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9/25/2020              

朱民泽:论中美冲突的起因根源及对策

—— 点评萧功秦的《为什么中美关系近年来持续恶化》

作者: 朱民泽

 

 
中国大陆学者萧功秦最近发表了一篇题为《为什么中美关系近年来持续恶化》的文章。他那洋洋洒洒两万多字的长文,应该费不少脑力和时间来写的。萧功秦在中国大陆不许妄议朝政的当下,能敢思敢想,又敢说敢写,也是非常难得且值得敬佩了。但可惜还是在雾里看花水中望月,对中美两国的分析难以剖析到位,难以清晰准确。他最后提出“以柔克刚;淡化意识形态对峙;用博大宽容开明的形象,来消解外部世界对中国‘红色帝国化’的误解;柔中有刚地保持定力。”。此药方是否有用?此方略是否可行?且容笔者慢慢点评。
 

 

01.上篇

 

 

1、在我看来,三大因素引起了美国对中国的对立。

首先,是中国的崛起,引起了美国对自己的世界霸权地位受到挑战的担忧,许多研究者都持这种看法。

第二个因素,是中国在东海、南海、香港、台湾及非洲问题上的强势行动,克里米亚事件以后,中国对处于封锁困境的俄国的大力经济支持,2700亿美元的石油大订单对于俄国是雪中送炭,本是中国近邻的友善的行动,却被西方理解为“邪恶轴心”的出现。

第三原因,也就是最重要的原因是,美国认为中国不但在强势崛起,而且是以现代科技武装起来的雄厚实力、以“红色帝国”的姿态,以破坏国际现行秩序的方式强势崛起。

 

 

点评:过去四十年,美国从对中国的巨大帮助与合作演变到反目与对抗,是有缘由可找有路径可寻的。

第一,如果美国害怕中国崛起,为什么在1979-2018的四十年中要大力支持中共发展经济?这个非常关键的问题,作者并没有说清楚,或者这是作者根本就不敢碰的一根刺。笔者认为,这是因为美国一直期待中国大陆开启政治体制改革。在中国经济发展到一定水平后,最终能转型成为一个拥有自由民主的现代文明国家。

第二,为什么2018年下半年开始了中美贸易战?是什么原因让美国人改变了对中国,特别是对中共的看法和态度呢?这是因为中国大陆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越来越严重的发展不平衡的畸形态势,既不符合人类文明演进的规律,也不顺应历史发展的潮流。2018上半年,习党反动派们篡改宪法而删除任期制。这种倒行逆施的行径,让美国及全世界终于看明白了,习近平不仅要效法毛泽东搞独裁,还要走回毛泽东曾经对抗西方的路线。

第三,中国人必须要搞清楚,美国人的那种期待究竟是善意还是恶意?笔者在《论中国社会变革》一文中指出,中国近现代的兴衰史就是一部与美国友好和对抗交替出现的分合史。两点结论:一、近代中国社会,不管革命也好,还是改革也罢,都离不开外部力量的参与和支持。甚至可以说,自二战以来都离不开美国因素的巨大作用。二、但凡与美国友好相处的时期,都是中国受益大力发展的历史时期。凡是与美国对抗为敌的历史时期,都是中国最坏最糟糕的历史时期。

笔者在另一篇《论“和平演变”的历史进步性》中指出:本来,因为珍珠港偷袭事件,日本人在美国人心中种下了仇恨的种子。美中两国在二战前后的超级友好同盟关系,在中国战后重建的过程中,完全可以获得美国大力援助的历史机遇。但随着国共内战爆发,共产党夺取了大陆,外交政策倒向苏联而与美国对抗,使得这个历史机遇拱手送给了日本和韩国。最终,美国出于遏制共产世界扩张的战略需要,麦克阿瑟运用上帝的博爱化解了日本曾经种下的仇恨。脱亚入欧的日本再次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大发展,大繁荣。包括亚洲四小龙在内,都抓住了历史性机遇,可惜中国大陆却蹉跎了太多的岁月......

第四, 中国人还必须要搞明白,美国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美国不同于早期殖民时代的欧洲资本主义国家。美国是由基督新教文明孕育出的,一个有良知、有道义、有信仰,崇尚契约和公义的国家。过去一个多世纪以来,美国对世界上其它国家并没有实行殖民掠夺的奴役方式。比如日本、韩国、新加坡、菲律宾等国,包括台湾等地区,就是有力的历史见证。

 

 

2、近年来为了提升国内政治凝聚力,为了清理权力腐败,中国在国内加强红色基因与共产主义信仰的宣传教育,对十月革命的隆重纪念等等,在美国却被普遍误解为中国政治向“文革极权主义时代”回归。

此外,中国前些年来为了加强政府与企业联系,为企业提供更好的服务与沟通渠道,在一些外资企业与民营企业建立起了中共党组织,也被误解为“党控一切”的“极权主义”制度的复辟。

中国与美国之间现在已经进入意识形态冲突的高峰期了。在这种美国意识形态解读下,美国与中国的对立,被认为是“正义国”与“邪恶国”的较量,这就使两国关系进入一个充满更大风险的阶段。

 

点评:对于美国的分析判断,作者频繁地使用了多个“错误理解”、“过度反应”、“错误地认为”、“错误判断”、“普遍误解”、“错误地、望文生义地误解”、“错误定位”等词。这是因为受意识形态局限性的原因,导致了作者无法客观公正地来分析问题。

如果作为一个局外人或旁观者来冷静分析,过去这些年,中共在国内搞“戊戌修宪”,召开“世界政党大会”,“高调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隆重纪念十月革命”,“红色基因的宣传”,“城管战狼执法”,“新疆再教育营”等。不仅如此,中共还支持俄罗斯、朝鲜、伊朗、津巴布韦、委内瑞拉与美国对着干。这样做的结果能意味着什么?“邪恶国”的形象是难道不是中共自己树立起来的吗?还能说是美国对中共误判、误解吗? 再加上中共过去七十年的一贯反美宣传和仇恨教育,如今终于出现了中美对抗的局面。古语说的好:祸福无门,唯人自招。中共喊了几十年的“狼来了”,如今才发现“狼,真的来了”。

 

 

3、近年来,中国国内高调民族主义思潮正在进一步膨胀,从若干年以前主张“持剑经商”的《中国可以说不》《中国不高兴》,到“厉害了我的国”,可以看到这一思潮逐渐膨胀的轨迹。

中国某些高调民族主义人士,重新回归“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的反帝意识形态话语,与民间的民族主义思潮与情绪之间,交相呼应,相互强化。

这些网络大V们,不断在强化“中国将在不久将来取代美国”,“美国与中国必有一战”之类的高调。

——十年以前已经有人在鼓吹,如果美国干预台湾事务,中国就要把西安以东的地区,划为核战场,与美国决一死战。

——某公众人物最近说,美国若胆敢公然闯入被非法划给越南菲律宾的南海海域,中国将不惜一战,中国哪怕死十亿人,仍然是世界人口第二大国。

——在中国舆论界颇有影响的某学者公然提出,未来世界上只有两个国家,一个是中国,一个是外国。所谓双赢,就是中国赢两次,所谓的合作,就是合计把美国做掉。

——不久前,有一位高调鹰派学者提出,一旦中美发生冲突,美国人最怕死人,炸沉美国两个航母,炸死他一万人,看美国人怕不怕。

——为了表明中国的强硬立场,某位高调派人士公开宣称,由于台湾绝大多数人支持台独,不接受“一国两制”,所以90% 以上的台湾人都是我们的敌人。

——在最近中美关系日益严峻的情况下,有人还向社会呼吁,要赶快造出1000个原子弹,与美国对着干,中国的发展将把美国“逼回到农业国”去。

 

 

点评:国之将乱,必出妖孽。毛泽东时期,就出现了“四人帮”等毛左妖孽。如今,国防大学教授朱成虎,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人民大学的金灿荣,历史教师纪连海,解放军少将罗援等人是一群误国害民的妖孽,是最邪恶的害人虫。正是这些文痞狂人的鼓噪,成为了中美关系最恶劣的破坏者。这是毛左遗毒未除,文革阴魂不散的又一次有力见证。这种反人类、反文明的言论是赤裸裸的恐怖主义,必须要遭到全民警惕,世人诛之!

 

 

4、二十世纪历史上,其他一些国家也有过类似的经历。凡是大国,受过欺辱,突然而迅速强大起来,就会有这种悲情后的膨胀心态。

近代以来的中国人,在面对新的外部挑战,只能用“阴谋论思维”与“洋人唯利益论”思维来判断对方,这只能体现出一个缺乏对外经验的民族的精英们的思维力的贫乏。

在大一统的封闭世界里,大必肆,富必骄,众必嚣,就会成为王朝精英与百姓共同的普遍思维习惯与文化心态。这就是高调的“厉害国”民族主义的心理基础与文化基因。

 

 

点评:中国人传统的大一统天下观,在当今全球化时代多半是井蛙之见。中共领导人多有古老中央帝国的自恋心态,夜郎自大的梦寐,自我膨胀的矫情。这些正是中共过去两年来,对国内外产生一系列严重误判的主要原因。

 

 

02.中篇

 

 

5、根据我的研究与观察,美国人的战略文化具有 以下两个特点。

第一个特点是,美国确定战略敌人的标准,是实利主义价值与“理想主义”价值的叠加。更具体地说,只要一个国家具备了美国认定的两个条件,就会被美国视为战略上的敌对国家。

第一个条件是,美国认为自己的霸权地位与核心利益受到了对方的挑战。

第二个条件是,美国人认为对方在意识形态上是所谓的“违反人权”、“专制主义”、“法西斯”、“反人类的暴君”之类的“邪恶者”。面对这样的敌人,美国就要“替天行道”,行使上帝的使命。美国人有强烈的传教士式的“道德理想主义”,这是因为,美国是新教移民组成的国家,他们的宗教化的理想主义,远比我们想像得强烈得多。

 

 

点评:美国以基督教文明立国,称得上是上帝之国。中国人还不了解美国人那种世界公民的情节,还完全不能接受美国充当世界警察的那种上帝赋予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虽然当下美国也遇到很多自身的问题,但它的潜力无比巨大和纠错能力也很强。美国充当引领世界的领导者角色已经有百年历史了。

虽然说,共产党是无神论者但它却是有灵论者,因为中共崇拜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提到的欧洲幽灵。只有认识到了这一点,人们才能悟透中美冲突的根源来自哪里?中美意识形态的冲突背后是信仰的冲突,是上帝与幽灵之间的属灵冲突。这才是最深层的,也是最本质的冲突根源。

如今中共还是一条远未真正壮大的红龙,此时就急不可耐地开始向自由世界挑战,那是完全自不量力的,只会自找苦吃,自取灭亡。

 

 

6、恰恰正是这几年,国内“战狼式”的公共话语变本加厉,大行其道。中国那些高调派名嘴,并不是洞悉国际复杂问题的战略家,他们只是同仇敌忾的宣传家,鼓动家。稍有知识的人都可以看出,这些高调派名嘴对时局的判断是十分浅薄的,有是非常可笑的。

不久前,作者在影响很大的某视频上,就看到一位颇具权威的军事学教授公开表示,如果美国悍然轰炸我南海新建岛,我们可以直接轰炸关岛美国军事基地,作为对等性报复。

中国一旦轰炸关岛,那就是中美之间直接进入战争状态,这正是美国正在执政的反华保守派求之不得的。

如果美国进一步攻击我们,我们该怎么办?这位视频上的军事学教授在视频里表示,我们将趁此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去准备武统台湾。一举实现中国的大一统。这种赌国运的前景没有任何人愿意看到。

 

 

点评:作者还算是大陆学者里面少有头脑清醒的人。那个中国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空军大校戴旭是个战争狂人,是个疯子和罪犯。在核武器时代,发动战争的意义是什么?随着美国太空军的出现,战争的形态已经悄悄地发生的根本变化。斩首行动已经改变了传统的常规战术和战略。如今,美国的“地狱火”导弹的精准打击,让“领导先走”成为网友最爱调侃的一句话了。

 

 

7、直接军事对抗对于双方来说,都充满风险与巨大的成本代价,大型战争对抗的概率,如果有意识地控制,毕竟较低,那么,轻度的软对抗将会如何?

这种冷战式的软对抗,将在军备竞赛中极大地消耗中国的财力与物力,苏联就是在冷战时代的长期软对抗过程中被拖垮的。

 

 

点评:如果国内某些爱国贼式的专家学者、军方鹰派人物,妄图鼓噪将中国14亿人作为人质和赌注,与美国搞军备竞赛和对抗,那是极其不明智的,也是愚蠢邪恶的。

 

 

8、岁寒而知松柏之后凋。中国是一个久经苦难并坚忍不拔的民族,我们爱好和平,珍惜二百年来好不容易才获得的这四十年来的长足发展的国运,四十年来的发展,也让中国不再是一个弱国,我们完全有理由保持充分的自信与足够的定力,来迎接未来的挑战。

 

 

点评:中国180的近现代史,老百姓才过上仅仅四十年相对太平的日子。直到今天,中共才基本解决老百姓的温饱问题,但脱贫攻坚还没有彻底完成。作为任何一个有良知的、负责任的执政党,都不会在世界上轻易以战狼姿态挑衅滋事,去打断难得的和平发展进程。作为任何一个有理智,有头脑的领导人,也都不会轻易言以牙还牙地,以恩将仇报的姿态和美国对抗。况且美国还是世界上帮助中国最多、最有力的一个国家。

 

 

03.下篇

 

 

9、中篇还指出,无论是直接发生中美战争,还是中美之间陷入长期柔性冷战,对双方都不是合理的选择。中国与美国不能赌国运,我们必须理性地应对即将到来的挑战。防止陷入修昔底德陷阱。

 

点评:这才是一个有良知的学者应该给中共党国提供的理性建言。中共的爱国贼们,战狼们了,请你们把露出的獠牙收回去,把鼓噪的杂音平息掉。中美两国真要发生战争,你们必然会成为战犯遭到审判!
 

 

10、在审视中美博弈大格局时,要先立其大。也就是要从力量对比的大局出发来看问题,这个先立其大,包括两个要点,第一个要点是,美强中弱。第二个要点是,美国不是铁块一块。

对这种强弱对比的认识,应该是我们考虑问题的基础。任何有点常识的人,只要不被亢奋的浪漫激情所支配,而是尊重客观事实的,都应该承认这一点。万不可让虚骄民族主义与“厉害了国”的浅薄的大言高论,来模糊了这一基本认识。这应该是我们考虑问题的基本点。

 

 

点评: 作者算是苦口婆心地规劝,但又心存侥幸地分析美国的破绽。那是典型的以妇人之慈,想大国之事。

 

 

11、然而,只要中国持之以恒地保持理性的克制态度,随着时局的变化,一旦中美关系有缓和的气氛,经过一段时期的良性互动,他们就有出来讲话的意愿。并能发挥自己的影响力,从而有效地制衡极端保守的反华派。

 

 

点评:俗话说的好,世上有三件事情是一去不复返的。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度过的日子。中共几十年的反美宣传,终于把美国朝野都骂醒了。让已经愤怒的老鹰收回翅膀飞回窝里,似乎没有那么容易。中国再一次伪装欺骗,进而要在短时间改变美国人的整体态度,是非常不现实的。特别是武汉肺炎肆虐全球,美国伤亡惨重的情况下,美国人不可能不报此仇,只是时候未到而已。

 

 

12、中国在四十年的改革开放过程中,随着中美经济与文化、社会合作的加深,美中两国都有着巨大受益群体,中美之间具有结构性的矛盾一面,也有结构性的融合的一面,正确的做法,是促进、鼓励、加强结构性的融合,以此来缓和中美关系的紧张。

 

 

点评:请记住一句话:地球离开谁都照样转。正因为中共过去把自己想象的太重要了,才会一再出现严重误判,导致对抗局势的不断升级。如今美日等国的产业链逐渐移出中国大陆,已经是一个不可阻挡的大趋势。

 

 

13、淡化意识形态对峙,就事论事,用常识说话。如果我们沿用“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的老套路,来解读中美博弈,美国则会认定中国是在动员全世界的共产党,联合起来对付“国际帝国主义”,这样的双方恶性互动,会变得“非正即邪”,你死我活。美国保守反华派则如鱼得水,会以此来“证明”中国是“复活了的红色帝国。”

 

点评:作者这点分析的不错,也很关键。笔者在《论“和平演变”的历史进步性》提到,如果具体剖析“美帝亡我之心不死”的这句话,其中的“美帝” ,不完全是指美国政府,而是泛指西方自由世界。因为,中共是反宗教、反人性的一个政党组织,它受到的存亡威胁是来自整个人类文明。其中的“我”,并不是指中国,也不是中国人民,而是指欺压在人民头上的中共特权阶层,当然也指中共政权。中共必须要收敛“红色帝国”的狂妄心态,千万不要以武林盟主的心态再举办“世界政党大会”了。

 

 

14、中国决策层提出,“要用高层次的开放,来促进深层次的改革。”中国领导层提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以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培育我国参与国际合作和竞争的新优势”,这是十分正确与有远见的智慧之举。

 

 

点评:作者至今还没有看透中共一贯说一套做一套,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本质特性。过去,中共唱高调,行滥调的事情太多了。再忽悠一次,也无妨。

 

 

15、中美关系恶化的关键,是美国从意识形态角度来认定中国正在走向“红色帝国化”,要消除西方对中国是“红色帝国”的误解,可以通过使用西方人能理解的新的政治话语。

 

 

点评:美国人已经多次提醒,不要听其言,而要观其行。再一次伪装忽悠,只会结果更不堪设想。

 

 

16、应该明确指出,中国决不是西方人误以为的“红色帝国”,所谓的红色帝国,在西方人的语境中,指的是这样一种体制,即通过世界革命、通过全世界无产阶级专政,统制经济的方式,以暴力革命方式,实现世界共产主义目标的革命体制。

 

 

点评:中共只有彻底抛弃马克思主义的虚假招牌,回归到有中国文明特性的三民主义,虚心地向台湾香港学习,才有可能改变国际形象,走出十面埋伏的困局。

 

 

17、讲话中还有“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的论述,还论述了中国与世界融合的大趋势不可阻挡,提出“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人类交往的世界性,各国彼此依存比过去任何时代都更频繁,更紧密”,“一体化的世界就在那里,谁拒绝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也会拒绝他”。

 

 

点评:中共建党一百年,建政七十年,说得比唱的好听的话太多了。这些话,共产党员自己都不相信了。如今还想忽悠地球人,怎么可能?

 

 

18、西方人最大的误解是,把中国的一党领导下的体制,视为“极权体制”(Totalitarian regime),这个概念把列宁主义、斯大林、法西斯主义,都用“一党政治”来概括,并将它们混同为同一类体制,从世界政治学领域来看,西方保守派人士的知识谱系中,具有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一党领导体制,都被理解为“极权体制”。这种观念在西方政治学与意识形态中是一种主流观念。必须对此有中国人的回应。

 

 

点评:西方人不是误解,而是痛定思痛地反思过去绥靖政策失败教训之后而得出得共识。如今,中共只有稳步切实地推进政治体制改革,逐步开放党禁报禁,给民众言论自由,才能不被世界认为是“极权体制”。否则,其它一切伪装的努力都将会是徒劳的。

 

 

19、有朋友问我,中国应该走什么样的道路,我的回答是,总结两千年帝制文明史,两百年近代中西文明碰撞史,与四十年改革开放史,中国应该走低调的、务实的、开明的、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导向的发展之路。更具体地说,那就是尊重社会多元,尊重常识理性,摆脱陈旧意识形态干扰,超越文革式的极左老路,超越西式极右的邯郸学步之路,超越高调的、好大喜功的虚骄的民族主义。通过中道理性,出走中国富强之路。

 

 

点评:尊重社会多元性,就必须要结束思想专制;走出专制政治,就必须要结束一党专政。这些建议不是什么新鲜内容,属于老调重弹了。过去几十年中,有无数中共党内民主派建言过,有众多公共知识分子劝谏过,也有不少海内外独立学者责骂过。但,这一切努力似乎都是徒劳。

 

 

04.总结

 

 

当今世界,中国人必须接受一个客观存在的现实,那就是,如今的美国相当于历史上的唐朝。唐朝是中国历史惟一一个真正四海来朝的鼎盛时代。比如中原之外的东夷、南蛮、西戎、北狄,包括如今的日本,朝鲜,西域,蒙古、越南等国家和地区都纷纷来朝,皆俯首称臣,和亲纳贡。一千年以前,中国人可以骄傲地认为世界的中心在东亚,世界的首都在长安和开封。但如今,世界的中心已经转移至了北美,世界的政治和经济中心分别在华盛顿和纽约。况且,联合国也是设在北美的纽约。

在这种世界大历史、大格局、大潮流的背景下,中国人只有自觉地摆正自己在地球村里的位置,才能够顺利实现和平崛起和伟大复兴。只有先懂得低头,未来才能有出头和扬眉吐气之日。这不是自我菲薄,而是识时务为俊杰的应有态度。正如萧功秦指出,中国人必须要从“传统中国人心目中的‘朝贡体制’与‘天下秩序’,还是革命时代以来浪漫的‘世界革命论’”的迷梦中走出来。不仅如此,中共还必须要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这种虚妄的口号走出来。不要浩音吹四边,牛皮吹上天,应该刚中有柔,保持定力,务实低调地把中国的事情办好。

其实,日本就是一个在世界范围内,能恰如其分地且不卑不亢地摆好自己位置的一个国家。在过去,日本心悦诚服地朝贡唐朝。两个世纪前,日本又紧跟欧洲,成功实行了明治维新,成为东亚强国。二战战败,日本又心甘情愿地接受美国的改造,它不仅没有亡国反而起死回生地再一次强大,成为世界举足轻重的超级经济大国。如今,日本紧随美国,不做鸡头宁做凤尾的姿态,使得日美关系和谐融洽。

中共党国却因为过去的繁华旧梦,骄傲自大的心态,受共产国际的蛊惑,使得中国接连错过几次历史性的发展机遇,实在是让华人无比痛惜!笔者在《论中国社会变革》一文中指出,中国发生社会变革有一个必要条件:内部的社会矛盾高度对立;外部出现外来文明强力介入;有一个充分条件:革命者或执政者应当具备现代政治文明的思想理念。纵观中国近代史,中国的社会变革从来都是外因决定内因的被动性举动,而不是内因决定外因的主观性行为。如何认清并把握历史的规律,如何处理中美之间的关系,如何利用中美之间的冲突,实现中国的社会转型,笔者在《论“和平演变”的历史进步性》有比较全面的阐述,此处不再累述。

正如著名思想家谢选骏指出,此文是萧功秦三十年后发出的哀鸣。因为作者还在中共体制内吃软饭,故而不敢秉笔直书,或无法把脉下药,最后只能言不由衷了。谢选骏进一步指出,意识形态并非美国与中共交恶的主因, 而是因为中共开始挑战美国的霸权地位,并且企图在地球村里“另立中央”。萧功秦所谓的“双条件性”其实并不存在,存在的只是一个条件,那就是服从与合作。

萧功秦的文章要么分析美国如何误判,要么建议中共如何再行“韬光养晦”。他企图给中共的这具政治僵尸做起死回生之法,施借魂还尸之术。这种犹如在危楼架构上糊纸屋的做法,还不如当年李鸿章做的好。萧功秦试图充当中共党国裱糊匠的角色,其实,他已自觉不自觉地充当给中共政治僵尸化妆的入殓师的角色。 
 
 
 
关键字: 朱民泽 论中美冲突的起因根源及对策 萧功秦
文章点击数: 1222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