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26/2020              

马萧:共产党人与多样性

作者: 马萧

将共产党与多元主义相提并论是一件很荒谬的事情,然而,当荒谬流行于世足够长久,那么,人们就有可能将它视为世界本身的组成部分。很长时间以来,人们已经习惯听命于世俗意义上的成功哲学,全身心地投入到对物质财富的狂热追逐之中,他们将道德视作实现这一目标的绊脚石,从而对那些不断腐蚀自己良心的东西听之任之;很长时间以来,人们已经失去了倾听真理的声音的能力,即使真相全然地裸露在他们面前,也无法打动他们那副坚硬、冷酷而又世故圆滑的铁石心肠,任由谎言统治和主宰整个世界。
 
 共产主义受难者
 
 
共产主义在本质上是一种一元化的绝对统治。在共产党人眼里,只有一种哲学、一种思想、一种理论是唯一正确的,那就是马克思主义和围绕这一“历史真理”建立起来的有关政治、社会、经济、文化乃至道德伦理等一整套世界观和方法论的实际运用。为此,共产党创造了一套复杂而又无孔不入的监视和操纵机制,并将这种被毒化了的、令人窒息的生活方式扩散到整个社会的方方面面。
 
在这样的精神氛围中,每个人都在时刻提防并随时做好攻击他人的准备,与此同时,他也受到来自整个社会的怀疑和猜忌,所有人都主动或被动地卷入其中,受到来自党的审查以及自我审查。这种相互防范和内耗的互动过程构成了人与人之间的基本关系,并在这种关系之上构筑起一个共产主义社会的全部规则和运行框架。一个人,只有彻底地融入到这样的环境,才能真正体会孤独、冷漠、无助和绝望这些词汇的真实含义。
 
而在共产党人内部,存在着一种“同志般的友谊”,这种友谊,并非建立在信任和彼此认同的基础之上,而是建立在党的命令和铁的纪律之上。因此,这种友谊必须完全排除和摒弃党员个人的意志和真实情感,他们可以面无愧色地出卖和揭发身边最亲近的人,同样地,他们也可以毫无保留地赞颂和服从于一个糟糕透顶的人,这一切,完全取决于党的需要。
 
如果说多元主义是承认生活的神秘、复杂和世界的多样性,从而赋予人们选择的自由权利;如果说多元主义是打破人类自身所固有的封闭、狭隘和局限性,促使人们用一种开放的心态去面对各种信仰、思想、观念和情感;如果说多元主义是用一种平等的眼光去尊重世界上的每一种文化和文明形式,接纳差异,容忍反对,那么,一个不言自明的事实是,共产党的政治文化与多元主义是不可调和的。
 
毫无疑问,多元主义建立在一系列正确的信念之上,它的核心是捍卫人权和人的基本尊严,是让一个人能够真正有条件成为他自己的一门政治哲学。它同那些具有普遍适用性的人类品质有机地联系在一起——自由、诚实、信任、友谊、爱和责任——这些基本的人类品质不会因为信仰、国家、民族、肤色、党派或世俗制度、法律和习俗的不同而可以任意加以歪曲。
 
事实上,多样性,意味着对一致性和全体服从精神的否定,意味着人们可以根据自身的想法去创造并向世人展现自己的独特个性,而不是让自己异化成一个被动的历史客体,强迫自己屈服于周围的外部环境,并与之协调一致。而共产主义则是相反,只要是在共产党人掌握了权力,能够按照他们的意志来改造社会的地方,就不会有多元主义的容身之处,他们会本能地压制其他一切不同的声音。两者既不同源,又不同路,它们之间是一种有你无我的零和关系。
 
正因为如此,在过去的“冷战”时代,那些头脑清醒的人们从来不会把苏联和东欧的共产党政权与多元主义的思想相提并论。然而,世界的戏剧性在于,今天,共产主义的统治哲学非但不被视为多元主义价值的破坏者和终结者,相反,它堂而皇之地成为多元主义大家庭中的正式成员,受到普遍的认同。在某种意义上,它还被视作全球化体系下世界多样性的一个成功典范——对于那些被实用主义政治和马基雅维利式的权谋术膏油了心智的人们来说,一个强大的共产主义中国,不仅仅涉及到巨大的商业利益,更重要的是,它还是对抗和瓦解美国及其主导的国际秩序的一支政治力量。
 
如果说当初将共产主义中国纳入到自由世界,是出于一个理想主义的美好动机,认为这种接触可以促使一个卑鄙龌龊的共产党政权放下成见,拥抱多元主义,并最终走向自由化的道路,那么,到今天,当那些自由世界的成员们为最初的错误决定而开始支付账单的时候,依然还有人固执地保守这种天真的想法,继续认为这个已经獠牙外露的极权主义政权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合作伙伴,又是一种怎样的目光短浅和精神上的匮乏?!
 
对于我们这些在共产主义阳光的灸烤下艰难挣扎的人们来说,有一件事情是确凿无疑的,那就是——无论是在过去、现在还是未来,和一个共产主义政权进行合作(无论是在哪个领域以及何种程度上的合作),都不会为多元主义的价值增添哪怕是一点点光彩,更不会为这个世界增进哪怕是一点点自由,相反,这样的做法只会给自由的敌人反噬自由本身开辟一条便捷的通道,让世界从此变得更加污秽和混乱不堪。
 
然而,今天的政治现实却是,一旦有人戳穿这个并不高明的谎言,呼吁人们直面真相,指出共产党以及社会主义制度的独裁本质,抵制共产主义在全球范围内的扩张,还会被当作抵制全球化和对世界多样性的攻击,将它归入到孤立主义和排外情绪的恶名之下,甚至被视为一桩地域和种族歧视的严重罪行,受到谴责和批判。
 
也许有人会说,我还能够自由地写作,这足以证明共产党政权的开放程度和它的宽阔胸怀,或者至少表明在一个共产党社会,已经开始存在某种自由化的迹象,那么,这是因为他们并不了解,也无意去了解,像我们这样的人所承受的压力和为此付出的代价。
 
2020年4月27日
写于“取保候审”期间 
 
 
关键字: 马萧 共产党人 与 多样性
文章点击数: 1555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