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9/7/2020              

陈永苗:合法性危机与民国当归

作者: 陈永苗

 
 
 
在当代猛读和思考魏玛与纳粹德国的,都跳出命运长河的约束,俯视脚下的当下湍流漩涡的命运长河。魏玛共和国多少牛逼无比的知识精英,政治精英和经济精英,魏玛不可遏制地滑向纳粹和差点毁灭德意志民族的战争,因此身陷于湍流漩涡的命运长河,是不行的,得跳出,例如说喊什么劳什子改革或革命,傻乎乎的,都被卷在命运长河里,成为历史悲剧的一个部分。
 
只有跳出找来办法,才不是悲剧的一个部分。俾斯麦之前,俾斯麦之后,德国何曾不是改革与革命两种现代性力量在驱动,然后滑入动荡不安的魏玛,魏玛共和国动荡不安,何曾不是改革和革命两种现代性力量驱动滑入纳粹德国,要不是仁慈的美国,要是只遭遇苏联,德意志民族不灭了才怪。所以后发民族国家例如德国不摆脱改革—革命之传统路径,死路一条。我在改革—革命路径之外,斜斜生出维权—民国当归路径。至少是超越改革—革命路径的努力。
 
张千帆教授批判民国当归说的两岸分治,台湾民主机制效力不及于大陆,确实是天大的障碍。所以不信大陆改革已死者,很难相信民国当归,不信大陆崩溃在即者,很难相信民国当归。出埃及记中上帝所赐下的吗哪不落在帐篷之前,以色列人很难走出帐篷去领受。
 
中国大陆的大变局,不会限制在体制内,而且体制本身就是大变局的敌人和冲击的对象,一定会跨越49年前后,台海两岸之间,所以就是国号要改回中华民国的问题,国体回归民国,政体移植自台湾的问题。
 
在大陆,脱离改革派,与改革派脱钩。在香港,与民主回归派脱钩。在台湾,与国民党脱钩。在美国,美国与过去四十年的“中美国共同体”脱钩,到处在另起炉灶,退出各种世界组织。中美关系另起炉灶。
 
中美国被美国“杀”死,美国只要在美国内部,对渗透入美国内部的中国因素下手,就足以摧毁。可以说,以中美国为表现形式,改革开放的中国寄宿于美国躯体,美国只要自己对自己实行麦卡锡主义,就足够了。
 
海外政论家刘晓东说:美台建交势在必行。
 
 
抬升美台关系,即使是前川普的美国政府官员,反对中美关系冲突激进化那些,也是无话可说的。是保守和激进的统一选项。
当一贯单边主义的美国下定决心了,剩下的问题仅仅是如何清除中美国,中国想什么,假装和颜欢笑还是又哭又闹要上吊,丝毫动摇不了美国的决心。根本就不在意中国什么态度,清除就清除了。
以前美国打台湾牌是为了气中共,如今不是了,是美国当台海两岸的裁判让替补队员台湾热身活动活动。中美建交三个公报很危险,因为才是美国白宫的对外政策,而不是国际法双边协议,美方其实一直都是白宫才通过,而美国国会不承认,仅仅是政策,一翻脸就完了。
针对大陆体制你说好话还是说坏话,你都是零。说好话有了名气沾沾自喜的,是傻瓜;说坏话异议注定成不了气候。因此,呼召属于未来的事物,例如民国,才是要做。盯着中南海是最没效力的,这点岁月静好婊都强一些,至少顾好自己的生活。
 
小粉红嘴巴念着华为手机,其实只会买苹果手机,他们的知行是对立的。所以意识形态战斗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有办法给出其他选择。
民族主义始终是普通民众的朴素情感,带有宗教色彩和神秘主义特征。像带路党逆向种族主义的只能少数人,以真理在我感自慰,但改变不了少数人这种处境。因此要以更高的民族主义来改变这种处境,成为民国粉就是办法。
 
毛那么僭越,妄改国号还是后悔,国家是国家朝代是朝代,不管是北洋还是国民党还是共党,都是执政者所在的朝代,一个国家多个朝代,并不是一个朝代就一个国家,国民党兴亡无关于民国存亡。
 
我回到霞浦,听到一个国际知名的摄影家说“合法性危机”三个字。就想:民间的政治讨论真比知识界更贴近政治的心脏。政治讨论的时间节点应该在49年前还是49年后,该车应该滑到悬崖之下,谁还像知识界那样讨论该车怎么装修。
 
能说合法性问题的,就像能计较一个公司股权的,是股东,再小的股东还是股东。而在车内修修补补的,献计献策的,不过是九千万个公司职员之一。一个小区,物业公司持枪掌管了业主们的财产,于是业主也就成了物业公司的一颗小小螺钉。敢于说合法性问题还是业主,天天说物业公司如何改革如何修补的,即使成了国际知名的公共知识分子,一万个也顶不上一个业主。合法性危机其实与大陆民众对民国国体的承认,成正比。改革开放和49后出生孵化的铁蛋四五一代造成民众不再讨论合法性危机,同时不怀念民国。
 
美国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偿还湖广铁路的国债,是直接针对政府继承上的合法性危机下手。要么还钱把中国购买的美国国债抵消了,要么迫使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承认自己是“一个中国”的继承人。对于美国自己本身,该行为可以促成在美国内部法理和法律上厘清“一个中国是中华民国”,而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剥夺其在美国法上的合法性。
 
最近香港前总督彭定康起诉到国际法院,要求确认《中英联合声明》无效,理由是与英国签订协议的是满清,而中共政府没有继承满清债务,不是继承人。
与湖广铁路国债案重翻一样,都是冲着中国大陆政权的合法性危机,用国际法打击,属于狠招。国际法对中国出路的决定性是整盘的,全局的。马英九总统退休之后颇为可惜,身为国际法博士,退休后可以搞国际法救民国,国际法保民国。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从国际法上来说,49后一直存在合法性危机,所以49后对国际法学科和国际法打压得厉害,因为一讨论国际法,他就危险了。到了中美建交后有所缓解,如今美国一翻盘,合法性危机又来了。新华社一直在作弊,通过state 一词,把政府在宣传意义上作弊为国家,不说国际法就是国内法上,政府和国家都是两回事。在国内法上这种作弊不好识别,也没机构作出区分的判决,但在国际法上,二者就是两码事。 
 
 
关键字: 陈永苗 合法性危机 与 民国当归
文章点击数: 1279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