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9/3/2020              

白话:美国会打中国和中国会回到合作社时代吗

作者: 白话

 
1.美国总是能做出正确选择
 
    今年是抗战胜利75周年,那种惨烈的人类史永远不要再现!任何所谓不怕打仗不怕战争,甚至给世界一种感觉其对战争似乎还“欣欣然”者,都会受到一切爱好和平的人们唾弃。像张唯为、金灿荣、胡锡进、陈平之流,历史一定会证明他们是“妄人”,是无耻之徒。
因晚上睡得早,加之这辈子都是早睡早起,所以一天之中精神头最好的时间就是早上。
天不亮躺在床上看微信。看到两个帖子,一个帖子写的是比死亡更可怕的是精神死亡,说人其实“可以精神先于肉体死亡”。我信。另一个帖子是抗战老兵的后代在公众号发表的文章:《写在抗战胜利75周年:若有战,谁来保卫中国?》
读不一会儿,不争气的眼泪就出来了。文章说,父亲因为“站错队”,参加的队伍“不正确”,“后半生一直都在社会底层苦苦挣扎,没有单位、没有退休金,靠子女养老”。
今天不要唱高调,就是想听实在的。家中有抗战老兵,特别是看到一些参战国家对至今尚存的抗战老兵像对待国宝一样,后辈心里不免有点“那个”,不知还有什么人不理解。
作者在公号文章中说:“晚年的时候我和他讨论:‘如果现在又有人侵略中国,会是什么人来保卫中国呢?如果你仍然那么年轻,你还会去吗?’”
作者的父亲也就是那位抗战老兵:“他思考良久,说到:‘你知道的,当年很多富家子弟也投笔从戎了,飞行员和远征军里富家子弟和大学生很多。全民抗战啊!我也许还会出去吧,但如果政府还是这么对待参战老兵,如果参战的都是老百姓的孩子,不会有人义无反顾了吧?谁知道呢?唉……’”
作者说“那声叹息,围着我们久久不能散去”。“父亲至死都无法释怀的,是中国抗战老兵即使如他长寿至百岁者,一辈子也无法像美英法俄等国的二战老兵那样犹如‘国宝’,体面地参加哪怕是一场庆祝二战胜利的游行……没有,从来没有过。”
看到这儿,自己的泪水止不住溢出眼眶。对此,我们能评论吗?不能。肯定不能。所以说,一边为这位抗战老兵所受到的不公流泪,同时也为自己的“无能”伤心。设想,这些年尽管抗战老兵没有受到应有的尊重,我们现在知道错了,应该反省,可以批评,那样,也会减轻一点包括我这个作者在内的整个国家的“负罪感”。
然而,七十五年了,这种国情一直没有出现。
说到这儿,有心的读者可能看出来了:你说跑题了吧!你的题目不是丘吉尔的那句话吗?
是。我没有忘记。怎么可能忘记。
丘吉尔那句话是在央视近期又重播的《二战中的关键一天——罗斯福》中听到的。我们知道,如果当年没有丘吉尔坚持抗战的决心,如果没有美国参战,形成强大的“世界反法西斯联盟”,二战会打成什么样,要打多少年,所有抗战国家还要有多少将士牺牲,都很难说。
转眼二战胜利七十五年了,不用说,那个激情四射有着极高文学天赋(曾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丘吉尔也早死了。但二战的历史证明,丘吉尔的思想认识以及选择是正确的,包括当年他说“美国总是能做出正确的选择”同样正确。
现在虽七十多年过去,至少死了整整一代美国人,但美国的社会制度没变,美国的法律没变,美国大的国情没变。既如此,我等相信,对这个世界,包括对中国,美国也一定会再次做出“正确的选择”——若再说得直白一点,就是,我不相信美国会跟中国“开战”,或者说美国会“打中国”。
 
2.你想回到合作社时代吗
 
前天,有朋友转来一门户网站消息,强调改革开放以来,国有企业取得巨大成就,“功勋卓著,功不可没”,这主要是因为有“坚强领导”。所以说,只要坚持这种“坚强领导”,认识到国有企业的“政治本质”,国有企业就一定能“做强做优”,发展得更快更好。
昨天,还是那位朋友,又转来一条有关合作社消息,给自己的感觉,就像“胡汉三又回来了”一样。当然有人强调的是“符合省情、县情”。只希望千万不要再“符合国情”,不然,一旦全国普及,大家很快就不是去超市购物,而是进合作社消费。我不想回到合作社时代。
几十年过去,现在已是六十几岁的人了。下放前住的虽是小县城,比不得大中城市,可好歹县城南北还有两个叫“百货大楼”的商店。县城小,要买个什么东西,出门几分钟就能完成;加之那时没有现在这些消费欲望,感觉还算方便。什么时代才会有什么样的欲望。
人啊,千万不要说这也受不了那也受不了,没有什么受不了的。“吊起来都能挨”。哪个不信,就把他吊起来试试。文革时把人剃成阴阳头,脸上涂满墨汁,头上再戴个纸糊的高帽子,甚至还在脖颈上挂双“破鞋”,成千上万的人不也都受了,多大的高官不也都受了。
不是他们愿意受啊,是愿意不愿意,都得受。殷鉴不远,自己还记得清着呢!
下放乡下后,所谓公社,不过一条百米长的“街道”,二面是这个公社当时几个机构,其中除了一家主要卖铁锹、锄头、犁铧、连枷之类农民用的土产商店,还有,就是一家合作社。里面商品少得可怜,现在随便一个私人开的小超市都要比那时的合作社丰富一百倍!
当然,购买商品的消费者也寥寥无几。只有到逢集赶集(有地方叫赶场或其他名称)时,农民到集上买点要买的,然后走进合作社,扒在那柜台朝货架子上看几眼,然后怏怏地离开。那年头,能吃饱饭就是最大的幸福;夏天扯块布做件的确良衬衫就兴奋得不得了。
记得有次,说离我们县城有五公里远的鲢鱼山水库(整个信阳地区最大水库)的街头一家商店,正在卖一种的确良布,布脸较宽,同时几个人做,可以省点钱。于是骑车去买了一丈五回来,准备做三件男士衬衣:我哥一件,我二姐夫一件,我自己一件。我把布送到有几个人的集体裁缝店,负责的饶阿姨(原来是我们邻居后来搬走了)按我说的衣服尺寸大小,用尺子把布量了量,说她做不了——要不,请别人把布裁好,可由她店加工。
当时我们街道有个聪明人,姓周,父亲是新政权镇压的,因此连高中也没让考。他自己在屋中把高中课程全学了。由于脑子聪明,且是全才,在我这种笨人看来,他什么都会:会裁缝,会做衣服。音乐也会,懂创作,会乐器。此外,还能做居家的修理工,像缝纫机,他也会修。当时在街道作坊我们一起干过活,再加上那时时兴唱样板戏,他拉京胡,我开口。
因有这层关系,我找到他。他同样用尺子量了布,又把我说的衣服尺寸大小用笔计算了一下,说“够。但衣服领子后面和袖口里面需要拼接,不过那不影响”。我听了高兴得不行,当即让他把布裁了。然后拿到饶阿姨裁缝店。饶阿姨以及店里几个做衣服的都惊奇得不得了。
现四十多年过去,不仅再也不需要那样计算着做衣服,也更看不见到处都是穿着补丁衣衫的国民,而这一切都要感谢改革开放,感谢邓公把时代翻了过来,走上正道。
然而,谁也说不了,有没有又“翻回去”的可能。只是不知道有多少人愿意,反正我是不想。即使愿意的那些人,估计也并不希望回到四十多年前。当然喽,就算真要翻回去,也不大可能还回到那个时代,一是民众不答应,二是如此“开历史倒车”也说不过去。又当然,这一切或许都是我的想当然,即使“翻回去”也绝不是让民众“吃二遍苦受二茬罪”,而是做个“扬弃”,让民众过上更幸福更有尊严的生活。真那样,我又要喊阿弥陀佛了。
在此之前,也不知在多少篇小文章结尾处都这样喊过,然而都不如我这次喊的真诚、恳切。这一次真是万分希望,中国不要再翻回到那样的时代,因为我对那种时代有种本能的恐惧感,不为别的,就缘于自己是从那个时代过来! 
 
 
关键字: 白话 美国会打中国 和 中国会回到合作社时代吗
文章点击数: 1943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