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0/3/2020              

白话:不一样的秋天

作者: 白话

 
先鹦鹉学舌一句:气象学意义上的入秋,最高气温连续五天在22摄氏度以下。
 
自己每天早上打开电脑必先登录QQ,而Q顶上有天气预报,且一报三天。现根据那预报,我生活的这座城市将连续五天最高气温都在22℃以下,所以我说这回是真的入秋了。
 
从几十年前开始,几次作文都说自己喜欢秋天,喜欢得不行。
 
每年秋天都感觉格外地舒坦,更精神,更兴奋,更有“战斗力”。
 
一年四季,就这一季,让我有这种感觉。
 
空气是清爽的,不湿不燥;气温是宜人的,不热不冷。
 
就算老天调皮,忽冷忽热一下,也不会给人难受的感觉。
 
气温忽然高了点,人们坦然,知道这是一点“余威”。
 
忽然又低了点,人们所感到的也不是冷,而是凉,秋天那种特有的凉。
 
这种凉,对很多刚刚经历过酷暑的人们,实在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就像满身大汗或身子燥热者,忽一阵天风吹来,那个舒坦劲,不是用钱能买到的。
 
与秋天有一点相仿的春天就不行:忽热,让人“毛炸炸”;忽冷,疑心“又要过冬”。
 
可今年的秋天多少有点特别,让自己想到一个大概是中国独有的词汇,即“多事之秋” (指中国古代喜欢在秋天兴兵,而欧阳修在《秋声赋》中也说秋天是“兵象”,有“肃杀”之气),以为其余三季都像电影《平原游击队》中那打更者所报的“平安无事”,唯有这秋天“多事”。不过,这么多年,自己并没这种感觉。
 
只是到了今年,明显不同,否则也不会联想到这个对我爱的秋天完全是一个晦气的词。八月上旬立秋不说,那其实正是炎夏的旺季;就说进入九月中秋,世界也好,台海也罢,何曾有过一天安宁,不论电视还是微信网络上,天天听到看到的都是紧张气氛。
 
一个新冠病毒搅得整个地球不安,特别是如果只看那医生、护士穿戴,比战争年代还恐怖。好在这病毒只传染人,倘若还传染人之外的动物,包括鸡鸭猫狗、猪羊牛马,乃至祸害一切飞禽走兽甚至花草树木都不放过,那将如何是好。
 
怎么就弄到这等地步。是何原因,罪魁是谁?都说冤有头债有主,新冠病毒不会例外。
 
我们有人早早地就在那儿下结论,说这病毒来源有可能“永远也找不到”。对这种人,我是怀疑和鄙视的。为什么要这么说?以当今科学之发达,怎么就敢发出这种消极的声音,是何企图?有什么目的?在本人看来,原因、罪魁都一定能找到,也必然能找到。到时,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谁说的是真话,谁说的是假话;谁隐瞒,谁欺骗,全世界能放过吗?放过了,对得起已经被新冠夺走生命的上百万亡灵吗!
 
现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夫妇都感染了,我们一些同胞得意忘形,不是“向大家报告一个大好消息”,就是在消息或文章后面跟帖:“普天同庆”。一伙人甚至打出横幅:“恭喜特朗普夫妇喜提新冠肺炎”——也不知“喜提”一词什么意思。
 
就算从二十世纪算起,人类进入现代文明社会也有百多年了,中国人为什么一直文明不起来?对别人的灾难总是幸灾乐祸,这到底是一种什么心态?我们有些同胞的人性与文明国家的差距到底有多大?昨天还有朋友转来帖子,说一个口口声声信奉孔孟之道信奉温良恭俭让的国家,那么多人一天到晚像个发情的雄性大猩猩一样,不住地拍着自己胸脯:都别惹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说你不信,看到有很多同胞为特朗普夫妇感染新冠病毒像中了头彩,自己感到特别羞耻。因为我是他们的同胞,他们与我同属于一族群。他们如此,说明我们整个族群的文明程度还很低。相对西方文明族群,自己的基因和这些幸灾乐祸者肯定相似度更高,那么我和他们也就没有本质区别。而如果特朗普或者美国政府美国人民知道这些人的“行径”,自然也不会只痛恨那几个同胞,张口说的肯定是“中国人”。
 
这些天,每当听到央视播报这个世界特别是播报美国确认被感染以及死亡人数时,本人就在想,感染,特别是死亡人数越高,那些国家的怨气也就会越大。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我当然也想告诉他们:“这次病毒不怪我们”,“我们也是受害者”。可关键他们会这么想吗?中国那些研究者包括“战郎”们,你们想没想过“他们会怎么想”?
 
如果到今天还在只顾“我们怎么想”,而不问“他们怎么想”,那将是犯下一个致命的错误,到为这个致命的错误买单时,后悔就可能太迟太迟了。
 
但不管怎样,就算是“多事之秋”,这个不一样的秋天也还是来了。一如民间所言: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只是有些同胞,千万别得意忘形,高兴得太早了。 
 
 
关键字: 白话 不一样的秋天
文章点击数: 1397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