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9/26/2020              

徐建新:中国平稳过渡到自由民主制度的可能性已经大幅度提高

作者: 徐建新

徐建新

江西省德兴市一中
 
一、不应当急于进行武力统一台湾----骨肉相残的内战
 
自由民主制度的优势不是不犯错误,而是犯的错误相对比较少,而且比其它制度更易于改正。但是,把自由民主制度视为不犯错误的制度和不需要纠正错误的制度,或者以为自由民主制度能够自动解决错误,那就是一个巨大的错误。切切不可以为一个国家有了自由民主制度,以及在自由民主制度下的决定、政策,是错误的乃至是愚蠢又错误的,也有着不需要认清错误、检讨错误产生的原因避免再犯、改正错误的丹书铁券。在苏联解体后,世界舆论似乎出现了一个巨大问题,还有就是印度、台湾等出现的巨大错误:错误、愚蠢的错误由于产生错误的国家和地区有着民主选举制度,就没有被当成错误更没有得到解决。与此相关的一个很容易犯的错误就是以为自由民主就是一切,实际上,自由民主制度是为各方面创造更好的环境;但是,自由民主制度的自身,各种制度规定包括法律、规章制度等等,出台这一切与能否得到良好执行,基本上是两码事;或者说,发现问题、发现错误、解决问题、改正错误,是自由民主制度良好运行的表现也是自由民主制度良好运行的保证;自由民主制度的良好运行,重要性不说超过建立自由民主制度,至少是与建立自由民主制度的重要性相同,历史与世界各国的现状都说明,自由民主制度一旦产生就会自动良好运行并不存在。
 
对于台湾问题,我的看法很简单,首先,武力统一台湾,也还是骨肉相残的内战,不到万不得已的境地如台湾真正宣布独立等情况,不到没有其它选择的时候,当然不要开打内战。现在的大陆与台湾的关系,台湾的情况,都没有到达必须武力统一,开打内战的地步,因此,目前的情况我的主张当然是坚决反对。其次,台湾在李登辉的领导下,逐步迈向台独,又不敢真正独立,导致了政治等方面立场第一重要,违反了选贤任能原则和专业原则还有不认错不改正错误、以为自由民主制度会自动改正错误等多方面错误,因此台湾的发展早已停滞,而中国大陆的发展势头还好,李登辉、民进党在想要台湾独立又不能够独立的情况下,台湾从有点资本独立变成了毫无独立可能;也就是说,李登辉的政策很愚蠢,以为自由民主化的选举制度、多党竞争就是一切;如果这个世界真会如此,就不会有南美各国以及同样抄袭美国或英国等自由民主制度的发展中国家的各种不同类型的失败。时间完全站在中国大陆这边,完全没有必要着急上火地谋求武力统一。
 
第三、习近平的反腐,制造对他的个人崇拜者称之为“挽救了革命挽救了党”,本文后半部分将要阐述,习近平的反腐特别是军队中的反腐,实际上是把江泽民阻挡中国自由民主化、保住社会主义制度的很腐败的安排彻底清除了。阻挡中国自由民主化的最大的制度化阻力被清除,最关键的中国大陆本身的自由民主化政治力量对比已经被极大幅度地改变了,那么,心急火燎地武力统一台湾已经完全失去了意义与价值,在香港推行国安法,也几乎没有了意义。
 
四、毛泽东当年的话依旧有效:“世界事大,台湾事小”,因此反对目前情况下的武力统一台湾,也反对军机飞越海峡中线等可能导致擦枪走火之类事件发生的做法。在可以预期的未来,中国和世界最大的事情,就是在中国的飞速发展,成为富裕强大的发达国家。而且,这些是现实的可能性,世界第一人口大国成为发达国家,当然也会成为世界大事乃至第一大事。用中国共产党的话说,中国和世界最大的事情,就是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简化地说即中国进入发达国家的大事,中国现在距离进入发达国家行列的简化标准美国人均GDP的三分之一还很遥远,而这一点,需要中国与美国的良好关系。与此相关的就是,中国成为了真正的发达国家,这个世界的领导权将必定部分转移或全面转移。美国在特朗普总统的领导下,在明显收缩并放弃一部分的世界领导权,我认为美国在提前放弃一部分的世界领导权,当头是很花钱的,目前还看不出来什么原因导致,即是来源于美国国力降低而被迫放弃,还是由于特朗普总统个人的孤立主义倾向。但是,如果中国当头的情况是出力多、花钱多,获利更大,则值得努力,如经济的进一步全球化、自由贸易。
 
但是,今年出现的最出乎人们意料的情况,无过于中美关系的急剧下降,甚至已经开始听到新冷战了,这一切是否与大陆明显在准备武力统一密切相关或是主要原因?也就是说,中美关系的急剧下降,甚至新冷战说法的出现,关键原因是不是因为习近平打算或急于武力统一,而美国当然认为这种情况下有保护台湾的义务,加上香港问题,南海问题等的考虑,美国面对将要履行对台湾义务甚至有可能出现中美战争的情况,美国在做战前动员,舆论动员(舆论战)、情报(信息)战、科技战、经济战等,并导致了中美关系的急剧下降,新冷战出现,以及面对热战的可能(美国对台湾所承担的义务到底是什么情况,一直比较含混,非常明确的是美国帮助台湾自卫)。
 
根据各方面看到的一些信息,感觉这个可能性极大。七十年代中美进行建交谈判的时候,毛泽东对尼克松和基辛格说过,在台湾问题解决方面,我们愿意等100年。因此,台湾问题也就是国家统一的问题,不应当也不可以心急火燎。
 
在武力统一台湾以及因此导致中美关系出现巨大滑坡这个问题上,需要反对三种主张:一、“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这是毛泽东昔日的话语。在和平年代,中国共产党把美国当成敌人,美国当然也会把中国共产党当成敌人,但是,中国和世界的和平进步需要良好的中美关系。中国共产党先把美国当敌人,却觉得美国不可以把中国共产党当敌人,就是愚蠢。
 
二、中国一定会面对修昔底德陷阱,即美国一定会打击世界第二中国。这一点极其错误。也就是中国共产党不反省自己的错误,却认为中国强大到世界第二了,就一定会面对修昔底德陷阱,即第一大国一定会打击第二大国,或者说美帝国主义这个大老虎一定会吃人的。这个世界总会有第一和第二,美国总是打击第二,永远会有第二,美国即使成功打击第二,消耗自身的实力,第三或其它国家得利,美国马上面对新第二,没完没了地消耗国力,美国没那么愚蠢。不论是历史、政治经济现实还是哲学原理,第一大国的最佳策略始终是提升自身的实力,让世界第二追赶不上。当然,第二不应当自己主动找打,象历史上的苏联、德国那样。中美贸易战的很重要的原因是中国自己出现了大问题,中国的习近平的经济政策就是一条腿走苏联道路,一条腿走日本道路,还有过早搞的“一带一路”消耗自身国力,中国开始出现了明显的大问题以及令美国担忧的情况,但这一切在中国,也由于政策刚开始不久,巨大的恶果没有浮现,习近平得到的却是手下人制造的个人崇拜,而后,错上加错的是,居然还修改宪法,取消国家主席的任期限制。不得不说,中国不应当出现一条腿走苏联道路一条腿走日本道理的雏形,由于是刚开始没多久,绝大多数人只感觉到了好处,而没有意识到巨大的危险,但是,这一大问题被美国抓住了,并导致了中美贸易战。也就是说,中国作为世界第二,既令美国担忧,又出现了能够被一击而倒的超级大漏洞,美国开打中美贸易战是正常情况,中国共产党需要做的是认真反省自己,坚定地改正错误。
 
三、武力统一台湾到了最好的时候;这类似于李登辉曾经极力急于抓住台湾独立的机会但是却完全失败。中国并没有到没有到别无选择的时候,因此我反对骨肉相残的内战,依旧认为目前还是“世界事大,台湾事小”。我认为:两岸关系,现在已经变成了两个李登辉即大陆李登辉(习近平)在带领大陆、台湾李登辉带领台湾,或者说是两个习近平:大陆习近平在带领大陆、台湾习近平(李登辉)带领台湾,都在向着海峡两岸战争的方向大踏步前进。两个李登辉或者说两个习近平的政策,都是错误极其巨大的政策。习近平与李登辉是同一类型的人物,即有能力有贡献,又在关键的方向上带错了路,还自以为正确并且不会改正错误的人。问题是,习近平这方面的问题对国家影响更大,因为习近平在能够听到各方面声音特别是不满与批评的时候,出错误并不多,但是,在社会主义制度下,有些人特别是那些制造个人崇拜的人,早已经在一步步地扼杀言论自由,也就是习近平会越来越少甚至听不到各方面声音特别是不满与批评的时候,加上难于改正错误的特性,对国家伤害会越来越大。
 
中国需要修复与美国的关系,也需要提升各方面的创新和创新能力。
 
中美关系的急剧下降,既有中国方面的原因,也有美国方面的原因。我个人感觉,由于台湾问题、新冠疫情、香港国安法,以及贸易战等问题,共同导致了中美关系的急剧下降。
 
中国今年所遭遇的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和世界都影响极大,而且都是不好的影响。问题是,新冠肺炎疫情,比中美贸易战的影响还要大得多。一是面对如此之大的疫情,必须动用最后的救命钱,也就是说,中国的最后的救命钱在不断地消耗。世界各国情况也是类似。二是面对如此全球大疫情,全世界的经济都遭受重创,因此,中国和全世界的出口、进口都会明显降低;尤其是对中国经济发展极端重要的出口,遭受了比中美贸易战还要大的打击。那一点点的抗疫物质增加的出口比起遭到的打击,完全不能够相比;中国经济的三驾马车投资、消费、出口全部熄火,困难剧增。
 
也就是说,中国面临的是比中美贸易战还要困难的困境;从中国突然重新允许地摊经济在城市中出现来看,就业等问题极大。
 
中国经济短期内的走向,一是习近平所主张并推动的中国经济国内大循环为主,国际国内双循环的格局,二是李克强主张的地摊经济;对此,我都很不赞成;理由很简单,中国这么一个人口世界第一、人均资源低的大国,正确的发展方向只能是吸引全世界的投资、汇聚全世界的科学技术、管理等知识,从全世界获得原材料农产品等,工业品以全世界为市场,即全球化或全球性的自由贸易,中国加入WTO后以及得到国际互联网的巨大助力,在胡锦涛、温家宝时期极其飞速的发展,都证明了这条道路的正确;众所周知,全球化最大的得利者是中国。这一切是众所周知的常识,中国政府的官员不可能不知道,中国万万不可象印度那样做。可想而知,习近平、李克强分别提出他们的主张,有着中美贸易战以及中美关系的急剧下降、全面脱钩正在进行(全球化的关键是中国与美国的关系),以及新冠疫情的影响。但是,我认为,正是因为新冠疫情的影响,世界各国政府和民众都在动用救命钱,都在面对经济收缩、失业及失业率上升、通货膨胀上升、供应链被破坏的问题,那么,各国政府包括美国政府的正常反应都应该是希望节约着花救命钱,尽可能压制通货膨胀,而关税的实质是向消费者征收,即关税实际上征收了不少民众的救命钱,抬高了价格;因此,按道理,中国政府完全有可能以新冠疫情对世界经济的破坏,需要尽可能减少损失和各种限制,物畅其流等理由,因此必须倡议各种自由贸易协议如倡议中国与欧盟签署疫情期间的自由贸易协议,约定时间期限如根据新冠疫情可能流行到2023年的预期,并约定是暂时性的自由贸易协议,2022年9月开始再次谈判并决定是在2022年12月31日终止,还是继续顺延一年。其中,中国与美国的关系十分重要,按道理有可能并应当尽力争取至少疫情期间美国暂时取消中美贸易战所加征的关税,最高目标是争取真正取消中美贸易战所加征的关税。
 
道理上,这一切是有可能成功的,值得努力去做。
 
香港问题我的看法很简单,中国没有必要通过国安法。
 
二、阻挡中国自由民主化的的一个祸国殃民巨大障碍已经被清除
 
 
对于中国来说,最大的问题是:历史会不会重演,出现军阀混战的可能。目前看来也就是,首先,还会不会有将军象郭伯雄那样,打算在习近平退休的问题上鼓动军阀决定国家政治或者说鼓动枪指挥党?以及在习近平退休后,还会不会有将军象郭伯雄等人那样,用武力来保证习近平的垂帘听政?还会不会有军队将领阻挡自由民主化的情况出现?
 
2004年四中全会前,我在网络上看到,在四中全会前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很明显形成了一个共识,那就是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和最高权力平稳移交,江泽民必须在四中全会上退休,辞去中央军委主席职务。而后,身为中央军委副主席的郭伯雄到了几个地方,联系将领等,打算依靠军队的力量反对并推翻,也就是鼓动军阀决定国家政治或者说鼓动枪指挥党。很快,郭伯雄遭到军队内部、党内的严厉批评而被迫在军委会议上作检讨。事后,我觉得很奇怪,军队的声誉由于六四事件已经极大降低,郭伯雄还要和即将接班的党政接班人胡锦涛、总理温家宝作对,完全是找死。
 
中国历史上,类似情况的没有军功的大将军与丞相作对,基本上的结果都是大将军被免职甚至被杀,更不用说没有军功的大将军与皇帝、丞相同时作对。但是,在2007年十七大上,中央军委副主席的郭伯雄、徐才厚等人再一次当选为中央军委副主席。
 
在2007年十七大之后的大致十一月到十二月之间,出现了更加令人奇怪的事情,我在网上又一次看到了军队在和平年代不听从军委主席胡锦涛号令的事情。也就是说,中国反复出现了中国军队的最高职位的职业军人不听从国家领袖号令的问题。在中国历史上,这是不死不休的超级大问题。这种情况在中国历史上早有出现,没有赫赫战功的大将军不听从皇帝的号令,结果必定是你死我活,皇帝和大将军一定要死一个,甚至株连一大批人。如东汉的未成年小皇帝称大将军梁冀为“跋扈将军”,然后是大将军梁冀毒死了小皇帝;而后,新的皇帝成年后杀死了大将军梁冀。
 
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中国军队听从江泽民的号令而不是胡锦涛、温家宝的号令是公开的秘密,而且,还是没有战功的将军不听从威望高的国家领袖、政府总理的号令。在中国历史上,没有战功的大将军胆敢对皇帝与丞相的号令同时不听从,就是有一百个脑袋也照样砍下来了。道理很简单,孟子早就说了:“天无二日,民无二王”。权力的本质是强制权,强制权的根基在于暴力,共识包括遵守法律也有重要作用,而且越来越重要,但最基本的根基还是暴力。国家和国家领袖最重要的暴力支撑是军队,军队的最高职位的职业军人不听从国家领袖的命令,意味着存在两个领袖,这一点极其不稳定,一定会回到一个国家只有一个领袖的稳定状态。况且,胡锦涛、温家宝的威望,由于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比江泽民、朱镕基的威望还要高。
 
更大的问题是,看一眼中国历史就知道,跋扈大将军不听从皇帝的命令并被诛杀,常常不是只死一个人,而是一批将军甚至更多人会被株连。
 
中国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当然是因为江泽民没有资格垂帘听政,江泽民却偏偏自以为中国没有了他,地球都不会转了,导致了祸国殃民的结果。在江泽民统治的中后期,有识之士大多担忧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结束之时,就是军阀混战开始之日。因为谁都知道中国的军队越来越腐败,而且越来越效忠个人化。一旦社会主义制度灭亡以及中央政府权威丧失,很可能就出现军阀混战。但是,江泽民为了没有资格却硬要做的垂帘听政,还在加强这一切。当然,这一切还与中国面对是否进行自由民主化的改革相关。
 
江泽民为了坚持社会主义制度与垂帘听政,需要军队将领的坚决拥护,代价是纵容军队将领的腐败即军队的腐败和效忠个人,还有就是为这些将领等人立坚持社会主义的贞节牌坊;但是,社会主义制度最大的优越性就是一旦遇到战争能够保护国家人民,一个腐败、正在军阀化的军队肯定是无法保卫国家、保护人民的;这种政策也就是高举坚持社会主义制度的一个名分却丧失了实质,或者说是打着社会主义的旗号却挖空了社会主义制度的基础;还意味着毛泽东时代的最重要遗产:一支骁勇善战的“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的军队正在一步步地彻底丧失。而且,这一点还使得中国共产党统治的历史合法性有丧失的可能;历史上中国共产党统治的合法性来源于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或者说一种对比,在国民党统治时中国被日本侵略、人民被屠杀,而五年后,在中国共产党统率下,中国军队与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美军打成了平手。
 
对于江泽民的政策,我当年觉得很奇怪,因为中国明显要面对美国的的压力,中国没有统一还有一个台湾问题,而且有着明显的独立可能性。
 
但谁都拿这种情况毫无办法,因为胡锦涛不愿意或做不到把郭伯雄等人送进监狱的话,谁都不知道接班人习近平对郭伯雄、徐才厚等人会是什么态度。习近平可能会把郭伯雄、徐才厚等人送进监狱,也可能放这些跋扈又腐败的将军用行动表明效忠后退休平稳着陆。
 
当然,温家宝总理是主张进行自由民主化改革的,却根本无法推动;当然,反对温家宝总理的将军和其他人如周永康控制下的政法委的一部分人又在贪污腐败,又手中掌握着暴力机器军队和武警,又掌握着宣传机器,还兴高采烈地享受着坚持社会主义的贞节牌坊名声,以至于对温家宝总理是完全的轻蔑并称之为“影帝”。
 
但是,其他人尤其是两个国家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不是白痴。胡锦涛在开完十八大之后,立刻愤怒地以身作则,宣布绝不垂帘听政并事实上谴责了江泽民,实际上还拆掉了贞节牌坊;而后,就是我们都知道的不久之前的历史。在反腐败风暴中,郭伯雄被判处无期徒刑,徐才厚在癌症发作时还必须交代罪行,张阳刚登上人生顶峰----总政治部主任不久就自杀,至少整肃了八十八个将军。习近平还大力整顿军队,进行军改,并大力提升军队战斗力。
 
一句话,面对社会主义制度最大优点(强大的军队面对战争时能够保护国家人民)逐步丧失的局面,面对美国必定会有的压力,面对统一国家的需要,面对历史上腐败的跋扈将军遗毒甚大乃至导致王朝覆灭的历史教训,习近平让跋扈又腐败的将军们平稳着陆的可能性根本就没有出现,习近平根本没有接受这一切。
 
网上传言刘源说,军队将领与地方腐败官员不一样的地方在于自杀者众。原因之一在于先前什么便宜都占了,现在那一切的虚假都被拆穿;而且,那么多的腐败跋扈将军被查处、进监狱,而罪魁祸首、祸国殃民的江泽民却还在高踞党和国家领导人之列。
 
网上传言,江泽民说:如果六四平反,在座的都要人头落地。但是,江泽民的政策后果十分清楚,那就是听从他的那些将军们,确实有一些人人头落地了。
 
也就是说,江泽民用以保卫社会主义制度的那些政策安排,那些愚蠢的腐败跋扈将军,最终后果已经十分明显,真正主张社会主义的领袖以及其他的官员们不能够忍受,会消灭他们。至于主张自由民主制度改革的人,更不会容忍。
 
江泽民并不是个笨蛋,我思考了很久,为什么江泽民要这么做,是不是迫不得已必须这么做。中国政治教材里的话,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有反作用;在我看来,这一切表明,经济基础决定了对政治制度自由民主化的要求很强烈,江泽民都没正当办法阻止,只能够用跋扈又腐败的将军们来阻挡,但这又消除了社会主义制度最大的优越性,就是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一旦遇到战争能够保护国家人民。也就是说,江泽民是在用毁灭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办法来保住社会主义制度的名义,完全就是祸国殃民。
 
那么,接下来,习近平提拔的将军们还会象郭伯雄、徐才厚、张阳等人一样听从习近平的号令让习近平垂帘听政并阻止中国未来的自由民主化吗?关键在于那些将军还会不会愿意重蹈郭伯雄、徐才厚、张阳等人的覆辙,我认为那些将军们看到郭伯雄、徐才厚、张阳等人的下场,他们不会是白痴。历史已经给出了明确的答案,国家领袖的继任者若主张自由民主化,当然不会忍受将军们干政还腐败跋扈;继任者如类似习近平那样坚持社会主义制度,一样不可能忍受将军们的腐败跋扈;
 
也就是说,习近平已经不可能在退休后依靠将军们来垂帘听政,那么,将军们会不会支持自由民主化?这一点是很有可能的。苏联的历史和教训表明,一支极其强大的军队只有一个极其强大的国家才能够产生和承受,否则就会象苏联那样解体灭亡。中国的进一步发展只能够依靠科技教育等方面的自由民主化,而且,正是因为中国之前政策的问题,科技教育等方面的不足,创新的不足等问题,美国才能够想打贸易战就打贸易战,等等。没有人愿意忍受中国永远处于这样的一个境地。当然,中国共产党内的一些人明显认为,中国的关键是将来十年的中国发展,一旦中国度过了这十年,中国的实力就会超过美国,美国就再也无法打压中国。对此,我的看法是,这种看法能否成为现实还不一定,即使成为了现实,中国的硬实力超过了美国,美国依旧可以纠集盟友继续围堵中国,局面同样不容乐观。那时美国已经不需要象特朗普总统那样,要求甚至逼迫盟友在国防等方面出钱出力,特朗普总统已经做了,他的那一切政策已经成为了传统和习惯。
 
在我看来,中国的自由民主化在并不很久的将来就会实现。
 
2020,9,13 
 
 
 
关键字: 徐建新 中国 平稳过渡到 自由民主制度 的 可能性已经大幅度提高
文章点击数: 1034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