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9/17/2020              

王维洛:茅于轼关于三峡工程的千古一问

—— 水库退役后的状况和后果为什么不见论证

作者: 王维洛

1989年2月底戴晴主编的《长江长江》一书由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戴晴等把《长江长江》一书弄到两会代表住的宾馆小卖店里,后来得到的信息是,姚依林承诺三峡工程在五年之内不会讨论决策。六四之后,这本《长江长江》被当作为动乱作舆论准备而下架、焚烧。2020年李南央主编的《三峡啊》一书由美国溪流出版社图书出版社出版。该书分为两部分,上半部是1989年2月由戴晴主编,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长江长江》的全部内容。下半部是李南央选编的反对三峡工程代表人物无法在大陆正式发表而散落在网上、或中国大陆以外出版物上有代表性的文章。许多读者已经拿到此书,李南央也已经收到非常正面的反馈。
 
 
 
 
 
 
《长江长江》一书中收录了茅于轼先生的一篇文章,题目为《水库退役后的状况和后果为何不见论证》,当年茅于轼先生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中国经济评论》主编。
文章很短,但是提出几个很尖锐的问题:
第一:水库退役后的状况和后果是什么;
第二:恐怖分子袭击;
第三:三峡工程决策问题;
第四:参与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的专家的责任问题;
第五:三峡工程评价标准问题。
2011年茅于轼回忆说:可能就是人家没有想到的问题我想到了。
 
茅于轼先生的伯父茅以升是中国著名的桥梁学家,建造了杭州钱塘江大桥。笔者小的时候住在杭州之江大学的教师宿舍,在六和塔旁,正好面对钱塘江大桥。茅于轼先生回忆说,当时浙江省建设厅厅长对茅以升说:钱我来搞,人随你用,但有一点,桥修不好,你我都得跳钱塘江。
 
这里说的是工程责任问题。钱塘江大桥工程的责任人两位,浙江省建设厅厅长负行政责任,茅以升负技术责任,钱塘江大桥质量有问题,两人都得承担责任,都得以死谢罪。
 
那么,三峡大坝工程修不好,谁必须跳长江?邓小平?江泽民?李鹏?万里?钱正英?张光斗?
 
从法律上来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兴建三峡大坝工程的最终决策者,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要负责,全国人民代表要负责。参加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五次会议对三峡工程投票的2633位人民代表要负责,不管他(她)按的是赞成键还是弃权键还是反对键,还是干脆没有按键而是愤怒地退出会议大厅。而且,这是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最后一次会议,其中许多代表在第二年就已经不再是代表了。
 
如果真要把责任推到这2633位人民代表头上,他们可以反问:谁让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对三峡大坝工程决策负责?宪法并没有确定要给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这样的任务。是中共中央、国务院用一纸红头文件让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对三峡大坝工程进行审查、决策。而是中共中央、国务院给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布置任务时违反宪法的。
 
茅于轼又谈到参加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的几百名专家的责任问题。没有法律条款,也没有行政法规,规定参加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的几百名专家要负责的。茅于轼指出:在几百名专家谁都不负任何责任的情况下作出的论证,并根据这个论证来做决策,真是太危险了。
 
再有一个就是恐怖问题,茅于轼说,这个问题现在还没有,以后会不会有?如果恐怖分子选中三峡大坝作为他的威慑手段,该届政府不知要怎么埋怨那届花了钱,给歹徒造成优势的班子呢!可见茅于轼是相当有远见的。
 
2001年9月11日恐怖分子袭击美国,震惊世界。距离茅于轼撰写这篇文章的时间超过了十二年。2013年9月李克强颁布《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安全保卫条例》,条例自2013年10月1日开始施行。条例规定,禁止在空域安全保卫区进行风筝、孔明灯、热气球、飞艇、动力伞、滑翔伞、三角翼、无人机、轻型直升机、航模等升放或者飞行活动等等。有专家说,三峡大坝不怕原子弹。可是专家这些看法没有能够说服李克强。李克强还是派了4600名武警官兵来保卫三峡工程。据说三峡大坝作为国家反恐重要目标,直接关系长江中下游防洪体系内几亿亩耕地和几亿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据官方报道,这4600名武警官兵及时处置危害执勤目标事件50多起,抓获不法分子500多人,保卫了三峡大坝的安全。看来对三峡大坝怀有不良企图的不法分子还真不少。如果没有这4600名武警官兵的保护,三峡大坝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灾难。问题是:谁来承担三峡大坝作为国家反恐重要目标的费用?在三峡工程的经济效益评估中计算了这笔费用吗?算下来还是收益大于投入吗?
 
茅于轼最后指出,还有一个问题不太清楚,似乎双方的论证都没有涉及到:任何一个工程都是有寿命的。对于三峡工程人类少有的工程,就算服役的时候种种问题都考虑到了,退役以后呢?大家知道埃及的阿斯旺大坝产生了许多问题。三峡大坝呢?为什么不见论证它寿命结束时的状况和后果?目前核电站在全世界前途不妙,为什么,就是因为其退役后这块土地永远不可使用了。再比如三峡的景观,现在看来它的价值不及发电,但再过几十年呢?也许到那时几十亿度电很容易获得,也许电已为其他能源替代,可三峡不会再有,失去的就永远失去了。判别的标准是有时代性。
 
三峡工程退役以后怎么办?这个问题至今没有讨论过,也没有答案。同样没有答案的是三峡工程的使用年限。中国水库大坝使用寿命最短的要数位于黄河郑州的李岗水库大坝与山东聊城的位山水库大坝。李岗水库大坝位于黄河三门峡水库大坝下游,1960年5月投入使用。三门峡水库由于拦截了黄河泥沙,造成严重的水库泥沙淤积问题,危及关中平原甚至西安市的防洪安全。为了救三门峡水库的命,周恩来批准进行改造工程,三门峡水库不再截留泥沙,但造成了下游李岗水库和位山水库的泥沙淤积,增加了洪水威胁。1963年7月,岗李水库大坝被炸毁,位山大坝也被炸毁,使用寿命仅仅三年。其实拆毁水库大坝并不是一件难事,中国政府有经验,而且先于美国政府就开始主动拆除大坝了。水库大坝使用寿命比较长的有丰满水库大坝,它也是与三峡大坝一样的混凝土重力坝。丰满水库大坝始建于1937年,2007年国家电监会认定丰满大坝为病坝,2012年国家发改委批准在原坝址处下游120米处再建一座新坝,老坝将被拆除,留下部分坝体作为纪念遗址。2018年12月12日随着爆炸声丰满老坝结束了它的寿命,一共八十一年。三峡工程论证技术总负责人潘家铮说,三峡工程是长江上的钢铁长城,千年万年不会跨。但是他还是没有回到茅于轼关于三峡工程的千古一问:三峡工程退役以后怎么办? 
 
 
 
关键字: 王维洛 茅于轼 关于 三峡工程的千古一问
文章点击数: 1299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