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王剑虹(脸书) 】  时间: 10/7/2020              

张展:请把我埋葬在社会主义那抔黄土里

作者: 张展

 
 
 
 
片警看着坐在地上道路中央的我说,你看你现在像不像一个泼妇。我抬头看看四周围人聚焦的目光,看见前面的车辆,又爬了起来。这样片警和我的保安又一边押着我,把我推回了旅馆。
 
我坐在道路中间的原因是我打算记录一下人群聚集在卡点时候混乱的场景,我不相信那三五人挤成一堆的样儿是在防疫。一个比我力气很大的年轻保安非要阻拦不准我出去。我径直前行,他果然拉我。我干脆坐在那里,才能阻止他拽动我。但我还是输在了没有体验过坐在道路中央坚持下去的经验。因为原先没有那种打算:我不是一个可以随机应变的人。
 
最近我的人生似乎要进入开挂模式了。今天我做出了这一辈子又一次激烈的事情,推倒了卡点值班的桌子,红袖章逼着我说我损害了他们的私人物品。我不知道是什么,我怀疑他欺骗我。我说他们的管理太死,这种奴化的过程是在迫害人们的活力。这个国家没有自由就不可能繁荣,没有繁荣谁都别想好过。
 
我不知道为什么警察还在容忍我每天的具有破坏性的行为上。可能等这次疫情结束了,再来总体数算我的行为吧。我看见武汉有的小区门口社区提醒"小心秋后算账"。
 
人,不应该心怀仇恨活着。虽然我也提醒就是这种制度结束了,也不是一个良好的开始。因为人类社会一直如此,从一种矛盾状态进入另一种矛盾状态。上帝总有上帝的时间,上帝说要计算谁就会计算谁,但这不是终极审判的日子。
但我知道我的行为是指向这种制度的。倒不是出于我和他的深仇大恨,虽然我已经深恶痛绝——上溯三辈都看到了每一辈人深深的苦难。但我不想任凭情绪推动,这可能会和不认识不了解的人无法沟通。但是我需要持续推动。如果说一个更加理智的理由,那就是:当前的制度已经无法维系,如果不断地通过暴力机器进行镇压也能叫做一个国家的"治理"和"维系"的话。
 
 
周围的紧张似乎在加剧,否则就不会让我的后面跟着四个保安。但我会说,这种紧张不会减轻,而是会增加。直到我看到这个国家走上正轨。如果说我说要解决当前政治与经济问题的途径——能继续平稳过度向前——只有土地私有化。
 
涉及到财产的重新整合,这又将带来怎样的震荡?我内心不太相信这能和平,但我不愿意发生流血冲突。但按照目前为止,这越来越加剧的冲突,我只能提前说,如果可能,请把我埋葬在社会主义的这抔黄土里。因为它给我们制造的灾难和痛苦,实在让我无法还对中国的未来持有一丝希望。
 
 
 
关键字: 张展 请把我埋葬在社会主义那抔黄土里
文章点击数: 754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