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0/2/2020              

余东海:正确对待自由派

作者: 余东海

 
自由派,自由主义者,包括西化派、民主派、民韵派等。
 
 
自由派和汉圈两个群体中不少人骂过我伪儒。我对汉圈极厌恶,但对自由派不反感。汉圈最擅长隔山打牛和殴辱文人两大神功,对于元清两朝义愤填膺,对不同观点的学者动物凶猛,对近在眼前的极权猖獗和民生苦难不置一词,甚至认敌为友、认贼作父,可谓集怯懦卑鄙龌龊之大成。当年有汉圈英雄掌掴一位讲清史的老学者,名动天下,令我怒不可遏,曾连发数文痛斥!
 
 
自由派则不一样,不少人虽然三昧,但也有勇敢正义的一面,骂我的同时也反极权,骂我主要是误会。所以,无论他们怎么骂,我对他们始终保持基本尊重,也希望儒友们尽量不要对他们人身攻击。
 
 
在我这里,自由派反儒固然错误,儒生反对自由主义或不分青红皂白一概反对自由派,更要受到批评。百年来中国自由派很复杂,有高低、优劣、真伪之别。根据对儒家的态度,可分为尊儒派和反儒派。但无论尊儒反儒,自由民主之追求都值得赞肯。在现中国,对自由事业、正义事业最热心热血、贡献和牺牲最大的是自由派,仅此一点就值得儒家群体致敬!
 
 
对待极权主义特权阶级,儒生们不妨狮吼棒喝,动物凶猛。这些东西,人人得而批之。对待自由派就要慎重了。批判自由派,不仅要有相当的思想高度,更要具备一定的道德资格。自问是否为中国自由化、文明化事业尽心尽力。至于反对自由和支持马路者,必是伪儒,给自由派洗脚都不配,遑论批评他们。
 
 
或问:儒家能够给予自由主义一定的尊重认同,而自由派往往反对、鄙弃儒家文化,为什么?答:原因因人而异,概乎言之有二:其一、超级优秀人物能够理解优秀人物,优秀人物难以理解超级优秀人物,故孔子能够尊重晏子,晏子不能尊重孔子,原因在此;其二、某些中国的自由派,有民粹倾向,既不懂儒,也不明自由主义真义。在保持基本尊重的前提下,也有必要予以批评。
 
 
常有自由派谆谆教诲我多多学习自由主义,殊不知我就是从自由主义转入儒门的。东海一生三期,老枭就是自由时期的笔名。当年钻研西方名著的时候,很多自由派还没有冒头呢。
 
 
虽然后来归儒,但对自由群体、自由主义和西方文明始终保持相当的尊重,一再强调,除了外王学,自由主义是最好的政治学;除了新王道政治和礼乐制度,自由政治、民主制度是最好的政治和制度。故主张在建设未来新中华的时候,要认真学习、吸收民主制度的精华。
 
 
其实民主自由思想并不高深,我相信大多数人不需要遍读自由主义人物代表作,若能认真读一本哈耶克的《自由秩序原理》,足以掌握民主自由精义,而且足以对社会主义免疫。我倒是希望自由派朋友读点儒家经典,不仅可以健美自己的人格,让自己道德有根学问有头,也有助于更好地理解西学,追求自由。至少产生一点自知之明,也是有益的。
 
 
2020-9-24
 
 
关键字: 余东海 文化决定论
文章点击数: 1005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