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9/22/2020              

廖亦武:一个庞大帝国对一个渺小诗人发动的种族灭绝战争

作者: 廖亦武

2020年5月30日深夜,五十余名武装警察包围云南省楚雄城中的一幢普通居民楼,抓捕了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八五后先锋诗人王藏。
 
天上布满星星,楼下塞满警车。 众鹰犬兵分几路,从楼道和电梯,以及左右单元的楼道和电梯,潮水般向上翻涌,几分钟就交织成天罗地网。 当房门突然炸响,刚刚躺下的王藏夫妇弹簧般从床上蹦起,急急忙忙穿戴,四个孩子也吓醒了,齐声大哭,声震屋瓦。 王藏冲出卧室,抵拢房门,掏出手机开始拍摄,而王莉芹紧紧搂着孩子们。
 
外面叫开门,王藏不开,外面就轰轰撞击,王藏连骂强盗,第五声"强盗"尚未落音,门板就脱离门框,砰地一声直倒下来。 王藏转眼被五只鹰犬按翻在地,反扭胳膊上铐,由于警察们都是手肘和膝盖齐崭崭碾压,撕裂般剧痛的王藏禁不住哀嚎,随即短暂休克。 王藏妻子王莉芹见状毛骨切换然,就尖叫一声"你们",可话音未落,也被按翻在地,堵住嘴巴。 孩子们失去母亲庇护,就躲进落地窗帘继续大哭。 这也太夸张了,本已万籁俱寂的整栋楼,整个居民小区,刹那间如死火山苏醒沸腾,数百人匆匆起床围观。 为了警告大伙儿别太靠近,警笛凄厉地撕裂夜幕。
 
 
 
王藏妈妈、弟弟和妻妹赶来驰援,结果也被抓捕。 这一大家子,六个大人,四个小孩,统统被扭送派出所,陪王藏熬了一宿。 所有人都被没收手机,查禁微信账号,严防与外界联络。 次日下午开释时,为首的警官特别警告大伙儿:"不准透露王藏的任何情况,否则将严惩不贷。 "
 
可王莉芹作为四个孩子的妈妈,顶梁柱爸爸出事儿,一筹莫展的她,只能向外界求助。 自己手机被扣押,她就用王藏弟弟的备用手机,翻墙在推特发送SOS,还附录了四个孩子(最小三岁、最大十岁)齐声呐喊"爸爸回家"的视频——六年前她也是这么做的,当时王藏因为窜通北京宋庄的十几个艺术家,一块撑伞拍照声援香港占领中环的雨伞革命,而被监禁九个月。 由于在狱中被酷刑,五天四夜不准睡觉,致使心脏病突发,差点死于非命。 消息传出,王莉芹五雷轰顶,情急之下,就将襁褓中的幼儿挂在胸前,高举"王藏无罪"大纸牌,率领另外两个儿女,呼叫着"还我爸爸"的口号,在艺术村中游行,惊动当局。 不知是哪一位当权者偶发善念,已被起诉的王藏几天后被释放了。
 
 
然而这一次,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的非常时期,警察说"就没这么便宜了"。
 
6月7号,在王藏被抓一星期后,王莉芹被抓,都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论处。 王藏的罪证是2014年至今的网络文字,包括大量先锋诗歌,其中一首《入狱》只有两句:
 
我想把你关久一点。

关久了就有故乡的感觉。
 
 
还有一首《杀人狂》,出自诗集《我终于成为精神病患》:
 
 

做一个杀人狂。
无数次将自己杀死。
这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能避免法律的严惩。
以及警察的棍棒。
还能得意洋洋地。
获得新生。
  
還有一首《厌恶呼吸》:
 
 
我厌恶了空气。
空气中包裹着。
我看不见的刀片。
我厌恶呼吸。
每天每时每刻的每次呼吸。
总把那些隐形的刀片。
吸进体内。
在心脏上。
划出道道伤痕。
 
 
不知道有多少中国人读了王藏的诗会有共鸣? 至少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首的、从中央到地方的警察同志们是有共鸣的,否则这些诗就成不了"煽动颠覆国家"的罪证。 他被捕前的两个多月,翻墙上脸书,顺手发给我一首《赶紧自杀》。 其时,清华大学的许章润教授的名篇《愤怒的人民不再恐惧》传诵一时,于是我将诗题改为《恐惧的人民赶紧自杀》,在新书《当武汉病毒来临》第三章里引用:
 
我怕我失去这仅有的权力。

我得赶紧自杀。

否则某天被人杀害。

还被法官判定为。

自杀。

我这不是叫。

死不瞑目吗?

再说。

只有我自己

能将我彻底杀死。

别人把我杀死了。

我还会在他的梦中活过来。
 
 
 
也许,这些剃刀般锋利的先锋诗歌令网络管理员深感冒犯,所以要治作者的罪,可作者妻子与诗文无涉,也不参加任何政治活动。 她被治罪仅仅是因为公开求助,告诉别人"丈夫被抓"——这也极大藐视了警方"不准透露王藏的任何情况,否则将严惩不贷"的禁令。
 
接着,王藏弟弟被抓捕,从此销声匿迹,因为他不仅藐视禁令,还与警方争辩:"父母被抓走,四个孩子饿死怎么办? "
 
再接着,王藏妻妹被抓捕,这条"在这场庞大帝国对一个渺小诗人发动的种族灭绝战争"中唯一的漏网之鱼,某一天从失去自由多日的王藏母亲和四个孩子身边离开,伤心欲绝,一时冲动,竟冒险翻墙将王藏夫妻的两份《逮捕通知书》公布于推特新号,激起一片哗然。
 
 
 
就这样,整个家族都因"违法走漏风声"被抓捕,自此联络全断,外界再没有王藏母亲和四个孩子的任何消息。 各地维权人士对他们的物资支援,包括寄给孩子们的米面油盐、衣裤鞋袜等等,都石沉大海。 有人试图接近他们"画地为牢"的楼道,却被警方强制驱离。 作为与王藏从未谋面的文友,我在脸书上写道:
 
先抓捕诗人;再抓捕诗人妻子;

随后抓捕诗人的弟弟,昨晚再抓捕诗人的妻妹;

诗人的爸爸57岁就死了。

诗人的妈妈,一个贫病交集的老人是四个孤儿的唯一依靠。

 

他们会不会抓捕诗人的妈妈?
 
 
他们抢走孩子的一切。 企图让孩子永远失去父母。 如果有一天,有人发现四个孩子倒毙在街头、河流、桥下或茫茫田野,浑身伤痕,请千万别吃惊。 他们在香港和新疆都是这么干的......
 
 
这一切都会过去。 所有的罪恶都会被遗忘。 1989 年的天安门大屠杀会被遗忘(最小的遇害者才九岁) ; 2014 年的雨伞运动会被遗忘 ; 2019 年的的光复香港、时代革命会被遗忘,成千上万的香港孩子被杀戳、被、被失踪会被遗忘,新疆洗脑营会被遗忘,西藏几百佛教徒自焚会被遗忘——将来的人们记不住抗争者和受害者的名字,这么多的被抹去的名字,就像天上的星星, 谁也记不住这些星星或这些为自由而牺牲的孩子的名字......
 
因才华和勇气出众,到访中国的德国总统高克夫妇曾在驻北京大使馆接见王藏一家,并合影留念。 我当时看见,替他高兴——因为高克总统在1989柏林墙倒塌前,是前东德最有影响的人权牧师,许多年来,一直在德国民众中享有最崇高的威望——为营救刘晓波夫妇,已进行一名营救刘晓波夫妇,是营救刘晓波夫妇,是营救刘晓波夫妇,是营救刘晓波夫妇,是营救刘晓波夫妇,是1989柏林墙倒塌前,是前东德最有影响的人权牧师,许多年来,一直在德国民众中享有最崇高的威望——为营救刘晓波夫妇,是营救刘晓波夫妇,是营救刘晓波夫妇,是营救刘晓波夫妇,是营救 我与高克总统夫妇有过不少通信——我以为这是一张超级国际保护伞,可谁能料到"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这个被新冠病毒搞得濒临崩溃的共产帝国,从上到下都已疯掉。
 
 
而最最丧心病狂的,莫过于四面树敌的,伟大、光荣、正确的当今皇上。
 
 
                                        廖亦武,2020,9,21
 
 
附录1 :

关于出逃的通信。
 
廖老师好!
 
我和妻儿目前大冬天在北京再次被逼迁,这已是第十次,坚决不让住了,画也被没收,几个有点收入的艺术项目也被破坏,去找新的工作室也被拒绝,无处可安身。 此前在老家等于被监视居住,媳妇和我都极为压抑⋯⋯。
两月前只好再次来京,心境还好起来点。 我再低调,如今又被逼得走投无路,感觉再这么下去,她和我和孩子可能真的要崩溃了⋯⋯。
有段时间,在老家上学的孩子还被他们指使的混混跟踪并威胁,心理已有些问题。 上次被逼迁,搞得焦头烂耳,这两年来心思和时间疲于造成的恶果,还不让公开表达,一发啥又被三番五次带到派出所威胁和折磨⋯⋯。
很多进行中的自认重要的写作也一直无法完成,感觉整个人乏力不堪,如同废物。 家人和我一起受累,活得人不人鬼不鬼,家父得病也无能为力,才57岁就病死了,随后家母还被老家国保上门威胁,抑郁不堪⋯⋯。
唉! 媳妇多次表明要和他们拼命,数月前当他们面跳楼,差点成功,幸好被我拽住。 目前,第一次萌生强烈的不想再留大陆废墟的心思,所以在此拜请廖老师能否百忙之中指条明路或救拔一把,永远感恩并未来争取回报您的大恩大德!
 
 
                            王藏,2020,1,5
 
王藏,
 
读你的信好久,不知该怎么回。 我当时是买通黑社会,从云南河口到越南老街——老街的沙巴,是法国人留下的避暑胜地,在那儿可以不用护照,用身份证呆下来。 但是,没人接应是万万不可的。 况且,我是一个人都嫌目标大,你是一家六口。 能否顺利到达河内,并进入越南驻美国或德国使馆,还是未知数。
我那是九年前,现在的情况,我明天打电话给贝岭,问问他泰国的情况,估计不是太乐观。
当然,如果你一家已经到了外面,争取政治避难是可行的。
    祝你全家新年大吉。
 
 
                           老廖,2020,1,6
 
 
 
錄2: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王藏
 
敌人无处不在。
我对天空喊了一声。
天空,你是我内心的空洞。
我就成了哑巴的敌人。
哑巴群体的敌人。
哑巴们就把盒子。
包装着的草绳。
送给我作生日礼物。
还亲自为我。
吹灭火红的生日蜡烛。
 
我用耳朵听到了风的怒号。
阵阵冷风穿过村庄的每一片树叶。
我就成了聋子的敌人。
聋子群体的敌人。
聋子们起早贪黑。
不辞劳苦地打造了。
一根乌亮的钢精。
说是为我掏掏耳屎。
却把我和我长着耳朵的同伴。
倒挂在菜市场的肉架上。
 
我的眼睛闪着太阳耀眼的反光。
看到路面上一坨佗有干有湿的屎。
我就成了瞎子的敌人。
瞎子群体的敌人。
瞎子们七手八脚。
按紧我的头颅。
他们告诉我为了大伙。
共同的光明。
我们要一起忍受。
相同的黑暗。
 
我把我的鸡巴挺得如青铜一样直。
全身涌动着黄色皮肤下的精血。
我就成了太监的敌人。
太监群体的敌人。
太监们嗒嗒嗒嗒地。
裸露出满口金牙。
他们还扛着教我做人的旗子。
吸干了我的精血。
烹煮了我的鸡巴。
延续了他们的肉渣。
他们把自己的敌人。
整哑整聋整瞎整阳痿。
与自己一个样。
还企图用一颗子弹。
打穿敌人的心脏。
消灭一个敌人。
 
他们不知道。
他们打死的只是。
敌人跳动的心脏。
而敌人震撼着的心灵是永远。
打不死的。
 
我是他们的敌人。
他们也是我的敌人。
我不知道我的敌人。
是真哑真聋真瞎真阳痿。
还是装哑装聋装瞎装阳痿。
我分不清敌人。
我就成了我的敌人。
我是能够战胜我的。
我也不可战胜。
自始至终。
只有我能打败与战胜。
自己。
 
毁灭与重生。 
 
 
关键字: 廖亦武 帝国和诗人
文章点击数: 1159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