the motherland; the liberation of Taiwan is China's internal affair in which no other country has the right to interfere; and all US forces and military installations must be withdrawn from Taiwan. The Chinese Government firmly opposes any activities which aim at the creation of "one China, one Taiwan", "one China, two governments", "two Chinas", an "independent Taiwan" or advocate that "the status of Taiwan remains to be determined".
 
翻译中文:中方重申其立场:台湾问题是阻碍中美关系正常化的关键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唯一的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早已回归祖国。台湾的解放是中国的内政,没有任何其他国家有权干涉台湾。所有美军和军事设施必须从台湾撤出。中国政府坚决反对任何旨在建立“一个中国,一个台湾”,“一个中国,两个政府”,“两个中国”,“独立台湾”的活动,或主张“台湾地位仍待确定”。
 
第十二条:[xiv]The US side declared: The United States acknowledges that all Chinese on either side of the Taiwan Strait maintain there is but one China and that Taiwan is a part of China. The United States Government does not challenge that position. It reaffirms its interest in a peaceful settlement of the Taiwan question by the Chinese themselves.
 
翻译中文:美方宣布:美方承认,台湾海峡两岸的所有中国人都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政府不质疑这一立场。它重申中国人自己会关心和平解决台湾问题。
 
特别注意的是:中方的重申“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早已回归祖国”,此处的祖国应该是中华民国。虽然美国强调“一个中国”原则,但并没有强调“一个中国”就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但也没有强调,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公报同时还强调,必须是中国人自己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美方表述的”China”应该理解为“中华”的概念更准确。
 
根据以往的世界外交史,既然中共党国可以不顾北韩金家独裁政府的反对而积极承认南韩民主政府并建交。不仅如此,中共党国既承认了民主德国还与联邦德国建交了。美国、英国等西方国家也都既承认民主德国也承认联邦德国。在这种国际惯例普遍认可的历史背景下,以及在北京政府宣布《中英联合声明》  是无效的过期文件的现实情况下,为了维护亚太的稳定和战略再平衡,美国等西方国家可以名正言顺地与中华民国恢复邦交。
 
九、“一中两府制”的双赢方案
 
回顾当代史,1949年中共建政后,翌年中共匆忙与苏联签订了《中苏友好互助同盟条约》[xv],从而与苏联捆绑在了一个战车上。表面上似乎中共党国更有了安全感,实则不然。那样一来,中共在外交上就缺少了灵活性和机动性,压缩了国际活动和拓展的空间。毛泽东毕竟还是缺少大国的战略思维,没有像南斯拉夫走外交中间路线。这样一来,斯大林在朝鲜半岛挑唆制造事端,毛泽东便掉进了斯大林预设的圈套,贸然出兵与美军在朝鲜战场短兵相接。使得中共党国与美国很快陷入无法调和的敌对状态。台湾亲美,大陆亲苏,各自被两大阵营捆绑而陷入敌对,增加了国共两党再度和谈的难度。
 
毛泽东是一辈子都没有出过海、越过洋的人,他不知道什么是制海权的战略,也更不知道什么是第一岛链的概念。毛泽东对台湾的战略重要性就更茫然不知了。如今难以解决的钓鱼岛争端,就是当时国共两党领导人目光短视的原因造成的。毛泽东是个战术家,但绝不是一个具有国际眼光的战略家。中共投靠苏联是第一大错误,中共参与朝鲜半岛的战事,而与美国为敌是第二大错误。这样一来,当初一旦错过,历史就已经过去七十年了。历史无法假设,现实需要面对,当下两岸政府只能寻求和平共处,互利共赢的新方案了。
 
客观地说,台湾因为一直受到大陆的挤压,而无法正常地融入国际社会,同时也无法消除台湾同胞内心的阴影和恐惧,影响了台湾的正常发展。中国大陆因为台湾问题受到西方牵制,成为较量的筹码而难以和平崛起。台湾成了中共想解决又难以解决,想放弃又不甘心放弃的历史难题。因为海峡两岸一直混顿不明的关系,无谓地消耗了彼此太多的资源;无故浪费了太多的财力物力去搞军备采购和竞赛;无端添加了太多的障碍去阻碍两岸全方位的交流与合作。当代中国,台湾问题给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带来了巨大障碍,这已经是无法评估的巨大损失。只有彻底摆正理顺了海峡两岸的关系,台海才会有真正的持久和平。
 
著名学者胡平先生有《台海关系从“一国两制”到“一国两府”》[xvi] 的建议,笔者认为“一国”的框架是行不通的方案。中共提出“一国两制”解决港澳回归的问题,本来就应该诠释为“一国两府”才行得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框架内,香港政府和北京政府就应该是“一国两府”的框架。唯有两府的关系不完全是中央与地方的隶属关系才不会出问题。比如司法独立等。如今香港出现的一系列问题,恰恰就出在北京把香港政府完全当作了一个地方政府所造成的后果。台湾问题与香港问题还有很大不同,此处不作详细阐述了。
 
解决台湾问题,只有在“一中两府”而不是“一国两府”架构才能行得通。两者的内涵不同,不能混为一谈。根据目前两岸的现实情况,“一国”就是一个国家,根本无法定义其法定名称,不管如何定义任何一方都不会接受。必须强调的是“中国”只是一个简称,不是法定名称。此处“一中”是指一个中华。在一个中华框架下有两个国家,即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两府”是北京政府和台北政府。当然,胡平先生在文章最后也讲到了 “一中两府”观点。就如曾经的民主德国与联邦德国那样相互承认的关系。两岸只有这样的方案才有可操作性。否则,两岸关系还会和以前一样,不是僵局就是死局,最后不是鱼死就是网破。在当下中美较量的压力下,北京政府接受这种方案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在当下海峡两岸社会变革不同步的情况下,只有实行“一中两府”才是三赢稳妥的上上之策。共产世界与自由世界的较量之下,通过美台恢复邦交促成在一个中国框架内实现“一中两府制”的既定事实,应该是一个最优化的不二选项。为何中国人不能有大格局,大胸怀、大智慧来寻求两岸的和平方案呢?为何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华民国不能并肩站立在世界东方呢?为何双方不可以同时进入联合国等其他国际组织呢?为何双方不可以互相承认彼此建交平等对待呢?
毕竟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历史责任和使命,暂时能实现这一步就是中华民族的福祉了。在历史的将来,海峡两岸能否完全统一,又该如何统一,那就留着后人去考虑了。
 
 
结语
 
台湾是浸泡在太平洋中的一座美丽海岛,被大陆同胞称之为宝岛。期待台湾孕育成熟的海洋文明与大陆的黄土文明有机地结合在一起,为中国大陆的社会转型提供助力,树立标杆,输送经验。一旦海峡两岸实行合中有分、分中有合的“一中两府制”的政治架构,必然会成为中国真正复兴的强大动力,也必将成为中华民族屹立于世界东方的坚定磐石。
 
 
 
=================================================================================================
 
 

[1] 百度词条:海权时代,https://baike.baidu.com/item/海权时代 。海权时代是指一个濒临海洋的国家和地区拥有海洋权益并自由、自主地享有、利用海权开展社会政治经济军事科研等一切活动的时代。

 

[1]  维基词条:第一岛链,https://zh.wikipedia.org/wiki/第一島鏈 。第一岛链是指东亚的海岸线往东向太平洋岛屿北起日本群岛、琉球群岛,中接台湾,南至菲律宾、大巽他群岛的链形岛屿带之间的广泛海域。位于朝鲜半岛南方的大韩民国有的时候也会被视为第一岛链的一部分。

 

[1]  https://zh.wikipedia.org/wiki/尼古拉斯·斯皮克曼  尼古拉斯·斯皮克曼(Nicholas John Spykman18931943),美国著名地缘政治学家,曾任职耶鲁大学国际研究所,以“边缘地带论”闻名于世。

 

[1]  https://zh.wikipedia.org/wiki/澎湖寨巡檢司  澎湖寨巡检司,或称澎湖巡检司,设置于澎湖群岛。设治时间以1281年(元世祖至元十八年)的考证最为早,也就是根据一般史书及《元史》、《新元史》,考定:“蒙元世祖远征日本因风失败,迂回台湾,道经澎湖设治澎湖,企图进取台湾,作为征日本之准备。”

 

[1] 维基百科:https://zh.wikipedia.org/wiki/土牛界線 土牛界线又称土牛、土牛沟或土牛红线,是由台湾清治时期普遍设置的界线。清朝政府采原汉隔离政策,承认原住民自治土地权,并有种种措施来防止汉人侵垦台湾原住民生活领域,时称“番地”。该界线主要功能即在在于区分汉人与原住民的生活区域,避免双方的冲突;或是汉人与原住民相结反清,而事实上,土牛红线也代表清朝与原住民政权的分界线(实为国界)。也称为土牛、番界,在日治时期又写做蕃界。

 

[1]  维基百科,https://zh.wikipedia.org/wiki/中华苏维埃共和国

 

 

[1] https://www.wikiwand.com ,中华民国自由地区,涵盖范围包括台湾及其附属岛屿。

 

[1] https://zh.wikipedia.org/wiki/漢賊不兩立,在蒋中正总统时期,对于中华民国的外交政策与政治意识型态一种非正式表述,概括了当时中华民国政府的一个中国政策。

 

[1]  百度百科:《清帝退位诏书》

 

[1]  http://www.taiwannation.org.tw/taiwan/constit.htm 《台湾共和国宪法草案》

 

[1]  https://zh.wikipedia.org/wiki/台灣共和國  指台湾独立运动支持者主张以台湾岛一带的岛屿树立的一个国家。

 

[1] https://www.voachinese.com/a/larry-diamond-on-china-challenge/5548782.html著名学者戴蒙德警告:中共武力攻台威胁绝不是虚张声势

 

[1] https://www.douban.com/note/488424499/ 《人民日报》1962922日社论

 

[1]  http://www.china.org.cn/english/china-us/26012.htm  <Joint Communique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nd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Shanghai Communique)>,  February 28, 1972

 

[1] 百度文库:https://wenku.baidu.com/view/9ad4f3f59e314332396893ac.html

 

[1] 中美印象,http://cn3.uscnpm.org/  胡平:台海关系从“一国两制”到“一国两府”
 
=================================================================================================
 
 


关键字: 吴称谋 论 台湾 的 战略地位与未来
文章点击数: 1533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