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王剑虹(脸书) 】  时间: 10/13/2020              

张展:记去工业园

作者: 张展

 
 
 
早上十点起床,吃了昨晚买的八块华夫饼干。每次从医院回来我都有种世界末日的不良情绪,昨天一样。下午从医院完了,一路难受挨到家,路过良品铺子,心想老娘谁知道能活到哪一天,就进去挑了自己喜欢的爆米花等零食。零食的好处是卡路里足够。这些饼干帮助我挨过了一整天。不过现在我又饿得够呛了。好处是,明天太阳照常升起,我可以盼望明天早上。不要嘲笑蛋炒饭,我很久之前发现我和他一样具有败事儿的潜质。
 
吃什么是我最近克服了很久的问题,原因是我不喜欢自己脸上泡泡胖胖的感觉,但是没有办法消退,甚至我连基本的日霜都没有用了,我害怕面对镜子,害怕看见自己。天知道,我的内心对日子有多么绝望。我总在盼望重新开始,一切。所以在等待终结的时候,我自己不重要。
 
我出门已经十一点了,查了查最近的工业园,纠结了一会儿是骑自行车去还是地铁过去,后来发现时间差不多,还是骑自行车去吧。一路上似乎遇到警察警车的次数比以前少很多了。说不害怕,见鬼吧,我怕得要命。
 
说到调查,现在满世界的人都充满了疑心,所以我为了减少和这个世界的摩擦,遇到保安、红袖章、我一律装聋子和瞎子。这其实并不地道,但是少很多事情,特别对于我来说,从来都会和人在细小的事情上争论个道理出来。
 
经常找不到目的地,这次也是,骑着自行车没有开导航,就一路走着走着到了另一个工业园。叫“佐尔美工业园”。我看见保卫,头也不转地骑进去,他没有拦住我问三个哲学问题,我内心一阵感谢上帝。
 
一进去就看见工人手拿着饭盒进食堂,我跟着他们进去,本来想也顺便买份午饭吃,但是用饭盒免费自助打的,只好作罢。我看了看他们的菜,心里有点不是滋味,都是咸菜、辣咸菜,有个人剥着鸡蛋。我自问:这就是中国制造、人口优势,是不?现在许多狗粮猫粮也好一点啊!
 
我转进一个车间,里面的设备我不太认识,没有一个工人。一个老头比较和蔼,没有因为我瞎闯就打发我。我问他复工复产了吗?他说有啊!我说这他说这是锅炉,现在不烧。他说生产的在里面。我就从那个车间出来。我问旁边的都是什么,他说是孵化器。
 
我到隔壁的一栋矮楼,门口停着一个保安,我想进去,他没有让我进,我只好指着墙上的一个公司,说要找这个公司。保安说我去问问,我说你去问,结果他又不去了。说你上去吧,不要闲逛,我说好的。就上了二楼,既然脱离了保安,就把每个办公室都看了一遍,空空荡荡的,大部分都没有人。有的灯亮着,好像有人,却只是一个小姑娘在。我很快就把四层楼都跑完了,不超过十个人在。我的目的就是看看有没有复工复产,看来基本没有,这栋楼是。
这工业园的另一大半是佐尔美服饰公司,刚刚食堂里吃饭的人也大部分是这儿的。我看到一幢车间里有人,但没有生产的状态,似乎和刚刚那个老头给我说的情况不一样。推门,看到里面堆满了箱子和挂满了衣服,我没有进去。
 
我从那个工业园出来的时候,发现后门被人锁了,前门也被锁了。我正在愁侧门要绕好大一圈才能回到停自行车的地方的时候,发现前面的门缓缓地开了一个口子,我赶快出去,看见它又合上了。我最近一直到哪里都是碰钉子,这个开门的动作让我感到好感动。只是没有看到保卫室有人!
 
我骑着自行车朝回走,看到门店有的开了,但是里面没有人。又经过一个地方保安很严,但是看到挂了五六个服装公司的牌子,我想试着进去看看吧。我把车子停在外面,进去保安没有拦我。但是我在里面迷茫的样子,他疑心问我是来干什么的,我支吾着扭头朝里面走,他没有再追上来。
 
里面开了许多服装工厂店门面,但是都锁着。我打听到了里面的生产车间,就过去,虽然听见机器隆隆的声音,我问门房,复工了吗?他说人来了,但是没有开工。我问那轰隆隆的声音是什么想,他没有说出什么来,我看到他房间的监控里面确实线紡机器没有开动。我问他怎么没有生产,他说不是说现在开工得病都要自费国家不管吗?老板也不敢让聚集,怕传染。我又走了几栋楼,只有一处是开着的,人不多,外面也一共几十人。
 
后来我在门口遇到了几个做核酸检测的,证实了开工极少的情况。我出大门才发现,这里就是我来之前要找的那个工业园。在门口和几个等待做核酸检测的人聊了一会,我就离开了。
 
不过我现在想,这样来看,基本没有上班,复工复产真的离恢复正常相距甚远! 
 
 
关键字: 张展 记去工业园
文章点击数: 5873

 
english twitter